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九章 铁匠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一层冷汗悄然在李青松背后泌出,打湿了衣服,洇出一片深色的痕迹。

    是了,这大概就是任务面板里那个连续任务“击退强盗”的由来了。

    “怎么样,怕了吧?”老乌龟还是笑眯眯的。

    “怕个屁!”三千贯赏金带来的震撼过去,李青松又恢复了本色。

    塞外民风剽悍,蛮夷各部几乎都是白日为民、夜间成匪,这些人一旦被动员起来哪怕十分之一也是一个很可观的数量。

    但姜家毕竟只是过江龙,使钱归使钱,其他手段有限。甚至不可能真正贿赂到永宁县的官面人物,毕竟那开销可就太大了。

    正如老乌龟所说,这大草原上找人和传递消息都很困难,所以强盗们也很难一次聚集起大队人马。乐观点想,自己身怀骑马与砍杀系统,未必就不能在一波一波的磨砺中越战越强。

    “有种!”伯南冲他竖了竖大拇指。

    “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帮我,但不论如何还是谢谢您。”李青松真心实意的拱了拱手。

    “先别忙着谢我。”老乌龟摘下玳瑁眼镜,撩起衣服下摆擦了擦“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我想请你给这些修茂人弄个唐藏官方的户籍。”

    李青松作为塞外拓荒的甲长,理论上拥有相当大一片土地的管辖权,大到了距离他十几里的这个修茂人部落也处在他辖地之内。

    所以他们想要造册户籍,找李青松还真不算找错人了。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唐藏帝国通过这种方式宣示对塞外的主权而已,实际上还没有那个甲长有那么大势力,控制得了方圆十几里的地盘。

    “长老,您也是老江湖了。”李青松苦笑着说道“当知道入籍这种事,哪是我这种瘪三插得上嘴的。”

    如果真是塞外兵强马壮得部落主动投效,那还比较有机会被官府千金市马骨。像修茂人这样毫无作为还名声奇差的,绝对不会有人愿意接收。

    “我在中原游历的时候连唐藏还没有呢,当然知道。”老乌龟一拍大腿“我就想让你先把他们报成熟番咋样?”

    唐藏帝国把四方蛮夷按照教化程度不同分为两种。不尊王化、无可救药的就是生番,心慕唐藏、孺子可教的则是熟番。

    李青松作为甲长还真有甄别生番、熟番的权力,而且也是甲长在化外之地作为皇权代表的重要职责。

    “能报是能报,但是……”

    “别急着拒绝,我知道你肯定很缺兵器,所以支援十个合格的修茂人铁匠给你咋样?”伯南信心满满的样子。

    “你说啥?”李青松使劲掏了掏耳朵,侧脸对着伯南“修茂人……铁匠?”

    打铁,尤其是制造兵器,并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么傻大黑粗,相反是一项高技术工作。

    在唐藏人眼里,傻了吧唧的修茂人能当铁匠的概率大概和他们能中状元的概率差不多,反正都是零。

    “收起你见鬼的偏见吧。”老乌龟冷笑一声,从腰带里抽出一把二指长的小刀,撂在桌子上“这就是他们打出来的东西。”

    李青松没太在意的拿起桌子上的一块抹布,顺手揩掉了小刀上的油脂,仔细一看,惊住了。

    就这么一把一支宽二指长的切肉小刀,刀身泛着青芒,遍布着细密流畅、层层叠叠的云纹,矫若游龙。

    这是钢铁中的碳元素经过千万次的叠打带出的痕迹,上等货的象征,唐藏军队的制式军械也难有这份奢侈。

    更骚气的是,刀身末端还炫技似的阳刻着一朵小但是栩栩如生的苦藤花。

    李青松抽出自己的长剑,对比着看,立刻感受到了双方的云泥之别。

    “我年轻的时候游历人间,曾经花了十几年时间在棠溪学习冶铁,不才也担任过大匠。”伯南自豪的一笑“修茂人其实相当聪明好学,当然学得会。”

    李青松愣愣地半张着嘴,露出满口整齐的牙齿。他有个手下叫杨灿,倒是说过修茂人很爱学事,调教好了能操持一些家务活,比如……捡鸡蛋。

    可谁也没听说过他们居然还能学会打铁。

    “我花了上百年的时间一代一代的教导他们,配置药物调养身体。”伯南对着李青松眨了眨眼睛“所以能做出一点成绩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等一下。”抛开震惊,李青松还是想到了一些更现实的问题“就算他们的确都是合格的铁匠,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又哪里有矿石能给他们用呢?”

    对面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神秘又自信的微笑,没有言语。

    李青松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那张似乎永远波澜不惊的老脸“你找到了矿脉!”

    无怪他如此吃惊,这世间凡俗之中最赚钱的一是盐,二就是铁。这两样买卖一向是官府的自留地,一旦发现矿脉的消息传出去,招来大队官军是板上钉钉的事。

    “你完了!”李青松食指一跳一跳的指着伯南,笑得如同鸬鹚般狡黠“发现矿脉隐瞒不报,这可是死罪。”

    “你是个胆大包天的狂徒,我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了。”伯南提起茶壶,倒出一碗碧绿色的茶水递给李青松。

    李青松接过来抿了一口,发现味道有点像薄荷,清清凉凉还挺甘甜。品出味道不错之后,一仰头把整杯都灌了下去。

    “牛嚼牡丹啊牛嚼牡丹。”老乌龟一边摇着头一边又给李青松续上一杯,然后把水壶放在他手边,示意他要喝自己倒。

    “第一眼看到长老你的时候,我倒是觉得我们会投缘来着。”

    这不是假话,哪怕明知道神兽的灵智高低和位阶息息相关,像老乌龟这样热衷于制茶、练字、扶贫的,肯定不是那种只会唱着“大王叫我来巡山”的蹩脚小妖,八成道行不浅。

    可是李青松还是很难对这个总是笑眯眯慢吞吞的老头,产生警惕心理。

    “切,别和我套近乎啊,我可不吃这套。”伯南慢慢往后仰倒在靠垫上,舒服的叹了口气“矿是从河里捡的,你要想用就自己派人去捡点,肯定是上游有个大矿冲下来的。”

    老乌龟提起茶壶想给自己倒一杯,忽然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茶壶,费劲巴拉的弯腰掏出一块青黑色的石头不由分说塞进李青松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