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84.在星际养崽的第二十一天

时间:2018-06-18作者:千非

    ,精彩小说免费!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什么风度, 什么冷静, 苏总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他看着自己精心呵护、养的白嫩嫩水灵灵的白菜正被不知道谁家的野猪伸出蹄子剥开了一层叶子, 简直心疼的喘不过气来, 满脑子只想杀猪。

    而在看清了对方的脸后,那股怒气就更像是被浇了油的烈火一般,完全无法抑制了!

    还是秦家的——

    虽然不是那个撩了弟弟之后又不打算负责的秦家继承人, 但看着那张和秦风有着几分相似的脸,苏总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正当他怒气冲冲地想挽袖子上去打猪的时候, 被拱的小白菜却忽然出声了。

    苏断将头从枕头上抬起来, 歪着头看过来,说:“哥哥,你回来了?”

    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也没有颤音什么的, 看起来似乎很清醒。

    苏总勉强找回了一丝理智。

    想到不能在弟弟面前动粗打人,他暗暗地咬了一下牙根, 强迫自己控制住想去挽袖子的手,又在苏断抬眼看过来之前将表情调整到了正常范围内。

    他将紧紧握在房门把手上的手松开,尽量放轻力道将门关上, 然后快步走到床边, 将床上的情况尽收眼底, 扯了扯嘴角, 问:“断断在干嘛呢?”

    苏断在床上趴了一会儿, 又被人轻轻地揉着身体, 已经泛上了一点儿困意,想了两秒才慢慢地回答道:“上药。”

    看着放在一旁的药罐,还有自己弟弟身上和那个下人手上沾着的膏状物体,苏铮的心情又稍稍平静了一些。

    不过还是很不爽。

    苏铮拿起还剩小半瓶的白色药膏罐闻了闻,闻到了一股苦涩的中药味,他将药膏放下,对着苏断温声细语地嘱咐:“上药这种事,以后还是请专业的医生来做吧,别图省事随便找个下人,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

    苏断眨了眨眼。

    只是往身上抹个药膏而已,应该并不需要什么专业的技巧吧?如果不是他自己肢体还不够协调总是抹歪,他觉得就算是自己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况且秦知为了这件事,好像还特意去问了医生专业的按摩手法?

    苏断对这些杂事的感知不太敏锐,只隐约记得秦知跟他提过一次,他在心里找系统确认了一遍,系统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虽然想和苏铮解释,不过组织语言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苏断不习惯和不熟悉的人说太多话,张了张口,最终也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

    反正……苏铮工作很忙,也不会整天看着他,先敷衍过去再说吧。

    苏铮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药都已经上了一半了,苏铮也不可能现在让人滚出去,他再给洗洗手给苏断重新上一次?那是折腾他弟弟呢。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还僵在那里、手放在自己弟弟……上一动不动的秦知,忍着不悦催促道:“快点上完,动作小心点。”

    秦知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低声应了一声是,垂眼看着床上的小少爷,继续将药膏均匀地在他受伤的部位抹开。

    苏铮拖了一张椅子过来,在床边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秦知给苏断上药,仿佛只要对方有一丝一毫逾越的动作,就能立刻冲上去将人打一顿似的。

    没有人再开口说话,房间中的气氛一时间有些难言的古怪。

    当然,这种微妙的气氛,对人类情感还不太了解的苏断是完全察觉不到的,要不是系统提醒他,他能就这么趴在枕头上睡过去。

    系统说:“经检测,苏铮对治愈目标抱有较大的负面情绪,宿主也许可以从这方面着手,完成治愈目标的命运线。”

    听到某个词语,苏断身上的困意褪去了一些,他将系统的话又在心中回忆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疑惑道:“负面情绪?”

    系统说:“是的。”

    苏断问:“他们是起过冲突吗?”

    系统回答道:“没有。”

    苏断还是搞不懂:“那苏铮为什么会对秦知有负面情绪?”

    系统:“苏铮对自己弟弟,也就是您的感情很深,并且将自己放在了‘保护者’的位置上,所以他会对一些对宿主可能造成伤害的人天然地产生敌意。”

    苏断感觉自己越来越迷茫了:“他觉得秦知想伤害我?”

    系统:“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这样的。”

    苏断:“……”他觉得苏铮的脑回路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系统接着解释道:“在宿主接手这具身体之前,‘苏断’曾经喜欢过治愈目标同父异母的大哥秦风,并因此受挫生了很大一场病,系统经过分析后得出的推测是,苏铮也许是担心这种事再发生一次。”

    所以还是因为秦知那张长得和兄长有些相似的脸……

    苏断觉得秦知是真的很倒霉,明明连他一株植物都知道长相这种东西是不能被人类的力量控制的,可还是有人前赴后继地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将自己的心情发泄到秦知身上。

    先是秦风的无死角针对,再是原身的强迫,现在又是苏铮的偏见。

    苏断问:“人都是这么坏吗?”

    系统说:“不是的,资料上说,人性是相对的,好与坏并非绝对。”

    苏断说:“哦。”

    他觉得去问由程序编成的系统这个问题的自己,似乎有点不太明智,他们两个都不懂情感的非人类,能交流出什么结果呢?

    ……

    将药膏完全抹开后,秦知微微俯身,伸长胳膊想要去够放在床头的抽纸。

    下一秒,抽纸就被苏铮扔到了他面前。

    秦知的动作顿了顿,抽出几张纸巾将手上的滑腻的药膏擦干净,然后指尖勾住那一下小块被褪到下面的布料边缘,轻轻往上提。

    然后把外面宽松的裤子也提了上去。

    全程动作轻的不像话,让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然而一旁的苏铮看他的指尖在自己弟弟身上滑来滑去,吃了不知道多少豆腐,硬生生看出了一肚子火,在心中再三告诫自己不能在弟弟面前表现出暴力的一面,才能勉强将自己固定在椅子上。

    其实心中已经骂开了:

    这才来了几天,就敢摸他弟弟的屁股,要是再过上一段时间,是不是都敢随便将人抱进怀里了?

    不对,这个叫秦知的现在好像是在贴身伺候他弟弟,而他弟弟这几天行动不太方便,甚至生活自理也成问题,所以搂搂抱抱什么的,应该都已经发生过不知道多少遍了。

    想到这一点,苏铮感觉自己简直能喷出火来:“……”

    于是上完药后,秦知就被毫不留情地赶了出去,并且还被命令下午都不用过来了。

    秦知离开后,苏断在床上翻了个身,将枕头的位置调整了一下,似乎并不打算起来。

    苏铮轻咳一声,想要和自己弟弟谈谈关于感情方面的问题,“断断……”

    但话题刚开了个头,苏断就出声慢吞吞地打断了他的话:“哥哥,我困了,想睡觉。”

    苏铮顿住,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按照他弟弟一贯的作息规律,现在应该是午睡刚醒,怎么又要睡了?

    他皱眉问道:“你今天中午没睡午觉?”

    苏断说:“睡了。”

    “怎么这么嗜睡,身体不舒服吗?”苏铮伸手,想摸摸他的额头感觉一下温度。

    但是出于本能的警惕心,苏断下意识地将头往旁边侧了一下,避开了他的手。

    苏铮的动作顿住,慢慢将手收了回来。

    苏断将身体往蓬松的被子中缩了缩,解释道:“没有不舒服,只是还想睡。”

    看苏断一副有些疲惫的样子,苏铮也不好勉强,将想说的话咽下,安抚他道:“那就再睡一会儿。”

    苏断点点头,跟他说:“再见。”

    走出房门后,苏铮在站在走廊上想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弟弟讨厌了。

    难道是因为他赶走了那个叫秦知的下人?

    苏铮的脸色隐隐泛青。

    *

    另一边,被赶出去的秦知,走在路上也有些心神不属。

    在走过花园的时候,他趔趄了一下,踩到了一滩泥水,裤腿上就蹭上了脏污,仔细看了一遍,甚至连上半身也被溅上了一些黑褐色的泥点。

    今天才过了半天多一点,而他肯定是不能穿着一身带着污迹的衣服继续在苏宅中活动的,所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

    他住的的地方在下人中还算是不错的,一个独立的小单间,虽然不大,但胜在只有他一个人,环境也干净。

    将穿在外面的马甲脱掉,秦知垂下头,去解紧紧束在腰胯上的皮带。

    咔哒一声,搭扣被解开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但腰带抽到一半,秦知动作却慢了下来,最终完全顿住。

    他抬起眼,看着穿衣镜里面的自己,在他手下方一点的地方,有着一块明显的鼓起。

    秦知微微抿了抿唇,不知道想到什么,眼底浮现出了一抹晦暗的颜色。

    苏断想了想,说:“有一点。”其实是很多。

    系统解释道:“治愈目标身上的治愈值,只和其需要宿主治疗的病症有关,无论治愈目标处于什么状态,系统都只会扫描记录这些特定病症的治愈情况。而在大部分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案例中,‘囚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促进因素,对于这一起病症中,苏家就是治愈目标被‘囚禁’的地方,现在他走出了苏家,相当于又排除了一个发病因素。”

    苏断对人类的语言系统了解不深,比较熟悉的只有这段时间经常会用到的生活用语,所以对于系统这一段牵涉到了一些专业说法的解释,一时间有些茫然。

    ——其实对于斯德哥尔摩这种病,他到现在还是有些一知半解的。

    他连人类的基本情感还没能理清,哪里能明白这么复杂的心理学问题。

    他将系统的解释反复咀嚼了两遍,才感觉自己大概明白了系统的意思。

    原来是没有被他注意到的又一个病因吗?

    苏断数了数,说:“现在已经增加了30点治愈,只剩下20点了,按照这个速度,我们是不是很快就能完成任务了?”

    系统却说:“宿主不要把任务想的太简单,刚刚涨的这十点治愈值不仅是因为秦知走出了苏家,还有他心态上的一些转变,累加在一起才总共涨了十点治愈值,一般来说,治愈值只有在前期才会涨的快,越到后期涨的就会越困难哦。”

    苏断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他努力地在心里理着逻辑:

    现在他和苏家这边的病因都已经被排除了,等到秦知母亲顺利做完手术后,治愈值应该还能再涨一点儿。

    再然后就是一直欺负的秦知那个秦家继承人秦风了,如果秦知这一次还能像原来的剧情轨迹中那样,把秦风踩在脚下,治愈值应该也会涨一大截。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没有了原身的折磨和母亲去世的打击,秦知还有没有这么大的毅力,将秦风这个坎跨过去。

    毕竟即使是不怎么通人情世故的他,也能感受到秦知和秦风之间力量和地位的悬殊,将秦风扳倒,对于秦知而言,一定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不过就算有些担心,这方面他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苏断叹了一口气。

    系统:“宿主不用担心,80的治愈值已经不算低了,即使之后其余患病隐患没有被顺利排除,宿主也能得到至少为c的评级哦。”

    苏断从窗前离开,回到自己的小被子里,说:“好。”

    看着系统对任务这么上心的模样,他没好意思说出口,他刚刚并不是在为任务进程叹气。

    只是在担心那个和自己朝夕相处了快十天的人类而已。

    *

    苏断的生活很快恢复了平静,缓慢地向前行进着。

    苏铮没能在家里陪他几天,就又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闲暇时间极其不稳定。

    而苏断一个人在家倒也有自己的事情干,他在一次次练习中摸索着指挥身体的技巧,渐渐地也不会再每次吃饭都会摔筷子了,看上去和正常人再没有什么区别。

    苏铮没有离开多久,系统就提示他秦知的治愈值又涨了五点,据说秦母的手术已经完成了,做的很成功。

    而秦知也在苏铮的暗中帮助下,进入了一家连秦风也插不了手的外企,总算是有机会将在校园中学到的那些知识运用到实践中。

    苏断时不时就会通过系统观察一下自己的治愈对象,发现秦知比自己想象的要争气的多,不仅很快在职场中站稳了脚跟,还顶住了秦风后来的打压堵截,虽然栽过跟头,但每次都能爬的更高。

    苏铮只是递给了他一块敲门砖,不会一直庇佑他,之后的道路,都是由秦知自己走出来的。

    总体而言,苏断之前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一切都在朝着顺利的方向发展。

    只是有一个细节比较奇怪:

    苏断问:“他为什么要写我的名字?”

    苏断看着屏幕中的画面,向着系统发出疑问。

    屏幕中,秦知结束工作后回到家中,正在小书房里处理没有完成的工作的时候,忽然从书架上抽出了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下了“苏断”两个字。

    秦知握着钢笔的手很用力,手指紧紧抿着,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微微鼓了起来,落笔的时候却很轻柔,仿佛生怕将脆弱纸张划破一般。

    从他字体的笔锋中,可以看见一丝初露锋芒的锐利,就如同在商业帝国中刚闯出了一点名气的他本人一般。

    苏断回想了一下他那惨不忍睹的狗爬字,觉得秦知写他的名字,比他自己写出来好看多了。

    系统回答道:“根据大量案例分析,一个人书写另一个人的名字可以起到人为加深这个人在自己心中印象的作用,大多是为了延续某种激烈的情感。”

    苏断重复了一遍系统的话:“激烈的情感?”

    系统说:“是的,可能是非常浓烈的喜欢,或者是一刻都不敢忘记的仇恨,还有另外一些复杂的感情,人类的情感太繁复多样,无法用语言准确描述。”

    苏断眨了眨眼,说:“我觉得秦知应该不会恨我。”

    虽然他经常麻烦秦知照顾他,但也没有虐待过秦知。

    而且身为一颗灵物,虽然他在情感方面的感知力很差,但出于几千年来锻炼出的本能,他对关系到自己安危的危险和坏情绪十分敏感,至少在秦知身上,他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对方对自己有过什么负面情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