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十三章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一袋米千里迢迢运到塞外怕是要一贯钱都不止,而塞外逃民最主要的来源是中原应付不了徭役的破产农民。

    他们要是吃得起这一贯钱一袋的粮食,哪还有人愿意在这荒凉贫瘠的荒原上苦熬。

    “此言差矣,都是人吃的粮食,流民怎么就吃不得。”一个穿着灰色短褐的伙计从被大车挡住的阴影里钻出来。

    那几个伙计刚才和李青松隔着一辆大车,所以他一直没注意。听到声音转头一看,饱受电视剧熏陶的李青松一眼就认出这分明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男扮女装,只不过不知使了什么法子让自己的声音粗糙沙哑的像个男人。

    不过要因此就说这小姑娘的扮相无用,那也是冤枉她了。起码李青松发现其他人好像都跟瞎子似的,丁点也没分辨出她的女儿身。

    “见谅见谅,这是我们东家的人。”李斯生怕又惹恼了这个“官军军官”。

    “小娘皮,你说什么?”李青松促狭的眨了眨眼睛。

    “你!”假小子吓了一跳,瞪了李青松一眼“听不懂你说什么。”

    杨灿胳膊上一下子生出一连排的鸡皮疙瘩,心想这大男人怎么举止做派跟娘们似的。

    女扮男装想必是有些难言之隐,李青松也没心思戳破,拱了拱手“只是随口一问,各位不必当真。张罗,带人搬米!”

    “等一下!”那个女扮男装的伙计突然出声拦住了李青松。

    “哦?”李青松挥挥手让民兵们停下“小哥怎么称呼?又有何指教?”

    “我叫虞晚,晚上的晚。”假小子的声音如同七尺大汉弹铜琵琶般粗豪雄壮“这些粮食都有急用,分兄台三五袋可以,多了可真是难办。”

    李斯的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他扯了扯虞晚的袖子“虞兄弟,人家救了咱不说,还折了个兄弟进去,按道上规矩……”

    李青松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我也不是那挟恩图报之人。”

    “兄台误会了,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要是不嫌弃就搬几袋米,我再补些钱钞如何?”

    李青松眼睛一亮,他手下的民兵兵器甲胄缺口很大。长远来看自然要建立铁坊生产,可远水解不了近渴,当下先从系统商铺中购买是更现实的选择。

    那得需要大量第纳尔,正愁没有铜钱换第纳尔呢。

    “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虞晚打开绑在腰带上的钱袋,取出一张淡青色绘满黑色花纹的纸片。

    大宗长途交易用铜钱多有不便,许多实力雄厚的大商号都发行钱钞方便通行,拿着去柜上就能换成现钱,这一张是五十贯的。

    李青松眼尖,清清楚楚的看见虞晚的腰包里一沓整整齐齐的钱钞,心里明白这怎么也不可能是个普通伙计。

    他接过来也没多看,只是觉得纸质厚实手感光滑,跟书写用的宣纸截然不同,倒是比较接近李青松前世的打印纸。

    用系统试了试能不能换成第纳尔,结果行不通。看样子在系统这里,信用货币还是没有实体货币来的坚挺。

    分别了这个有点奇怪的商队,李青松一行回到营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首先是把阵亡的那个民兵下葬,不过就是一身草席两杯浊酒的事。李青松承诺以后有机会要把他的尸骨送回家乡去,其他人也就觉得他这样处置再仁厚不过了。

    躺在床上的时候,李青松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因为和这个身体中的原生灵魂结合得太过紧密,他的穿越第一日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

    第二天一早,李青松被一阵乱哄哄的声音吵醒,一群民兵在热火朝天的杀羊。

    在他的印象里,很少能从这些受尽贫苦而变得木讷部下脸上看到这么鲜明的表情。李青松也被这纯粹的快乐感染,嚷嚷着要露一手。

    李青松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也经常下厨,厨艺在朋友圈子里很受好评

    红焖羊肉、羊肉汤、羊肉焖饭都是他的拿手菜来着。

    可惜……没有酱油,没有葱,没有精盐,没有孜然,没有煤气灶。

    他那个世界每个普通人都习以为常的东西,在这个世界,却是任何人都闻所未闻。

    对着黄乎乎的矿盐和从没见过的野葱,李青松真的好茫然……

    “老爷千金之躯操不得杂役,还是小的来吧。”幸好在一帮傻乎乎等着开饭的民兵里头还有一个有眼力的,杨灿看出了李青松的失措,主动接了手。

    他烹饪的手法很“天然”,修茂人养羊的手艺也不过关。一群肚子急缺油水的民兵吃得很香,李青松却没什么胃口。

    吃完饭,李青松开始指挥手下在离小木楼不远的地方挖坑,差不多四米乘四米,一米多深,统一在北边留出一条通往坑底的斜坡道。

    这样的坑预计一共要挖十六个,四排四列整齐的排列在一个长方形区域内。

    土方量共计大概两百五十多方,李青松计划投入全部民兵到这项工作里,按每人每日挖土两方可以在七天内完成,再花两天稍作处理,然后就会用拆小木楼的木料把这些地坑搭建成地窝子。

    一间作储蓄,一间给修茂人打铁,其余全部作住房。

    小木楼是前身作为一个典型外行的决策结果,实际上非常不适合塞外草原的具体条件。

    草原上几乎不产木料,为了建这栋木楼几乎花光了变卖祖产得来的所有积蓄,这注定了居住面积非常有限,原本住着二十多人就已经非常拥挤了,现在还要再挤进来十个修茂人铁匠……

    而且原木拼接的墙壁也根本挡不住西北行省刀子一样的溯风,怎么烧火都没用。现在是夏天当然无所谓,但总得考虑一下将来。

    更重要的是隐蔽性太差,十里之外就能被一眼看到,这是脑袋价值三千贯的李青松最无法容忍的。

    用剑在地上划完了大体的轮廓,李青松拍拍手丝毫没有加入劳动的觉悟,监工一样背着手逛了两圈。

    看到众人做工还算自觉卖力,就连监工也不愿意当了。转头向北走了几百米,一条蓝色丝带似的小河在半人高的草围中显露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