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94.大佬的药

时间:2018-06-24作者:千非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更不要说他还勾结了一位大股东, 于是事情又变得更复杂了一些。

    不过既然苏断半年前能不顾超过半数股东的反对将人聘请进来, 现在当然也有权利将人赶出去。

    虽然被解雇的当事人十分不满地来找苏断理论,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电脑防火墙在系统面前都形同虚没,当苏断将对方搞小动作的证据平静地摆在他面前的时候, 对方立刻就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灰溜溜地带着自己的细软从苏氏离开了。

    因为苏断手中掌握的那些资料, 哪怕向外界公布出去一半,他就别想在业界混了。

    然而对于苏断而言,将人赶出去只是第一步, 真正的问题在于在上一个经理人离职之后, 如果下一任经理人衔接不好的话, 会对苏氏产生一些不小的影响。

    至于这个新的经理人——

    嗯, 还没着落。

    其实原本是找到了一个的,只是中途出现了一点儿意外。

    因为上一次的教训,苏断和系统这一次选人的时候谨慎了很多,恨不得将待筛选对象的每一个细小经历都挖出来分析一边,然而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于是看来看去总觉得不放心, 到了不得不做决定的时候,才勉强定下了一个。

    在和对方联系达成了口头协议后, 苏断就下手将那个生出了异心的经理人赶了出去, 按照计划, 新的经理人当天就会来顶替空缺。

    然而苏断这段时间的运气似乎特别不好, 在宣布了解雇上一任经理人后, 他才刚顶着股东们各种各样的目光从会议室中出来,就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他的那位新员工在走出家门准备开车来上班的时候,不幸被高空抛物砸破了脑袋,已经被一脑袋血的拉去了医院。

    初步的检查显示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伤势也不轻。而且还是伤在脑子那种遍地雷区的部位,所以短时间内,是不能来苏氏上班了。

    苏断:“……”

    合同还没签,他也不能勉强人家头上顶着一个窟窿来上班,那是让人冒生命危险呢,只好安慰对方让他在医院好好养伤了。

    挂断电话后,苏断在心里问系统:“这次也是世界的自我修正吗?”

    为了让苏氏和原剧情中一样走下坡路,所以才有了这一场意外,让他选好的新员工在半路被砸破脑袋?

    这个世界的规则这么严格吗?不仅仅是人物命运,甚至连这种细小的剧情也不能出现偏差。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似乎还是他拖累了那个没来得及上任的新员工……

    苏断心中涌起了一股愧疚之意,对着面前的空气忧愁地叹了一口气。

    系统的回答还是和上次一样:“抱歉,系统检测不出异样qaq”

    苏断说:“没关系,我们再找一个试试。”

    如果下一个还发生这种意外,那应该就是世界规则在起作用了,到了那时候,苏断也只好放弃挽救苏氏的想法了。

    总之第三个经理人还是要找的,但在找到之前,公司的事务就只能由他自己处理了。

    虽然他对公司事务基本上一窍不通,但在运算能力十分强大的系统指导下,勉强支撑一段时间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苏断又开始发愁了,下次去看望苏铮的时候,要怎么跟哥哥交代这一团糟的情况呢?

    虽然他知道苏铮肯定不会怪他,但当时苏铮将一个好好的苏氏交到他手里,他却将局面搞成了这样,即使知道也许是世界规则在起作用,还是忍不住的愧疚。

    只好祈祷着秦知能早点儿将秦氏的事处理完,然后记起还有一个曾经帮过他的人还在蹲局子,像原来的轨迹中那样把人从监狱中捞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苏断的祈祷被人听见了,秦知出现的速度,远比他想象的要快。

    一个星期后的某个深夜,苏断正在书房对着文件发愁,系统忽然跟他报告:“宿主,检测到被您赶出去的那个员工刚刚被人堵在巷子口打了一顿,右腿粉碎性骨折。”

    苏断从似乎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文件中抬起头,甩了甩有点晕乎乎的脑子,想了想,评价道:“哦,那他有点倒霉。”

    不过,系统特意把这种小事告诉他干什么?他好像并没有让系统去监视那个人。

    系统的下一句话就解答了他没来得及问出口的疑问:“是治愈目标安排人干的。”

    苏断呆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秦知?”

    系统:“是的呢,宿主。”

    苏断的眉头疑惑地拧了起来,问:“那个人曾经欺负过他吗?”

    系统说:“系统没有检测治愈目标和您的前任员工除了这件事之外有过交集。”

    苏断还是不明白:“那秦知为什么要找人打他?”

    系统接着说:“系统经过计算之后推测,治愈目标这么做可能是因为他查到了这位前任员工背叛了您,所以想替您教训他。”

    苏断眨了眨眼,心头忽然出现了一点儿无法言说的柔软触感。

    他和秦知已经足足有两年半的时间没见过面了,可秦知不仅一直记得他,并且在这么忙的时候还记得帮他教训坏人。

    难道就是因为那短暂的不到十天的相处里,他对秦知表现出的那一点儿并不算多么明显的善意吗?

    苏断忍不住弯了弯眼角,真诚地评价道:“他真是个好人。”

    系统没有附和他,而是接着道:“还有另外一件事。”

    苏断问:“什么?”

    系统说:“治愈目标现在就在苏家大门外。”

    苏断口中发出了一个惊讶的气音,他特意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已经变得黑沉的天色,脑子里装满了疑惑:“好晚了,他现在来苏宅干嘛?”

    系统说:“应该是想见宿主,不过更深层次的原因系统也分析不出来,宿主要看投影吗?”

    苏断说:“好的,谢谢。”

    下一秒,秦知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两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但也不算很短,至少对于秦知而言,这两年半让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不再是当初在苏宅中那个瘦弱稚嫩的青年,九百多个日夜过去,不仅身形又拔高了一些、高瘦的骨架上覆盖上了一层隆起的肌肉,而且眉眼间的气势也已经完全不同。

    秦知正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嘴里咬着一支烟,车窗半开着,露出他在黑夜下显得尤其深刻的侧脸和嘴角明灭的一点火光。

    虽然他可以称得上是苏铮的半个心腹,但当主人和客人谈起这种敏感话题的时候,下人是非常不适合在场的,这是对客人的不尊重。

    ——即使这个客人还处于他的防备名单里,但对方到底没真做出什么胆大包天的举动,所以他没有理由为此违背身为一个管家的职业素养。

    于是管家将茶壶放下后,就退到了客厅门口,那是一个既听不清客厅中两人的谈话内、又能观察到里面情况的位置。

    挥手让保安走远一点,好保证客厅里两人的谈话不会被旁人知道,管家就尽职尽责地守在了门口,两只眼睛以一分钟十几次的频率往客厅中扫去。

    客厅内,苏断双眼亮晶晶地和秦知对视了一会儿,慢慢冷静了下来。

    秦氏那么庞大的企业,秦知才刚接手了断断一个星期,这时候秦氏内部肯定也不太平,秦知一定非常忙,这时候还要求秦知分心去帮他哥哥,似乎有些太自私了。

    所以虽然很不舍得让哥哥继续在没有自由的监狱里关着,但苏断还是老老实实对秦知说:“想的,但是你那边一定也很忙,你还是——嗯,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

    对上那双清澈的像是被水洗过一般的黑眸,秦知的眼神也不自觉变得柔和许多,他十分顺手地接替了管家的工作,伸手捞过一旁的茶壶,将苏断面前已经接近空掉的杯子拉到自己面前,盛满后放回了他面前。

    苏断捧着小茶杯,紧张地抿了一小口,等着秦知的回答。

    秦知垂着眼看他喝茶,等到苏断忍不住抬头再次和他对视的时候,才低声道:“不用担心秦氏那边,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了,剩下的事情要一点一点来,急不得的,而且帮苏先生出来这件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弄好的,还是应该早作打算。”

    苏断不太了解秦氏的情况,于是他对着秦知眨了眨眼,在心里悄悄问系统:“系统,秦知说的是真的吗?”

    系统回答到:“是的,并且从最大时间利用率的角度看,治愈目标的计划是可行的。”

    苏断这才放心了一点儿。

    秦知看出了他不想太麻烦自己,可是心中却没有什么喜悦之意。

    苏断不想给他添麻烦,就代表着他还没有被苏断认作可以信赖依靠的对象。

    虽然知道自己原本就只和对方相处了不到十天、之后又有两年半的时间没见过面,苏断当然不可能一见面就把他当成自己人,但当他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还是感觉心头像是被什么梗住了似的。

    于是又忍不住哑声说了一句:“只要是为了少……断断,再累我也是很开心的。况且苏先生曾经帮过我很大的忙,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