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97.大佬的药

时间:2018-07-07作者:千非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于是管家将茶壶放下后, 就退到了客厅门口,那是一个既听不清客厅中两人的谈话内、又能观察到里面情况的位置。

    挥手让保安走远一点,好保证客厅里两人的谈话不会被旁人知道,管家就尽职尽责地守在了门口, 两只眼睛以一分钟十几次的频率往客厅中扫去。

    客厅内,苏断双眼亮晶晶地和秦知对视了一会儿,慢慢冷静了下来。

    秦氏那么庞大的企业, 秦知才刚接手了断断一个星期, 这时候秦氏内部肯定也不太平, 秦知一定非常忙, 这时候还要求秦知分心去帮他哥哥, 似乎有些太自私了。

    所以虽然很不舍得让哥哥继续在没有自由的监狱里关着, 但苏断还是老老实实对秦知说:“想的,但是你那边一定也很忙, 你还是——嗯, 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

    对上那双清澈的像是被水洗过一般的黑眸,秦知的眼神也不自觉变得柔和许多, 他十分顺手地接替了管家的工作,伸手捞过一旁的茶壶, 将苏断面前已经接近空掉的杯子拉到自己面前, 盛满后放回了他面前。

    苏断捧着小茶杯, 紧张地抿了一小口, 等着秦知的回答。

    秦知垂着眼看他喝茶, 等到苏断忍不住抬头再次和他对视的时候, 才低声道:“不用担心秦氏那边,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了,剩下的事情要一点一点来,急不得的,而且帮苏先生出来这件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弄好的,还是应该早作打算。”

    苏断不太了解秦氏的情况,于是他对着秦知眨了眨眼,在心里悄悄问系统:“系统,秦知说的是真的吗?”

    系统回答到:“是的,并且从最大时间利用率的角度看,治愈目标的计划是可行的。”

    苏断这才放心了一点儿。

    秦知看出了他不想太麻烦自己,可是心中却没有什么喜悦之意。

    苏断不想给他添麻烦,就代表着他还没有被苏断认作可以信赖依靠的对象。

    虽然知道自己原本就只和对方相处了不到十天、之后又有两年半的时间没见过面,苏断当然不可能一见面就把他当成自己人,但当他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还是感觉心头像是被什么梗住了似的。

    于是又忍不住哑声说了一句:“只要是为了少……断断,再累我也是很开心的。况且苏先生曾经帮过我很大的忙,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苏断捧着茶杯的手收紧了一些,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么诚恳的话,只好同样诚恳地说:“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秦知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些自嘲的意味,哑声说了一句:“我不是——”

    苏断一脸“你不要谦虚”的看着他,漆黑的眼眸澄澈地落在他身上。

    秦知:“……”忽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心虚感。

    他咳了两声清清嗓子,慢慢地跟苏断解释怎么才能让苏铮早点儿出来。

    说起来也很简单,还是走保外就医的路子,想办法去医院开一份重大疾病证明,然后打通监狱那边的审核关节,将人提前放出来。

    流程其实并不复杂,不过看着苏断仰着头,认认真真地听他讲述的样子,秦知就下意识地想拖延时间,讲解的非常详细,甚至到了复杂的地步。

    秦知说的方法其实苏铮留下的心腹也尝试过,只是随着苏父苏母的逝世和苏铮的入狱,苏氏产业缩水,苏家的人脉一下子被砍了许多,再加上当初坑了苏铮的幕后黑手有意为难,所以事情就一直没能办下来。

    秦知现在接管了秦氏,商人逐利,不会因为秦氏换了个主人就不跟秦氏合作,而显然秦知也很有手段,顺顺当当地把秦氏的资源都保住了,人脉很快也扩宽了不少,甚至已经有能量去办苏家办不到的事了。

    秦知把东西都掰开揉碎了跟苏断耐心地解释了一遍,最后说出了最主要的一点:“事情应该是能办下来的,只是最快也要一个月,慢的话可能要三个月以上了。”

    苏断听得眼中转起了小圈圈,闻言只会点头,还嗯嗯了两声。

    秦知压低了声音,叫他:“断断。”

    苏断点头:“嗯嗯。”

    秦知没忍住,弯起嘴角笑了一声,苏断被这一声笑的清醒了一些,呆了几秒,然后将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喝空了的杯子放下。

    秦知又自然地给他续了一杯,但苏断连着喝了两三杯已经有了轻微的饱腹感,也就没有再往口中送,只是热乎乎的茶杯暖手。

    就在苏断发呆的空当,秦知又不急不缓地开口了:“断断,听说苏氏最近缺一位经理人?”

    一说起这个话题,苏断脸上就忍不住带上了一丝失落,连眼神都黯淡了一度,叹气道:“是啊,不好找。”这才短短几天,他都快被文件累死了,也不知道还要撑多久才能物色到第三个经理人。

    不过秦知问这个干吗?

    ——秦知的人脉广,难道是想给自己推荐一个?

    想到这种可能,苏断瞬间来了点精神,捧着自己的小茶杯满怀期待的看着秦知。

    秦知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抽出自己的名片放到茶几上,用指尖抵着往苏断的方向推去,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笑意:“请问我可以应聘吗?”

    苏断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将茶杯放下,小心地拿起秦知递过来的名片看了看,名片很简洁,看着并不像工作名片,上面只写了名字和电话,右下角的签名还是手写的,流畅中带着锐利。

    苏断捏着名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看着一脸认真的秦知 ,有点摸不清:“你是在开玩笑吗?”

    坐在对面的秦知垂眼看他,坚定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柔软,笃定道:“不是。”

    他直视着苏断,条理清晰地推销自己:“如果断断相信我的话,我随时都能去苏氏上班,不敢说一定比你找到的经理人厉害,但绝对会比他对苏氏更忠心。”

    “断断不用给我经理人的职位,当做私人助理把我招进去就行了,办公桌就设在你办公室内,事务我来处理,你只要签个字表个态就好。”秦知诚恳地补充道,几句话就将可能得到的权利全部交了出去。

    听到秦知的话,苏断连忙认真地解释:“不是的,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现在你那里也很忙,不能麻烦你。”

    秦知顿了顿,轻声问:“断断是在担心我会被累到吗?”

    苏断点点头,秦知主动帮忙把苏铮救出来已经非常善良了,他不能把什么事都推给秦知。

    秦知温和地笑了笑,说:“我有一位可以绝对信任的合作伙伴,帮我分担了秦氏大部分的工作,所以我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忙,而且苏氏现在的产业链完整,上手之后只需要处理一些日常流程就行,工作量并不大。”

    想起书房里杀死了他不知道多少脑细胞的一大摞文件,苏断脑袋上忍不住冒出了一个巨大的虚拟问号。

    那个工作量……难道不算大吗?

    顶着苏断怀疑人生的目光,秦知继续自己的说服大计:“苏先生最快一个月后就能回来重新管理苏氏,间隔时间太短了,再培养一位完全陌生的经理人,对企业而言风险太大,而且,愿意接受这种短期聘用的经理人,业务能力和眼光普遍也都比较一般。”

    苏断:“……”感觉秦知说的很有道理。

    显而易见,在说服人这方面,苏断完全不是自己这位前仆人的对手,等到他意识到秦知把所有活都大包大揽了的时候,已经是道别的时候了。

    秦知站在房门的阶梯下,朝他挥了挥手,在门口路灯的映照下,漆黑眼瞳像是跳动着一抹温暖的火光,他仰头看着苏断,嗓音在夜色中显得尤其低沉和温柔:“明天见。”

    苏断呆呆地回答:“……明天见。”

    秦知的身影完全消失后,管家看着他一脸呆滞地站在门口,忍不住关心地问了一句:“少爷,刚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了吗?”

    苏断间将视线转过来,摇摇头:“没有,秦知……是个好人。”

    然后在管家复杂眼神的注视下,上楼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神游着换睡衣洗漱。

    趴在宽大柔软的床榻上,苏断在心里问系统:“刚刚发生了什么?”

    系统说:“宿主口头聘用了治愈目标暂管苏氏到苏铮出狱,并且交换了联系电话。宿主要看回放吗?”

    苏断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不用了,谢谢。”说完后在床上翻了个身,犹如一只鸵鸟般,将自己深深埋在了柔软的被褥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