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骑砍天王 第二章 丹雪

时间:2018-06-01作者:鲜花和辣椒

    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找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换个人来想排查出凶手,除了按个问询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必定要大动干戈,说不定还会导致这个小团体人心涣散、分崩离析,不过李青松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用这种笨办法。

    他的想法很简单——系统募兵需要对方对他效忠,但不可能只要嘴上说说就能被系统征召。如果对方对他心怀不轨只是口头上说着玩,这种效忠就很可能得不到系统的承认。

    所以只要对农民们发出入队邀请,然后看谁没有被系统承认就可以了。

    “你们……呃,尔等随我屯荒以来可有什么不满之处,可愿认我这个甲长。”

    “很满意。”“没有不满。”“无甚不悦。”从农民们的反应来看,他这甲长干得还不算太坏。

    “那尔等可愿意唯我马首是瞻?”

    话一出口,李青松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他很担心一种最坏的情况——那就是连一个入队申请都收不到。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也就意味着眼前仅有的二十四个部下,全部都和他离心离德,李青松一介书生断然没有任何逃出生天的可能,身后的小木屋就是给他准备好的棺材!

    万幸现实还没有那么残忍,农夫们乱哄哄点头哈腰地表示愿意服从之后,李青松收到了二十二份入队申请。在他选择同意之后,部队面板中多了二十二个斯瓦迪亚新兵。

    二十四个农夫,二十二份申请……

    目光依次在每一个张脸上掠过,李青松自然就能通过系统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自己手下的士兵。

    绝大部分都是,只有两个人例外。

    “李四!王五!”腰间利剑出鞘,李青松咧着嘴,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和煦的笑容“你二人竟敢背叛我!竟敢谋害我!”

    李四和王五看着李青松脸上的狰狞冷酷,脸上的血色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大人,我们没有……”

    “呵。”李青松轻笑着摇了摇头,手中长剑作指“把他们俩抓起来搜身。”

    四周的斯瓦迪亚新兵一拥而上,把两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农民结结实实的按到在地上。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前农夫们不可能有这种雷厉风行的执行力。即便下达非常明确的命令,他们也常常要问一句为什么才能磨磨蹭蹭地执行,眼下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能解释为系统的作用。

    “大人,搜出来了这个。”一个新兵毕恭毕敬地递过来一个小瓶子。

    李青松接过来一看,这是容量最小的癸字号琉璃瓶,用锡纸和蜂蜡做密封,乘着小半瓶雪白色的粉末,纯净得让人忍不住要屏住呼吸。

    稍微一晃,这粉末就迎着阳光散出一团璀璨的七彩光辉,好像流淌的彩虹,美丽的不可方物。

    这东西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不该和贫穷普通的农民产生任何联系,何等愚痴之人才会大大咧咧带在身上。

    “这是什么?”李青松俯视着脑袋被按进泥土里的两人。

    “是……”李四拼命仰起脸“回大人,是颜料。”

    “哦,是吗。”李青松抛了抛,晶莹的瓶子在他手里灵活的打转,折射出耀眼的阳光“可我猜这是一种毒药,而且还曾经被加入到我的饮食里。”

    “不是的大人!”李四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但蝼蚁尚且偷生,又有几个人能坦然赴死呢。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这是什么?”李青松展开一张手绢盖住了李四油腻肮脏的脸,千层底的百纳靴小心翼翼的踩在了手绢上“或者你不说,我就把它灌进你嘴里。”

    李四浑身都在因为恐惧而颤栗“真的是种颜料……”

    “给我把他的嘴掰开!”李青松二话不说拔开了琉璃瓶上的封口,对准了李四的嘴“那你就给我好好尝尝颜料的滋味把。”

    李四瞪大眼睛盯着一点点倾斜下来的水晶瓶,眼睁睁的看着雪白的粉末蔓延到了瓶口,终于再也承受不住“是……丹雪,是丹雪!”

    李青松吹了个口哨,收起琉璃瓶塞进怀里。

    对方还真是舍得下本。他读书的时候在一本前朝的游记书里看到过,丹雪是一种著名的无色无味剧毒,产自一种蝴蝶类神兽翅膀上脱落的鳞粉,低下的产量决定了它的价格比黄金还要昂贵好几倍。

    像这样拇指大小的一瓶,起码也要三五十贯钱。

    “大人我都招!饶命啊!指使我的人是……”

    李青松握住剑柄利剑出鞘,剑刃循着他的意志把李四一剑封喉,涌出的血液灌进气管淹没了他的遗言。

    指使者只能是姜家,这点毫无疑问,李青松认识的人里也就只有他们能随手拿得出丹雪这种昂贵且稀罕的东西。

    但是他还不想让自己的蹩脚部下们知道。

    现在最紧迫的事情不是为了一时之快把真相大白于天下,而是尽可能团结一切能团结的人渡过眼下的难关。

    即便是系统也改变不了一个现实,那就是李青松的部下不过是一群求生存的普通的农夫,对于他们来说,站在姜家这种庞然大物的对立面上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旦让他们知道真相,这支队伍就会人心惶惶乃至分崩离析。

    “大人饶了我吧!饶了我吧!”王五看到同谋被割断了喉咙,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压制,死死地抱住了李青松的靴子。

    “那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愿意忠于我吗?”李青松在李四还在抽搐的尸体上擦了擦剑刃上的血迹。

    “我愿意!我愿意!”

    真是找死!李青松还是没有收到入队申请,他面无表情地举起手里的剑,自上而下把王五的心脏钉在地上。

    “拖远点埋了。”李青松一挥手下了命令,自顾自的走进木屋插上门销。

    正对门有一张还带着新鲜树皮的杉木长案,李青松走过去抱着上面装水的黑陶罐子咕嘟咕嘟喝了一气。

    杀人对他来说还是头一遭,这具身体里曾经居住过两个各方面都截然不同的灵魂,但不论哪一个都没有经验。

    回想起李四喉咙间那个清晰的伤口和涌出的鲜血,他有点想吐,但是强行忍住了。

    和前世比起来,这个世界似乎不太中意勾心斗角,更喜欢从肉体上消灭敌人。李青松没有条件软弱,他必须适应这些才有可能活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