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92.大佬的药

时间:2018-06-23作者:千非

    ,精彩小说免费!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最主要的是, 这一次, 没有了母亲去世和来自“苏断”的打击, 不会再患上斯德哥尔摩的秦知在离开秦家后, 还能不能像原来的剧情中那样破而后立?

    这些问题对于第一次亲身经历人情世故的苏断而言还是有些过于复杂了,一直到困意上涌, 苏断都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处理方法。

    不管怎么看, 秦知的经历似乎都有些过于悲惨了。

    作为私生子出生并不是他的错, 那些都是上一辈留下的风流债, 而长得跟同父异母的兄长相似也只是基因决定的。

    但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秦知先是被同父异母、连面都没见过一次的兄长处处针对, 又被原身蛮不讲理地当成了兄长的替身,还被折磨出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简直是倒霉透顶了。

    苏断想,比起生出灵智几千年却化不了形、现在还要为了化形绞尽脑汁做任务的他自己, 秦知这种倒霉程度也称得上不遑多让了。

    虽然才和对方相处了短短一天半的时间, 但对方毕竟是他变成人类以来, 接触过最频繁的一个人。

    说是最亲近的一个似乎也没错?

    所以在思考问题的时候, 他就会不自觉地偏向对方一些, 这是人之常情。

    更何况秦知也是真的惨, 哪怕是在无关的旁人看来,他的运气也实在是太差了点。

    ……

    不过苏断没能烦心多久, 很快就没心思思考这个难题了, 因为他面临着一个同样严重却十分紧急的问题。

    在他连续第三天只喝粥不吃饭的时候, 秦知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提了这件事。

    秦知弯下腰, 问他:“少爷, 您是不满意厨房做的菜吗?”

    他毕竟还年轻,虽然经历过被兄长百般刁难的挫折,对这个世界的残酷有了一点儿初步的认识,但本质上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身上还残存着一些轻率和天真,见小少爷这几天都表现得乖乖巧巧的,就忍不住把戒心都放下了,也把那些传言和警告都忘在了脑后,将对方当成了家里的乖孩子一样看待。

    乖孩子苏断将嘴里的这口粥咽下,摇了摇头,真情实意地回答道:“挺好的。”

    苏家的粥和汤居然能每天好吃的不重样,他吃了三天,一点儿没感觉腻。

    秦知接着问:“那怎么不吃菜呢?”

    苏断不吭声,默默地继续喝粥,结果他忘了这已经是最后一口,张口只含住了一个硬邦邦的空勺子。

    苏断:“……”

    苏断把勺子从嘴里扯出来,不知道自己还能干点什么来假装自己很忙,顺便无视治愈对象的喋喋不休。

    秦知依旧在追问他:“您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给做,这样挑食会瘦的。”

    小少爷本来骨架就小,上面还只覆着一层虚虚的软肉,他昨天将人抱在怀里的时候,还能隐约感觉到骨头硌在他胸口上,吃饭的时候,握着勺子的那只手

    要是再瘦上一点,可就连那一点儿肉也没有了。

    苏断看着面前空掉的粥碗,觉得自己今天可能逃不过了这一劫了。

    苏断只好向唯一的盟友求助:“系统,怎么办?如果被治愈目标发现我不会用筷子,会暴露吗?”

    系统:“宿主别慌,我已经在五分钟前帮您分析过一遍人类社会中类似的情况和处理办法,在分析了一千三百七十八起实例后,现在我有一个科学的建议——”

    苏断:“什么?”

    系统:“撒娇!”

    苏断:???

    他确实在人类口中听说过这个词,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甚至还亲眼见到在自己脑袋上面的高大树木枝桠上,两只鸟雀的实践演示。

    想到记忆中隐约的画面,苏断陷入了沉思。

    系统:“由于治愈目标现在的观察力并不是非常敏锐,属于的级别,而且还对宿主抱有好感,所以宿主只要表现出任性不想用筷子的意向,治愈目标就会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可能性认为宿主在闹脾气撒娇,借此顺利地蒙混过关。”

    系统:“以上行为符合原主性格特征,宿主不用担心。”

    苏断:“……”

    是这样吗?

    虽然系统的话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但秦知见他一直不说话,已经又低声问了一句,苏断一时间也想不到别的应对方法,只好按照系统出的主意,抿了抿唇,看了秦知一眼,慢吞吞地说:“我不想用筷子。”

    秦知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没能控制住,露出了一丝诧异。

    他似乎也没想到能得到一个这样任性的回答,迟疑了数秒后,忽然鬼使神差道:“那……我喂您?”

    其实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经过大脑,等到察觉出不妥想要道歉的时候,小少爷却已经当了真。

    苏断仰着头,漆黑的眼眸带着一点儿认真,他说:“可以。”

    秦知忽然就说不话来。

    直到往后的许多年里,时过境迁,秦知还始终记得这一幕,在苏断的卧房里,摔了屁股的小少爷说自己不想用筷子,他就小心的弯着腰,用筷子夹起被炒的翠生生的蔬菜,再小心翼翼的送到小少爷的嘴边

    他夹着菜递过去的时候,小少爷就安静地张开嘴,把筷子上的东西叼走,鼓着腮帮子细细地嚼。

    喂什么就吃什么,全程都乖得不像话,只有他主动去问的时候,才会思考一下,然后指出一个喜欢的菜来。

    ……

    在治愈目标尽心尽力的伺候下,苏断很是过了一段确确实实能称上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并且在一直偷偷观察秦知的持筷动作、发力点,再加上自己私下的练习尝试,一个星期后,当苏断的屁股终于疼得不那么厉害、勉强能正常活动后,他终于掌握了用筷子这项技能。

    虽然经常因为用力错误而导致筷子摔在地上,但是好歹看着也像那么回事了。

    苏铮中间回来看过他几次,不过看起来苏氏这段时间实在是忙,苏铮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是西装革履,有时候身上还会带着烟酒气息,走的时候几乎次次手中都拿着文件。

    苏铮回家的时间都是硬生生挤出来的,每次回家,他都会先去看苏断的情况,如果苏断醒着就和他说会儿话,然后再拉着管家仔细询问一番。

    做完这些,他就又急匆匆地走了,很多时候连饭也没时间在家里吃。

    远在大洋另一端的苏父苏母也几乎每天都给苏断打电话,询问他的近况。

    但就算是这样被家人细致地关心着,最让苏断有真实感的,还是自己任劳任怨的治愈对象。

    苏父苏母虽然是他血缘上的亲人,但他只是来做任务的,并没有实际和他们相处过,很难产生什么感情。

    而苏铮虽然经常能见面,但他看起来实在太锐利了,虽然系统说苏铮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对他生出疑心,但苏断每次面对苏铮,还是会反射性地绷紧神经应对。

    只有被系统评价为、并且被他亲自验证过的秦知,才能让苏断放松一些。

    而秦知果然也没辜负他的期望,在忙前忙后地伺候了他一个周后,苏断就收到了一个惊喜。

    被脑海中的系统提示吵醒,苏断睁开眼盯着天花板思考了几秒。

    这几天他一直忙着学习用筷子、走路,让自己尽量适应成为人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做到之前构想的那样尽量对秦知好。

    说起来,反倒是秦知一直在照顾他。

    可就是这种情况,秦知的治愈值却忽然涨了这么多?

    苏断想不通这其中的逻辑,他虽然早已生出灵智,但还没有经历过人情世故,思考问题仍然是以最浅显的方式,不懂得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但既然已经醒了,苏断也有些睡不着,干脆从床上做了起来,准备起床。

    苏断看了看时间,早上六点半。

    秦知一般都是七点来叫他起床,现在才六点半,秦知应该在忙别的事,或者刚刚起床在吃饭。

    苏断决定不提前打扰自己的治愈对象,想要自力更生地起床一回。

    他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慢腾腾地挪动到墙边,将窗帘往两边扯开。

    “刷拉”一声,大片亮堂的晨光从透明的落地窗倾泄而入,驱散了一室的沉郁和黑暗。

    苏断继续勤劳地把窗户推开,让新鲜的空气涌进来,把积累了一整晚的浑浊空气带走。

    正当他想将窗纱拉上时,眼角却瞄到了下面的的两个人影。

    他的房间窗户正对着院子里的一处小花园,此时正是三月中,花园中绽开一朵朵粉紫色的花朵,一簇簇娇艳欲滴的涌在一起,细碎的花瓣被风吹拂的落在地上,铺成一片柔柔的花毯,让人不忍心落脚。

    但苏断的注意力却不在这满花园的花上。

    他在看站在花园边缘的那两个下人,其中一个他没什么印象,另一个却十分熟悉,正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治愈对象。

    两人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秦知手上拿着花剪、身上沾着泥土,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另一个穿着下人制服的却露出近乎讥讽的神色。

    似乎是注意到了上面的动静,秦知忽然抬起头来,正对上苏断往下看的目光。

    他手上用力,将弟弟的手腕一攥,毫不犹豫地带着他大步往前走。

    苏总黑着脸想,一定要快点把这个阴魂不散地秦知开掉,他这还在家里看着呢,这人都能钻空子往他弟弟面前凑,等他过段时间忙了起来又顾不到家里,是不是都要直接上手拱了!

    这绝对不可以!

    苏断原本就站的没什么力度,被他拽了一下后身体晃了晃,控制不住地往前倒去。

    树叶传来沙沙响声,秦知往前跨了一步,似乎想要冲出来。

    苏铮发现手上的力道不对,连忙伸手去接,虽然耽误了几秒,还是在苏断跌倒前把人扶住了。

    苏铮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将弟弟小心地扶稳后,愧疚道:“抱歉,弄疼你了吗?”

    苏断摇摇头,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还在伸着头往小树林那里看。

    苏铮装作自己忽然瞎了,看不见小树林里藏着的某个下人,摸了摸弟弟软软的黑发,试着将他的头扳过来,柔声道:“我们往前面走走,你不是喜欢喂鱼吗?听管家说前几天引进了一批新的鱼苗,已经适应环境了。”

    苏断仰头看着他,眨了眨眼,过了十几秒,才缓慢地点点头。

    苏铮将插在他黑发中的手放下,面不改色地牵着他的手走过转角。

    苏断最后侧头看了一眼,秦知的眼睛被一大片树叶挡住了,苏断只能看到他紧紧抿着的唇角和绷紧的下颌。

    苏铮催他:“断断,看路。”

    苏断嗯了一声,慢慢将头转了过来。

    *

    从花园中回来后,苏断回了房里玩,苏铮去书房处理事务。

    只是苏总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上面,效率低的吓人,处理文件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完全陷入了静止中。

    今天早上在花园的时候,其实苏总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棒打鸳鸯的封建大家长,强行在一对小鸳鸯中间划下了一道渺渺银河,小鸳鸯们隔着银河眼泪汪汪遥遥相望,想想还有点让人心酸。

    ——呸,这都是什么破比喻。

    他一定是被那头试图偷偷向他们家小白菜伸手的野猪气得昏了头,连思维都发生了错乱。

    苏总敲敲自己的脑壳,起身泡了杯咖啡冷静一下。

    先不说门第和人品的问题,就冲着秦知那张和秦风那么像的脸,这件事的本质就是不正常的,说句不好听的,他弟弟这是拿人家当替身呢,哪里又谈得上什么真爱?

    其实对于苏断的性向问题,苏家人早在一年前秦风那件事的时候就想开了,他们家可以接受苏断找个男朋友,但前提是要是一段健康的感情,像是这种从根子上就透着不对劲的,还是尽早铲起来扔了好。

    而且……苏总忧郁地喝了一口咖啡,他总觉得事情有点奇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