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三章 修茂人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系统!”

    李青松打开角色面板,关于他个人的全部信息立刻展现在眼前。

    “

    姓名:李青松

    种族:人类

    属性:力量6、敏捷8、智力8、魅力6

    技能:铁骨1、强击3、武器掌握2、骑术1、掠夺1、教练1、说服力1、统御3

    武器熟练度:单手武器74、双手武器77、长杆武器75、弓箭31、弩31、投掷45

    ”

    杀了两个人之后经验值仍旧是零,看来单纯的杀戮并不能带来经验。

    除此之外,人物面板显示还有四点属性点,五点技能点,以及十点武器熟练度等待分配。

    按照前世的游戏经验来看,属性点只有升级时能获得而且永远不够用,技能点也只能在升级时获得但数量比较充裕,武器熟练度最不稀罕并且获取渠道多样。

    李青松看着自己的任务模板犹豫了一会,实在是猜不透这些东西到底能对自己产生什么作用。干脆摸着石头过河,伸手把价值最低的十点武器熟练度点在单手武器上。

    他原本对于剑器就并不陌生,唐藏帝国的生员可都得接受剑术和弓箭训练,虽然远远谈不上什么剑术大师,但起码也算熟练。

    这些经验如今也都被继承了下来,否则一辈子没摸过剑的人是没法那么干脆利索的斩杀两人的。

    关上面板,对着空气挥舞长剑做了几个刺击招架的动作。似乎更得心应手了一点,但也不太确定是不是心理作用,可能十点熟练度还不足以引发什么质的改变。

    干脆把属性点花了个干净,三点投入力量,一点投入敏捷。又用五点技能点,把铁骨、武器掌握和骑术全部点到了三级。

    这一次加点加的可是太结实了!

    李青松感觉一阵仿佛源自骨髓的奇痒猛然席卷全身,正在他忍不住想伸手去挠的时候,又很快消失于无形,来得快去得更快。

    接下来压根都不用试,就能感觉得出身躯四肢之中蕴含的远比以前强大的力量。拿起桌上的黑陶罐子掂量了一下,原本还觉得很有分量的罐子一下子轻了不少。

    看来通过对人物面板的加点,可以直接立竿见影似的提升各方面的能力。

    李青松选择的这种加点很极端,是把所有资源丁点不剩的全部投入到对自身的强化中去。

    其实技能面板中有很多一看就知道在行伍里很有用的技能,比如急救、教练和向导。但是只要一想起自己现在手下那些素质的低劣的农民,他觉得还是先加强自己的武力比较靠得住。

    “大人。”张罗推开门走进来“外面有有修茂人把咱们包围了。”

    “你说什么?”李青松放下手里的陶罐,噗嗤一笑“连修茂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

    也难怪他不敢相信,修茂人是荒原上很常见的一种类人生物。按照李青松的理解,差不多就是地精。

    工部发布的堪舆全书把修茂人归在畜生类,民间把他们看成是看一眼就会倒霉的臭狗屎,西北一带最难听的骂人话就是“你是修茂的种”。

    这世上有一条颠不破的真理——最被人瞧不起的往往不是恶行累累的暴徒,而是一无所成的软蛋。修茂人之所以这么被瞧不起,就是因为他们除了老鼠一样能生之外几乎一无是处,偶尔抢劫个把落单农民就是他们的能力上限。

    这种平均身高一米二,性格懦弱又毫无纪律可言的小东西甚至不配被称之为强盗。

    “大人,外边的修茂还真不少呢。”张罗咧了咧嘴,一口乱牙很抢眼“兄弟们也都说是第一次见着这么多,真是晦气。”

    李青松没忍住哼哼笑了两声。

    自己虽然有个系统,可毕竟不能让手下的的士兵凭空升级,他原本还在发愁去哪找经验呢。这下可倒好,修茂人自己送上门来了。

    “去看看。”

    李青松扶着腰间的长剑推门而出,蓝天下一望无际的广袤荒原在他眼前展开,视线所及之处皆是看不到尽头的草海。

    还真不能怪农民们不够警觉,眼下正值盛夏,是荒原上的野草最繁茂的时候,几乎能有齐腰深。这些浑身绿油油的小矮子往里头一躲,只见只见草波海浪般无风自动,半点也看不见人影。

    要不是修茂人身上那种油腻腻臭烘烘而且经久不散的体味实在太有辨识度,浓烈到了几乎呛眼睛的地步,说不定他们倒真能偷袭成功。

    一群绿色胖墩子从草丛里钻来钻去上蹿下跳,他们身上缠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提着木棍或者锈铁片,不知从哪里聚集起了几百个同类大搞串联。

    修茂们似乎觉得自己这边占据了什么了不得的优势,大军顺着营地外围开始向两边蔓延,在包围圈合拢之后,所有地精修茂人都开始欧克欧克的乱叫,让人恍惚间仿佛觉得自己陷入了修茂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更让人忍不住啧啧称奇的是,人群中间还簇拥着十几个骑着山羊的修茂人,衣衫和武器都相对更像样一点。在周围忙碌喧闹的同类衬托下,端坐在坐骑上的他们愈发显得淡定从容,气度很王者。

    李青松看着这些前世绝不可能存在的修茂人,狠心抛弃了内心最后一丝奢望——这个世界虽然和前世的历史有些似是而非的相似,但终究已经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

    “都说这些绿耗子最喜欢学事,也不知道是哪里的骑兵巡逻被他们看见了。”张罗拿袖子擦了擦嘴角留下的涎水“那可好,有羊肉吃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李青松一脚踹在张罗屁股上,抽出利剑斜指长空“全体,列两排。”

    斯瓦迪亚新兵们乱哄哄地一阵拥挤,他们的阵型很不像样,拿着钉耙和长矛这些最简陋的武器,歪歪扭扭的排成了两排,让正规军看见少不得要被嘲笑乡下把式。

    不过和修茂人比起来,也算是军容森严。

    往常修茂人看到这幅架势也差不多该一哄而散了,可今天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反倒欧克欧克的叫的更起劲了。

    “杀啊!”李青松带头拔剑冲了上去。

    为官难免要应付神兽、狂徒,所以唐藏的生员都要学剑,他也不例外。

    少年时期尚算充足的营养和剑术修行,让其毫无疑问成为了在场的最强者。

    五指裹住手中的剑柄,凉滑的剑面上蒙上了一层暗淡到几乎看不见的灰绿色毫光,那颜色仿佛河水深处随着水流飘摇不定的绿藻。

    “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