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十八章 清心咒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老乌龟伸出指间带鳍的手,抓起桌子上那本罡气秘典看了一眼,很鄙夷的一皱鼻子,随手扔在旁边床上。

    “青松啊,最近这附近来了很多杀红了眼的狼羌和羊羌,到处烧杀抢掠。”

    “昨天刚有人给我说,是有个豺戎大部落迁徙过来了。”李青松提起茶壶给老乌龟倒了碗水,茶叶是没有的,添了点红糖充数“这些狼羌都是几百里外一路被撵过来的。”

    “唉,又不知要添多少腥风血雨了。”老乌龟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上写满了忧虑“我这次来是带着小东西们投奔你的。”

    “投奔我?我欢迎。”李青松挠了挠头,没想出自己有什么值得投奔的地方“可是你看我一穷二白,投奔我干嘛。”

    “起码真要是打起来了,你能带着小东西们进永州避祸啊。”

    李青松刚要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嘈杂吵闹,还夹杂着几声声嘶力竭的吼叫。

    “怎么回事!”李青松猛地起身抓住门口挂着的长剑冲了出去,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十几个人聚成一团。

    “大人,抓住个狼羌!”

    李青松挥手驱散了周围看热闹的,四五个民兵牢牢摁着地上一个还在死命挣扎的狼羌。

    体型上和人差别不大,只是骨节粗大,眼睛碧绿,下颌突出显得和唐藏人不同,但那几乎覆盖全身的汗毛和探出嘴唇的犬齿都证明了他非人的身份,最令人瞩目的是屁股后面一截毛茸茸的尾巴油光锃亮。

    李青松最初从虞晚嘴里听到豺戎东迁的消息时,还以为会有一个气氛逐渐紧张,乃至流言四起的阶段,那时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带人撤回永州。

    可狼羌的到来在短短一天之内就从远在天边的传闻,变成了近在眼前的事实。

    但要说他有多害怕那也没有,一来狼羌未必有那个运气在茫茫草原上找到他,二来背靠永州城总有退路。

    李青松伸手放在狼羌面前不远,这家伙立刻像疯狗一样扭着脖子想去咬。

    “怎么逮住的?”李青松觉得这狼羌不像任人宰割的样子。

    “这家伙蹲在草里窥探营地,几个兄弟一块围上去打翻了。”

    李青松拧了拧狼羌身上的肉,全是很结实的腱子肉“感觉怎么样?感觉难对付吗?”

    “力气很大,而且有股不要命的劲头。”张罗拔出生铁横刀递给李青松,刀身上两个清晰地牙印令人瞩目“大人,您看。”

    “我就说不好对付。”伯南紧赶慢赶总算跟上来了。

    “他们根本不懂章法,只靠不要命怎么打得了仗。”张罗不服气,顿了顿手里的新长矛“要是架起长枪阵,来多少狼羌也是送死。”

    “这话永州虎卫府的罗敌都尉说说还行。”老乌龟慢吞吞的翻了个白眼,差点把张罗气晕“来的狼羌怕有不是有几千,你有几个人啊?”

    “先把他绑起来”

    这狼羌精力很是充沛,挣扎了这么半天也不见有疲态。按着他的人根本不敢撒手,拿着绳子的几个人也就无从下手。

    李青松拔出剑准备把他手筋脚筋挑断了再说。

    伯南从怀里掏出手串转了两圈,嘴唇微微嗡动,发出了几声几乎听不清楚的鼻音。一道淡黄色的光圈笼罩住了地上挣扎不休的狼羌,转瞬间就让他平静了下来。

    “唉,又一个被杀戮和欲望蒙蔽的心。”老乌龟发出了悲天悯人的唏嘘。

    所有人都一眨不眨的看着老乌龟,这种自带带光影效果的术法类能力对他们来说还是高端了点。

    这什么阳痿光环!李青松胳膊上起了一连串鸡皮痱子。

    他就在正面看得清清楚楚:狼羌的眼神原本暴戾血腥,充满毁灭的欲望。可在一道光圈洒下之后,就变成了仿佛看破红尘般平静安宁。

    这让他想起来前世有种叫前额叶切除的手术,也有类似的效果!

    “一个清心咒清明心志而已,你们看我干吗。”伯南摸了摸脸,试图找到那朵并不存在的花“我作为一个老佛修,会使用一点低级梵唱有什么奇怪的吗?”

    众人乱哄哄地回应不奇怪,很正常,长老无敌。然后一股脑作鸟兽散。

    李青松自己动手拿起绳子,狼羌任由李青松把他绑起来,甚至还挺配合。

    他躺在地上看着湛蓝而高远的天空,面色平静的对着李青松和伯南发出了一连串夹杂着嚎叫和鼻音的声音,然后哼了一支很悠扬轻快的调子。

    很显然,这是一种语言。

    很遗憾,没人能听得懂。

    狼羌清澈的眼睛倒映着蓝天白云,流露出了一丝留恋、一点悲哀、一朵泪花,然后他悄无声息的死了。

    “长老……”李青送扭过头一眨不眨的盯着伯南,后者正在转着手珠小声“慈悲,慈悲。”

    “你确定你念的是清心咒,不是阿瓦达索命咒?”

    “什么达?我这可是正经佛法!”老乌龟抖了抖手里的佛珠“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在明心见我时那种巨大的反差,有些极恶的生命注定得不到解脱,因为他们在奔向善的时候自己也就烟消云散了。”

    “那您这个清心咒战场上用出去岂不是斩获无数?”

    老乌龟气得脸红脖子粗,坚持李青松现在也有灵台蒙尘的趋势,最好是也用清心咒使劲清他一清。

    李青松脸都白了,坚持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接下来李青松写了封信,大概交代了一下关于豺戎部落东迁,以及由此导致的狼羌的到来。

    然后把信交给昨天和他一道回来的车行伙计,让他们赶紧先回永州,把信交给虎卫府罗敌将军。

    其实李青松心里清楚连自己都知道的事,虎卫府不可能一无所觉,写这封信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坏消息来得很快,几个伙计赶车出发不到一个时辰就又折了回来,说是影影绰绰看见有狼羌,不敢再走了。

    李青松心里一片冰凉,原本按他的想法不妨先打一仗看看风向,打不过总还能跑。哪知道这群狼羌不按常理出牌,面都还没碰就把自己后路抄了。

    “有多少狼羌?”

    “具体看不仔细。”车行伙计们脸色略带凝重“只是应该不多,二十来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