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105.大佬的药

时间:2018-07-07作者:千非

    ,精彩小说免费!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痛到无法呼吸的苏总很想动用私权干脆地将秦知从苏宅中辞退, 或者将人调远一点, 好保护自家小白菜的安全。

    ——但是不行。

    他是一个接受平等式家庭教育长大的人, 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变成一个独裁者。

    要是他真的那么做了,按照苏断的脾气, 说不定会更加生气。

    在不涉及做人基本底线的事情上,在外面强权惯了的苏总在自己弟弟面前,一贯都是强势不起来的。

    其实弟弟平时在他面前还是表现得很乖很听话的,苏总想,只是一牵扯到感情方面的事, 就会变得让人招架不住。

    一年前苏断为了一个秦风将家里闹得天翻地覆, 好不容易事情过去了, 现在却又出来了一个秦知。

    不仅跟秦风长得那么像, 甚至于还和秦风身体中流着一半的相同血脉。

    他弟弟这是有多时髦, 竟然找了一个替身。

    ——苏铮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楼下看到秦知那张脸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的是这么一个想法。

    苏铮一直以为这么久过去, 秦风的分量在他苏断心中应该已经没那么重了, 搞进来一个秦知也许只是忽然兴起, 他顺着苏断惯了, 在嘱咐了管家看着点别让苏断吃亏后,也就暂时没插手。

    但今天的这件事却无比清晰地告诉他,苏断也许从来没有放下过那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想起自家弟弟和秦风的那点破事, 苏总就来了满肚子的怨气。

    当年的事, 虽然在不明情况的外人眼里, 大多都觉得是他弟弟不择手段地缠着秦风, 差点还把秦风和另一家大企业董事长独女的婚约搅黄了,老老实实的秦家大公子简直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倒霉透顶。

    可实际上呢?

    秦风这个人看着谦逊温润,极有教养,但实际上男女通吃,私生活乱的连一般的富二代都只能甘拜下风。不过秦风出入的都是一些保密性极好的会所,平时又很注意自己的风评,要不是苏铮花了大力气去查秦风的底细,差点就信了他的邪。

    他弟弟当时才十七岁,都还没有成年,在之前也没有过什么感情经历,在一次宴会上被秦风暧昧地暗示了几次,就莽莽撞撞地一头栽了进去,再也拉不回头似的。

    可秦风身上还挂着一个关系到家族利益的婚约,当然不可能真跟一个男人闹出什么事来,只是一时兴起地聊撩了撩他弟弟,根本没有打算负责!

    想到不久前刚从秦氏嘴里撕下来的那一份企划案,以及秦风仿佛吞了翔一般难看的表情,苏总的心气才勉强顺了一点儿。

    不管怎么说,这一道很可能没有痊愈过的旧伤,绝不能任凭它继续在苏断心中继续溃烂。

    苏铮在书房处理完最后一点儿文件、又连喝了两杯咖啡静心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去找自家小白菜谈谈。

    连着睡了两场,也该睡够了,这一次总不能再说要睡觉,把自己赶走了吧?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温暖的金色阳光斜斜地从走廊窗户中射入,洒落在被擦得泛起锃亮油光的木质地板上,因为小主人在睡觉,所以下人们走过这里的时候脚步都会谨慎地放轻,整个二楼都显得很安静。

    怕将人吵醒,苏铮推开房门的动作很轻。

    苏断睡觉一般都睡得很沉,小时候睡相不好,有时候整个人从床上滚到了地上也醒不过来。

    即使是这样,苏铮的还是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什么动静。

    不过他走到床边的时候,却发现苏断是睁着眼的,他低下头,正对上苏断黑漆漆的眸子。

    苏铮怔了一下,问他:“什么时候醒的?”

    苏断眼中没有一丝朦胧之意,应该不是被他进门动静吵醒的。

    苏断在枕头上动了动脑袋,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没睡着。”

    苏铮走了之后,他和系统聊了会儿任务,又趴在窗户前看了会儿花发了会儿呆,最后跑回床上缩着,就这么度过了几个小时。

    苏铮在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他在床上蹭得有点乱的黑发。

    这一次苏断没有躲开。

    因为系统已经苦口婆心地嘱咐了他好几遍,原身和苏铮的关系很好,躲开一次还能解释为生气了耍小性子,要是苏断一直都是这种表现,就会判定为和原身性格偏离较大,最终影响任务评级。

    所以为了任务评级,苏断只好躺着一动不动地贡献出自己的脑袋。

    苏铮试探性地提起话题道:“哥哥想和你谈谈。”

    苏断说:“好。”

    苏铮没想到他这次答应的如此干脆,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直接开口:“断断,你告诉哥哥,你是不是还想着……秦风?”

    苏断在心里回答秦风是谁我不熟,但嘴巴还没来得及动,十分担心宿主会崩人设的系统就及时地在他脑海中出声指挥道:“宿主不要说话不要动,快把这个锅认下来!”

    苏断:“……好。”

    “现在,闭眼五秒后再慢慢睁开,眼神记得失落一点!”系统一边翻着自己数据库中的“你究竟爱我还是他”、“不可言说の三角之恋”之类的素材,一边精确到秒地指挥着宿主。

    事业心简直非常强了!

    苏断:“……好。”

    于是苏断十分配合地闭紧了自己的嘴,将眼睛一闭,在心中数了标准的五秒后又睁开,回忆着自己前几天刚勉强学会用筷子的时候,因为一直握不稳而夹不到菜的心情,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

    苏铮见他这幅失魂落魄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顿时心疼只想把罪魁祸首秦风拖出来用最恶毒的手段鞭尸一通,连中午因为弟弟扭头不给摸产生的一点儿不悦,也不知不觉地消散了。

    苏铮摸着弟弟软软的黑发,放缓了声音说:“断断。”

    苏断说:“嗯。”

    苏铮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吗?”

    苏断垂着眼,不说话,长而微卷的睫毛在面颊上落下一小片阴影,让人看不清眼中的情绪。

    苏铮没有出声催促,不知道等了多久,才看到苏断非常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虽然谈话比自己想象中进行的要顺利的多,但看弟弟这幅样子,苏铮却并没有感觉轻松,伸手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哥哥这几天在家,想陪着你,就先让秦知去别的地方工作,好吗?”

    言下之意,就是要把秦知从他身边调开了。

    而这还只是第一步,按照系统的推测,以苏铮对自己弟弟的紧张程度,发现了不对劲的苗头一定会想尽办法铲除。

    所以只要苏断选择退步,这一天用不了多久就会到来。

    苏断被系统催着,点了点头。

    谈完之后,苏铮说在先去下面餐厅中等着他起床吃饭,苏断又在床上躺了几分钟,就起床自己穿了宽松的常服,去卫生间洗漱。

    苏断给自己挤了牙膏,准备刷个牙。

    系统告诉他,这是一个送上门的机会,能够让秦知离开秦家去走自己的命运线。

    他想了想,自己不能因为那点儿不知道从哪里的来的情绪就影响到秦知原本的命运,所以也就释然了。

    而且现在的他虽然肢体还称不上灵活,但生活也能勉强自理,没有秦知的照顾,也能生活下去。

    看着镜子里含着一口漱口水的自己,苏断举起已经挤上了牙膏的牙刷,塞到嘴里,慢吞吞地动了起来。

    *

    苏铮毕竟是在商场上杀戮果决惯了的人,刚从苏断卧室中出来,就立刻通知管家把秦知调去别的地方工作。

    苏铮问:“现在哪个地方还缺人?”

    管家想了想,回答道:“花园那里少了一个打扫卫生的人,昨天辞退的,招人的消息还没放出去。”

    苏铮下了决定:“花园那里先别招了,把秦知调过去,工资还是照旧。”

    贴身照顾主子的下人工资可比打扫花园的高多了,况且花园的打扫是轮班制,工作也并不累,严格来说其实秦知还占了便宜。

    反正也在他们家待不了多久了,就当送给他的遣散费,苏总大方地想。

    “对了,再招一个贴身伺候断断的下人,这一次的人员要谨慎,别再搞出什么幺蛾子。”苏铮的语气淡了下来,带上了一丝警告的意味。

    管家恭敬地说了一声是。

    于是当天晚上,刚准备去伺候小少爷吃饭的秦知,就接到了工作调动的通知。

    在听完管家的话后,秦知感觉有一瞬间脑子都是轰鸣的,他攥紧了拳头,控制不住地问了出口:“为什么?”

    苏铮注意到了自己弟弟忽然抬起头左右张望的突兀举动,疑惑地顺着弟弟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猝不及防地看到了一张已经上了他死亡黑名单的脸。

    苏铮怒:“……”

    他手上用力,将弟弟的手腕一攥,毫不犹豫地带着他大步往前走。

    苏总黑着脸想,一定要快点把这个阴魂不散地秦知开掉,他这还在家里看着呢,这人都能钻空子往他弟弟面前凑,等他过段时间忙了起来又顾不到家里,是不是都要直接上手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