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114.大佬的药

时间:2018-07-12作者:千非

    ,精彩小说免费!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董事长办公室内。

    跟助理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秦知是自己新招的私人助理、会随时跟在他身旁之后,助理们看着这位更像走秀模特的助理, 表情虽然有些奇异, 但这种事他们是没权利发表什么评论的, 于是都配合地跟秦知打了个招呼,然后很有眼色地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秦知自觉地开始整理文件, 坐在小沙发上的苏断还是感觉有点儿过意不去,第三次提议道:“我召开一次董事会,把总经理的职位给你吧。”

    秦知自己的公司还忙着,就来帮他的忙,他却连一个正经的职位都不能给秦知,简直太过分了。

    秦知挨个翻了翻堆积在一起的文件,并且将它们分门别类地放好, 微微直起腰身,第三次坚定摇头, 不厌其烦地和苏断解释:“不用了, 这些虚名都不重要, 况且我身上有秦氏的股份,还去当苏氏的总经理, 那些董事们肯定会因此闹起来的, 苏氏不能再折腾了。”

    其实他身为另一家公司的掌权人, 来给苏断当助理, 苏氏的董事们肯定也是不乐意的, 只是助理在表面上没有什么权利, 而且他又是以私人助理的名义跟在苏断身边的, 根本不经过苏氏内部的人事流程,苏氏的董事们就算不同意,也没地方下手把他赶出去。

    听起来十分合情合理,并且处处为苏断着想。

    苏断感觉很不好意思,但秦知都已经跟着来了公司,甚至都开始帮他干活了,总不能再让人离开,而且秦知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只能满怀愧疚的小声说:“好吧。”

    他会——记得给秦知加工资的。

    虽然现在有了秦氏的秦知应该并不看重那点儿工资,但是除了这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秦知了。

    秦知将文件收拾好后,给苏断沏了一杯奶茶,将连着公司内部的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确保不会被人看见办公室中的秘密后,就开始专心处理文件。

    这几天苏氏积攒下来的文件实在是有点多,而且说实话他对苏氏的情况也并不是完全熟悉,每遇到一个项目,基本上都要去补查一顿资料,所以还是很费功夫的。

    苏断一开始还会溜达到秦知面前去看他工作,只是那些白底黑字的文件仿佛有催眠功能一般,苏断盯着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困意上涌,本来只是想坐着发会儿呆,结果也许是因为底下的沙发太软,没过多久就窝在上面睡着了。

    沙发挨着落地窗放,苏断是抱着枕头蜷缩起来睡的,太阳这时候已经高高的升了起来,夏末温和的阳光透过无色的玻璃吻在苏断半边发丝和脸颊上,将他衬得整个人都暖融融的。

    怕将人吵醒,秦知翻阅文件的动作不禁慢了下来,在看文件的间隙视线不停地往沙发上睡着的人身上扫去,空气中流动着静谧的气息。

    “咚咚。”没过多久,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安静被打破,秦知将手中的文件放下,起身走到沙发旁,向苏断伸出手。

    虽然不忍心将睡得都快打起小呼噜的苏断叫起来,但为了不让秘密暴露,秦知只能忍痛在苏断柔软的脸颊上轻轻拍了拍,轻轻唤着:“断断,起床了。”

    苏断睡得很香,意识到不用再处理那些基本上都看不懂的文件之后,他整个人都放松的有点过了头,难得在有人在旁边的时候睡的失去了意识。

    被秦知叫醒的时候,还睁着眼懵了几十秒。

    对上苏断明显带着呆滞的眼神,秦知不动声色地把刚刚摸了苏断脸颊的手放开,低声道:“有人来了,断断先去办公桌前坐着。”

    做戏做全套,为了避免被股东们抓住马甲,有人来的时候苏断就得假装办公。

    意识到是正事,苏断连忙应了一声好,跑到还带着秦知留下的一丝温热体温的椅子上坐下,拿起桌子上摊开的文件装模做样地看了起来,对着门口提高声音说了一声:“进来。”

    一名穿着黑白色套装、黑色卷发垂肩的女性员工应声走了进来,是苏氏一位部门经理,职业素养很好,脸上丝毫不见因为在外面等了几分钟而生出的异样,她保持着甜美而又不至于谄媚的笑容,弯腰将手中抱着的文件放在苏断面前,“老板,这是和east合作项目的拟定的企划案,请您过目。”

    然而在苏断低头看文件的时候,眼角又不经意般朝着房间一侧扫去。

    秦知已经坐到了身为一个助理应该做到的小办公桌上,正看着面前发着冷光的电脑屏幕,专注地操作着什么,五官棱角分明,漆黑眼瞳中一片冷淡的意味。

    他的感知力敏锐的不可思议,几乎是在部门经理将视线投过来的一瞬间,就侧了侧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部门经理忍不住一惊:“……”

    虽然老板这位新上任的私人助理并没有对她露出什么威胁性的表情,但仅仅是和对方冷淡的视线相对,也算是在职场上磋磨过不少的部门经理就忍不住心底发寒。

    原本只是因为在群中流传的八卦而对这位私助感到好奇的部门经理,心中陡然生出了一抹狐疑。

    只是一个普通私助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气势?

    好在这时候苏断抬起头,说了一句:“先放在这里,下午三点过来拿。”

    部门经理不敢再乱看,将眼睛老老实实地收了起来,很快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工作位置后,面对着凑上来想要从她口中探听出八卦的同事们,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明智地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出来。

    只是回到家之后,还是忍不住跟自己最好的闺蜜八卦了起来。

    “我跟你说,我们公司的小老板招了一个特别帅的特助!身材也好,总之就像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发散机!”部门经理啪啪啪地打着字,“因为某种不可言说的天机,我们一致觉得小老板和他有着更深层次的关系!”

    闺蜜不解:“什么关系?”

    “哎呀,就是那种可以在办公室互相脱衣服的关系嘛!”

    闺蜜:“……你这样被老板看到是要被炒鱿鱼的我跟你讲。”

    部门经理继续啪啪啪:“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今天我去找小老板交策划案的时候,跟那位总裁の暧昧私助不小心四目相对了!”

    闺蜜:“然后你看上人家了?”

    “瞎说什么!呸呸呸!敢跟老板抢男人我是不想在公司混了啊!”部门经理正经起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不瞒你说,那一瞬间我被这位特助吓的差点没敢动!”

    “明明他的眼神也不凶,但是就感觉特别吓人,感觉是自带让人不敢直视的气场那种!”

    闺蜜:“你这形容的太夸张了吧o.o?”

    部门经理发出冤枉的声音:“没有啊!我指天发誓我只是适当用了一点点修辞,唉,总之,凭借着我混迹职场多年的经验,这个私助肯定不是什么善茬!我觉得我们小老板危险了!”

    闺蜜:“有什么危险的,他是老板吧,感觉不对劲把人炒了不就行了?”

    部门经理深沉地说:“你不懂。”

    说着在心中痛心的想,他们小老板不仅瘦瘦弱弱的,还看起来就没什么心机,和那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私助待在一个办公室里,怎么看都是会吃亏的那个好吗!

    秦知恍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小少爷的表情实在太过平静,声音也听不出什么起伏,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但小少爷很快仰头看他一眼,改口道:“算了,先帮我剪了花再去。”

    秦知只好应了一声是。

    竟然是认真地在生气吗?

    ——而且还是因为“碰倒了我的花”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

    在这一刻,秦知忽然感受到了一些其他下人口中用来形容这位小少爷的“喜怒无常”。

    在他的印象里,还没有见过有人能生气生的如此任性突然,也如此……平静。

    但他不仅不因此感到惶恐,甚至从心底最深处,还浮现出了一丝怪异的喜悦。

    大概是因为要被赶出去的那个人,刚刚和他发生了矛盾?

    因为意识到小少爷在窗户趴着的时候,事情已经迅速地结束了,所以秦知其实并没有证据可以确定,不他和那个仆人在花园里的时候,苏断究竟有没有看到完整的经过。

    虽然他自己也知道,按照二楼窗户到花园的距离,对方就算看到了,看清楚细节的可能性也并不大,但他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小少爷也许什么都知道。

    然后把那个人赶了出去。

    秦知沉浸在不知从何而来的情绪中,身体的动作就不自觉的顿住了,半晌后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被轻轻地踢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秦知怔了怔,对上小少爷漆黑的双眸,被开口催促道:“剪花。”

    他的手还扶在小少爷背上,闻言只好慢慢松开,低声道:“好,我帮您剪花,您喜欢哪一朵就指给我。”

    小少爷闻言却摇了摇头,耷拉着眼角,说:“你自己看着剪。”

    明明闹着要来剪花,到了花园之后,却又让他看着办,一副根本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前后态度转变的十分理直气壮。

    也许只是单纯的想出来走走?

    这么想着,秦知蹲下身,在眼前的花丛中挑挑拣拣。

    他以往都是全凭着感觉选的,但这一次小少爷在身旁,他的要求却陡然高了起来,不是嫌弃这一朵花开的不够恰到好处,就是觉得那一朵的花瓣不够整齐,总之看哪个都觉得不顺眼,挑拣了半天,也只选出了两支还算满意的,效率低的简直不可思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