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88.大佬的药

时间:2018-06-21作者:千非

    ,精彩小说免费!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他将厚厚的专业书合上,一只手扶着书柜边缘, 踮着脚用另一只手把它放到比较高的的书架隔层里, 感觉身上有无形的担子被卸下,身体瞬间轻盈了许多。

    学习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仰头最后看了一眼书架上露出的宽大书脊,苏断缓缓吐出一口气, 意识到自己不用再继续学习后,感觉整个人都获得了重生。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苏断想起了记忆里一段很久远之前的日子, 那还是修真界初生不久的时候, 地球上的灵气还很充足,灵气过于浓郁的时候就会凝结成雨水从天上降下, 蕴含着灵气的甘露落在万物身上, 如果有悟性好的,很快就能自动吸收雨水中的灵气, 悟性差的, 灵雨就会顺着它们的身体流入大地中, 去润泽生长在地上的其他生物。

    苏断就是在那样一场丰沛的灵雨中醒来的, 他那时候还只是一颗非常小的的茯苓,黑黝黝的根茎只有一元硬币那么大,头上也只生着两片小小的细长叶片。

    虽然他的根茎喝饱了雨水, 变得圆溜溜的,重量上应当是增加了一些, 但当时苏断只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 仿佛随时可以飘起来一般。

    ——当然, 是不可能飘起来的。

    事实上,刚生出灵智的他连稍微移动一下身体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顶着自己的两片小叶子张望着周围的环境。

    树木、石块、路过的野兽……这个世界的全部对苏断而言都是陌生的,他一开始还会很新奇地观察周围每一个细微的细节,但一个月、一年、十年这样地过去了,还是这么一成不变的环境,苏断也就失去了对那些事物的好奇心,每天沉迷发呆起来。

    不过生活也不总是这么无聊的,偶尔苏断也会遇到一些妖怪同类,虽然并不一定都带着善意,但总也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一些波动。

    苏断记得自己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妖怪,修真时期地球上存在着许多种后人连听都不曾听说过的奇妙物种,譬如他见过的一只黑色巨兽——

    嗯……长什么样来着?

    想到这里,苏断的思维忽然顿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回想起具体的细节来。

    难道是在他跟着地球一起沉眠的那段时间,把脑子睡出了问题?

    忽然间,“啾啾”两声,将苏断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了一只身子圆滚滚、小腿儿细长的鸟儿,落在书房的窗户边沿,正歪着头打量他。

    见苏断没有反应,小鸟儿又啾啾叫了两声,黑豆般的小眼睛专注地盯着苏断,动了动小细腿儿,挺着充了气一般圆润蓬松的胸脯,往他的方向迈了两步。

    这小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总之长得十分圆润可爱,移动起来如同一只滚动的雪球,看着就让人新生喜爱之情,如果是对可爱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的女孩子,恐怕已经捧着脸尖叫了起来。

    但苏断却是悄悄地往后挪了一步。

    ——同时在心中警惕地拉响了防备的警报!

    他曾经被一只鸟妖啄伤过,那一次让他失去了大部分的叶片和一小块儿根茎组织,要不是他用上了自己攒了好几百年才攒出的一点点灵力,躲到了很深的地下,恐怕整株茯苓都得交代在鸟嘴里!

    从那以后,苏断只要看到有鸟类靠近,就会立刻用灵气将自己隐藏起来,并且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等到对方走得看不见了,才敢把灵气放下。

    面对着这样一只长着尖利喙部、还带着翅膀的生物,苏断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又疼了起来。

    不对——为什么被鸟啄伤的这一段记忆他又记得很清楚?

    苏断怔了一下,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那只白色的小鸟又清脆地叫了起来,而且翅膀一抖,竟然从窗沿直接跳到了书桌上。

    苏断心中立刻被求生欲塞满了,没空去思考自己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的记忆。

    他往后退了两步,扶在书柜上的手随时准备松开,用眼角努力瞄着书房把手的位置,模拟着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打开、冲出去,再在这只鸟追上来之前将门关上!

    就在这时,系统忽然出声道:“宿主不要慌,现在宿主的体重是这只鸟的一千零三十倍,一只手完全可以捏死两只!”

    苏断后退的脚步顿住了:“……”

    对哦,他现在是人类了。

    有手有脚能随便动、并且重量是那只鸟的,嗯,一千多倍。

    苏断的心情忽然平静了下来,他将视线从门把手上移开,转到自己手边。

    手上扶着的书柜隔层里放着一排书,一本比一本厚和硬实,看起来也一个比一个有威慑力。

    刚刚还对这些厚重书本感到有些避之不及的苏断,忽然觉得它们在这一刻变得亲切了起来。

    正当苏断的手微微从书柜上离开,打算抄书赶鸟的时候,身后的门被咔哒一声打开了。

    那只鸟见有人进来了,似乎受到了惊吓,撅着腿儿往后退了几步,恋恋不舍地看了苏断一眼,就扑棱着翅膀从敞开的窗户中飞了出去。

    苏断默默收回了自己想往书上伸的手,回头看向来人。

    ——是苏铮。

    苏断叫:“哥哥。”

    苏铮走过来牵着他在书桌旁边坐下,柔声道:“断断还在学习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哥哥。”

    也许是受到了父母去世的刺激,这一个月来苏断忽然就对公司的事感起了兴趣来。

    不管怎么说,弟弟不仅没有用因为父母的意外而一蹶不振,而是选择了尝试着去努力,总归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

    苏铮对此当然是乐见其成,有了事情干,苏断也不至于整天为了无法挽回的事伤神。

    为了让弟弟在书房待的更舒服一点儿,他还让管家在书房多加了一个垫着软垫的椅子——就是苏断现在坐着的那个。

    苏断摇了摇头:“谢谢哥哥,不用了,我不学了。”

    苏铮见他忽然这么说,关心地问他:“怎么啦?”

    难道是听了下人的什么传言?觉得他会不喜欢苏断对公司的事感兴趣?

    事实上这种传言从父母出了意外之后就开始在苏宅里流传了,苏铮为此辞了两个下人,但他待在苏宅的时间还是太少,没办法确保这些话在苏断耳边消失的干干净净。

    然而苏断只是看着他,很认真地对他说了三个字:“学不会。”

    苏铮:“……”非常合理的理由。

    苏铮是知道他的性格的,见苏断这幅认认真真的小模样就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停顿了一会儿后,只好纵容地笑了笑。

    刚刚还在欣慰自己弟弟长大了的苏铮一秒改变心态,他温柔地对苏断说:“没关系,那就不学了,断断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哥哥会养你的。”

    苏断没有立刻接话,只是就那么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看着他,黑亮的眸子像是宁静的夜幕,显得通透又纯粹。

    苏铮在弟弟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不知为何竟产生了一些无处可寻的伤感。

    只是没等他往下细想,就听见苏断小声说了一句:“好。”

    *

    时间依旧平静地往未来蔓延着足迹。

    在变故降临的那一天之前,一切都显得那么风平浪静。

    苏断依旧会定时观察自己的治愈目标,和他这边让人忧愁的整天在心里叹气的状况不同,秦知的命运线往前推进的很顺利。

    甚至顺利地有些过了头。

    苏断问:“系统,秦知是不是又遭受了什么刺激?”

    系统回到:“好哒请稍等——滴滴,系统并没有检测出来任何异常情况!”

    苏断想不通:“为什么他,嗯……他的命运线走的这么快?”

    在世界原剧情中,秦知用了三年半的时间才夺走了秦氏,完成了对秦风的报复,但现在只过了两年不到,竟然看起来已经快要得手了?

    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系统:“系统也不知道qaq”

    苏断说:“好吧。”

    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总之在苏断的暗中观察下,秦知的命运线就这么奇怪地、飞一般的往前推进着。

    在秦知准备对秦氏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那场针对苏氏的谋划悄无声息地开始爆发,苏铮在一个加班的深夜直接从苏氏被带到了警局中。

    可秦知一出秦宅,还是要继续被秦风欺压,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

    就算他暂时帮秦知解决了秦母手术的事,可他本身也没有能力和秦风这种家族着重培养的继承人对着干,他大哥倒是应该有这个能力,可他要以什么理由麻烦对方帮忙呢?

    最主要的是,这一次,没有了母亲去世和来自“苏断”的打击,不会再患上斯德哥尔摩的秦知在离开秦家后,还能不能像原来的剧情中那样破而后立?

    这些问题对于第一次亲身经历人情世故的苏断而言还是有些过于复杂了,一直到困意上涌,苏断都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处理方法。

    不管怎么看,秦知的经历似乎都有些过于悲惨了。

    作为私生子出生并不是他的错,那些都是上一辈留下的风流债,而长得跟同父异母的兄长相似也只是基因决定的。

    但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秦知先是被同父异母、连面都没见过一次的兄长处处针对,又被原身蛮不讲理地当成了兄长的替身,还被折磨出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简直是倒霉透顶了。

    苏断想,比起生出灵智几千年却化不了形、现在还要为了化形绞尽脑汁做任务的他自己,秦知这种倒霉程度也称得上不遑多让了。

    虽然才和对方相处了短短一天半的时间,但对方毕竟是他变成人类以来,接触过最频繁的一个人。

    说是最亲近的一个似乎也没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