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106.大佬的药

时间:2018-07-07作者:千非

    ,精彩小说免费!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刚见面的时候印象还不深,和对方相处了一段时间后, 这种感觉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看秦知那副狼狈的样子, 好像是被人欺负了?

    秦知仰头往上看的举动自然也引起了旁边那个仆人的注意, 他狐疑地顺着秦知的视线仰起头, 在看到苏断正趴在窗户边往这里看的时候, 脸上的表情迅速僵住。

    秦知却没心思管他,见小少爷的那颗脑袋在窗户上动来动去,心都揪到嗓子眼了。

    虽然窗户外面带着防护栏,下面还有一个小平台, 可他还是觉得苏断做这种动作太过危险。

    毕竟小少爷总是笨手笨脚的, 要是再磕着碰着了……

    真是想想就让人发愁。

    他仰着头, 提高了一些声音,对着还在往下探头的苏断喊到:“少爷, 把窗户关上!”

    旁边的仆人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眼中带上了一丝鄙夷,似乎对他这么抓紧一切机会讨好主子的行为很不齿。

    苏断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听话地将脑袋缩了回去,将纱窗一拉坐回了床上, 除了刚把脑袋探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有多看旁边那个仆人一眼。

    他知道秦知很快就会上来找他, 就在心里戳了一下系统:“系统, 能看一下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吗?”

    全天不下班的系统立刻道:“收到, 请宿主稍等!”

    下一秒, 一道只有苏断能看见的屏幕亮起,将两分钟前下面刚发生过的情景又在苏断面前复刻了一遍——

    秦知正在剪花,他弯着腰,从无数花枝中选出开的最惹人怜爱的那几朵,准备带去苏断的卧室,将已经放置了一整天的插花换下。

    他没有学习过专业的插花技巧,也不懂得色彩搭配、高低错落这些讲究,只是凭借着感觉,仔细地选出自己认为搭配起来最合适的几朵。

    他挑选的实在太专心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向他接近的人影。

    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背后忽然被人撞了一下,因为姿势的原因,而且手上还拿着花和花剪,他不好维持身体稳定,无法控制地往前栽倒,被迫单膝跪地,手上握着的花枝也都落到了地上。

    有的花被砸歪了,有的在落下时被蹭掉了花瓣,有的则沾上了地上的泥土,变得脏兮兮的。

    总之,这一束被精心挑选出来的花枝,已经变得乱七八糟,彻底不能用了。

    垂眼看着落在地上的花枝,秦知没有去捡,将一旁尖细的花剪捡在手里,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转过身看去看撞自己的人。

    那是苏宅专门打理花园的下人之一,因为一般都跟在小少爷身边忙活,没有多少交集的机会,所以秦知跟对方并不熟。

    但是对方显然是认识秦知的,不仅认识,还对他充满恶意。

    因为在秦知转过身来的时候,对方就已经露出了那种嘲弄的表情,并且若有所指地解释道:“原来是你啊,在忙着给少爷送花讨欢心?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偷,爬进苏家的院子里,得意忘形了呢。”

    这是在讽刺他?

    ——虽然不是已经在人情世故里打滚过的老油条,但这种几乎是明示的嘲讽,秦知还是能听出来的。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回应,苏断就推开了窗户。

    屏幕中的画面就停在了这里。

    看完后,苏断仔细想了想,才在原身的记忆角落里找到了那个仆人的影子,是个在苏家干了挺久了的仆人,之前负责前面别墅打扫,不久前被调去了花园忙活。

    他在穿过来的第一天就把尾脊骨摔裂了,连自己的房间都没怎么出去过,当然也没去过花园。

    有时候苏断会在从窗户边往下看几眼开的正盛的花,不过也不会去特意记在花园里工作的下人,所以对这个人印象不深。

    系统说:“根据我刚刚分析的超过一千起人类社会实例,像是苏家这种大家族,因为下人太多,所以经常会产生一些复杂的人际关系。”

    又是人际关系,苏断想,人类的感情真是复杂。

    系统:“一般来说,新来的下人是没有资格立刻去主人身边伺候的。虽然原来的苏断喜怒无常、十分不好相处,但若是能讨得了他欢心,能获得的好处也是巨大的,所以在很多下人眼中,去伺候‘苏断’是一件肥差事。而秦知一来就贴身伺候,很快就引起了苏宅一些资格老的仆人的不满,进而遭受到了排挤。”

    苏断听完这些,问:“秦知生病,和这些下人的排挤也有关系吗?”

    系统说:“在这个世界的资料里,虽然没有明确给出这方面的解释,但根据正常逻辑推测,应该也是有一些联系的。”

    苏断想了想,问:“这种事是第一次发生吗?”

    系统停顿了一会儿,也许是在搜资料,过了十几秒后才答道:“不是,在之前也有过几次。”

    苏断没有再和系统说话,他从床上爬起来,穿着睡衣去卫生间洗漱。

    刚握着牙刷小心地动了两下,卧室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苏断含着满嘴泡沫,说不出话来。

    不过因为苏断很少开口说话,秦知显然是经适应了这种经常得不到回应的画风,停顿了十几秒后就用苏断能够听到音量在外面道:“少爷,我进来了。”

    虽然对方看不到,但苏断还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

    随即就是门被打开的声音,秦知听到动静,顺着摸到了卫生间。

    苏断在镜子里看到他的脸,青年眉眼都是温和的弧度,已经看不见刚刚的阴沉。

    身上的污迹也已经消失不见,连一点儿痕迹都找不到,苏断猜测他在上来之前去换了一件新衣服。

    秦知站在他身后,安静地等他刷完牙,将口中的泡沫吐掉后,就拿起毛巾帮他把脸上的水迹擦干净。

    苏断微微扬起头,任凭他在自己脸上动作。

    等到秦知给他穿衣服的时候,苏断垂眼问他:“刚刚是怎么回事?”

    虽然已经在系统那里看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还是要表示性问一下的。

    秦知正在帮他整理袖口,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简单地解释道:“我去花园剪花的时候和人撞了,发生了一点儿小争执,已经解决了。”

    他神色平静,丝毫不提自己是被人故意撞倒、又被难听的讽刺了一通的事,像是在叙述生活中一件普通的小事。

    苏断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在什么情绪都能没看出来之后,只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嗯。”

    他抿了抿唇,看着秦知的脸发了一个短暂的呆。

    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对秦知太不上心了,对方每天都这么尽职尽责地伺候他,他却忽略了这么多事,要不是今天起的早了碰巧看见,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知道秦知一直在被苏家的一些仆人排挤。

    对此系统急忙抢过了锅:“是我失职,对治愈目标观察不够,要不是宿主发现的早,很可能会对任务造成重大影响。”

    苏断想说不仅仅是因为任务的原因,他刚刚其实压根没想起来这回事……但面对着一心想着任务的系统似乎又有些不好张口,所以最终什么也没说。

    秦知将他的袖口像叠豆腐块一样规整地折起,露出纤瘦的手腕,他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放了一天后已经有些萎靡形状的粉紫色花枝,轻声道:“等吃完饭,我再为您去剪一束新的。”

    苏断难得反应快了一次,顺着道:“我和你一起去。”

    但是秦知似乎不大赞同他的想法,只是道:“您需要好好休息。”

    苏断将手腕从他手中抽出来,说:“嗯……我不疼了,想出去走走。”

    其实还是有一点疼的,不过现在还是秦知的事,不,是任务的事比较重要。

    身为一个下人,秦知并没有决断权,所以吃完饭后,在苏断的坚持下,他还是带着人去了花园里剪花。

    秦知将花剪用远离苏断的那只手拎着,带着他走入花丛中。

    花园应该是早上刚浇了水,花园小路的石砖又硬又滑,上面落着的花瓣被踩出汁水后又加大了滑的程度,所以没走几步,苏断就毫不意外地身体一晃,打了一个趔趄。

    ——然后被一直等着的秦知抱进了怀里。

    在将人接到怀中的时候,秦知甚至松了一口气。

    他就知道,会有这种意外发生。

    将小少爷扶起来后,他不敢再放任对方一个人走,用一只手在小少爷背后轻轻扶着,防止他再次摔倒。

    见小少爷没有反感的迹象,秦知手上稍微加了一些力气,靠的更近了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