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二十四章 折冲都尉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到营里后没见着兵曹本人,这种小事自有书办代劳,一一清点清楚——一个狼武士的左耳悬赏一贯,特意割下来的萨满头则价值三十贯,总共一百贯左右。

    书办倒没给李青松搬出小山一样的铜钱,而是给了他三十个五两重的银铤,都装在一个小木箱里。

    银价虽然时贵时贱,但朝廷常常使用这种银铤是有面值的,一个作价五贯。

    “给多了吧。”李青松没接,他算出这是是一百五十贯,比应有数目多一半。

    唐藏对于金钱交割有个规矩——凡朝廷少给,脱手后概不负责。但若有人沾了朝廷便宜,被发现了可不光是补上缺额那么简单。

    “没差,多出来的是罗都尉赏你的。”

    李青松接过箱子心里有些疑惑,自己连罗都尉的面也没见过,这么大一笔赏钱来得好莫名其妙。

    于是干脆问了出来“罗都尉?这是为什么?”

    “你刚进城的时候都尉就知道这事了,说是屯边的甲长能打赢蛮夷着实不容易,特地给的。”一个甲士推门走进来,接过口“都尉还说要见见你。”

    李青松打量着来人,甲士身高七尺且伟岸健硕,身披的黑色甲胄似乎是由整块一指厚的玄铁轧成,做工精良不说,用的铁量怕是比全体民兵加起来都多,

    只是这么个臂上能跑马猛士,面孔居然还蛮白皙清秀。说话的时候微微带着笑意,很有前世那种阳光明星范。

    “不知兄台是?”

    “在下宋天,正在都尉坐下听用。”宋天抱了抱拳“李兄不必担忧,我看都尉对你倒有些欣赏。”

    李青松搞不清楚这个罗都尉是怎么个想法,但顶头上司召见也不好抗拒。

    “劳烦宋兄带路了。”

    李青松和宋天一起从军营里出来走进罗敌的官邸,看得出来倒也是个讲究生活的人,府邸里诸种建筑苗圃经营显然也下了一番心思,和传统印象里的边塞武将大为不同。

    可惜南橘北枳,塞北之地勉强经营出来的一点雕廊画栋也显得不伦不类,几从种作自勉的竹子长得有气无力,那还有几分坚韧刚毅的样子。

    穿过不长的走廊,走进一个院子,正看见几个人坐在凉亭说话。

    “兄台,帮我拿一会儿。”李青松把装银子的箱子塞到甲士手里。

    “你还真信得过我。”宋天抱着箱子一楞,转瞬又笑道“放心,就冲你这么信得过我宋某,这钱怎么都丢不了。”

    李青松回头拱了拱手,向着亭下三人走去,坐在中间的应该就是虎卫府的折冲都尉罗敌。

    此刻他没有披甲,只穿一身素面的淡褐色长衫,头发也披撒在肩上,看起来颇为悠闲。

    不过要是多看两眼,不难发现虽然是在慢条斯理的喝茶,他动作之间也有几分干练,和内地士子追求的所谓文人风流全然不同。

    “参见都尉。”李青走上前松躬身抱拳。

    “不必客套,一起坐来喝茶。”

    李青松坐在最后一个空位上,罗敌伸手示意他自己动手。李青松就从桌子中央的瓷罐子里挖出一勺茶粉,放在自己面前的茶蛊里,倒水冲开再搅拌。

    “他们俩是咱们折冲府的兵曹和别将。”罗敌拍了拍身边两人的肩膀,又指着李青松说:“这是刚才说的那个李青松。”

    几人难免又客套了几句,彼此商业互吹一番。

    李青松原以为接下来就该说说塞外最近的变化了,不然叫他还真是喝茶的不成?

    没料罗敌先是问他读书时师从何人,又大谈特谈一会最近两年文坛上的趣事,甚至还兴致大发地对着桌子上的茶水吟了两句诗,大抵算是酸秀才最喜欢的清谈。

    对这位都尉的文学热情李青松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原身底子还算扎实,谈起这些东西也并不陌生。

    两人唾沫星子四溅,只是苦了旁边两个人一句也插不上嘴,听得昏昏欲睡。

    “说起来,我听说你也是和狼羌交过手了。”罗敌端起已经冷了的茶水一饮而尽,终于说起了自己的本行“倒说说他们本事怎么样?”

    “蛮勇有余,不知进退。”李青松摇了摇头,唐藏的军事理论和指挥技巧都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相当的地步,相比之下这些只凭本能血气打仗的狼羌就太天真了“狼武士单挑斗殴个个都是好手,可在战阵上越是人多越是成不了气候。”

    “蛮夷差不多都是这番德行。”罗敌胳膊肘支着桌子,朝周围人一笑“不是有个笑话说,一个蛮夷勇士能轻松打赢三个唐兵,一个队的蛮夷也能和一个队的唐兵打个平手,但要是一府对一府唐藏就要大获全胜,一国对一国蛮夷连还手的本事都没有。”

    (因为中原王朝的术法力量肯定是比周围蛮夷强太多,为平衡版本,对蛮夷加强身体素质。)

    “他们也就是萨满还有点看头。”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兵曹也插了句嘴“有一说一,一次能给几十上百人加持这点还是厉害。”

    “是啊,我就险些着了道。”李青松伸出手刀比划着自己的胳膊“一剑砍在肉上反而是刀被弹开了。”

    “哦?你还遇到个萨满?”

    “是。不过那萨满诸般术法使得也不精通,快刀快马冲上去一刀的事。”

    李青松决定隐瞒一下伯南的功劳——要是让这些人知道自己之下还有一个精通佛门梵唱的老僧,八成要调到自己麾下听用。

    他倒不是敝帚自珍,只是不清楚老乌龟愿不愿意,还是给他留个余地更好。

    “你有所不知,塞外这些蛮夷跟咱们唐藏可不一样,他们里面出个萨满稀罕的就跟什么似的。”兵曹顿了顿,接着说道“一个萨满的惯例是赏钱三十贯,青松小赚一笔该请吃酒。”

    “吃鸟酒,忘了今天还有军务?”罗敌笑骂道“不过青松练兵的本事不错,能把募来的乡农练成,这本事埋没了可惜。”

    “如今屯垦的事也毁了,正好为巩固城防永州也在招募乡勇,分威、武、穆三团,你不如先去做个队正。”

    按照唐藏帝国的军制,一个折冲府下辖若干团。一团三百人分六队,一队五十人,由队正管辖,算是基层小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