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二十三章 撤离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狼武士们用的破烂兵器归拢到一块也值不了几个钱,唯一在李青松看来有点价值的就是萨满使用的木杖。

    虽然看样子平平无奇,但从萨满行法时的表现来看应该是一种辅助道器。

    这个结果让李青松完全接受不能——这一仗死了这么多人战后光是抚恤钱就得不少,还找不到点收入李某人怕是有破产的风险。

    李青松蹲在尸体中间,静静的思考人生。

    “青松,想什么呢。”伯南擦了擦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笨拙的在李青松身边坐下。

    “我啊。”李青松随口扯了句淡“我在想是不是应该把这些狼羌埋了,不然会有瘟疫。”

    “我看不用那么费劲,直接把耳朵割下来扔河里冲到下游就是了。”

    “心够黑啊长老。”李青松拔出一根草梗戳了戳老乌龟的背甲“人家死都死了就给他们一份安稳嘛,你还割耳朵干嘛。”

    李青松笃信这世上纯粹的善和恶都十分罕见,多的是立场不同,所以他对败给自己的敌人往往没有多少愤恨,自然懒得毁尸泄愤。

    “没想到青松你对财帛居然如此看淡。”老乌龟很欣慰的看着李青松“真是……”

    “等等!”李青松眼睛陡然明亮起来,一串问题连珠炮似的脱口而出“财帛?什么财帛?哪来的财帛?”

    “割下蛮夷左耳朝廷赏钱一吊啊。”伯南侧着脸看着李青松“虽然战场上大家是死敌,但那是因为立场不同,真正的勇士不应该为了一点小钱在对手死后破坏尸身,青松你能做到这一点很好。”

    “放屁!”李青松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这些都是侵略者,不配拥有尊严!那个谁,去把他们左耳都割下来,以儆效尤!”

    笃信只有立场不同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当自己需要干什么的时候,也不会有心理负担。

    伯南摇了摇头“你很缺钱吗?”

    “笑话,天底下谁不缺啊!”李青松使劲点了点头,指着不远处的民兵“我要是有钱给他们配甲胄,根本死不了这么多人。”

    “那你顺便狼尾巴割下来,能卖点钱呢。”

    “那才几个钱。”李青松记得狼皮是最下等的皮货,根本不值钱。一整张都卖不了几个铜子,别说单一根狼尾巴了。

    “这就是你不懂行了。”伯南嘿嘿冷笑两声“狼羌尾巴上那块皮毛可不是一般狼皮,因为特别漂亮柔顺,是比貂皮还珍惜的上等。加上有些人就喜欢它是从狼羌身上拔下来的,一根能值个两三贯呢。”

    其实在唐藏,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

    这些被称作“非人而类兽”的戎狄拥有和人差不多的智力。他们有感情,也有文明,也会感叹春风美好。

    唐藏宫廷中据说就蓄养着八位花蕾般娇嫩的天鹅舞女,一曲袅袅娜娜的“八蕾舞”仿佛雨丝中飘飘洒洒的梨花,那是世间有数的繁华。

    在有些人看来,正是这种稀有的特性,让他们的皮毛拥有了践踏人性的意味,是以特别珍贵、特别尊荣。

    伯南和李青松对视了一眼,李青松的目光里有贪婪,老污龟的目光很慈祥安稳。

    李青松脸上表情变幻不定,金钱对他来说吸引力很大,但最终他还是轻轻一笑摇了摇头“老头,你也别把我想的那么见钱眼开行吗。”

    “对我来说,把一个拥有智慧的有情生命的身体部件当做装饰实在是太恶心太邪恶了,所以这钱我不会去赚的。”

    就像是前世,少有人会指责为国征战杀人如麻的战士。但却没几个人受得了纳粹出品的那些精致又典雅的人皮台灯。

    “哦。”老乌龟沉默了好一会,才接着说道“我骗你玩的,世上哪有那么多变态,你割下来也卖不出去的。”

    “这才对嘛。”李青松往后一仰,双手撑着草地“这世上总是不好不坏的人最多,真有胆穿这狼皮不怕报应的,也是少数。”

    “是啊。”伯南没再说话,静静的看着李青松站起来跑前跑后,准备着搬迁事宜。

    刚刚交过手的狼羌应该只是打头阵的小部落,后续的狼羌、羊羌豺戎也许会把整个西北都打个稀巴烂。以李青松微弱的实力肯定没法继续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只能尽快撤回永州。

    伤员要全部带走,为了稳定士气阵亡者的尸首最好也都带上。

    其余生活用具、粮食倒还次要,能带走的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尽量就地封存也就是了。

    最麻烦的是前几天在河道里捡出来的几千斤矿石——铁矿这东西虽说是官营,其实小民也不是不可以采些自用。问题是李青松这个数量太大,有犯禁的风险,而他又不愿意放弃自造兵器甲胄的可能。

    思来想去只好在河边挖了个大坑全埋进去,把一群干活的修茂人累的够呛。

    还有河滩旁近百亩田地,是今年开春李青松亲手带人开垦出来的,曾经倾注着一个落魄士子对未来的希望,再等几个月庄稼就该熟了。

    从继承来的记忆来看,这几乎是前身那个土著士子最大的执念。

    李青松内心有些不舍,再怎样荒凉贫瘠这也曾经是一小块完完全全可以做主的小地盘,手握系统的时候也幻想过这里会成为自己的兴龙之地,现在统统都要放弃

    几辆马车装得满满当当,短暂重温了一下战场生涯的两匹老马也重新回去拉车。

    这个混杂着人类、修茂人和神兽的队伍抵达永州时已经是下午,人人带伤还拉着尸体的队伍在城门口引起了一阵短暂的骚乱。

    李青松进城之后租了一间四面都有房间的院子,给了几枚铜钱嘱托巷子里打闹的小孩去找几个郎中来。

    然后去城里的义庄,花了点钱交付了全部战死民兵的尸首,委托他们下葬。

    虽然从伯南那里知道了割下蛮夷左耳可以领钱,但抱着一箱耳朵的李青松也不太清楚这个钱到底应该找谁要。

    只是觉得既然一般军饷往来都是兵曹管,那现在也不妨去找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