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十九章 风乍起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李青松心里稍微放松,这个世界有个常识:论起单挑死斗,戎狄普遍比人强出不少,但因为一向缺乏纪律约束而且武备奇缺,一旦结阵作战反而不如人类士兵。

    他手下那二十多个老兵普遍进阶过一两次,大抵能算是合格士兵,二十来个狼羌还在他们能力范围之内。

    一声令下。所有民兵立刻集结起来。

    现在库房里有十几把环首刀和修茂人铁匠刚造出来的三根长枪,又把系统里的五千多第纳尔全部花掉之后,给老兵们人手配备了一长一短两把像样的武器。

    按标准到了斯瓦迪亚民兵和斯瓦迪亚轻步兵这个阶段,还应该列装一些初级甲胄和弓弩。但以李青松的财力实在是力有未逮。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他大概都很难给部下配齐应有的装备。

    至于刚招募来的十几个斯瓦迪亚新兵,只好拿着前辈们刚淘汰下来还热乎的钉耙长矛。

    李青松并没有再拿星君的身份出来显摆——这种身份得保持神秘感才有说服力,第一次的时候自卖自夸那是没办法,往后不到万不得已都得保持矜持。

    新兵们虽然也多少从老兵那里听到了一些传闻,但没有眼见为实还是心怀疑虑。这导致他们从士气、装备、技术上都和老兵差距巨大,恐怕很难起到什么作用。

    李青松前世有句话叫“当事情坏到不能继续变坏的时候,就只会好转”,这句话完全是胡扯,通常事情会继续以突破你想象下限的方式继续变坏。

    “大人,北边发现了狼羌,有三十多丁口!”

    “西边也发现了狼羌,也有二三十丁口!”

    其余方位又发现了新的狼羌在伺机而动,如此一来狼羌起码就有……八十!

    李青松内心迅速合计了一下,系统士兵加上车行伙计再加上老乌龟和自己,眼下勉强合用的人手才四十左右,人数上的巨大劣势让这一仗简直没法打。

    虽说营地里还有一百多口修茂人,但那小胳膊小腿拉出去凑数都嫌丢人,哪里上得了阵。

    伯南突然神神秘秘地把李青松拽到一边,小声说道“青松,我看这些狼羌八成是冲你来的。”

    “我?找我干嘛?”李青松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是不是忘了你身上还挂着整整三千贯的赏格?”伯南颇有些疑惑地看着李青松“心很宽啊。”

    “啊?”李青松楞了一下“这群走投无路的丧家之犬还有这个闲心?”

    虞晚说过这些狼羌都是被东迁的豺戎一路撵过来的,在他想来要么找新家落户要么回头拼命,怎么还有闲心顺路赚个外快。

    “正是因为走投无路所以才特别需要这三千贯!”老乌龟的话掷地有声,揭破了某人一直不愿意面对的现实“狼羌被一路撵出来根本没有活路,有这三千贯就够买个籍民的身份去关内过日子,怎么能不拼?”

    李青松内心深处涌出一股强烈的痛恨,气急败坏的跳脚骂道:“这群狗崽子还真能找到我!”

    “哼,真新鲜!”伯南冷笑一声“姜家就算找不到你本人找你一缕头发总不难,狼羌的萨满巫师占卜还是很准的。

    “这下可麻烦了。”李青松无头苍蝇似的转来转去,脑子里一个个想法被不断地建立又推翻。作为穿越者的他拥有双份记忆,但大多不超出普通人生活应有的范围,并不包括如何在兵力极端劣势的条件实现绝地翻盘。

    “别太悲观,好像他们不是一伙的啊。”

    狼羌逐渐出现在视野尽头游荡,人老成精的伯南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疑点。

    三队狼羌随着距离的靠近不但没有融为一体的趋势,反而越来越泾渭分明。彼此之间的忌惮和隔阂就是外人也看得出,只差没有拔刀相向。

    “就算分成一万伙终究都还是冲我来的啊。”李青松发现每队狼羌里都有个领头的,骑着一种公牛般壮硕的狼兽跳来跳去,看起来就不好惹。

    包围圈缩小到一定程度之后,三伙狼羌和被包围在中间的李青松形成了短暂而脆弱的平衡,隔着数百米忌惮着每一个不属于自己一方的人。

    “伯南长老,您老的本体阶位高不高?几十个凡夫俗子能不能应付得了?”李青松不错眼的打量着老乌龟。

    常规方法似乎已经无法破局,但没准眼前这个老乌龟阶位巨高呢?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臭小子,按人的年齿算我都九十高寿了!”伯南一口回绝。

    李青松心说果然,真要是阶位巨高哪还用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瞎混,去当宫廷供奉怎么想也是有前途多了。

    老乌龟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伸出右手撩起左手的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青铜錾金双龙戏珠镯,用拇指在镯子上一抹。

    地面上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半人高怪模怪样的四方黑铁箱。

    李青松努着眼干盯着老乌龟手上的镯子“方寸镯?你居然有方寸镯!”

    所谓方寸镯就是指利用方术的力量,在镯子里开辟出一个能容纳物品的独立空间,材料紧俏难度大,是一种特别昂贵的道器。李青松一直想要个这玩意儿,但以他的身家无异于乞丐做梦收购中央银行。

    “我活了很多年的,就算天天给人端盘子也攒下一大笔钱了。”伯南抖了抖袖子遮住镯子,把胳膊塞回背后“而且我这个空间很小,就比你们读书人的书箱稍微大一点。”

    李青松的注意力迅速转移到老乌龟取出来的东西上。黑铁箱表面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只是在朝上的一面上有一个圆形凸台,旁边耸立着一根信号杆似的铁棒,整体风格有种奇妙的违和感。

    “这东西有什么用?”

    “它能发出一种术法攻击,威力不小。”伯南弯腰抱起铁箱,龟类神兽的力气大得惊人,半人高的铁箱很轻易就抱起来了“应该算是一种……道器吧。”

    “好!”李青松觉得如果背着大龟壳的伯南都说威力不俗,那浑身上下凑不出二尺布的狼羌没理由扛得住“长老,待我们打起来你就对着那几个骑狼的傻大个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