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十二章 糊里糊涂的交涉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部队面板里张罗的经验已经足够晋级,李青松顺手把他晋升成了斯瓦迪亚轻步兵。

    不远处的张罗侧着头看着战死镖师手里的那把横刀出身,毫无征兆的突然觉得心里一阵痒痒。

    在他作为普通农民的前半生里,从未碰过这种专为杀人打造的兵器,甚至也从未近距离见过。

    可是他还是觉得心里痒痒,想拿在手里耍一耍。

    刚开始他还不太敢,毕竟是那么贵的东西,万一弄坏了种地一年也未必赔得起。可拿来耍耍的念头愈演愈烈,直到无法抑制。

    于是张罗做贼似的走过去,偷偷捡起那把横刀稳稳握住刀柄,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掌握。

    随着心意放在手里摆弄了两下,那沉重又陌生的武具居然真的如臂指使,流利又顺畅地翻出了一个漂亮的刀花!

    端端正正的握在手里,他惊讶之余又觉得有些遗憾:这刀配重有点问题,要是前头能再重一些会更有利于劈砍。

    劈砍?怎么劈砍?张罗试着举起横刀,自然就找到了发力了的支点,小腿、腰部、手臂的肌肉在呼吸之间拧成了一根绳,力贯全身的时候几乎没有感受到多少阻力,尖锐的刀锋就斩破空气发出了“嗖”的一声。

    他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手,仿佛重新认识了自己,这只从未摸过刀的手,为什么操起刀来比老家的衙役还要熟练呢?他的脑子里一片浆糊。

    一个突兀的念头电光火石般在脑海中浮现,张罗的心脏兴奋得几乎要跳出胸腔。

    是《兵伐诀》!一定是《兵伐诀》!只能是《兵伐诀》!李大人,不,星君老爷果然没有骗我们!这兵伐诀的效果居然如此惊人。

    “小兄弟喜欢这刀?”旁边的李斯全程目睹了耍刀花和劈砍的过程,认定这是个用刀的熟手,算不上高手,但三五年功夫是有的。

    “配重不行,前头太轻了。”张罗生平第一次握刀满心欢喜,实在觉得前半辈子都白活了。听到有人搭话,忍不住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李斯心中顿时更加肯定这伙人绝不是什么种田的,十有八九就是官府的营兵老卒,看那手上的老茧,定然是练刀留下的。

    二十多个老卒的战斗力,那是轻松碾压自己这边五个人人带伤的镖师了。

    “我们的刀当然是比不上官刀。”李斯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那是。”张罗顿时想起了以前村子里收租的衙役,他们佩着官刀可真是威风堂堂,连老族长都得客客气气“官刀怎么能差了。”

    李斯点了点头,嘴里应着是,心里却着实沉重。

    营兵既然跑到草原上扮种田的,肯定不想被人撞破身份。想来想去,现在塞北走私确实太猖獗了些,十有八九是出来缉私的。

    唐藏连年和蛮夷处于战争状态,官府的确是一向明文禁止向塞外输送军用物资。可是只要利润足够,这世上就总有人甘冒奇险。

    自己这伙人不是走私,本不用怕什么。可如今让被这伙人救了,是万幸中的不幸。万一他们要让自己从旁协助,那可是九死一生,也不知道装傻充愣还来不来得及……

    李斯忍不住叹了口气,眉头蹙到了一起,满脸忧虑。

    “走买卖的?我叫李青松,你怎么称呼?”李青松走到李斯身边,一脚踹在张罗屁股上让他滚蛋。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李青松还是第一次看到陌生人,不禁有些新奇。

    “小的李斯,不敢走犯禁的买卖。”李斯小心翼翼的为自己开脱“只是运点米粮于他们。”

    “哎,你这就差了。”李青松拍了拍李斯的肩膀“你得运点朝廷禁运的东西和戎狄做买卖才能挣钱啊。”

    按照李青松过往的经验和这一世的记忆,越是禁忌违法的话题越容易拉近关系。双方胡吹两句牛皮,自然就能亲厚不少。哪里能想到自己一个拓荒甲长,此刻会被人当成缉私的官军。

    李斯已经几乎可以肯定,这帮缉私的丘八有要拿自己开刀的念头,话里话外都想拿住自己的把柄。

    “不敢不敢!”李斯连连摆手,根本不敢接话“小的从不敢违反禁令,也知道忠君爱国的道理。”

    “……”李青松真的好迷茫,这异界人的道德修养似乎远比记忆中描述的高啊,感觉完全聊不下去了。

    李斯揣摩着李青松脸上的表情,觉得这位军爷似乎不太满意,只好又狠狠心咬咬牙。

    “这次遭遇豺戎袭扰,真是险象环生。幸好有兄台援手,不然我们兄弟几个连人带货非得都折在这儿。”李斯拱了拱手,接着说道“既然如此,兄台可莫要推辞,理当分一半才是。”

    李青松有心拒绝这位唐藏好人的馈赠,可他实在太穷了,人穷有时候就难免志短。

    “呵呵呵,那怎么好意思呢。”李青松不好意思的偏了偏头,正看到不远处张罗拿着横刀神神秘秘的向其他同伴宣扬什么,时不时比划两下,说的人和听的人个个激动的面皮通红。

    “不过就是一点粮食,不成敬意。”李斯拍了拍身边的麻袋“兄台要是连这点东西都不愿收下,那就是小觑了我了。”

    李青松使劲在麻袋上捏了两下,感觉里面确实是粮食。拔出长剑捅破了一个小口,伸手接住里面流出来的东西。

    全是白花花的精白米。

    打来的稻谷褪壳之后叫做糙米,粗制过的糙米还要再碾三番才制出能精白米,属于典型的细粮,很受中原养尊处优的贵人们喜欢。但关外四方的蛮夷吃饭向来以填肚子为重,哪会买这种又贵又不抗饿的东西。

    李青松的部下慢慢聚拢到一起,把插在地上的长矛拔了出来,隐隐包围住了大车。

    几个原本坐在地上的镖师也站了起来,分毫不让。

    李青松回头瞪了一眼“干嘛?好看吗?回去坐着!”

    所有人又跟没事人一样嘻嘻哈哈地把长矛插回土里,坐在地上歇息聊天。几个梗着脖子的镖师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好不尴尬。

    “这精白米戎狄可不爱吃啊。”李青松塞了一粒进嘴里,米味醇正、香味浓郁,显然还是上等米。

    这一袋米,足可以换回一件铁器了。

    “这……”李斯陪着笑,手心里全是汗“不瞒大人说,确实不是给戎狄的,是送到北边一个唐藏逃民的营寨的。”

    “能吃得起精白米的逃民……还是逃民吗?”李青松脸上似笑非笑,他背后的民兵们呼啦一下子全站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