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54.帝国元帅的小奴隶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挥着小翅膀飞走啦~  苏断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秦知早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 冲他露出安抚的笑意, 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正在沏茶的管家听到这句突兀的问话, 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用略带浑浊的眼神向着秦知看去。

    正巧秦知也在看他,管家和他对视数秒, 放下了手中的细嘴茶壶,和苏断低声说了一声之后, 就离开了客厅

    虽然他可以称得上是苏铮的半个心腹, 但当主人和客人谈起这种敏感话题的时候, 下人是非常不适合在场的,这是对客人的不尊重。

    ——即使这个客人还处于他的防备名单里,但对方到底没真做出什么胆大包天的举动, 所以他没有理由为此违背身为一个管家的职业素养。

    于是管家将茶壶放下后, 就退到了客厅门口,那是一个既听不清客厅中两人的谈话内、又能观察到里面情况的位置。

    挥手让保安走远一点,好保证客厅里两人的谈话不会被旁人知道, 管家就尽职尽责地守在了门口, 两只眼睛以一分钟十几次的频率往客厅中扫去。

    客厅内,苏断双眼亮晶晶地和秦知对视了一会儿,慢慢冷静了下来。

    秦氏那么庞大的企业,秦知才刚接手了断断一个星期, 这时候秦氏内部肯定也不太平, 秦知一定非常忙, 这时候还要求秦知分心去帮他哥哥,似乎有些太自私了。

    所以虽然很不舍得让哥哥继续在没有自由的监狱里关着,但苏断还是老老实实对秦知说:“想的,但是你那边一定也很忙,你还是——嗯,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

    对上那双清澈的像是被水洗过一般的黑眸,秦知的眼神也不自觉变得柔和许多,他十分顺手地接替了管家的工作,伸手捞过一旁的茶壶,将苏断面前已经接近空掉的杯子拉到自己面前,盛满后放回了他面前。

    苏断捧着小茶杯,紧张地抿了一小口,等着秦知的回答。

    秦知垂着眼看他喝茶,等到苏断忍不住抬头再次和他对视的时候,才低声道:“不用担心秦氏那边,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了,剩下的事情要一点一点来,急不得的,而且帮苏先生出来这件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弄好的,还是应该早作打算。”

    苏断不太了解秦氏的情况,于是他对着秦知眨了眨眼,在心里悄悄问系统:“系统,秦知说的是真的吗?”

    系统回答到:“是的,并且从最大时间利用率的角度看,治愈目标的计划是可行的。”

    苏断这才放心了一点儿。

    秦知看出了他不想太麻烦自己,可是心中却没有什么喜悦之意。

    苏断不想给他添麻烦,就代表着他还没有被苏断认作可以信赖依靠的对象。

    虽然知道自己原本就只和对方相处了不到十天、之后又有两年半的时间没见过面,苏断当然不可能一见面就把他当成自己人,但当他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还是感觉心头像是被什么梗住了似的。

    于是又忍不住哑声说了一句:“只要是为了少……断断,再累我也是很开心的。况且苏先生曾经帮过我很大的忙,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苏断捧着茶杯的手收紧了一些,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么诚恳的话,只好同样诚恳地说:“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秦知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些自嘲的意味,哑声说了一句:“我不是——”

    苏断一脸“你不要谦虚”的看着他,漆黑的眼眸澄澈地落在他身上。

    秦知:“……”忽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心虚感。

    他咳了两声清清嗓子,慢慢地跟苏断解释怎么才能让苏铮早点儿出来。

    说起来也很简单,还是走保外就医的路子,想办法去医院开一份重大疾病证明,然后打通监狱那边的审核关节,将人提前放出来。

    流程其实并不复杂,不过看着苏断仰着头,认认真真地听他讲述的样子,秦知就下意识地想拖延时间,讲解的非常详细,甚至到了复杂的地步。

    秦知说的方法其实苏铮留下的心腹也尝试过,只是随着苏父苏母的逝世和苏铮的入狱,苏氏产业缩水,苏家的人脉一下子被砍了许多,再加上当初坑了苏铮的幕后黑手有意为难,所以事情就一直没能办下来。

    秦知现在接管了秦氏,商人逐利,不会因为秦氏换了个主人就不跟秦氏合作,而显然秦知也很有手段,顺顺当当地把秦氏的资源都保住了,人脉很快也扩宽了不少,甚至已经有能量去办苏家办不到的事了。

    秦知把东西都掰开揉碎了跟苏断耐心地解释了一遍,最后说出了最主要的一点:“事情应该是能办下来的,只是最快也要一个月,慢的话可能要三个月以上了。”

    苏断听得眼中转起了小圈圈,闻言只会点头,还嗯嗯了两声。

    秦知压低了声音,叫他:“断断。”

    苏断点头:“嗯嗯。”

    秦知没忍住,弯起嘴角笑了一声,苏断被这一声笑的清醒了一些,呆了几秒,然后将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喝空了的杯子放下。

    秦知又自然地给他续了一杯,但苏断连着喝了两三杯已经有了轻微的饱腹感,也就没有再往口中送,只是热乎乎的茶杯暖手。

    就在苏断发呆的空当,秦知又不急不缓地开口了:“断断,听说苏氏最近缺一位经理人?”

    一说起这个话题,苏断脸上就忍不住带上了一丝失落,连眼神都黯淡了一度,叹气道:“是啊,不好找。”这才短短几天,他都快被文件累死了,也不知道还要撑多久才能物色到第三个经理人。

    不过秦知问这个干吗?

    ——秦知的人脉广,难道是想给自己推荐一个?

    想到这种可能,苏断瞬间来了点精神,捧着自己的小茶杯满怀期待的看着秦知。

    秦知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抽出自己的名片放到茶几上,用指尖抵着往苏断的方向推去,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笑意:“请问我可以应聘吗?”

    苏断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将茶杯放下,小心地拿起秦知递过来的名片看了看,名片很简洁,看着并不像工作名片,上面只写了名字和电话,右下角的签名还是手写的,流畅中带着锐利。

    苏断捏着名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看着一脸认真的秦知 ,有点摸不清:“你是在开玩笑吗?”

    坐在对面的秦知垂眼看他,坚定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柔软,笃定道:“不是。”

    他直视着苏断,条理清晰地推销自己:“如果断断相信我的话,我随时都能去苏氏上班,不敢说一定比你找到的经理人厉害,但绝对会比他对苏氏更忠心。”

    “断断不用给我经理人的职位,当做私人助理把我招进去就行了,办公桌就设在你办公室内,事务我来处理,你只要签个字表个态就好。”秦知诚恳地补充道,几句话就将可能得到的权利全部交了出去。

    听到秦知的话,苏断连忙认真地解释:“不是的,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现在你那里也很忙,不能麻烦你。”

    秦知顿了顿,轻声问:“断断是在担心我会被累到吗?”

    苏断点点头,秦知主动帮忙把苏铮救出来已经非常善良了,他不能把什么事都推给秦知。

    秦知温和地笑了笑,说:“我有一位可以绝对信任的合作伙伴,帮我分担了秦氏大部分的工作,所以我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忙,而且苏氏现在的产业链完整,上手之后只需要处理一些日常流程就行,工作量并不大。”

    想起书房里杀死了他不知道多少脑细胞的一大摞文件,苏断脑袋上忍不住冒出了一个巨大的虚拟问号。

    那个工作量……难道不算大吗?

    顶着苏断怀疑人生的目光,秦知继续自己的说服大计:“苏先生最快一个月后就能回来重新管理苏氏,间隔时间太短了,再培养一位完全陌生的经理人,对企业而言风险太大,而且,愿意接受这种短期聘用的经理人,业务能力和眼光普遍也都比较一般。”

    苏断:“……”感觉秦知说的很有道理。

    显而易见,在说服人这方面,苏断完全不是自己这位前仆人的对手,等到他意识到秦知把所有活都大包大揽了的时候,已经是道别的时候了。

    秦知站在房门的阶梯下,朝他挥了挥手,在门口路灯的映照下,漆黑眼瞳像是跳动着一抹温暖的火光,他仰头看着苏断,嗓音在夜色中显得尤其低沉和温柔:“明天见。”

    苏断呆呆地回答:“……明天见。”

    秦知的身影完全消失后,管家看着他一脸呆滞地站在门口,忍不住关心地问了一句:“少爷,刚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了吗?”

    苏断间将视线转过来,摇摇头:“没有,秦知……是个好人。”

    然后在管家复杂眼神的注视下,上楼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神游着换睡衣洗漱。

    趴在宽大柔软的床榻上,苏断在心里问系统:“刚刚发生了什么?”

    系统说:“宿主口头聘用了治愈目标暂管苏氏到苏铮出狱,并且交换了联系电话。宿主要看回放吗?”

    苏断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不用了,谢谢。”说完后在床上翻了个身,犹如一只鸵鸟般,将自己深深埋在了柔软的被褥中。

    第二天一大早,秦知就按照昨晚的约定,到了苏宅接苏断去公司。

    八点半,两人准时出现在了公司中。

    一个陌生的英俊面孔跟在苏断身后来到苏氏,在已经不太平了有一段时间的苏氏中引起了非常热烈的讨论,一直到那个陌生面孔跟着苏断进了办公室,还是有人伸着脖子往办公室的方向看。

    “是老板新招聘的总经理吗?好帅啊呜呜呜,腿简直有那么————长!”

    “应该不是吧,没听说今天要开董事会确定新经理啊?”

    “不管了,都跟着小老板进办公室了,八成就是新员工!看气势应该也不是助理,很可能是个部门经理或者主管啥的!希望能空降我们部门!”

    在一片热烈的舔颜中,忽然有人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有没有人感觉这个帅哥有点眼熟?”

    “嘻嘻嘻刘小姐你是看全天下的帅哥都眼熟吧?”

    “是啊是啊,实不相瞒,我还觉得他像我失散多年的男朋友呢哈哈哈!”

    没有理会大家的调侃,那位姓刘的员工随即甩出了一张图片。

    照片上是一个成年男人,也是穿着西装,乍一看上去确实和今天跟着小老板来公司的那个年轻帅哥有点儿像,不过多看两秒就能认出是不同的两个人。

    “这个人叫秦风,就是刚丢了秦氏的那个倒霉蛋继承人,大概四年前的时候,我们小老板可是喜欢这个倒霉蛋喜欢的要死要活的,公司里还有人买了私家侦探去偷拍秦风,照片传的都快人手一份了。”

    “干了五年的老人表示有点印象,不过当时大老板很生气,封了口不让讨论和传播,还因为这炒了一串人,所以很快就没人提了。”

    “!!惊了!”

    “第一次听说!刺激!原来还有这种八卦的!”

    “卧槽!所以现在小老板为为为什么要招一个和曾经的真爱长得这么像的员工?我我我该怎么说服自己这只是一个巧合!”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

    “……替身py?”

    “……”

    “……”

    “……”

    这个名为“没有瓜吃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的苏氏女性员工专用八卦群,一时间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中!

    秦知自己的公司还忙着,就来帮他的忙,他却连一个正经的职位都不能给秦知,简直太过分了。

    秦知挨个翻了翻堆积在一起的文件,并且将它们分门别类地放好,微微直起腰身,第三次坚定摇头,不厌其烦地和苏断解释:“不用了,这些虚名都不重要,况且我身上有秦氏的股份,还去当苏氏的总经理,那些董事们肯定会因此闹起来的,苏氏不能再折腾了。”

    其实他身为另一家公司的掌权人,来给苏断当助理,苏氏的董事们肯定也是不乐意的,只是助理在表面上没有什么权利,而且他又是以私人助理的名义跟在苏断身边的,根本不经过苏氏内部的人事流程,苏氏的董事们就算不同意,也没地方下手把他赶出去。

    听起来十分合情合理,并且处处为苏断着想。

    苏断感觉很不好意思,但秦知都已经跟着来了公司,甚至都开始帮他干活了,总不能再让人离开,而且秦知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只能满怀愧疚的小声说:“好吧。”

    他会——记得给秦知加工资的。

    虽然现在有了秦氏的秦知应该并不看重那点儿工资,但是除了这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秦知了。

    秦知将文件收拾好后,给苏断沏了一杯奶茶,将连着公司内部的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确保不会被人看见办公室中的秘密后,就开始专心处理文件。

    这几天苏氏积攒下来的文件实在是有点多,而且说实话他对苏氏的情况也并不是完全熟悉,每遇到一个项目,基本上都要去补查一顿资料,所以还是很费功夫的。

    苏断一开始还会溜达到秦知面前去看他工作,只是那些白底黑字的文件仿佛有催眠功能一般,苏断盯着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困意上涌,本来只是想坐着发会儿呆,结果也许是因为底下的沙发太软,没过多久就窝在上面睡着了。

    沙发挨着落地窗放,苏断是抱着枕头蜷缩起来睡的,太阳这时候已经高高的升了起来,夏末温和的阳光透过无色的玻璃吻在苏断半边发丝和脸颊上,将他衬得整个人都暖融融的。,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