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十六章 交涉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唐藏帝国的铜钱每枚重五铢,五十贯总重足有数百斤,李青松尝试了一下发现以自己的臂力根本无法撼动那一坨。不得不第三次踏入宝昌号,在掌柜不敢置信的目光注视下又借了辆手推车。

    推着钱去客栈租了间空房,李青松的投机倒把大业开始了。

    五十贯看着不少,换成第纳尔也就五千,稍微像样的兵器一件就得好几百,随便挑了八件拿到宝昌号换了六十贯。又拿着这些钱循环操作、翻来覆去、不断重复,直到太阳西下、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辛苦总是值得的,李青松手里第一次有了八十贯的巨款,他向来信奉钱只有花出去才是钱,砸在手里就只是废铜,自然不可能把这些钱留在手里。

    有钱,当然要招兵买马。

    在这个术法显圣的世界里,质量的无限拔高未必不能弥补数量的不足,一剑能当百万师并不是夸张。但显然依靠骑马与砍杀系统是做不到的,因为顶级兵斯瓦迪亚骑士也仅仅是一介凡人之躯。

    李青松若是仅仅依靠现有的二十多个部下,也许能混成小有名气的土霸王,却绝不可能在这个胜者为王的世道里发出自己的声音,也不可能见识到这个世界真正的天高地远。

    所以,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扩大队伍的机会。

    塞外垦荒虽然是辛苦且危险的行径,但永州城总能找到些愿意的人,他们或是活不下去的破产农民,或是想搏一把的亡命徒。

    现如今市面上的行情是一人要发给一贯半的安家费。李青松干脆给出了一人两贯的高价,挑了十几个身强力壮家世清白的青壮。

    剩下的钱全部换成第纳尔方便携带。

    于是他现在的部队面板里有了十八个斯瓦迪亚新兵,十九个斯瓦迪亚民兵,两个斯瓦迪亚轻步兵。

    李青松带着新人去车行找到张罗,马车、车夫和马匹都已经调度充足。这一趟买的东西足足装了五辆大车,浩浩荡荡朝城门开去。

    中间路过将军府,李青松还想停下来拜访一番。

    永州一带唐藏官府正式和不正式的军事力量都隶属于虎卫府,由折冲都尉罗敌统辖,也是他的顶头上司

    以一个甲长的官阶,自然是见不到罗敌本人。门房一听他就是个小甲长,连通报也不愿意帮忙通报。

    但等到李青松和张罗赶着骡车准备出城的时候,却又有个甲士拦住车队,把一捆十几把环首刀不由分说放在车上。

    李青松当时正在车上眯着眼睛打盹,张罗只好自己拱了拱手“不知阁下是……”

    “我家将军说,最近外面盗匪猖獗。”甲士答得干脆“所以各个屯垦村都要加强武备,你们既然来了就自己带回去吧。”

    “哦,还请替我谢过将军的好意。”李青松忽然睁开眼睛说道。

    甲士的面罩下传出来一声轻轻的笑,大概是觉得一个小小甲长一本正经的向自家将军致谢,有些可笑。

    李青松也不在意,指挥车队继续前进,重新闭上眼睛躺下,这次却是在想事情。

    姜家拿三千贯悬赏自己的事,连塞外飘着的老乌龟都知道,作为真正地头蛇的罗敌不可能一无所知。

    知道是一回事,怎么做又是另一回事。罗敌做为地方最大的实力派,他的态度对李青松来说不可谓不重要。

    这十几把环首刀实际上就代表着一种微妙的态度。

    李青松名义上是在罗敌麾下,他们立场天然相近。显然,这位罗将军对于姜家擅自把手伸到自己的地盘上来,是有所不满的。

    但是他的不满很有限,绝不可能头脑一热就为了一点面子和姜家撕破脸,那不现实。送来这十几把环首刀就代表着罗敌不会为姜家的行动提供任何方便,同时也不会再为李青松提供更多额外的帮助。

    大概就是“你们两边全凭本事,谁也别想走后门。”

    李青松轻轻一笑,他和姜家的声望、财力、地位差距是如此悬殊,罗敌能做到不偏不倚实际上就已经是对他的一种偏袒。

    等车队抵达营地,纵使夏季太阳落的晚一些,天也已经彻底黑了。

    事实证明李青松亲手设计的地窝子有一流的隐蔽效果,具体来说就是如果不是有个民兵出恭正好撞上,车队可能得在那一带游荡到后半夜。

    “大人,您的房间里有客人,已经等了您半天了。”

    “知道了。”李青松先安排车夫和招募来的新人住下,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点豆粒般的灯火飘在桌子上,忽亮忽暗,勉强照亮了桌边的那张脸,是在豺戎一战中男扮女装的虞晚。

    李青松抹黑顺着楼梯走进地窝子里,坐下时带起的气流差点把油灯吹灭“虞姑娘,有何贵干啊。”

    他就算再傻,这会也猜出来这个虞晚肯定不是什么小伙计那么简单,十有八九是个微服私访的大小姐。

    “你还真就认定我是个姑娘啊。”虞晚的声音粗豪得像是刚屠完一个村子,每吐出一个字都重达五斤以上。

    “我又不是瞎子。”李青松忽然好奇若是虞晚撒起娇来,又是怎样一番地动山摇,不禁打了个冷战“就是你这声音……”

    “一种变声用的道器,叫衔玉。”虞婉伸手从嘴里取出一个比铜钱略大一圈的玉片,声音转眼间从七尺大汉弹铜琵琶的威武雄壮变成了黄鹂般的清脆甜美“喏。”

    这是一个道法方术真实存在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些奇人异士通过他们独有的方法,让一些器物也拥有了那种近乎道矣的神奇力量,这种器物就叫做道器。

    李青松赶忙抓起桌子上的抹布接住衔玉,擦干净上面残留的一点湿润,拿在手里仔细打量。

    质地通透的圆形玉片上浅浅的雕刻着很多极细的云纹,除此之外和平常玉器也没什么两样,李青松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造就了这份神奇。

    “这就是传说中的道器啊。”李青松恋恋不舍地把衔玉重新放回桌子上。

    武功、飞剑、道术,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有着异乎寻常的吸引力,大概是源自少年时代的渴望而不可得。

    “最初级的小玩意罢了,跟真正的道器不能比。”虞晚飞快的一挥手,李青松根本没看清桌子上的衔玉就消失了“其实我还带了个易容用的碧萝面纱呢,别人都看不出来,不知怎么就被你一眼看破了。”

    “是嘛?”李青松挺高兴的呵呵一笑,心想我作为穿越者,有这点特殊之处还是合情合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