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十四章 永州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这条河被李青松起了个名字叫做游龙河,盖因河里隔三差五就有水蛇从西向东游过,通常是三五米长的黑质白章蛇,肉质脆嫩又鲜美,抓上一条来就是一顿好牙祭。

    李青松在离开修茂人部落的时候,老乌龟伯南曾经表示,如果他需要矿石可以派人去附近的小河里找。

    但李青松直接带人走了,并没有去搜寻的意思。就是因为眼前的这条小河和修茂人部落附近的小河根本就是一条河,而且还处在更上游的位置。

    几个修茂并没有帮忙挖地窝,而是分散在齐腰深的河水里低头寻找着什么。

    他们非常善于利用工具弥补自己体力的不足,比如此刻就在河边立起几根原木构建出一个类似于滑轮组的东西,帮助搬运那些自己搬不动的大块矿石上岸。

    “几位师傅,有没有找到矿啊。”李青松不愿意下水,蹲在河边喊道。

    金块站起身来冲李青松点了点头,其余人则听不见似的继续弯腰寻找。

    李青松早就发现这些修茂人除了领头的金块比较好沟通,其他人都是非常沉默寡言的性子,即便和身边的同族都甚少交流。

    有一次他不小心踩了一个修茂人的脚,那人愣是很有耐心的等着李青松自己发现,也没有开口要提醒他一下的意思。

    金块甩甩手上的水走到岸边蹲下,招了招手。李青松走到旁边,果然有一堆大大小小的青黑色石头,和在伯南老头那里看到的一样。

    金块伸出食指在河滩细沙上写道“这里矿石比部落里还要多。”

    “那什么时候可以开路炼铁啊。”李青松有些心急,部下们已经逐渐从农民向士兵转变,一直用钉耙当武器总不是个事。

    金块抹掉了原本的字迹,又重新写道“还需要煤炭,没有的话木炭也行。”

    小木屋里倒是有几麻袋煤,不过肯定不够用。李青松心想,自己也是时候回一趟永州了。

    他刚要说话,突然又闭上嘴巴紧盯着河里,毫无征兆的跳起来拔出长剑窜进河里。几经尝试之后,似乎是抓住了什么一样,狠狠地朝着水面挥剑。

    一股鲜红色的血水从水底涌了出来,转眼间就染红了半个河道。

    李青松笑呵呵地拖着水面下的东西走向岸边,随着水线越来越低,金块发现那是一条黑质白章的大水蛇。

    “这种蛇很怪,甚至有时候你拿剑砍它都未必会停下来和你纠缠,只顾着朝东不要命似的游。”李青松用剑把没了头的蛇身钉在岸边,任由它发挥最后的生命力挣扎。

    “金师傅运气不错,来了第一天就有牙祭打。”

    金块目瞪口呆的看着李青松一连串兔起鹘落、干脆利落的动作,直到重新在他身边坐下才反应过来。

    李青松留在营地里又呆了几天,一直等到地窝子搭建完毕,修茂人打造的第一件兵器出炉。

    修茂人冶铁的过程很让人称奇,瘦小的身体决定了他们没法像人类铁匠一样,轻松挥动沉重的打铁锤。

    所以他们自制了大量诸如杠杆之类的工具,群策群力避免重体力劳动。小小的铁匠铺里一个个绿色的小人穿花蝴蝶般繁忙有序,和李青松记忆中的中原铁匠截然不同,倒是更接近他前世那种早期工业化。

    第一件出炉的兵器是一个棱枪头,按照李青松的小农思维,用到以后晋级斯瓦迪亚骑士也不会淘汰。

    四扇棱面垂直分布,流畅的轮廓最终在枪尖汇成一点锐利的寒芒,简洁的设计中带着一股庄重的杀气。

    “好!”

    尚未抛光过的表面不可能如同镜面般光滑,但手指摸上去仍然感觉不到任何凹凸。

    李青松谨慎的用拇指肚抹了抹锋刃,没破。又使劲抹了抹,一根淡红色的压痕出现在手指上——还是没破。

    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金块,直到张罗拉了拉他袖子“大人,还没开刃呢。”

    “咳咳,我能不知道吗!”李青松挣开袖子怒目而视“装上杆子就是根好长矛。”

    “大人,这是根投枪头啊。”

    “恩?”李青松转头看了看金块,后者正在拼命对他点头。

    “……”

    李青松轻装走在去永州的路上心情愉快,张罗跟在后面背负着沉重的包袱挥汗如雨。

    西北一带没有修建长城,永州几乎就是关内关外的分界点。虽说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但因为是出塞路上最后一站,靠商队往来补给也带来了几分繁荣气象。

    此地连大块的石头也很缺乏,因此难以像中原一样使用岩石作墙,而是用烧制的青砖替代。但五丈高的城墙远远望去依然显得高耸入云,仿佛大山般巍峨峥嵘,城墙上披坚执锐的卫士渺小得像是趴在石头上的蚂蚁。

    塞外一直野蛮生长的杂草在永州附近稍微收敛了一点,最终在城墙周边退化成了一层浅浅的草皮,只给黄褐色的土地带来一点绿意。

    李青松排进入城的长队里,好奇的看了一眼城墙上飘荡的唐藏团龙旗帜。重生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大型人类聚居地。

    城门口有几个士兵在收入城税,不紧不慢的数着人头和货物,是以队伍前近的很缓慢。

    李青松毕竟有个甲长的官面身份,轮到他的时候拿出文书亮了亮,一人五文入城税就免了。

    “你先去衙门把修茂人报成熟番。”李青松取了一贯钱给张罗,让他先去把公务办了。

    生番熟番这事,因为人微言轻所以无关紧要,因为无关紧要所以也压根没人在意,总之唐藏帝国还愿意为之花费一张处理公文用的宣纸已经是最大诚意,李青松压根都懒得亲自去。

    他自己准备先去兑钱钞,虞晚给他的那张是宝昌号出印,他根本没听说过,但宝昌号名气似乎不小,和两个路人打探了一下很顺利就找到了。

    “宝昌号。”李青松仰头看着黑底金漆的匾额,右下角的落款来自当世一位名气惊人的大家,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商号底蕴的象征。

    拾阶而上,青金石地板铺满了每一寸裸露出来的地面。很巧,前世李青松被毒死之前,正盘算着是不是狠狠心买一块青金石砚台。

    正对门是一溜长柜,几个掌柜坐在后面等生意上门,李青松挑了个看起来年纪最大的,掏出钱钞递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