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上校老公好狂野 第二百八十九章陆媛的怒火

时间:2018-06-22作者:萌萌的小肉丸

    “得,真爷们,小弟服了!”程翰墨举起酒杯,认真的说道。

    其实,他能想到的,穆承锋自然也会想到,可他提醒了不止一遍,这个男人却依然如此坚定。

    直到此刻,那些劝说的话他也说不出口了,既然是他的选择,那么作为好兄弟,自然要毫无原则的支持才对,就算以后会遇到什么麻烦,那也是以后得事,他不想再想那么多了。

    “这只是我应该做的事而已!”面对他的夸赞,穆承锋并没有表现的十分开心,反而嘴角噙着一抹苦涩的笑意,看起来有种凄凉的味道。

    原本这件事,他早就应该做了,一直耽搁到现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尤其是面对他人的不理解,让他更加无语,明明他在做一件很正确的事。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在做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尤其是看到周筠的愤怒,更是让他觉得可笑。

    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莫过于同情强者,好像那些有权势的人注定就该拥有一切似的,不管他们做了什么,背后总会有一群人去无条件的帮助她,可谁有想过,被伤害的人心中是何等的悲凉。

    感受到他的无奈,程翰墨轻轻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相比其他人而言,他可能更懂穆承锋,这个男人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没有遇到过大的挫折,但其实骨子里有种忠肝义胆的气质,只要其他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轻易改变。

    可这一次,他的这个选择却招来了无数反对的声音,好像就是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但仔细想想,他一点错都没有,错的是这个社会,是这些人情,让很多人渐渐迷失了自己,看不到事物最本真的东西。

    一顿沉默的饭后,程翰墨就直接把穆承锋送了回去,他现在的这个状态必须好好休息才行。

    可刚到家门口,他们就看到一个原本不该出现的人站在门口,周身散发着浓浓的怒气。

    “嘛,你怎么来了?”看到陆媛的再次出现,穆承锋不由的挑了挑眉,径直走过去随意的问道。

    其实,对于母亲的到来,他并没有太多惊讶,他既然做出那样的决定,那件事自然会传到它的耳朵里,来找他也是迟早的事情。

    “我要是再不来,你是不是已经忘了你是穆家的人了?”满肚子的怒火终于在此刻找到了出口,陆媛盯着他的脸,大声嚷嚷道。

    本来,她是杀过来兴师问罪的,却没有想到吃了一个闭门羹,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他只能站在这里等,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烦躁的心情因为这长时间的等待而变得更加恼怒。

    “妈,你这是吃了炸药吗?我好像并没用惹到你吧!”面对母亲的震怒,穆承锋显得异常淡定,他耸了耸肩,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一边开门,一边无所谓的说道。

    他知道今天谈话的主题是什么,可是他并不想要再提起,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没有必要再去过多探讨,他不想,也不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这是什么态度?”陆媛跟在他的身后,喋喋不休,强烈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从小到大,儿子都是那样听话,现在却如此不在意她,她感到有些伤心,同时,心中的怒气也增加了几分,就像是自己养的一只鸟突然翅膀硬了,不再受到控制,有种强烈的失落感。

    穆承锋打开门,径直走了进去,一边倒杯水递给她,一边沉声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我心意已决,就不会再改变,您要觉得那个失去的孩子是你孙子的话,就不要再去说那些有的没的,我不想听。”他目光沉沉的看着她的眼睛,表情是少有的严肃。

    “不是,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处理事情呢?你是穆家的长子,以后要想再穆家生存下去,还得靠很多人的帮忙,而周家是很好的一个助力,你若娶了小筠,以后得事情也会容易的多!”面对穆承锋暂斩钉截铁的话语,陆媛一阵头疼,极力压着内心的怒火,轻声解释道。

    她之所以大力撮合周筠和儿子的谢庄婚事,这也是其中的一个条件,要知道,找对了一个人,可以少奋斗好多年,作为一名母亲,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太辛苦。

    “妈,你就这么不相信你儿子的实力吗?你觉得我只有靠女人才能够生存下去吗?哈哈,我难道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非得让一个心肠狠辣的女人来做我的妻子,你这样真的为我好吗?”穆承锋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从小就不喜欢依靠他人,更别人说这样的条件了,对他来说,这就是一种侮辱。

    “承锋,妈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根本还不知道社会的黑暗与艰险,有一个人能够帮助你,你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烦恼,妈是过来人,自然明白什么才是对你最好!”看到他如此强硬,陆媛的态度慢慢软了下来,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错路,否则总有一天他会埋怨自己的。

    穆承锋烦躁的挠了挠头,有些烦躁的说。“妈,我在部队待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是上校的位置,这么多年,我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你为什么还要当我是一个小孩子,我现在的一切,不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吗?”

    就是怕被别人说是靠家里的关系,这么多年,他一直竭力和穆家撇清关系,目的就是不愿他人说闲话,而现在,她的亲生母亲却在一直劝他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目的就是她身后的权力,这实在是可笑,如同一个毫无逻辑嗯笑话一般,让人很是无语。

    “你真的以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个人得来的吗?承锋,你还是太天真了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家庭背影摆在那里,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走到上校的位置,你难道就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吗?”陆媛一气之下,说出了所有的事情。

    这个世界现实的可怕,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升职加薪,除却个人能力不说,关系是必不可少的。

    这么些年,儿子待在部队,他的确很努力,想要撕掉身上的标签,但有些人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即使不爱张扬,却始终让人无法忽视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而相比真正的社会来讲,部队里的东西又稍微纯粹一点,隐秘的同时又让人无端生出一种自然而然发生的错感。

    “你什么意思?”听到这句话,穆承锋猛然看着他,眼神冰冷的可怕,他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声音清冷,没有一丝温度。

    “就是你听到的这个意思!”陆媛毫不退让,同样冷静的说,“你以为部队就没有关系的勾连吗?我告诉你,承锋,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想要百分之百的纯粹是根本不可能的,你能有今天的这个高度还不是因为你姓穆!”

    本来,这些话她不想说的,怕伤了他的自尊,可现在看来,没有告诉他真实情况未必是好事,可能会让他太理想化了,现实的情况根本不会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他要让他认到,在这个关系社会,要想不靠任何关系的活着,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我根本不稀罕姓穆!”穆承锋大声的吼道,表情里写满了痛苦之色。

    他心里承受能力很强,可这个消息还是让他忍不住心痛了一下,就好像多年来的心血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一般,让他对自己开始产生了怀疑。

    “不管你稀不稀罕,你都姓穆,这一点,你永远都不可能改变,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不要再在周筠这件事上白白浪费精力,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要脸面,穆家还要!”儿子的怒吼让陆媛仅存的理智都消失不见了,她指着他的鼻子,义正言辞的说道。

    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把他这股嚣张的气焰给灭了,要不然,他还是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这么多年,陆媛很少对儿子这样大声说话,可今天,她怎么都忍不了这口气,为了一个身份来历不明的女人把事情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有失水准,她不希望那样一个孝顺恭谨的儿子就变成了今天这样一副模样,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穆承锋看着她的眼睛,用力握着拳头,头上青筋暴起,一句话都没有说,良久,他突然转身,进入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上,这个地方,他不想再待下去,让他有一种深深的压抑和窒息感。

    看着儿子消失的背影,陆媛无力的扶着额头,眼里全是痛苦之色。

    没有父母是愿意让孩子不开心的,可这件事,穆承锋做的太过分了,如果不好好教育他一番,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他不希望以后教训他的是别人。

    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陆媛才慢慢的向外走去,这时,她才发现站在门口的程翰墨,“小墨,你也在啊?怎么不进去?”她勉强的笑了笑,却丝毫提不起半分力气。

    “阿姨,你就不要生承锋的气了,他这两天心情不好,说话可能有点冲,你千万别往心里去。”程翰墨一直都站在那里,听见了他们对话的全过程,心中不由的为穆承锋担忧起来。

    他一向都知道陆媛是个女强人,做事雷厉风行,却不曾想过她对穆承锋也会如此厉害。

    刚才的那一番话,他一个外人听到都些不对劲儿,更何况本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