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二十章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三伙狼羌组成的包围圈又缩小了一点,谁也不肯退让,却又谁也不想当第一个被围殴的出头鸟。

    僵持还在继续,李青松却不想再接着等下去了。

    在系统中他拥有三级骑术,反应在现实里就是勉强有骑马作战的能力。这时候能多出一个骑兵自然是宝贵的,所以他只好坐在一匹拉车的役马背上。

    从永州回来的时候和几个伙计吹水,李青松曾听说这几匹役马看似不起眼,实则都是退役老军马,遇事最是沉静安稳。

    他也不知道真假,只能期望是真的。

    在李青松身后,是左右两翼成矢形展开的老兵,新兵和几个车行伙计则负责保护他们的侧翼,所有的修茂人和伯南一起挤在两辆大车上跟在后面。

    为了保障此战唯一的术法输出和未来的铁匠不容有失,这些原本单驾的马车都被临时改装成了双驾。

    伸手抚摸了一下胯下正在打着响鼻的坐骑,李青松忽然觉得眼前这广阔无垠的天地仿佛亘古未曾改变过,身处其中只会让人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可笑。

    “大人,下令吧。”身侧的张罗轻声提醒。

    李青松拔出长剑,剑刃出鞘的那声摩擦声让他浑身一个激灵,胳膊上的汗毛耸立了起来。

    好像一点火星滴入了油田,于是彻底点燃的,是血管里奔腾流转不息的热血。铭刻在骨髓深处沉睡已久的怒龙,在这一刻猛然睁开了眼睛,发出无声的嘶吼。

    长枪略微放平,锋利的枪刃整齐的指向前方,隐藏在枪林后的一双双眼睛冷漠而坚韧,却怎么也藏不住眼底深处那比岩浆还要灼热的狂热,纵使是自极北冰原一路南下的狂风也无法熄灭。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口号,也没有什么鼓动人心的演说。

    当李青松坐下老马开始踢踢踏踏迈开步伐时,老兵、新兵、马车,自然而然就开始随之前进,逐渐汇聚为一体,把一路的草叶都踩碎碾进泥土里。

    挡在路上的狼羌不打算让路,在巨狼骑士的带领下宛如一道逆势涌起的潮头,身披黑色毛发的武士裹挟着传承千百年的凶狠,只是看着他们似乎都感受得到那迎面而来的风。

    老乌龟把手掌放在铁箱上的圆盘上慢慢画圈,另一只手则掰着指针指向前方。

    李青松听到背后传来了轻微的“滋啦滋啦”声,下一刻,略显阴沉的铅灰色天空中闪过了一道幼龙般纤细的闪电,直勾勾的劈在迎面冲来的巨狼骑士头顶。

    那一瞬间骤然爆发的亮光,在没来得及闭眼的李青松视界印下了一个久久挥之不去的白斑。

    巨狼骑士显然不是那种可以硬抗雷霆的极道高手,雷电蕴含着远超常人想象的热量和能量,甚至可能灼干了他体内的水分,在他感受到痛苦之前就杀死了他。

    原本高速奔腾的骑士瞬间失去了所有约束化作一团向前横滚的三成熟,空气中逐渐弥漫着一股烤肉的焦香味。

    双方都不可能为了这一点小小的插曲而停下脚步,一百米、五十米、十米……更多的伤亡在阵列接触的一瞬间便开始出现,利刃入肉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却很快又被凄惨的难以言表的嚎叫掩盖。

    口鼻中呼吸的空气不再清爽干燥,而是潮湿腻人中夹杂着令人胆寒的铁腥味。

    如茵绿草开始被鲜红色的液体染红,圆润的血珠在叶尖凝成一滴摇摇欲坠的红宝石,倒映出了猩红色的扭曲世界,瑰丽而夺目。

    这你死我活的战场上,竟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美。

    狼羌武士在失去了首领之后远远不是民兵枪阵的对手,强健的躯体接连被锋利的枪刃捅穿,并不比一口破麻袋来得更值得多看一眼。

    可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哪怕面对死亡,哪怕万刃加身,哪怕痛得肝肠寸断,哪怕身边同伴一个个倒下!这些坚韧如同老树的狼羌依然没有放弃。

    为了替族人争取生存的机会,近乎轻率地奉献着自己的生命。

    多可惜,战场上无论多不怕死,该死的时候都还是一样要死。

    李青松攥紧手里的长剑,掌心的皮肤也因太用力而疼痛,借助奔马的力量插进一个狼羌的眼眶。

    回首四顾,另外两支狼羌在蠢蠢欲动。如果不出意外,和李青松交手的这支狼羌全部倒下的那一刻,就是他们出手的时候。

    “长老,你的道器还能用吗!”李青松坐在马上,剑和胳膊成一条直线指向北边“朝他们开火!”

    下一刻,披散流转的电光宛如八方刀斩屠戮四周,又似乎雷霆巨树伸出了自己的根系,被触及到的狼羌就像被猪笼草捕食打的蚊虫,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便委顿在地。

    原本三十多人的队伍就像被孩童横扫过的玩具兵列,短短一瞬间就失去了大部分狼武士,还能站着的不过七八人。

    煌煌天威一时间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别说是对立的狼武士,就是受益方的民兵们也为之噤声,惨烈的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唉?没法用了!”伯南对着黑铁箱拍了两巴掌,嗓门大得吓人“再怎么办啊青松?”

    刚想让伯南再来一次的李青松默默闭上了嘴。

    现在的情况比刚开始好了很多,但是依然不容乐观。

    对方还剩下一支狼羌近乎完好无损,可是李青松这边压箱底的东西已经用了个干净,甚至队伍的队形都乱了。

    失去了阵型的优势,乱战之中民兵们不可能是狼武士的对手。

    “接着打!”李青松拽着缰绳强迫马匹转向,倒转一剑戳破马臀。

    吃痛的战马仿佛离弦之箭一样蹿了出去,李青松赶忙侧身从马鞍上跳下,目送惊马离狼羌还有几十米时就被一箭射倒。

    “妈的,还有弓箭手!”

    李青松招呼了一下民兵,大部分战场初哥都像是没头苍蝇似的乱窜,只有几个最沉着冷静的聚拢到了他身边,一起隐藏在马车后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