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59.第 59 章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系统说:“系统也不知道呢。”

    虽然秦知的行为似乎有些怪怪的, 但人都到了门口了, 苏断也不能当做没看见, 所以桌子上的这些文件当然没办法继续看了。

    理由充分地把面前长的宛如多胞胎兄弟、一晃神就分不清谁是谁的文件推到一旁,苏断偷偷松了一口气,让系统把屏幕亮度调高了一点,看着自己的治愈对象发起呆来。

    因为忙着公司的事, 没有多少闲暇时间, 所以苏断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秦知了,大多数时候都是匆匆看两眼,知道对方正在既定的命运线上拔足狂奔,知道他又变得优秀了一点儿, 就放下心来去做别的事情了。

    现在忽然有机会这么安静地观察对方,苏断才恍然发现了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秦知确实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苏断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秦知神态中带着明显的仓皇和茫然, 被四面八方的压力逼迫的小心翼翼,直到和他相处熟了之后才好转了一些,而现在的秦知, 眉眼间再看不出一丝惶恐之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经过打磨之后的沉稳和漠然。

    还有一些别的东西,隐晦的刻在秦知漆黑一片的眼底,但苏断看不太懂, 也就没有去思考。

    苏断对着唯一的旁观者发出感慨:“他变化好大啊。”

    系统乖巧地附和道:“是的呢, 宿主。”

    屏幕上, 秦知不知道在想什么,吐出一口烟雾后就微微皱起了眉,右手夹着烟,垂在车窗外,没有再吸。

    眉间竖起的痕迹,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深刻。

    苏断看着他皱眉抽烟的样子,奇怪地问:“他是不是不开心?”

    据说人常常在压力大的时候才会抽烟,而且秦知还把眉头皱得那么紧,一看就让人觉得他有心事。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来看他这件事让秦知觉得不开心吗?

    想到这种可能,苏断有些不解的同时,心里又有一点说不出的闷。

    系统说:“宿主请稍等,滴滴——检测结果显示治愈目标的情绪起伏较大,但并不属于负面,所以应该不是不开心。”

    苏断眨了眨眼,虽然知道秦知不是抱着不开心的心情来看他之后,心情好了一点,却也彻底迷糊了。

    人类的情感可真是让人费解,小茯苓第不知道多少次感叹着。

    明明表现出忧愁的样子,却又可能是高兴的,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屏幕中,在吐出那一口烟雾后,秦知没有再去动指间夹着的烟,任凭那根还剩下大半根的烟在空气中燃烧着,丝丝缕缕的烟雾还没来得及聚集着环绕上升,就被路过的夜风扯得七零八散。

    亮橙色的火光一直烧到了烟根部拼接的缝隙处,快要吻上弯曲指节的时候,秦知才伸手将它在车载烟灰缸里按灭。

    然后伸手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在秦知不知道为什么事而陷入沉思的时候,苏断也跟着发了长度为一根烟的呆,在秦知开始动之后,他才惊醒似的回过神,问:“秦知要进来了吗?”

    系统说:“治愈目标的前进方向和大门的方向重合,看来是这样的。”

    在苏断的目视下,那个高大的身影走到了苏家高大的铁栅栏雕花门前,神色从容地和走近的保安低声说了什么,保安又拿起对讲机通告了到了内院。

    于是两分钟后,书房的房门就被管家敲响了。

    苏断让系统关了屏幕,说:“进来。”

    管家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眉间因为长久的皱着而形成了一道深深的纹路,只是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和所剩无多的黑发掺在一起梳在脑后,比起从前来能明显看出老态来。

    自从苏父苏母出事后,苏家接连遭受打击,管家要操心的事又更多了些,不过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像是老了四五岁似的。

    管家说:“少爷,有人来访。”

    他顿了一下,才低声说:“是一位叫秦知的,曾经在两年半前给少爷当过一段时间的仆人,后来因为母亲要做手术所以辞职了,您还记得吗?”

    作为当初帮苏断把人招进来的人,管家当然知道那一场招聘下的真相是一件怎样无法宣之于口的隐秘,也知道辞职只是一块表面上你好我好的遮羞布。

    苏断点点头,说:“记得。”

    管家用浑浊的眼珠看着苏断,轻声说:“少爷,他现在是秦氏的主人。”

    苏断说:“嗯,我知道的。”

    好几年前秦氏在商业圈的地位就不比苏氏低,尤其是在苏氏这半年来经过了两次挫折、资产缩水了一些之后,秦氏更是稳稳地压了苏氏一头,成了a市中毫无异议的领头企业。

    秦氏易主这么大的事,是根本瞒不住的,现在整个业界都差不多知道了秦风栽在了秦家一个私生子手里,将整个秦氏都赔出去了。

    管家垂了垂眼,说:“秦先生现在在门外,他想见您。”

    苏断说:“让他进来吧。”

    管家却没有动,他似乎有什么顾虑,低声道:“少爷,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让秦先生明天再来。”

    苏铮不在家,家里的仆人们也都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万一秦知进来后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怎么跟大少爷交待?

    “没关系。”苏断摇摇头,根本没有往什么奇怪的方向想。

    管家忧心忡忡地重复道:“少爷……”

    苏断打断他的话:“让秦——嗯,秦先生进来吧,我去客厅等他。”

    他想,大概是因为管家不知道秦知是个好人,才会这么防备他。

    见小主人已经下了决定,管家也不好再劝,说了一声是后,就离开了书房去让保安开门。

    不过管家长了个心眼,在通知保安放人进来的时候,也让保安群分出两个人、带着电击棒一起跟着进来。

    苏断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把桌子上的文件稍微收拾了一下堆放在一起,然后下楼去见秦知。

    结果秦知那边的速度异常的快,他才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踏进了客厅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断看过来的目光,秦知抬起头,漆黑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苏断。

    苏断正打算往下伸的脚下意识地顿了一下,扶着楼梯把手的尽头,呆在原地和秦知对视着。

    投影和真人到底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刚刚已经在屏幕前看了好久,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苏断还是感觉有些陌生。

    系统说秦知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长高了四厘米,但也许是因为身上的肌肉和气势变得明显了的原因,整个人显得很有压迫感,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可远不止高了四厘米。

    像是从一根没什么威胁性的小青竹,进化成了一只有着极强杀伤力的猎食者一般,让人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即使是像这样偏于弱势地站在阶梯下仰头看着他,也让苏断凭空生出了一种想要用小叶子捂着脑袋,逃去地底的冲动。

    在某种趋利避害本能的操控下,苏断忍不住动了动脚,往后退了一小步。

    然而站在下面的秦知忽然开了口,他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明显的哑意,却是很温柔的语调,甚至是有些小心翼翼地唤了他一声:“……少爷。”

    这是……摔了?

    听起来还摔的挺严重。

    想起小少爷那看起来就经不起折腾的小身板,虽然知道对方的人品可能很有问题,秦知还是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他没敢犹豫,伸手把只剩一条缝的门重新推开,快步走了进去。

    浴室门没锁,他握住把手一按,门就顺畅地被打开了。

    不出所料,浴室中正一片狼狈。

    东西倒到了一片,淋浴头也是开着的,正在滋滋地往外喷着水,好巧不巧正对着浴室门口的方向,秦知一进来就先被喷了一脸热气腾腾的水,他往旁边一躲,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迹。

    将水迹抹掉、视线清晰之后,秦知看到了摔倒在地上的苏断。

    苏断身上的衬衫已经脱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白色的纯棉布料,浴巾有一半遮在身上,另一半落在地上被水浸湿,两条又细又白的腿上也沾了一些水迹。

    他的姿势很奇怪,正常人仰面摔到之后都会用手在地上撑一下,试图站起来,但苏断不是,他似乎完全放弃了挣扎,整个人就那么如同一条脱水的鱼一般躺在地上。

    听见他进来的动静,苏断把视线移到他身上,也许是因为疼痛的原因,黑眸显得比平时更加湿润。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站起来的苏断动了动嘴唇,向着自己的治疗对象发出求救声:“抱……扶我起来……”

    他这一下摔得又准又严实,尾脊那块疼得几乎已经麻木,在剧烈的疼痛刺激下,原本就用的不怎么熟练的四肢完全不知道怎么指挥了,甚至连说话都有些颠倒。

    秦知被他看的心忽然有些发颤,也没注意到他的用词错误,上前一步半跪下来,将苏断身上的浴巾拿开扔到一旁,扶着他的肩膀,微微用了点力气,想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地上覆着一层淅淅沥沥的水迹,秦知膝盖上的布料很快被地板上的水浸湿,不过刚刚他身上已经被打湿了大半,倒也不差这一点了。

    现在情况比较棘手的,是面前这个还可怜巴巴倒在地上的小少爷。

    苏断身上沾了水,本来就滑,整个人又僵硬的要命,丝毫不知道配合他的动作,刚起来一点很快又往下滑,导致秦知无论如何也不能只靠着扶肩膀就将人从地上扶起来。

    没办法,秦知只好一只手扣着苏断的肩膀,另一只手穿过少年的腿弯,小心地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他虽然看着清瘦,但该有的力气还是有的,抱着骨架偏小的少年,感觉轻飘飘的。

    ——他真的已经成年了吗?

    秦知想到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可比苏断重了不止一点儿。

    直到已经将人抱进了怀里,秦知才有功夫想到这个小主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逾越的动作生气。

    他低下头,想看看苏断脸上的表情,却只看见了带着一个小小发旋的漆黑发顶,小少爷乖乖地窝在他怀里,连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因为伤应该在尾脊那里,秦知将人放在床上的时候,调整成了趴着的姿势,然后快速通知了管家。

    ……

    因为苏断的突然摔倒,苏宅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等到医生给苏断上好药离开后,时间已经接近凌晨。

    诊断结果是尾脊骨有轻微骨裂,达不到要动手术的程度,只是至少也要好好休息半个月,不能做剧烈运动。

    虽然这伤说起来并不算严重,但任何小伤病放到苏断身上,都是需要被严肃对待的。

    管家给苏断的大哥打了电话,但是公司那边事务太忙,今晚是回不来了。

    通知完苏铮那边后,他又不放心地给医生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番注意事项。

    虽然从小到大小病大病不断,但那都是因为身体免疫力低下而受的伤,骨折这种严重的外伤,还是第一次发生。

    ——虽然医生已经解释了无数遍轻微骨裂和骨折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可管家还是止不住地被这个词惊到。

    作为这间别墅中唯一一个需要被伺候的主子,苏断受伤了,连带着整个苏宅的气氛都有些难以言喻的紧张。

    然而就在众人都愁容满面的时候,刚抹了药屁股凉飕飕的苏断却趴在床上悄悄松了一口气。

    系统也跟着高兴:“太好了,这样宿主就可以合理的半身不遂了。”

    苏断:“……”

    他只是动作有点迟钝,哪里算得上半身不遂了?

    这个系统的用词准确度竟然还不如他。

    不过苏断懒得和系统争辩用词问题:“嗯。”

    虽然系统的形容似乎有些奇怪,但不管怎么说,能够不用再费劲地让自己表现得和正常人一样,确实是一件好事。

    原本苏断对于当人这件事充满了兴趣,原身本身的生活状况也很安逸,很适合他慢慢摸索,但今天苏铮的出现,却给了他一些压力。

    他是来做任务的,但在做任务之前,他得保证自己不被人发现不对劲。他和系统都没钱,买不起商城里的道具,一旦被苏家赶出去或是监视起来,这任务还怎么做的下去?

    虽然系统说只要性格转变的合理,表现得和原主不一样也不影响任务评级,可性格转变得再厉害,也不会突然半身不遂。

    不对……什么半身不遂,他这是被系统传染了吗。

    苏断再次在心里默念他只是行动比常人迟钝了一些,而已。

    系统说:“宿主可以趁着这半个月偷偷学学人类的生活方式,然后想一想该怎么治愈任务目标,虽然任务没有时间限制,但一般而言,任务完成的越快,评级就会越高。”,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