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58.帝国元帅的小奴隶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竟是丝毫不把苏氏的安危放在心上, 颇有几分本末倒置之意。

    ——其实他们这么有恃无恐也是有原因的, 苏氏是传承了几十年, 在国内的根基极其稳固, 占了当前业界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市场份额, 想要倒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果能从苏铮手里撕出股份来, 所获得的利益完全可以弥补他们在这一场狙击中受的损失。

    当系统跟苏断分析完这些股东的心理后, 苏断想了想,评价道:“这些人真笨。”

    他还是一株茯苓的时候,依附在松树根部生长,都明白只有松树健健康康的活着,自己才能获得最多的养分,那些股东和苏氏之间的关系应该与他和松树的关系是类似的, 却一点儿都不知道爱护自己生长的环境。

    虽然短时间内作用不显,但他记得人类常说的一个成语就是积少成多, 再这样下去,苏氏早晚会一点一点走向衰败的。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在原来的剧情中, 苏铮在监狱里待了三年,这三年里股东们勾心斗角,苏断又把控不住局面, 苏氏的情况又越来越糟, 等到苏铮出狱的时候, 面对的就是一个内里已经空了大半、随时可能倒塌的苏氏。

    系统附和他:“宿主说的对。”

    苏断和系统说完话, 穿着刚换上的睡衣爬到了窗边。

    夜已经很深了, 但是这座城市中的灯光还亮着,各色各样璀璨的霓虹灯朝着天空漫射,将远方星子的光芒都衬托的黯淡了起来。

    苏断仰头看向这座城市东方一片聚集在一起、尤其高大的楼层,那里是各大公司和集团扎堆的地方,是这个城市的经济命脉所在,苏氏就在那里占了其中的一整座楼。

    苏铮这时候应该已经快到警局了。

    苏断忧心忡忡地想,听说警察抓人很凶的,而且监狱里的环境也不好,他查了资料,不仅犯人之间会发生争斗,有一些狱警还会虐待犯人,总之就是很乱。

    系统似乎是读出了他的担心,善解人意道:“宿主需要苏铮那里的即时投影吗?”

    苏断犹豫了几秒钟,说:“好的,谢谢。”

    一道屏幕在他面前凭空出现,苏铮身影出现在了屏幕正中,他已经到了警局,正坐在审讯室里接受问询,身上的西服外套不知所踪,只穿着一件白衬衫内衬,脸上的表情很冷。

    苏断盯着屏幕看了很久,因为太过专注,瞳孔都微微缩紧了,一直到审讯告一段落,苏铮被带去了拘留室,他才放松了一点儿。

    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糟糕,苏断想,那些警察要比他一开始想的要文明一些,对苏铮还算客气,就是那个拘留室实在是太简陋了,总共只有五六平米大,里面的那张床又窄又短,体型高大的苏铮躺上去简直憋屈的要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床实在躺着不舒服,苏铮这一晚是靠着墙睡的。

    苏断原本毫无睡意,但他的观察对象都睡了过去,他看着看着,困意也一下子涌了上来,不知不就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苏断是被管家叫醒的,经过一晚上的发酵,该知道这件事的都已经知道了,苏铮那边的人也已经差不多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管家帮他穿好衣服后,严肃地跟他讲完了事情的经过,然后带着他去了警察局。

    虽然一般来说嫌疑犯在判决罪名前是不允许家属探视的,但人情社会只要关系到位,一切都是可以商量的。

    虽然知道对方在昨晚并没有吃多少苦,但亲眼见到苏铮带着点儿憔悴意味面容的时候,苏断还是眼眶一酸,控制不住地掉下了泪。

    苏铮的眉头几乎立刻就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但警察还在一旁守着,他不能过去像以往那样摸着弟弟的头安慰他,只能隔着桌子,一遍遍地低声哄着:“断断乖,哥哥没事,别哭了。”

    苏断擦了擦眼泪,说:“我不哭。”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忍不住打了个带着泪音的嗝,眼角又往外渗了两滴泪珠。

    苏断:“……”

    其实苏断也明白眼泪是无济于事的,可人类的情感就是这么奇怪,明明他昨晚已经通过系统的投影看了苏铮整整一晚上,但过了几个小时真正见面的时候,还是有一股难过从心头不住地冒了出来。

    看着弟弟哭得直打嗝的样子,苏铮忍不住将身体往前倾了倾,从手边的纸巾盒里抽出一些纸巾,递给坐在桌子对面的苏断。

    苏断接过纸巾,摁了摁已经泛起了红的鼻尖。

    苏铮小声地安慰着他,苏断的眼泪止住后,感觉有些丧气,被抓的人是苏铮,原本应该是他安慰苏铮,现在怎么反过来了呢?

    不仅帮不上什么忙,还一直给苏铮添麻烦。

    苏断反思了几秒后端正心态,跟苏铮说:“哥哥,你不要担心,晚上要好好睡觉。”像是昨天那样倚着墙睡,就是很不好的,系统说容易伤到颈椎。

    苏铮眉间皱起的弧度松了松,说:“好,听我们断断的。”

    一旁的工作人员应该是被收买了,眼神落在一旁的地板上,对他们的交流不闻不问,除了最后提醒时间到了的时候,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探视时间只有二十分钟,虽然很不舍得,但苏断还是被请出了探视室。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苏氏的律师不是吃白饭的,反应十分迅速,苏铮的心腹们也都在想办法捞人。

    但无奈陷害苏铮的幕后黑手显然已经准备了很久,每一个环节都计划的天衣无缝,种种“证据”确凿无疑,最终苏铮还是像原来剧情中那样,被判了五年的有期徒刑。

    而苏氏也因为股东互撕陷入了一场混乱中,股价大幅度下跌。

    好在苏铮在判决下来之后,立刻将手中的股份代理权交给了苏断,加上苏父苏母原来留给苏断的那些,他一个人能支配的股份就超过了百分之五十,在苏氏拥有绝对决策权,所以局面还不算糟糕到无法挽救。

    况且苏断也不再是原来那个一点儿智商都不长、被股东们耍的团团转的那个原身。

    即使股东们都强烈反对让一个外人掌管苏氏,但拥有者绝对决策权的苏断还是在系统的筛选下请了一个职业经理人回来。

    系统还是很靠谱的,选出来的这个职业经理人的业务能力很强,在入职后顶住了股东们的故意为难,苏氏的情况开始好转,虽然还是跟苏铮在的时候不能比,但也好过任由那些脑子拎不清的股东们作。

    苏断也稍微松了一口气,去探望苏铮的时候还认认真真地跟苏铮汇报了情况,然后得到了一顿毫不留情的夸奖,被夸的都有些晕乎乎的。

    然而事实证明fg是不能乱立的,苏铮刚夸完他有眼光没多久,那个职业经理人就翻车了——

    系统检测到他近期在私下里和董事会中一个比较大的股东接触很频繁,和对方达成了协议,一起想办法将苏断手中的股份骗过来。

    苏断看完系统给他的资料之后,叹了一口气,说:“我们要换一个人吗?”

    系统说:“应该是的,宿主。”

    苏断隐隐感觉就算是再换一个人,迟早还是得翻车,毕竟他手里的股份实在是太诱人了,人类,不,应该是所有生物基因里都有贪婪的种子,应该没有多少人能抵挡住的这么大一笔财富的诱惑。

    但是没有办法,苏铮不在,他自己管不了,那些股东又是绝对靠不住的,只能从外面找人。

    大不了出了问题就接着换,反正有系统帮他监视着,总不至于真被人算计了。

    就是换来换去麻烦了一点儿,而且也不利于企业的长期发展,但现在保全苏氏最重要,苏断也就不讲究那么多了。

    这段时间也不全是坏事,职业经理人虽然虽然翻车了,但很快就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苏铮入狱半年后,秦知终于把秦风干翻,将秦氏拿到了手中,完成了自己的命运线,同时他的治愈值也涨了五点,变成了九十点。

    苏断心中冒出了一点儿希望的小苗苗。

    根据系统给他的资料,虽然经历过很多不幸,但秦知最终没有长歪,而是长成了一个知恩图报的好人,在原来的剧情中,虽然苏断对他做了很过分的事,但为了报答苏铮对他的帮助,还是尽心尽力地动用自己的人脉,让苏铮提前了两年出狱。

    这一次他没有像原剧情中那样对秦知做那些过分的事,秦知应该还是会去帮苏铮的吧?

    确认了自己没办法在一年内学会管理公司,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后,苏断也就没那么着急了。

    他将厚厚的专业书合上,一只手扶着书柜边缘,踮着脚用另一只手把它放到比较高的的书架隔层里,感觉身上有无形的担子被卸下,身体瞬间轻盈了许多。

    学习真是一件可怕的事,仰头最后看了一眼书架上露出的宽大书脊,苏断缓缓吐出一口气,意识到自己不用再继续学习后,感觉整个人都获得了重生。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苏断想起了记忆里一段很久远之前的日子,那还是修真界初生不久的时候,地球上的灵气还很充足,灵气过于浓郁的时候就会凝结成雨水从天上降下,蕴含着灵气的甘露落在万物身上,如果有悟性好的,很快就能自动吸收雨水中的灵气,悟性差的,灵雨就会顺着它们的身体流入大地中,去润泽生长在地上的其他生物。

    苏断就是在那样一场丰沛的灵雨中醒来的,他那时候还只是一颗非常小的的茯苓,黑黝黝的根茎只有一元硬币那么大,头上也只生着两片小小的细长叶片。

    虽然他的根茎喝饱了雨水,变得圆溜溜的,重量上应当是增加了一些,但当时苏断只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仿佛随时可以飘起来一般。

    ——当然,是不可能飘起来的。

    事实上,刚生出灵智的他连稍微移动一下身体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顶着自己的两片小叶子张望着周围的环境。

    树木、石块、路过的野兽……这个世界的全部对苏断而言都是陌生的,他一开始还会很新奇地观察周围每一个细微的细节,但一个月、一年、十年这样地过去了,还是这么一成不变的环境,苏断也就失去了对那些事物的好奇心,每天沉迷发呆起来。

    不过生活也不总是这么无聊的,偶尔苏断也会遇到一些妖怪同类,虽然并不一定都带着善意,但总也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一些波动。

    苏断记得自己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妖怪,修真时期地球上存在着许多种后人连听都不曾听说过的奇妙物种,譬如他见过的一只黑色巨兽——

    嗯……长什么样来着?

    想到这里,苏断的思维忽然顿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回想起具体的细节来。

    难道是在他跟着地球一起沉眠的那段时间,把脑子睡出了问题?

    忽然间,“啾啾”两声,将苏断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了一只身子圆滚滚、小腿儿细长的鸟儿,落在书房的窗户边沿,正歪着头打量他。

    见苏断没有反应,小鸟儿又啾啾叫了两声,黑豆般的小眼睛专注地盯着苏断,动了动小细腿儿,挺着充了气一般圆润蓬松的胸脯,往他的方向迈了两步。

    这小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总之长得十分圆润可爱,移动起来如同一只滚动的雪球,看着就让人新生喜爱之情,如果是对可爱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的女孩子,恐怕已经捧着脸尖叫了起来。

    但苏断却是悄悄地往后挪了一步。

    ——同时在心中警惕地拉响了防备的警报!

    他曾经被一只鸟妖啄伤过,那一次让他失去了大部分的叶片和一小块儿根茎组织,要不是他用上了自己攒了好几百年才攒出的一点点灵力,躲到了很深的地下,恐怕整株茯苓都得交代在鸟嘴里!

    从那以后,苏断只要看到有鸟类靠近,就会立刻用灵气将自己隐藏起来,并且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等到对方走得看不见了,才敢把灵气放下。

    面对着这样一只长着尖利喙部、还带着翅膀的生物,苏断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又疼了起来。

    不对——为什么被鸟啄伤的这一段记忆他又记得很清楚?

    苏断怔了一下,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那只白色的小鸟又清脆地叫了起来,而且翅膀一抖,竟然从窗沿直接跳到了书桌上。

    苏断心中立刻被求生欲塞满了,没空去思考自己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的记忆。

    他往后退了两步,扶在书柜上的手随时准备松开,用眼角努力瞄着书房把手的位置,模拟着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打开、冲出去,再在这只鸟追上来之前将门关上!

    就在这时,系统忽然出声道:“宿主不要慌,现在宿主的体重是这只鸟的一千零三十倍,一只手完全可以捏死两只!”

    苏断后退的脚步顿住了:“……”

    对哦,他现在是人类了。

    有手有脚能随便动、并且重量是那只鸟的,嗯,一千多倍。

    苏断的心情忽然平静了下来,他将视线从门把手上移开,转到自己手边。

    手上扶着的书柜隔层里放着一排书,一本比一本厚和硬实,看起来也一个比一个有威慑力。

    刚刚还对这些厚重书本感到有些避之不及的苏断,忽然觉得它们在这一刻变得亲切了起来。

    正当苏断的手微微从书柜上离开,打算抄书赶鸟的时候,身后的门被咔哒一声打开了。

    那只鸟见有人进来了,似乎受到了惊吓,撅着腿儿往后退了几步,恋恋不舍地看了苏断一眼,就扑棱着翅膀从敞开的窗户中飞了出去。

    苏断默默收回了自己想往书上伸的手,回头看向来人。

    ——是苏铮。

    苏断叫:“哥哥。”

    苏铮走过来牵着他在书桌旁边坐下,柔声道:“断断还在学习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哥哥。”

    也许是受到了父母去世的刺激,这一个月来苏断忽然就对公司的事感起了兴趣来。

    不管怎么说,弟弟不仅没有用因为父母的意外而一蹶不振,而是选择了尝试着去努力,总归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

    苏铮对此当然是乐见其成,有了事情干,苏断也不至于整天为了无法挽回的事伤神。

    为了让弟弟在书房待的更舒服一点儿,他还让管家在书房多加了一个垫着软垫的椅子——就是苏断现在坐着的那个。

    苏断摇了摇头:“谢谢哥哥,不用了,我不学了。”

    苏铮见他忽然这么说,关心地问他:“怎么啦?”

    难道是听了下人的什么传言?觉得他会不喜欢苏断对公司的事感兴趣?

    事实上这种传言从父母出了意外之后就开始在苏宅里流传了,苏铮为此辞了两个下人,但他待在苏宅的时间还是太少,没办法确保这些话在苏断耳边消失的干干净净。

    然而苏断只是看着他,很认真地对他说了三个字:“学不会。”

    苏铮:“……”非常合理的理由。

    苏铮是知道他的性格的,见苏断这幅认认真真的小模样就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停顿了一会儿后,只好纵容地笑了笑。

    刚刚还在欣慰自己弟弟长大了的苏铮一秒改变心态,他温柔地对苏断说:“没关系,那就不学了,断断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哥哥会养你的。”

    苏断没有立刻接话,只是就那么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看着他,黑亮的眸子像是宁静的夜幕,显得通透又纯粹。

    苏铮在弟弟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不知为何竟产生了一些无处可寻的伤感。

    只是没等他往下细想,就听见苏断小声说了一句:“好。”

    *

    时间依旧平静地往未来蔓延着足迹。

    在变故降临的那一天之前,一切都显得那么风平浪静。

    苏断依旧会定时观察自己的治愈目标,和他这边让人忧愁的整天在心里叹气的状况不同,秦知的命运线往前推进的很顺利。,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