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四章 坑蒙拐骗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精良锐利的剑锋毫不费力的砍断了一个修茂人挥过来的树枝,又顺势而下割断了他的喉咙。

    “获得十点经验值。”

    精神高度集中的李青松根本没注意到提示,剑锋划破皮肤、切开肌肉、最终斩断骨头的手感有种难以言喻的爽利,让人忍不住深深地为之着迷。

    在他身后,斯瓦迪亚新兵们早已经完全乱成了一团,他们的纪律性实在太差,冲锋起来热血上头,连一个最松散扭曲的阵型也维持不住。

    在传统的冷兵器战争中,失去了阵型几乎就等于失去了获胜的可能,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人像赶羊一样杀死,可今天他们的对手是更蹩脚不堪、更没有阵型的修茂人。

    他们营养不良因而身量瘦小,未经训练所以力量有限,全幅装备也不过是农具和最简陋的长矛,按照唐藏的标准用来看菜园都嫌跌份。

    但和修茂人比起来,他们就是身形伟岸、力大无穷而且装备精良的巨人。

    修茂人实在太矮了,矮到想砍到他们都得先俯下身,农夫们活像是月光下在瓜田里叉猹的闰土哥。

    鲜红色的血浆和抽搐的残肢一下子浸没了草地,厚重的血腥味开始萦绕在鼻尖,修茂人猫叫似的惨叫此起彼伏的响起。

    修茂人难得在目睹了两位数同类死去之后还没有崩溃,显得格外的顽强,可再怎么顽强也弥补不了他们弱小的身板,最多也就是拖延一会崩溃的时间而已。

    两三百个顶着大脑袋的绿皮小矮子们上蹿下跳的围成一圈,挥舞着柴火棍一样的小胳膊小腿,想用碎石头和锈铁片给对手在身上留点纪念。

    也就真的只能留点纪念。

    和这样小孩打闹似的攻击比起来,可能他们身上那股越来越浓烈的臭味还更有杀伤力。李青松有种自己化身战场之身的错觉,一剑挥出根本没人能挡得住,修茂人的攻击打在皮甲上也压根不疼不痒。

    这样看不到希望,看不到作用,只有同伴不断倒下的战斗,就算是唐藏最精锐的执金吾也不可能无休无止的坚持下去,更别说老鼠一样怯懦的修茂人了。

    李青松和手下的农民大概杀死了三五十个,然后剩下的修茂人就再也坚持不住了。这些小东西跑起路来倒是机灵得很,在齐腰深的草海里一哄而散,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反倒是那几个骑着羊的头领,由于身高超过了草窠,羊跑的又不快,一个也没跑掉。

    这场来的莫名其妙的战斗最后也以莫名其妙的方式结束,只剩下几个伤重或者断腿的修茂还在原地哀嚎。

    李青松转过身来,平静的目光挨个扫过自己的手下,时而点头时而摇头。

    刚才他一直冲杀在最前面,此刻脸上沾满血液,顺着皮肤的起伏缓缓流淌。

    修茂人的血也是红的,在鲜血的衬托之下,那平静的目光似乎也有了夺人心魄的诡秘力量。

    农民们原本在欢呼雀跃,可一对上李青松的目光,他们的热情就像是一壶开水浇到了冰山上,顷刻间冷到了骨子里,逐渐没了声音,直到死一般的寂静。

    李青松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嘴森白而整齐的牙齿。

    农夫们齐刷刷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们畏惧上官此刻诡异的表现,可不知道李青松自己其实也在发愁。

    修茂人给的经验很微薄,但架不住刚才实在痛痛快快杀了不少,经此一役已经李青松已经二级了,另有四个斯瓦迪亚新兵也可以升级了。

    怎么办呢?选择立刻升级吗?

    问题是这些农民可不是忠心耿耿的克隆人大军,他们都是大活人,也会畏惧、也会背叛、也会对不合理的情况产生质疑。

    如果他们发现,自己和同伴们统统在战争中毫无由来的飞速成长,这种异常必然引起关注,那李青松和他的系统就会有暴露的危险,这是一定的。但是骑马与砍杀系统是他最大的依仗,根本不可能放弃使用。

    所以必须找到一个起码糊弄的过的借口。

    李青松沉思了片刻,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粗糙的计划。

    “两个奸人妄图对我用毒。”他把那瓶丹雪从怀里掏出来“不过我服丹雪而不死,反而因祸得福,觉醒了胎中之迷,知道自己竟是……”

    李青松微微抿嘴,他的眼睛这一刻妖冶得像是在发光“竟是荧惑星宿转世。”

    星宿转世在在这个世界的正史和野史中都多有记载,传说有些天潢贵胄是天上的星宿投胎下凡,总之生非凡人的他们注定拥有常人想象不到的能力。

    而荧惑则是周天之中一颗代表兵戈的星辰,它的现世会在人世间掀起无穷的腥风血雨。

    这是一个在民间观念中极其尊贵崇高的身份,如果李青松真能把星宿转世的身份按牢在自己身上,足够用来掩饰骑马与砍杀系统种种不合常理的功能。

    农民们对于他的说辞持以谨慎的观望,只是沉默地看着。

    “呵,我知道你们当然都不信。”李青松低下头,嘴角微弯露出了一个波谲诡异的微笑,束发的绑带正好在这一刻断了,落下满头乌发遮住他半边脸庞。

    他潇洒的伸出配剑指着天空。

    那里万里无云,湛蓝纯净仿佛一块硕大的蓝宝石,内地的读书人常常会为这纯粹动人的颜色所感动,但其实在西北行省只是个没什么出奇的大晴天。

    “苍天为证厚土为凭。”话音刚落。

    “轰!”

    天边毫无征兆的响起了一声旱雷响,沉闷得好像老龙低吼,动静虽然惊人却没有任何雷霆落下。

    夏天的晴空霹雳说起来蹊跷,其实在西北一带虽然不是特别常见,但每年也总会有几回,按照李青松的理解,可能是本地特有的一种天气现象

    之所以衔接的这么完美,也不过是个美丽的巧合而已。

    “轰!”

    又是一声。

    这次落下了一道比手腕粗不了多少的闪电,不偏不倚正中李青松手里的那把价值几百第纳尔的钢剑,爆出一道足以亮瞎人眼的瓦蓝色电火花。

    “咔哒。”

    半截剑尖掉了下来,落在草上,“滋”的灼出一股水汽和青草味。

    李青松低下头,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半截断剑,断口处的钢铁已经被高温融成了软泥,还留有逐渐暗淡的红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