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十章 豺戎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手感细腻而冰凉,而且极其沉重,密度远超过李青松印象中的任何一种石头。

    他心里有数,这应该就是矿石。

    “长老,可是您也知道我现在人人喊打,放心把您的孩子托付给我吗?”

    “我在这一带还有点威望,就算你死了也不会有人难为他们的。”

    李青松提起茶壶,把仅剩的茶水涓滴不剩的倒进杯子里,一饮而尽“行,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熟番了。”

    用脚后跟想也知道,绝大部分修茂人肯定不愿意为一个人不熟悉的人类工作,但伯南似乎在这个部落里拥有极高的威信,在部落里逛了两圈就找到了十个志愿者。

    他们的气质真是和李青松见过的那些猥琐丑陋修茂人截然不同,一人背着一个草娄安安静静地站着,穿着简陋但是干净的衣服,眼神平静又温和。

    在气质的修饰下,他们那相对于人来说比例夸张的五官也显得柔和了不少。

    李青松有点相信他们能承担得起铁匠这份工作了

    “修茂人天生喉骨结构和你们人类不同,所以你的唐藏话他们能听得懂但是说不出来。”伯南下意识地转着一串手珠“不过领头的那个会写字,你可以和他笔谈。”

    “行,我知道了。”李青松真是佩服死这个扶贫支教的老头了,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壮举,类似于在电都没通的穷山沟里教出个诺贝尔奖来“几位小师傅,咱们走吧。”

    领头的叫金块的修茂人点了点头,用一种发音奇怪的语言朝伯南高声说了几句,老乌龟也用同样的语言回应并摆了摆手。

    伯南向李青松承诺这些铁匠绝不会对他阴奉阳违,但李青松并没有在系统中看到入队申请。这很可能是因为系统只能承认人类,毕竟在骑马与砍杀这个游戏中并不存在其他智慧生物。

    李青松带着扩张了许多的队伍,准备先去上午去过的第二个部落把遗落在那里的羊牵走,没想到上午被驱散的修茂人又重新聚集起来,没心没肺的在同类的尸体之间打闹。

    在塞外这样种族林立的地方,大部分智慧生物都有不同程度的种族情节。自己人再怎么内斗都可以,但看到同类被外人欺负就受不了。

    为了避免刺激到同行的修茂人铁匠,他只是远远的望了一眼就选择离开。

    其实李青松觉得,这些智慧程度很高的修茂人八成已经划清界限,不会再对那些野兽似的同类感同身受了。但是保险起见,他还是放弃了唾手可得的经验和财富。

    “大人,前头好像有人在打仗呢。”

    李青松脚底酸痛,正在怀念着前世鞋柜那些合脚又精致的鞋子的时候,张罗忽然靠到他身边小声提醒。

    “都别出声!”李青松侧耳倾听片刻,果然听到了若隐若现的厮杀声“有人在打仗!”

    一听见打仗两个字,已经尝到点甜头的一帮斯瓦迪亚民兵跃跃欲试。提着长矛钉耙不自觉地聚拢到李青松两侧,喘息都不由自主的粗重了几分。

    几个修茂人好生奇怪,还有这种盼着打仗的傻货?

    “过去看看。”李青松循着声音追过去,没花多少时间摸到了近处。

    他们现在的位置很完美,交战处和他们之间有一个小土丘,埋伏在小土丘上可以一览无余的观察到战场的形式,而且无论是进是退都很方便。

    带着全班人马爬上土丘,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山顶几从最茂密的野草中探出半个脑袋。

    七八个使刀的镖师护着一台装得满满当当的大车,车前挂着一面三角貔貅旗。拉车的马已经被打碎了头倒在地上,几个拉车的伙计也在拿着棍棒见缝插针的帮忙。

    而他们的对手则是四五个非人——臂长过膝,淡灰色的皮肤上到处都是圆形斑点,一簇钢针似的鬃毛从后脑蔓延到尾椎,再加上那完全与豺狼无异的脑袋,几乎完全就是一头直立的野兽,甚至还要更加凶残。

    “豺戎!”这是李青松。

    “豺狼人!”这是张罗。

    豺戎,豺狼人,其实说的都是一种东西,只不过前者是官府正名,后者是民间俗称。

    但其实这是一种正儿八经的智慧生物。

    各种飞禽走兽、花鸟鱼虫进化来的人,构成了这个世界里丰富多彩的智慧生物谱系。唐藏官府一般吧他们叫做某戎、某狄、某羌,民间称呼就更是五花八门不胜枚举。

    照李青松的理解,他前世只有古猿进化成了人。而这个世界则众生平等,皆可成人。

    戎狄羌们在唐藏境内不太常见,但在唐藏之外则各自建立了许多大小不一、强弱不等的国家。

    譬如北上冰原有熊羌所立之莴罗斯,东出黄海有鸡戎所立之脚盆。

    豺戎据说在更遥远的西方也有自己的国家,但在在西北边塞并不是什么有势力的种族,这一点看他们身上的装备就看得出来。

    唐藏虽然一直严禁向塞外输铁,但是稍有斤两的势力也不难为成年战士配备一两件铁兵器,绝对不至于像这些豺戎一样一人提着一根不知什么动物的后腿骨。

    这种武器在和铁制兵器较量时简直就是个笑话,三两下对拼下来,豺戎们往往手里只剩下一小节骨把。

    “大人,咱们打吧,他们连兵器也没有。”张罗悄悄爬到了李青松身边,对这些手无寸铁的豺戎动了杀心。

    如果说要借助战场杀气磨砺《兵伐诀》,那高大威猛的豺戎显然是比小鸡仔似的修茂人更优质的磨刀石。

    “等等,再看看。”李青松总觉得这些豺戎不会这么好对付才是。

    他们身高普遍接近一米八而且肌肉扎实,锐利的爪牙和布满伤疤的皮肤也佐证其绝非样子货。反观李青松的部下平均身高才一米六左右,个个都因为缺乏营养而显得干瘦,实在由不得浪战。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完全有必要。

    这些豺戎手里拿着根棒子骨做武器的时候打的颇有点缩手缩脚,和他们对战的武士也还能勉强支撑。但当棒骨武器被削成碎块,豺戎们开始赤手空拳厮杀的时候,爆发出来的凶狠和狂热简直是成倍提升。

    爪子、獠牙,全成了它们最顺手的武器,以野兽般的狂野姿态作战,有时宁愿以伤换伤也要扑上去撕咬,剽悍的一塌糊涂。

    李青松简直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带着那根累赘似的骨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