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57.帝国元帅的小奴隶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代表着不详的剧烈碰撞声在苏断耳边炸开。

    苏断举着手机,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苏铮原本在一旁低着头看文件, 在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奇怪动静后, 抬起头来,叫了一声:“断断?”

    苏断动了动眼珠, 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苏铮在他苍白的面色中看出了一丝异样,他将手中的文件往茶几上一扔,长臂伸过来将苏断手中的电话拿走, 放到耳边。

    “喂?妈!发生了什么——”

    苏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拿着苏断的手机, 匆忙地对他说了一句“断断,你先在家里待着, 等哥哥回来”,就转身走出了客厅, 连挂在一旁的外套都没来得及拿。

    苏断没有起身追上去,他保持着坐在沙发上的姿势, 整个人都愣愣的。

    看着苏铮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他在心里叫了一声:“系统!”声音中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急切。

    系统:“宿主有什么吩咐!”

    苏断的嗓子发紧, 问:“我……爸妈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系统:“好的宿主请稍等!系统这就去检测!”

    系统:“检测到宿主这具身体的父母在路上遭遇车祸,生命体征——

    系统说:“已于13秒前消失。”

    苏断沉默一会儿, 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弯了弯,问:“为什么?这是……违规惩罚吗?”

    系统:“抱歉, 这里检测不出任何异样!系统并没有收到违规警告!”

    苏断沉默了更久, 才说:“好的, 我知道了。”

    他咽了一口口水,结果极度紧张下,身体不听使唤,牙齿和舌尖磕碰,一股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管家似乎是接到了苏铮的通知,很快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比平时更加严肃,嘴角的法令纹显出深刻的沟壑来,看见苏断,声音沙哑地叫了一声少爷。

    苏断含着满口血腥,睁大着眼看他,不知道因为疼痛还是什么,从眼角落下一串眼泪来。

    *

    事情很快就尘埃落定。

    调查结果显示,这一场车祸是非常纯粹的意外,没有什么刹车失灵之类的巧合,撞了苏父苏母的人也不是什么酒驾的货车司机,而是一位普通朝九晚五上班的白领,当时正在下班的路上,就因为一段路的视线死角和苏父苏母的车撞上了。

    对方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比起在车祸现场当场死亡的苏父苏母和司机,还算是幸运地在手术台上捡回了一条命。

    警方根据录像得出的结果是,这一场车祸应该由车祸双方各担一半责任,不过因为苏父苏母已经当场死亡,所以对方的赔偿额度要更大一些。

    对方在病床上醒来、了解到自己撞死的人的身份后,又被吓得差点厥了过去,看着满身冷凝的苏铮,颤颤巍巍地保证一定会尽快凑够赔偿。

    不过苏铮最终没要这笔钱,他们家并不缺这几百万,人已经回不来了,再纠缠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况且严格来说,其实责任还是他们这边大一点,是他们的司机因为视线死角主动撞上了对方的车,警方是看在他们家的面子上,才会判一个均等责任。

    苏父苏母的葬礼定在半个月后举行。

    半个月的忙碌下来,苏断和苏铮都瘦了一大圈。

    不仅仅是在忙车祸案和苏父苏母葬礼的事,更多的是公司那边在闹腾,苏父苏母去世的消息一确认,公司的那些看似老实的股东们可就纷纷坐不住了,尤其是和他们家带着点血缘关系的那几个,跳的比谁都欢。

    苏铮废寝忘食了整整半个月,才终于将公司的骚动勉强压了下去。

    要不是苏父苏母早就立好了遗嘱把主公司和分公司的股份都留给他和苏断,恐怕事情还没那么容易解决。

    葬礼当天是个冬日里难得的晴天,温和的阳光落在来宾们黑色西服和礼裙上,却染不上一丝温暖的气息。

    葬礼结束后,人都走了个干净,连那些不死心地想要继续留在苏宅的亲戚也被苏铮一并“送”了出去,整个苏宅都显得异常安静。

    灵堂里,苏铮去了门口抽烟,苏断站在牌位前,看着苏父苏母的黑白色相片,眼中是看不出情绪的一片漆黑。

    苏父苏母可以称得上是郎才女貌,男的严肃俊美女的温婉大方,照片里苏母的眉眼很温柔的弯着,柔柔的看向苏断。

    对不起,苏断在心里说,到底还是没能改变什么。

    苏断对系统说:“看来这个世界有它自己的规则。”

    治愈目标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但除了治愈目标之外,这个世界中其他人的命运似乎都有着既定的轨迹

    一旦发生什么错漏,世界就会自动修正脱离了轨道的意外。

    系统说:“抱歉。”

    苏断摇摇头,说:“不是你的错。”

    系统:qaq

    看着相片上的苏父苏母,苏断想到了命数这种无理取闹的东西。

    在他生存的年代,万物都是有着自己定好的命数的,从出生到结束,每一件看似无意的小转折都可能是牵引着命运一头的锁链微微抖动的结果。

    有的人生来富贵顺遂,一生平平安安;有人命里带衰,注定年少早亡。

    不仅仅是人类,世间所有生灵都是如此。

    就拿他自己来说——

    其实修真年代是像他这种灵物最辉煌的一个时期,只要稍微有些天分的,基本上都能化形成功,然而他虽然早早地就产生了独立的意识,却不知为何,始终没有化形的迹象。

    直到他终于感到自己触摸到了化形的边缘的时候,地球却因为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倾覆,大量人类离开母星另谋生路,在灾难中受了伤的他最终还是没能化形,最后跟着母星一起陷入了沉眠。

    就这样磋磨了几千年,才等来了一个不知道到底靠不靠谱的机会。

    也许无法化形,就是天道给他定下的命数,苏断想。

    怕苏断看的太久神伤,苏铮抽了几口就将嘴里的烟掐了,回来对着牌位深深鞠了一躬,起身牵起苏断的手说:“走吧。”

    *

    接下来就是一段很忙碌的时期,为了应对公司那一群虎视眈眈的股东,苏铮忙得脚不沾地,比起从前在家里待的时间还要少得多,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一面是常有的事。

    不过苏断倒不急,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他在忙着学习怎么管理公司。

    但是显然,连大学课本都读不懂的苏断对这种专业性极强的工作,适应的非常不良好。

    坚持了一个月后,发现自己连入门都摸不到,他无奈地宣布了放弃。

    苏断说:“系统,我不行了。”

    系统安慰他说:“宿主不要慌,我们还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解决问题,系统可以帮宿主筛选合适的经理人。”

    苏断点了点头:“好吧,只能这样了”

    苏断会忽然开始学习管理公司的事务,并不是因为什么突发奇想,而是为了以后做准备。

    在系统给他的世界资料里,苏家所经受的的灾难并不止苏父苏母意外去世这一场。

    苏氏会在一年后遭受一场被精密谋划的狙击,苏氏的股价发生了一次崩塌,苏铮也被人陷害入狱,判了三年的有期徒刑。

    苏断原本想要提醒苏铮提高警惕,来规避这一场祸事,但是不久前苏父苏母的事给了他一个很深的教训。

    既然命运不可更改,就算他想办法让苏铮逃过这一场牢狱之灾,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在等着苏铮呢?

    所以,这一次苏断不打算插手。

    不过就算不插手苏铮的命运,在应对这场意外的时候,有些小地方也许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在苏铮入狱后,苏家主家就剩下了一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少爷,而小少爷对于如何管理公司一窍不通,面对着时时想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的股东们,全凭着哥哥留下的人脉才勉强保住了苏氏,坚持到了苏铮出狱。

    这个勉强保住,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苏铮出狱的时候,在同行不遗余力的排挤下,苏氏的产业已经缩水到了原来的五分之一,而且随时有破产的危险。

    苏断想,既然自己没办法让苏铮不坐牢,那就只好在他坐牢的这段时间里,尽力保全苏氏了。

    苏断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垂眼看着和自己隔着一个楼梯的秦知,很小声地叫他:“……秦知。”

    在他话音落下的下一秒,就看见秦知的眉眼在一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仰着头不厌其烦地叫他:“少爷,下来吧。”

    苏断点点头,扶着楼梯把手,踏在铺着厚实防滑绒毯的楼梯上,慢慢地沿着边缘走了下来。

    明明早就已经能够很顺畅的走路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扶着把手。

    秦知很耐心地站在楼梯口,像一只擅长等待和蛰伏的猎食者,等他那只像小蜗牛一样的猎物,试探着、磨磨蹭蹭的送上门来。

    送上门来的苏断看着面前比他高了一个头还多的秦知,刚刚才消退下去的、想要把自己埋起来的冲动又涌了上来。

    刚刚他站在楼梯上还不显,现在他和秦知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感受到的压迫感就是切切实实的了。

    经过两年半的蜕变,秦知的身材比例在有意锻炼下变得更加完美,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将板正黑灰色西装撑得恰到好处,隐约能让人感受到衣服内结实有力的身躯。

    苏断将视线从秦知和自己视线平齐的肩膀上移开,仰头去看秦知的脸。

    跟印象里比,秦知的肤色似乎变黑了一点点,也许是张开了,五官也变得锐利深刻了一些,下颌的线条干脆利落,不笑的时候很容易让人心底发憷。

    ——就像他在系统的屏幕投影中看到的那样。

    但秦知现在看着他的眼神很温和,黑曜石一般的漆黑眼眸中也都是柔和的光芒,见他抬起头看自己,还微微低下头,让苏断不用那么费尽地仰着头。

    感觉到秦知的亲近之意,苏断忽然又不怎么怕了,他竖了竖自己并不存在的小叶子,将心底的一丝阴霾挥开。他观察了秦知那么多年,就算没有系统给出的那些资料,也知道秦知不会伤害他。

    之所以会感觉到威胁,大概是因为秦知的成长实在是太大了,让他有些不适应。

    想起秦知是来访的客人,苏断便模仿着系统给他的资料中待客的礼仪,拿出主人家的做派,很有礼貌的说:“秦先生,去沙发上坐吧。”

    听到苏断对自己的称呼,秦知眼中的光芒凝结了一瞬,很快又恢复正常,低声道:“少爷不用这么叫我。”

    离得这么近,秦知低沉嗓音中的那一丝沙哑就显得更加明显,落在苏断耳边,让他的耳尖都生出了一点儿说不出的痒意。

    苏断自认为悄悄地动了动脑袋,将耳朵挪的离秦知的方向远了一些。

    还没等他认真地反驳秦知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主仆关系了,按照人类的礼仪,秦知不用再用专门的敬称叫他,他也不应该那么没礼貌地叫秦知的全名,秦知就继续缓缓地说:“少爷那么叫我,显得很生疏,不如继续叫我秦知,好吗?”

    苏断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他尊重秦知的意见,不过他没有忘记强调:“你已经不是秦家的下人了,不用再叫我少爷。”

    秦知的表情似乎黯了黯,不过还是从善如流地答应了:“好。”

    他垂着眼,又挨近了苏断一些,蛊惑般的轻声问着:“那我叫少爷断断好不好?”

    秦知实在挨的有点儿太近了,近到苏断都能闻到他身上浅淡的烟草味道。

    苏断犹豫了一下,这个称呼似乎有点儿太亲密了……

    只是这具身体还是那么娇气,并不算浓重的烟草味刚经过喉管,苏断还没想好要不要答应秦知的提议,就被刺激的咳了起来,“咳咳——呜,咳……”

    秦知顿时慌乱起来,伸手去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开始咳嗽的苏断,“断断,你怎么了?”

    他掌心附上苏断肩头,被明显的骨头硌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心疼涌上心头,秦知伸出另一只手,在苏断背上一下下地轻轻拍着,试图安抚他。

    可秦知一靠近,那股烟味就变得更明显了一些,苏断也被刺激的咳得更厉害,眼角都泛出了泪花,他用力将脑袋往后仰,想远离让自己难受的罪魁祸首,断断续续地解释着:“你、咳,你身上有——咳咳,烟味……”

    听到这样一个解释,秦知在他背上安抚的动作顿住了,眼底浮现出错愕中混杂着愧疚的复杂神色。

    他将手上的力道放松,准备往后退开——

    这时候管家从茶水间端了茶水出来,看见自家瘦瘦小小的少爷正在可怜的咳着,而那位需要重点提防的“秦先生”正十分不规矩地把手脚放在少爷身上,浑浊的眼珠中瞬间浮现出一缕惊怒。

    没空去呵斥守在门口的保安不作为,管家用最快的速度将茶水放到茶几上,然后大步跨到楼梯口这边用力将秦知的手扯开。

    秦知本来就想主动松开,见状也就配合地退了几步,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管家安抚苏断。

    管家用从苏断小时候就练出来了的专业手法一下下帮苏断顺着气,一闻不到烟味,苏断的咳嗽很快就停了下来。

    管家低声询问发生了什么,苏断难得机智了一次,为了防止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秦知的管家对他印象更差,就说:“嗓子有一点儿不舒服,没事的。”

    管家叹了口气,帮他理了理刚刚被弄皱的衣服,说:“那我待会儿给您熬一碗梨汤,您睡觉之前喝了。”

    九月末正是由夏到秋过渡的时候,苏断的嗓子一贯也不怎么好,很容易在这种敏感的时候产生不适,这个理由倒是很合情合理。

    苏断点了点头,说:“好的,谢谢。”

    然后他侧了侧头,对着等在一旁的高大身影说:“秦知,你去沙发上坐吧。”

    少年的音色中还带着点因为剧烈咳嗽而产生的鼻音,秦知看着有意帮他在管家面前遮掩的苏断,很领情地没有再提刚才的事,低声应了一声好。

    经过了一个小小的插曲,两人最终还是进入到了正确的会客与拜访姿势。

    两人暂时都没有说话,安静地喝着泡好的茶水。

    有了刚刚的教训,秦知不敢再靠的太近,他坐在苏断对面的沙发里,闷头喝了一大杯清香与苦涩混在一起的茶水,试图将口中的烟味压下去。

    因为知道苏断可能闻不了什么刺激的味道,虽然精神很紧张,但他在车上的时候也只克制着吸了两小口,就没有再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又在路上吹了一会儿冷风,想着怎么也不会有影响。

    结果没想到,苏断的比他想象的还要敏感的多,只那么一点点几乎可以忽略的味道,就能被呛的鼻尖都泛红了。

    管家看着他这一副拿茶水当酒喝、试图一醉解千愁的架势,忍不住对他投来了奇异的目光。

    不过他当然是不能对客人置喙什么的,等到秦知将一小壶茶水都喝的一干二净之后,就将空荡荡的紫砂茶壶带走,准备盛一壶新茶水来,顺便换个更大的壶,让秦知喝个够。

    趁着管家去拿茶水的空当,秦知将身体前倾了一些,面上浮现出不容错认的愧疚,低声道:“抱歉,断断,我……”他抿了抿唇,承诺般地保证道:“我以后都不抽烟了。”

    听到秦知的话,苏断捧着只喝了小半杯的茶水,眉头困惑地皱了起来。

    他明明还没有答应秦知能这么叫他,秦知怎么就当他已经答应了?

    不过看着秦知诚恳的愧疚眼神,苏断想要跟他讲道理的话又说不出口,憋了半天,说:“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说完又觉得还是有点不对劲,秦知抽不抽烟,为什么要跟自己做保证?明明秦知已经不是他的仆人,不用再事事都顺着他了。

    总觉得——呃,似乎有哪里撸不通顺。

    然而秦知没有给他足够的思考时间,用一句话轻轻巧巧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断断,你想让苏先生早点儿回来吗?”

    秦知在原地站了半晌,拳头攥紧了又松开,牙根紧紧地咬着。

    他在那里站了很久,直到一旁路过的几个下人对他频频投来奇怪的目光,才缓缓挪动脚步,离开了这里。

    秦知从苏断身边被调到花园工作的事很快就在苏宅中传开了。

    有许多下人都因为这一场突然的调动议论纷纷,昨天他们还以为这人得了少爷青眼要升天了呢,谁知道今天就从贴身伺候的位置被调去了打扫花园!

    这其中的巨大落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少爷的心思可真是难以揣测。

    下人们再次不约而同地想。

    不过有了上一个被开除的前车之鉴的教训,再加上苏铮也回来了,苏家的气氛有些严肃,下人们暂时不敢再搞什么排挤的小动作,最多也就是在心里嘲笑几句,所以秦知调了职位后的日子过得暂且还算平静。

    花园的打扫是轮班制,之前被苏断赶走的那个下人是早上的那一班,秦知顶替了他的位置后,自然也是去上早上的那一班。

    其实这份工作很轻松,只要清理一下落下的枯枝和一些微小的脏东西,就是全部的工作内容了,至于那些花草的具体照料,自然会有另外的专业人士来负责。

    秦知拿着专门的打扫工具,在花园的小路上走着,看到有枯枝和落叶就夹起来。

    他做的很认真,表情平静,只是偶尔从眉眼间泄露出一丝阴郁来。

    苏断趴在窗户旁边,对着系统得出结论:“他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因为治愈目标的新工作地点就在自己窗户下面,所以苏断今天特意让系统提前几分钟叫醒他,就是为了观察一下换了新工作的秦知。

    系统说:“情绪检测结果和宿主的观察结果相符。”

    苏断说:“其实我也不太开心。”

    作为一株植物,苏断虽然生出了灵智,但在漫长的几千年生命中,他几乎都没有过什么感情波动,这从他那些稀薄到甚至有些模糊的记忆中就可以看出。

    也许有些体会,是要亲身去经历才能明白的。

    系统说:“因为宿主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相处过最多的就是治愈目标,所以当治愈目标离开宿主身边后,宿主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不舍的情绪,这符合人类的正常心理规律。”

    系统:“不过希望宿主能保持理性,不要因为个人情感影响任务进程。”

    苏断点点头,从窗户旁边起身离开。

    数秒后,一阵轻微的风吹过,秦知捡起一片半边枯黄的叶子,直起身来。

    他仰起头,朝着那扇熟悉的窗户看去,只看到了微微摆动的窗帘,仿佛不久前,刚有人从那里离开。

    *

    苏铮说这几天陪着他,就真的一直没去公司,在家陪了苏断好几天。

    苏家的餐桌上终于不再只有苏断孤零零的一个人,不过苏铮是正常成年男人的食量,苏断能吃进去的那点儿东西和他相比显得可怜巴巴的。

    “啪嗒”一声,苏断手中的筷子没有握稳,从手中滑落到餐桌,又滚落到了瓷砖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虽然已经学会了用筷子,但到底还不算熟练,所以几乎每次吃饭,苏断都要摔上一两回的筷子。

    苏铮停下手中的动作,对着站在一旁的下人吩咐:“再去拿一双筷子。”

    下人应了一声是,蹲下身将掉落在地的脏筷子捡走,然后快步走出了餐厅。

    苏断偷偷看了苏铮一眼,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不知道苏铮会不会怀疑什么,面对这个看起来就很凶很严肃的大哥,他总是担心自己会被抓住马脚。

    苏铮的脑洞倒是没有这么大,但是看着弟弟偷偷打量自己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不安和茫然,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应该不是他的错觉,苏断整整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从表情上能看得出显而易见的走神,现在就连吃个饭也能把筷子摔了,说心里没有藏着心事,谁信?

    至于这件心事的具体内容,苏铮大概也能猜的出来。

    在他全方位的严防死守下,弟弟已经一整天没有和那个叫秦知的仆人见过面了,整个人的状态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起来。

    就这么喜欢吗?

    哪怕只是对着一个替身,也能伤神成这样。

    苏铮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想着找机会一定要再狠狠报复秦风几次。

    就算是这样——就算是这样,也没办法解他心头之恨!

    虽然心里门清,但苏铮也不能把话挑明了,他将手中的刀叉放下,对着对面连头发丝都透着没精打采的弟弟低声问道:“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苏断摇了摇头,轻声答道:“没有。”

    下人拿了新筷子过来,苏断却没有再去动筷子,拿着自己的小勺子安静地喝起粥来。

    苏铮看这他面前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忽然伸手将弟弟面前乘着一只还冒着热气的煎蛋盘子扯到了自己面前,用崭新的刀叉干脆利落地将它切成了大小合适的几块,然后将刀叉搭在盘子边缘,又推回了苏断面前。

    被煎的外焦里嫩的荷包蛋被切开后,露出鲜黄诱人的芯子来,丝丝鲜香随着热气一起飘到人的鼻端。

    苏断看了这一盘煎蛋几秒,然后飞快地抬头,对着苏铮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拿起刀叉,将这一盘送上门的煎蛋慢慢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饭,苏铮带着苏断去花园里散步消食。

    苏家的后花园很大,一进来就是这一片开的秾丽柔软的漫漫花田,再往前走还有溪流和方正精致的八角凉亭,旁边种着高大的古树,挺拔青翠的枝叶穿插在西式与古意相间的建筑中,将两者串联的异常和谐。

    今天的阳光很好,温和却不失明媚,照在人身上会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懒洋洋的触感。

    花园里青石小路上散落的花瓣也被打扫的一干二净,透着一股干净利落的气息,未干的水滴缀在层层叠叠的花瓣上,将花枝衬得更加娇嫩,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

    苏断看着脚下干干净净的小路想,他的治愈目标把这里打扫的真干净,比那个被赶走的下人打扫的干净多了。

    因为有上次差点滑倒的阴影,在苏铮的注视下,苏铮不敢大意,很慢地将脚踩在了青石路上。

    不过这一次脚下的触感干燥,一点儿都不滑,苏断试探着走了几步,发现小路上真的没有一丝水滴。

    明明旁边的花丛上还缀着许多新鲜的水滴,可见秦知早上应该是给花浇了水的……

    苏铮站在前面的小路中央,他没有穿外套,只穿着简单的居家常服,显得温和了一些,倒是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让苏断感觉松了一口气。,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