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100.大佬的药

时间:2018-07-07作者:千非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苏铮原本在一旁低着头看文件, 在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奇怪动静后, 抬起头来,叫了一声:“断断?”

    苏断动了动眼珠,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他, 说不出话来。

    苏铮在他苍白的面色中看出了一丝异样,他将手中的文件往茶几上一扔,长臂伸过来将苏断手中的电话拿走,放到耳边。

    “喂?妈!发生了什么——”

    苏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拿着苏断的手机, 匆忙地对他说了一句“断断,你先在家里待着, 等哥哥回来”, 就转身走出了客厅, 连挂在一旁的外套都没来得及拿。

    苏断没有起身追上去,他保持着坐在沙发上的姿势, 整个人都愣愣的。

    看着苏铮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他在心里叫了一声:“系统!”声音中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急切。

    系统:“宿主有什么吩咐!”

    苏断的嗓子发紧, 问:“我……爸妈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系统:“好的宿主请稍等!系统这就去检测!”

    系统:“检测到宿主这具身体的父母在路上遭遇车祸,生命体征——

    系统说:“已于13秒前消失。”

    苏断沉默一会儿,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弯了弯, 问:“为什么?这是……违规惩罚吗?”

    系统:“抱歉,这里检测不出任何异样!系统并没有收到违规警告!”

    苏断沉默了更久, 才说:“好的, 我知道了。”

    他咽了一口口水, 结果极度紧张下,身体不听使唤,牙齿和舌尖磕碰,一股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管家似乎是接到了苏铮的通知,很快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比平时更加严肃,嘴角的法令纹显出深刻的沟壑来,看见苏断,声音沙哑地叫了一声少爷。

    苏断含着满口血腥,睁大着眼看他,不知道因为疼痛还是什么,从眼角落下一串眼泪来。

    *

    事情很快就尘埃落定。

    调查结果显示,这一场车祸是非常纯粹的意外,没有什么刹车失灵之类的巧合,撞了苏父苏母的人也不是什么酒驾的货车司机,而是一位普通朝九晚五上班的白领,当时正在下班的路上,就因为一段路的视线死角和苏父苏母的车撞上了。

    对方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比起在车祸现场当场死亡的苏父苏母和司机,还算是幸运地在手术台上捡回了一条命。

    警方根据录像得出的结果是,这一场车祸应该由车祸双方各担一半责任,不过因为苏父苏母已经当场死亡,所以对方的赔偿额度要更大一些。

    对方在病床上醒来、了解到自己撞死的人的身份后,又被吓得差点厥了过去,看着满身冷凝的苏铮,颤颤巍巍地保证一定会尽快凑够赔偿。

    不过苏铮最终没要这笔钱,他们家并不缺这几百万,人已经回不来了,再纠缠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况且严格来说,其实责任还是他们这边大一点,是他们的司机因为视线死角主动撞上了对方的车,警方是看在他们家的面子上,才会判一个均等责任。

    苏父苏母的葬礼定在半个月后举行。

    半个月的忙碌下来,苏断和苏铮都瘦了一大圈。

    不仅仅是在忙车祸案和苏父苏母葬礼的事,更多的是公司那边在闹腾,苏父苏母去世的消息一确认,公司的那些看似老实的股东们可就纷纷坐不住了,尤其是和他们家带着点血缘关系的那几个,跳的比谁都欢。

    苏铮废寝忘食了整整半个月,才终于将公司的骚动勉强压了下去。

    要不是苏父苏母早就立好了遗嘱把主公司和分公司的股份都留给他和苏断,恐怕事情还没那么容易解决。

    葬礼当天是个冬日里难得的晴天,温和的阳光落在来宾们黑色西服和礼裙上,却染不上一丝温暖的气息。

    葬礼结束后,人都走了个干净,连那些不死心地想要继续留在苏宅的亲戚也被苏铮一并“送”了出去,整个苏宅都显得异常安静。

    灵堂里,苏铮去了门口抽烟,苏断站在牌位前,看着苏父苏母的黑白色相片,眼中是看不出情绪的一片漆黑。

    苏父苏母可以称得上是郎才女貌,男的严肃俊美女的温婉大方,照片里苏母的眉眼很温柔的弯着,柔柔的看向苏断。

    对不起,苏断在心里说,到底还是没能改变什么。

    苏断对系统说:“看来这个世界有它自己的规则。”

    治愈目标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但除了治愈目标之外,这个世界中其他人的命运似乎都有着既定的轨迹

    一旦发生什么错漏,世界就会自动修正脱离了轨道的意外。

    系统说:“抱歉。”

    苏断摇摇头,说:“不是你的错。”

    系统:qaq

    看着相片上的苏父苏母,苏断想到了命数这种无理取闹的东西。

    在他生存的年代,万物都是有着自己定好的命数的,从出生到结束,每一件看似无意的小转折都可能是牵引着命运一头的锁链微微抖动的结果。

    有的人生来富贵顺遂,一生平平安安;有人命里带衰,注定年少早亡。

    不仅仅是人类,世间所有生灵都是如此。

    就拿他自己来说——

    其实修真年代是像他这种灵物最辉煌的一个时期,只要稍微有些天分的,基本上都能化形成功,然而他虽然早早地就产生了独立的意识,却不知为何,始终没有化形的迹象。

    直到他终于感到自己触摸到了化形的边缘的时候,地球却因为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倾覆,大量人类离开母星另谋生路,在灾难中受了伤的他最终还是没能化形,最后跟着母星一起陷入了沉眠。

    就这样磋磨了几千年,才等来了一个不知道到底靠不靠谱的机会。

    也许无法化形,就是天道给他定下的命数,苏断想。

    怕苏断看的太久神伤,苏铮抽了几口就将嘴里的烟掐了,回来对着牌位深深鞠了一躬,起身牵起苏断的手说:“走吧。”

    *

    接下来就是一段很忙碌的时期,为了应对公司那一群虎视眈眈的股东,苏铮忙得脚不沾地,比起从前在家里待的时间还要少得多,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一面是常有的事。

    不过苏断倒不急,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他在忙着学习怎么管理公司。

    但是显然,连大学课本都读不懂的苏断对这种专业性极强的工作,适应的非常不良好。

    坚持了一个月后,发现自己连入门都摸不到,他无奈地宣布了放弃。

    苏断说:“系统,我不行了。”

    系统安慰他说:“宿主不要慌,我们还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解决问题,系统可以帮宿主筛选合适的经理人。”

    苏断点了点头:“好吧,只能这样了”

    苏断会忽然开始学习管理公司的事务,并不是因为什么突发奇想,而是为了以后做准备。

    在系统给他的世界资料里,苏家所经受的的灾难并不止苏父苏母意外去世这一场。

    苏氏会在一年后遭受一场被精密谋划的狙击,苏氏的股价发生了一次崩塌,苏铮也被人陷害入狱,判了三年的有期徒刑。

    苏断原本想要提醒苏铮提高警惕,来规避这一场祸事,但是不久前苏父苏母的事给了他一个很深的教训。

    既然命运不可更改,就算他想办法让苏铮逃过这一场牢狱之灾,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在等着苏铮呢?

    所以,这一次苏断不打算插手。

    不过就算不插手苏铮的命运,在应对这场意外的时候,有些小地方也许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在苏铮入狱后,苏家主家就剩下了一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少爷,而小少爷对于如何管理公司一窍不通,面对着时时想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的股东们,全凭着哥哥留下的人脉才勉强保住了苏氏,坚持到了苏铮出狱。

    这个勉强保住,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苏铮出狱的时候,在同行不遗余力的排挤下,苏氏的产业已经缩水到了原来的五分之一,而且随时有破产的危险。

    苏断想,既然自己没办法让苏铮不坐牢,那就只好在他坐牢的这段时间里,尽力保全苏氏了。

    苏断举着手机,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苏铮原本在一旁低着头看文件,在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奇怪动静后,抬起头来,叫了一声:“断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