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83.在星际养崽的第二十天

时间:2018-06-18作者:千非

    ,精彩小说免费!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苏断想起了记忆里一段很久远之前的日子, 那还是修真界初生不久的时候, 地球上的灵气还很充足, 灵气过于浓郁的时候就会凝结成雨水从天上降下,蕴含着灵气的甘露落在万物身上, 如果有悟性好的, 很快就能自动吸收雨水中的灵气, 悟性差的,灵雨就会顺着它们的身体流入大地中, 去润泽生长在地上的其他生物。

    苏断就是在那样一场丰沛的灵雨中醒来的,他那时候还只是一颗非常小的的茯苓, 黑黝黝的根茎只有一元硬币那么大,头上也只生着两片小小的细长叶片。

    虽然他的根茎喝饱了雨水, 变得圆溜溜的,重量上应当是增加了一些,但当时苏断只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 仿佛随时可以飘起来一般。

    ——当然,是不可能飘起来的。

    事实上,刚生出灵智的他连稍微移动一下身体的能力都没有, 只能顶着自己的两片小叶子张望着周围的环境。

    树木、石块、路过的野兽……这个世界的全部对苏断而言都是陌生的, 他一开始还会很新奇地观察周围每一个细微的细节,但一个月、一年、十年这样地过去了,还是这么一成不变的环境, 苏断也就失去了对那些事物的好奇心, 每天沉迷发呆起来。

    不过生活也不总是这么无聊的, 偶尔苏断也会遇到一些妖怪同类,虽然并不一定都带着善意,但总也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一些波动。

    苏断记得自己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妖怪,修真时期地球上存在着许多种后人连听都不曾听说过的奇妙物种,譬如他见过的一只黑色巨兽——

    嗯……长什么样来着?

    想到这里,苏断的思维忽然顿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回想起具体的细节来。

    难道是在他跟着地球一起沉眠的那段时间,把脑子睡出了问题?

    忽然间,“啾啾”两声,将苏断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了一只身子圆滚滚、小腿儿细长的鸟儿,落在书房的窗户边沿,正歪着头打量他。

    见苏断没有反应,小鸟儿又啾啾叫了两声,黑豆般的小眼睛专注地盯着苏断,动了动小细腿儿,挺着充了气一般圆润蓬松的胸脯,往他的方向迈了两步。

    这小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总之长得十分圆润可爱,移动起来如同一只滚动的雪球,看着就让人新生喜爱之情,如果是对可爱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的女孩子,恐怕已经捧着脸尖叫了起来。

    但苏断却是悄悄地往后挪了一步。

    ——同时在心中警惕地拉响了防备的警报!

    他曾经被一只鸟妖啄伤过,那一次让他失去了大部分的叶片和一小块儿根茎组织,要不是他用上了自己攒了好几百年才攒出的一点点灵力,躲到了很深的地下,恐怕整株茯苓都得交代在鸟嘴里!

    从那以后,苏断只要看到有鸟类靠近,就会立刻用灵气将自己隐藏起来,并且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等到对方走得看不见了,才敢把灵气放下。

    面对着这样一只长着尖利喙部、还带着翅膀的生物,苏断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又疼了起来。

    不对——为什么被鸟啄伤的这一段记忆他又记得很清楚?

    苏断怔了一下,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那只白色的小鸟又清脆地叫了起来,而且翅膀一抖,竟然从窗沿直接跳到了书桌上。

    苏断心中立刻被求生欲塞满了,没空去思考自己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的记忆。

    他往后退了两步,扶在书柜上的手随时准备松开,用眼角努力瞄着书房把手的位置,模拟着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打开、冲出去,再在这只鸟追上来之前将门关上!

    就在这时,系统忽然出声道:“宿主不要慌,现在宿主的体重是这只鸟的一千零三十倍,一只手完全可以捏死两只!”

    苏断后退的脚步顿住了:“……”

    对哦,他现在是人类了。

    有手有脚能随便动、并且重量是那只鸟的,嗯,一千多倍。

    苏断的心情忽然平静了下来,他将视线从门把手上移开,转到自己手边。

    手上扶着的书柜隔层里放着一排书,一本比一本厚和硬实,看起来也一个比一个有威慑力。

    刚刚还对这些厚重书本感到有些避之不及的苏断,忽然觉得它们在这一刻变得亲切了起来。

    正当苏断的手微微从书柜上离开,打算抄书赶鸟的时候,身后的门被咔哒一声打开了。

    那只鸟见有人进来了,似乎受到了惊吓,撅着腿儿往后退了几步,恋恋不舍地看了苏断一眼,就扑棱着翅膀从敞开的窗户中飞了出去。

    苏断默默收回了自己想往书上伸的手,回头看向来人。

    ——是苏铮。

    苏断叫:“哥哥。”

    苏铮走过来牵着他在书桌旁边坐下,柔声道:“断断还在学习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哥哥。”

    也许是受到了父母去世的刺激,这一个月来苏断忽然就对公司的事感起了兴趣来。

    不管怎么说,弟弟不仅没有用因为父母的意外而一蹶不振,而是选择了尝试着去努力,总归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

    苏铮对此当然是乐见其成,有了事情干,苏断也不至于整天为了无法挽回的事伤神。

    为了让弟弟在书房待的更舒服一点儿,他还让管家在书房多加了一个垫着软垫的椅子——就是苏断现在坐着的那个。

    苏断摇了摇头:“谢谢哥哥,不用了,我不学了。”

    苏铮见他忽然这么说,关心地问他:“怎么啦?”

    难道是听了下人的什么传言?觉得他会不喜欢苏断对公司的事感兴趣?

    事实上这种传言从父母出了意外之后就开始在苏宅里流传了,苏铮为此辞了两个下人,但他待在苏宅的时间还是太少,没办法确保这些话在苏断耳边消失的干干净净。

    然而苏断只是看着他,很认真地对他说了三个字:“学不会。”

    苏铮:“……”非常合理的理由。

    苏铮是知道他的性格的,见苏断这幅认认真真的小模样就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停顿了一会儿后,只好纵容地笑了笑。

    刚刚还在欣慰自己弟弟长大了的苏铮一秒改变心态,他温柔地对苏断说:“没关系,那就不学了,断断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哥哥会养你的。”

    苏断没有立刻接话,只是就那么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看着他,黑亮的眸子像是宁静的夜幕,显得通透又纯粹。

    苏铮在弟弟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不知为何竟产生了一些无处可寻的伤感。

    只是没等他往下细想,就听见苏断小声说了一句:“好。”

    *

    时间依旧平静地往未来蔓延着足迹。

    在变故降临的那一天之前,一切都显得那么风平浪静。

    苏断依旧会定时观察自己的治愈目标,和他这边让人忧愁的整天在心里叹气的状况不同,秦知的命运线往前推进的很顺利。

    甚至顺利地有些过了头。

    苏断问:“系统,秦知是不是又遭受了什么刺激?”

    系统回到:“好哒请稍等——滴滴,系统并没有检测出来任何异常情况!”

    苏断想不通:“为什么他,嗯……他的命运线走的这么快?”

    在世界原剧情中,秦知用了三年半的时间才夺走了秦氏,完成了对秦风的报复,但现在只过了两年不到,竟然看起来已经快要得手了?

    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系统:“系统也不知道qaq”

    苏断说:“好吧。”

    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总之在苏断的暗中观察下,秦知的命运线就这么奇怪地、飞一般的往前推进着。

    在秦知准备对秦氏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那场针对苏氏的谋划悄无声息地开始爆发,苏铮在一个加班的深夜直接从苏氏被带到了警局中。

    怀中的少年身形清瘦,又带着一点儿尚未脱去稚气的柔软,大概是由于经常喝中药调养身体,所以有一股很淡的药草味。

    下意识将人接住以后,想到这位小少爷的洁癖和传闻中的性格,秦知握在苏断胳膊上的手瞬间僵硬了。

    他几乎是反射性地想到,会不会因此惹恼了这位小少爷,要是被事后追究起来……

    因为兄长的针对,他现在在外面已经找不到工作了,现在的这一份工作虽然要放下脸面伺候人,但同时薪酬也非常丰厚,他很需要这一笔钱,去付母亲的医药费。

    医院那边已经拖不了太久了……况且还要尽快筹备手术费。

    秦知抱着满身药香的小少爷,有些走神地想。

    不过他也只走神了那么一瞬间,很快,怀中人苍白的面色和痛苦的表情就将他的全部注意力夺走,再也想不起别的顾虑。

    一瞬间强烈的的痛感过后,苏断找回了一些对身体的控制权,不过他没有示意秦知将自己放开,而是抬起头,动了动嘴唇,艰难地组织语言道:“扶、扶我……坐起来。”

    秦知听到他的话,立即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胳膊上用了点力气,将他扶到椅子上坐下。

    他看着蜷缩地靠在椅子上,秀气的眉头皱在一起、闭着眼面色苍白如纸的少年,忍不住抿了抿唇。

    虽然传言中这位小少爷脾气又坏又无常,可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着天生的优势,像这样可怜的缩在那里的模样,无论如何也让人警惕不起来,反倒是让人有些控制不住的心疼。

    秦知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快速地对着小少爷说了见面以来最长的一句话:“我带您到沙发去坐着,然后去叫医生。”

    他昨天刚来,今天第一天上班,管家有很多事都没跟他交待清楚,所以不知道苏断的药放哪了,而知道的管家又在外面处理事务,他必须要出去找人才行。

    而椅子又硬又滑,还没有可以攀扶的地方,小少爷现在浑身软绵绵的提不上力气,他怕他走了之后,小少爷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很快又会滑到地板上。

    痛得连话都说不清的小少爷睁开眼,用那双因为疼痛而漫出水雾的漆黑眸子看了他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

    秦知又将人扶到沙发上,给他调整了一个不容易掉不下去的姿势,转身就出去找人。

    秦知走了之后,系统突然出声:“宿主宿主。”

    苏断:“什么事?”

    系统说:“其实我们有一个根据短阶段研究成果构建成的系统商城,宿主能够在里面用经验点换取各种物品帮助完成任务,其中就包括止痛剂。 ”

    系统说着,拉出一个面板,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物品图标,只是这些图标都显示灰色,显然是无法购买。

    苏断昨天没听他提起系统商城,第一次知道还能在用功德——不过系统叫它经验点——在上面买东西。

    这个系统可是个历练系统,突然出现一个商店什么的,总让他有一种修真和科技结合的错乱感。

    虽然身体还痛着,但听完之后,苏断很快就抓住了重点:“可我没有经验点。”

    第一个任务还没完成,他现在经验点余额为零,可以称得上一穷二白。

    系统说:“是的,一管止痛剂只需要十经验点。这十点经验点其实并不算多,宿主做完任务后系统会自动对宿主的表现和成果进行评定,由低到高的的成绩是dcba到s级,如果一个任务的评级能达到a级别以上,宿主就能得到至少五千的经验点,当然,对于现在的宿主而言,这十个经验点暂时还付不起。”

    系统顿了一下,电子音似乎低了一度:“我刚刚尝试了一下,系统没有赊账功能,所以止痛剂兑换失败。”

    苏断沉默了一下:“没事,其实不是很疼。”

    他说的是实话,身为一株不能移动的灵草,在他神智初生灵力还很低微,不足以保全自己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被人或动物伤害过,那时候感受到的疼痛,跟这个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会反应这么大,主要还是跟还不适应人类的身体有关。

    系统:“宿主不用安慰我qaq”

    已经沉睡了几千年、完全跟现代世界脱轨的老古董苏断看着系统最后哭泣的颜文字,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未来星际的人,难道很流行靠这种能表达情绪的字母交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