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111.大佬的药

时间:2018-07-09作者:千非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解雇职业经理人的过程并不顺利, 对方在苏氏干了半年,早已经将整个苏氏都摸透了,在苏氏里说话甚至要比苏断还有分量一些。

    ——这就是把管理权全部委托出去的坏处。

    更不要说他还勾结了一位大股东,于是事情又变得更复杂了一些。

    不过既然苏断半年前能不顾超过半数股东的反对将人聘请进来,现在当然也有权利将人赶出去。

    虽然被解雇的当事人十分不满地来找苏断理论, 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电脑防火墙在系统面前都形同虚没, 当苏断将对方搞小动作的证据平静地摆在他面前的时候,对方立刻就一句话也不敢说了,灰溜溜地带着自己的细软从苏氏离开了。

    因为苏断手中掌握的那些资料, 哪怕向外界公布出去一半, 他就别想在业界混了。

    然而对于苏断而言,将人赶出去只是第一步,真正的问题在于在上一个经理人离职之后, 如果下一任经理人衔接不好的话,会对苏氏产生一些不小的影响。

    至于这个新的经理人——

    嗯,还没着落。

    其实原本是找到了一个的,只是中途出现了一点儿意外。

    因为上一次的教训,苏断和系统这一次选人的时候谨慎了很多, 恨不得将待筛选对象的每一个细小经历都挖出来分析一边, 然而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于是看来看去总觉得不放心,到了不得不做决定的时候, 才勉强定下了一个。

    在和对方联系达成了口头协议后, 苏断就下手将那个生出了异心的经理人赶了出去, 按照计划,新的经理人当天就会来顶替空缺。

    然而苏断这段时间的运气似乎特别不好,在宣布了解雇上一任经理人后,他才刚顶着股东们各种各样的目光从会议室中出来,就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他的那位新员工在走出家门准备开车来上班的时候,不幸被高空抛物砸破了脑袋,已经被一脑袋血的拉去了医院。

    初步的检查显示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伤势也不轻。而且还是伤在脑子那种遍地雷区的部位,所以短时间内,是不能来苏氏上班了。

    苏断:“……”

    合同还没签,他也不能勉强人家头上顶着一个窟窿来上班,那是让人冒生命危险呢,只好安慰对方让他在医院好好养伤了。

    挂断电话后,苏断在心里问系统:“这次也是世界的自我修正吗?”

    为了让苏氏和原剧情中一样走下坡路,所以才有了这一场意外,让他选好的新员工在半路被砸破脑袋?

    这个世界的规则这么严格吗?不仅仅是人物命运,甚至连这种细小的剧情也不能出现偏差。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似乎还是他拖累了那个没来得及上任的新员工……

    苏断心中涌起了一股愧疚之意,对着面前的空气忧愁地叹了一口气。

    系统的回答还是和上次一样:“抱歉,系统检测不出异样qaq”

    苏断说:“没关系,我们再找一个试试。”

    如果下一个还发生这种意外,那应该就是世界规则在起作用了,到了那时候,苏断也只好放弃挽救苏氏的想法了。

    总之第三个经理人还是要找的,但在找到之前,公司的事务就只能由他自己处理了。

    虽然他对公司事务基本上一窍不通,但在运算能力十分强大的系统指导下,勉强支撑一段时间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苏断又开始发愁了,下次去看望苏铮的时候,要怎么跟哥哥交代这一团糟的情况呢?

    虽然他知道苏铮肯定不会怪他,但当时苏铮将一个好好的苏氏交到他手里,他却将局面搞成了这样,即使知道也许是世界规则在起作用,还是忍不住的愧疚。

    只好祈祷着秦知能早点儿将秦氏的事处理完,然后记起还有一个曾经帮过他的人还在蹲局子,像原来的轨迹中那样把人从监狱中捞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苏断的祈祷被人听见了,秦知出现的速度,远比他想象的要快。

    一个星期后的某个深夜,苏断正在书房对着文件发愁,系统忽然跟他报告:“宿主,检测到被您赶出去的那个员工刚刚被人堵在巷子口打了一顿,右腿粉碎性骨折。”

    苏断从似乎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文件中抬起头,甩了甩有点晕乎乎的脑子,想了想,评价道:“哦,那他有点倒霉。”

    不过,系统特意把这种小事告诉他干什么?他好像并没有让系统去监视那个人。

    系统的下一句话就解答了他没来得及问出口的疑问:“是治愈目标安排人干的。”

    苏断呆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秦知?”

    系统:“是的呢,宿主。”

    苏断的眉头疑惑地拧了起来,问:“那个人曾经欺负过他吗?”

    系统说:“系统没有检测治愈目标和您的前任员工除了这件事之外有过交集。”

    苏断还是不明白:“那秦知为什么要找人打他?”

    系统接着说:“系统经过计算之后推测,治愈目标这么做可能是因为他查到了这位前任员工背叛了您,所以想替您教训他。”

    苏断眨了眨眼,心头忽然出现了一点儿无法言说的柔软触感。

    他和秦知已经足足有两年半的时间没见过面了,可秦知不仅一直记得他,并且在这么忙的时候还记得帮他教训坏人。

    难道就是因为那短暂的不到十天的相处里,他对秦知表现出的那一点儿并不算多么明显的善意吗?

    苏断忍不住弯了弯眼角,真诚地评价道:“他真是个好人。”

    系统没有附和他,而是接着道:“还有另外一件事。”

    苏断问:“什么?”

    系统说:“治愈目标现在就在苏家大门外。”

    苏断口中发出了一个惊讶的气音,他特意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已经变得黑沉的天色,脑子里装满了疑惑:“好晚了,他现在来苏宅干嘛?”

    系统说:“应该是想见宿主,不过更深层次的原因系统也分析不出来,宿主要看投影吗?”

    苏断说:“好的,谢谢。”

    下一秒,秦知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两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但也不算很短,至少对于秦知而言,这两年半让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不再是当初在苏宅中那个瘦弱稚嫩的青年,九百多个日夜过去,不仅身形又拔高了一些、高瘦的骨架上覆盖上了一层隆起的肌肉,而且眉眼间的气势也已经完全不同。

    秦知正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嘴里咬着一支烟,车窗半开着,露出他在黑夜下显得尤其深刻的侧脸和嘴角明灭的一点火光。

    于是他将被子一拉,眼一闭,就躺在床上不动了。

    出于生活习性,他对于这种一动不动的状态反而比较习惯,于是那么呼吸平稳地躺着,看上去像是真的睡着了。

    于是苏铮推开半掩的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整个人被柔软的被褥埋住、睡得又乖又标准的弟弟。

    他动作顿了一下,将门轻轻带上。

    “睡了多久了?”走远了一些后,苏铮问身旁的管家。

    管家恭敬道:“二十分钟前刚喝了药,应该是刚睡着。”

    苏铮点了点头,又问了苏断今天的活动情况,声音虽然淡漠,但询问的非常详细。

    两人一路说着,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虽然是为了看弟弟才特意赶回来一趟,但既然都回家了,正好也能拿几份文件。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苏铮的目光往下瞥了一眼,看到了一个面生的身影,脚步停了一下。

    他问管家:“这是新来的下人?”

    管家看了一眼正在客厅忙活的秦知,垂了垂眼,回到:“是,上次那个乱动少爷的药被辞退了,就又招了一个,昨天刚来的,手脚挺勤快,少爷看他也顺眼。”

    其实秦知走的并不是苏家一般招聘的程序,而是少爷特意让他招来的,看着那张和秦家大少隐约有着几分相似的脸,原因他大概也能猜到一些。

    不过这些无伤大雅的细节,能瞒着还是先瞒着吧,免得到时候大少不肯顺着少爷的意思来,将人辞退了,少爷又要伤心一次。

    公司的事忙,苏铮也没时间关心家里杂七杂八的事务,前几年苏母在的时候还会关心一下,在苏父苏母出国之后,这些事就全部由管家忙活了。

    只是新招了一个下人他一开始并没有对管家的话产生怀疑,只是看到突然抬起头的秦知后,眉头却微微皱了一下。

    这人长得,似乎跟他弟弟之前要死要活喜欢过一段时间的那个秦家继承人有些像?

    前几年苏断因为这件事生了挺大一场病,所以他对秦风那张脸,还是残存着一些印象的。

    ——当然,那绝对称不上什么好印象。

    秦知的感知力一贯很敏锐,在苏铮的目光投射到他身上后,就像一只警惕的幼兽一般抬起了头,对上了苏铮的视线。

    苏铮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穿着深黑色妥帖冷硬的西装,俊美的五官自带冷硬的气息,神情淡漠,浑身上下充满上位者的气息,像是一柄已经被打磨出锋芒的利刃,冷冷地刺着人的眼。

    ……这应该就是苏家的那位大少爷,记得是叫苏铮?

    意识到对方的身份后后,怕惹主人家不高兴,秦知连忙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