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96.大佬的药

时间:2018-07-07作者:千非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他将厚厚的专业书合上, 一只手扶着书柜边缘,踮着脚用另一只手把它放到比较高的的书架隔层里, 感觉身上有无形的担子被卸下, 身体瞬间轻盈了许多。

    学习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仰头最后看了一眼书架上露出的宽大书脊, 苏断缓缓吐出一口气, 意识到自己不用再继续学习后, 感觉整个人都获得了重生。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苏断想起了记忆里一段很久远之前的日子,那还是修真界初生不久的时候,地球上的灵气还很充足,灵气过于浓郁的时候就会凝结成雨水从天上降下, 蕴含着灵气的甘露落在万物身上,如果有悟性好的, 很快就能自动吸收雨水中的灵气,悟性差的, 灵雨就会顺着它们的身体流入大地中, 去润泽生长在地上的其他生物。

    苏断就是在那样一场丰沛的灵雨中醒来的, 他那时候还只是一颗非常小的的茯苓, 黑黝黝的根茎只有一元硬币那么大,头上也只生着两片小小的细长叶片。

    虽然他的根茎喝饱了雨水,变得圆溜溜的, 重量上应当是增加了一些, 但当时苏断只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 仿佛随时可以飘起来一般。

    ——当然, 是不可能飘起来的。

    事实上,刚生出灵智的他连稍微移动一下身体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顶着自己的两片小叶子张望着周围的环境。

    树木、石块、路过的野兽……这个世界的全部对苏断而言都是陌生的,他一开始还会很新奇地观察周围每一个细微的细节,但一个月、一年、十年这样地过去了,还是这么一成不变的环境,苏断也就失去了对那些事物的好奇心,每天沉迷发呆起来。

    不过生活也不总是这么无聊的,偶尔苏断也会遇到一些妖怪同类,虽然并不一定都带着善意,但总也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一些波动。

    苏断记得自己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妖怪,修真时期地球上存在着许多种后人连听都不曾听说过的奇妙物种,譬如他见过的一只黑色巨兽——

    嗯……长什么样来着?

    想到这里,苏断的思维忽然顿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回想起具体的细节来。

    难道是在他跟着地球一起沉眠的那段时间,把脑子睡出了问题?

    忽然间,“啾啾”两声,将苏断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了一只身子圆滚滚、小腿儿细长的鸟儿,落在书房的窗户边沿,正歪着头打量他。

    见苏断没有反应,小鸟儿又啾啾叫了两声,黑豆般的小眼睛专注地盯着苏断,动了动小细腿儿,挺着充了气一般圆润蓬松的胸脯,往他的方向迈了两步。

    这小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总之长得十分圆润可爱,移动起来如同一只滚动的雪球,看着就让人新生喜爱之情,如果是对可爱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的女孩子,恐怕已经捧着脸尖叫了起来。

    但苏断却是悄悄地往后挪了一步。

    ——同时在心中警惕地拉响了防备的警报!

    他曾经被一只鸟妖啄伤过,那一次让他失去了大部分的叶片和一小块儿根茎组织,要不是他用上了自己攒了好几百年才攒出的一点点灵力,躲到了很深的地下,恐怕整株茯苓都得交代在鸟嘴里!

    从那以后,苏断只要看到有鸟类靠近,就会立刻用灵气将自己隐藏起来,并且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等到对方走得看不见了,才敢把灵气放下。

    面对着这样一只长着尖利喙部、还带着翅膀的生物,苏断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又疼了起来。

    不对——为什么被鸟啄伤的这一段记忆他又记得很清楚?

    苏断怔了一下,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那只白色的小鸟又清脆地叫了起来,而且翅膀一抖,竟然从窗沿直接跳到了书桌上。

    苏断心中立刻被求生欲塞满了,没空去思考自己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的记忆。

    他往后退了两步,扶在书柜上的手随时准备松开,用眼角努力瞄着书房把手的位置,模拟着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打开、冲出去,再在这只鸟追上来之前将门关上!

    就在这时,系统忽然出声道:“宿主不要慌,现在宿主的体重是这只鸟的一千零三十倍,一只手完全可以捏死两只!”

    苏断后退的脚步顿住了:“……”

    对哦,他现在是人类了。

    有手有脚能随便动、并且重量是那只鸟的,嗯,一千多倍。

    苏断的心情忽然平静了下来,他将视线从门把手上移开,转到自己手边。

    手上扶着的书柜隔层里放着一排书,一本比一本厚和硬实,看起来也一个比一个有威慑力。

    刚刚还对这些厚重书本感到有些避之不及的苏断,忽然觉得它们在这一刻变得亲切了起来。

    正当苏断的手微微从书柜上离开,打算抄书赶鸟的时候,身后的门被咔哒一声打开了。

    那只鸟见有人进来了,似乎受到了惊吓,撅着腿儿往后退了几步,恋恋不舍地看了苏断一眼,就扑棱着翅膀从敞开的窗户中飞了出去。

    苏断默默收回了自己想往书上伸的手,回头看向来人。

    ——是苏铮。

    苏断叫:“哥哥。”

    苏铮走过来牵着他在书桌旁边坐下,柔声道:“断断还在学习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哥哥。”

    也许是受到了父母去世的刺激,这一个月来苏断忽然就对公司的事感起了兴趣来。

    不管怎么说,弟弟不仅没有用因为父母的意外而一蹶不振,而是选择了尝试着去努力,总归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

    苏铮对此当然是乐见其成,有了事情干,苏断也不至于整天为了无法挽回的事伤神。

    为了让弟弟在书房待的更舒服一点儿,他还让管家在书房多加了一个垫着软垫的椅子——就是苏断现在坐着的那个。

    苏断摇了摇头:“谢谢哥哥,不用了,我不学了。”

    苏铮见他忽然这么说,关心地问他:“怎么啦?”

    难道是听了下人的什么传言?觉得他会不喜欢苏断对公司的事感兴趣?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