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43.帝国元帅的小奴隶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 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等到那阵奇怪的感觉过去之后,回过神来的苏断困惑地问系统:“他为什么不上来?”不是来找他的吗,为什么坐在车里抽烟?

    系统说:“系统也不知道呢。”

    虽然秦知的行为似乎有些怪怪的, 但人都到了门口了,苏断也不能当做没看见, 所以桌子上的这些文件当然没办法继续看了。

    理由充分地把面前长的宛如多胞胎兄弟、一晃神就分不清谁是谁的文件推到一旁, 苏断偷偷松了一口气, 让系统把屏幕亮度调高了一点, 看着自己的治愈对象发起呆来。

    因为忙着公司的事, 没有多少闲暇时间, 所以苏断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秦知了, 大多数时候都是匆匆看两眼,知道对方正在既定的命运线上拔足狂奔,知道他又变得优秀了一点儿, 就放下心来去做别的事情了。

    现在忽然有机会这么安静地观察对方,苏断才恍然发现了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秦知确实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苏断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秦知神态中带着明显的仓皇和茫然, 被四面八方的压力逼迫的小心翼翼, 直到和他相处熟了之后才好转了一些, 而现在的秦知, 眉眼间再看不出一丝惶恐之意,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经过打磨之后的沉稳和漠然。

    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隐晦的刻在秦知漆黑一片的眼底,但苏断看不太懂,也就没有去思考。

    苏断对着唯一的旁观者发出感慨:“他变化好大啊。”

    系统乖巧地附和道:“是的呢,宿主。”

    屏幕上,秦知不知道在想什么,吐出一口烟雾后就微微皱起了眉,右手夹着烟,垂在车窗外,没有再吸。

    眉间竖起的痕迹,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深刻。

    苏断看着他皱眉抽烟的样子,奇怪地问:“他是不是不开心?”

    据说人常常在压力大的时候才会抽烟,而且秦知还把眉头皱得那么紧,一看就让人觉得他有心事。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来看他这件事让秦知觉得不开心吗?

    想到这种可能,苏断有些不解的同时,心里又有一点说不出的闷。

    系统说:“宿主请稍等,滴滴——检测结果显示治愈目标的情绪起伏较大,但并不属于负面,所以应该不是不开心。”

    苏断眨了眨眼,虽然知道秦知不是抱着不开心的心情来看他之后,心情好了一点,却也彻底迷糊了。

    人类的情感可真是让人费解,小茯苓第不知道多少次感叹着。

    明明表现出忧愁的样子,却又可能是高兴的,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屏幕中,在吐出那一口烟雾后,秦知没有再去动指间夹着的烟,任凭那根还剩下大半根的烟在空气中燃烧着,丝丝缕缕的烟雾还没来得及聚集着环绕上升,就被路过的夜风扯得七零八散。

    亮橙色的火光一直烧到了烟根部拼接的缝隙处,快要吻上弯曲指节的时候,秦知才伸手将它在车载烟灰缸里按灭。

    然后伸手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在秦知不知道为什么事而陷入沉思的时候,苏断也跟着发了长度为一根烟的呆,在秦知开始动之后,他才惊醒似的回过神,问:“秦知要进来了吗?”

    系统说:“治愈目标的前进方向和大门的方向重合,看来是这样的。”

    在苏断的目视下,那个高大的身影走到了苏家高大的铁栅栏雕花门前,神色从容地和走近的保安低声说了什么,保安又拿起对讲机通告了到了内院。

    于是两分钟后,书房的房门就被管家敲响了。

    苏断让系统关了屏幕,说:“进来。”

    管家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眉间因为长久的皱着而形成了一道深深的纹路,只是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和所剩无多的黑发掺在一起梳在脑后,比起从前来能明显看出老态来。

    自从苏父苏母出事后,苏家接连遭受打击,管家要操心的事又更多了些,不过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像是老了四五岁似的。

    管家说:“少爷,有人来访。”

    他顿了一下,才低声说:“是一位叫秦知的,曾经在两年半前给少爷当过一段时间的仆人,后来因为母亲要做手术所以辞职了,您还记得吗?”

    作为当初帮苏断把人招进来的人,管家当然知道那一场招聘下的真相是一件怎样无法宣之于口的隐秘,也知道辞职只是一块表面上你好我好的遮羞布。

    苏断点点头,说:“记得。”

    管家用浑浊的眼珠看着苏断,轻声说:“少爷,他现在是秦氏的主人。”

    苏断说:“嗯,我知道的。”

    好几年前秦氏在商业圈的地位就不比苏氏低,尤其是在苏氏这半年来经过了两次挫折、资产缩水了一些之后,秦氏更是稳稳地压了苏氏一头,成了a市中毫无异议的领头企业。

    秦氏易主这么大的事,是根本瞒不住的,现在整个业界都差不多知道了秦风栽在了秦家一个私生子手里,将整个秦氏都赔出去了。

    管家垂了垂眼,说:“秦先生现在在门外,他想见您。”

    苏断说:“让他进来吧。”

    管家却没有动,他似乎有什么顾虑,低声道:“少爷,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让秦先生明天再来。”

    苏铮不在家,家里的仆人们也都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万一秦知进来后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怎么跟大少爷交待?

    “没关系。”苏断摇摇头,根本没有往什么奇怪的方向想。

    管家忧心忡忡地重复道:“少爷……”

    苏断打断他的话:“让秦——嗯,秦先生进来吧,我去客厅等他。”

    他想,大概是因为管家不知道秦知是个好人,才会这么防备他。

    见小主人已经下了决定,管家也不好再劝,说了一声是后,就离开了书房去让保安开门。

    不过管家长了个心眼,在通知保安放人进来的时候,也让保安群分出两个人、带着电击棒一起跟着进来。

    苏断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把桌子上的文件稍微收拾了一下堆放在一起,然后下楼去见秦知。

    结果秦知那边的速度异常的快,他才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踏进了客厅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断看过来的目光,秦知抬起头,漆黑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苏断。

    苏断正打算往下伸的脚下意识地顿了一下,扶着楼梯把手的尽头,呆在原地和秦知对视着。

    投影和真人到底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刚刚已经在屏幕前看了好久,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苏断还是感觉有些陌生。

    系统说秦知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长高了四厘米,但也许是因为身上的肌肉和气势变得明显了的原因,整个人显得很有压迫感,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可远不止高了四厘米。

    像是从一根没什么威胁性的小青竹,进化成了一只有着极强杀伤力的猎食者一般,让人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即使是像这样偏于弱势地站在阶梯下仰头看着他,也让苏断凭空生出了一种想要用小叶子捂着脑袋,逃去地底的冲动。

    在某种趋利避害本能的操控下,苏断忍不住动了动脚,往后退了一小步。

    然而站在下面的秦知忽然开了口,他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明显的哑意,却是很温柔的语调,甚至是有些小心翼翼地唤了他一声:“……少爷。”

    而在看清了对方的脸后,那股怒气就更像是被浇了油的烈火一般,完全无法抑制了!

    还是秦家的——

    虽然不是那个撩了弟弟之后又不打算负责的秦家继承人,但看着那张和秦风有着几分相似的脸,苏总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正当他怒气冲冲地想挽袖子上去打猪的时候,被拱的小白菜却忽然出声了。

    苏断将头从枕头上抬起来,歪着头看过来,说:“哥哥,你回来了?”

    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也没有颤音什么的,看起来似乎很清醒。

    苏总勉强找回了一丝理智。

    想到不能在弟弟面前动粗打人,他暗暗地咬了一下牙根,强迫自己控制住想去挽袖子的手,又在苏断抬眼看过来之前将表情调整到了正常范围内。

    他将紧紧握在房门把手上的手松开,尽量放轻力道将门关上,然后快步走到床边,将床上的情况尽收眼底,扯了扯嘴角,问:“断断在干嘛呢?”

    苏断在床上趴了一会儿,又被人轻轻地揉着身体,已经泛上了一点儿困意,想了两秒才慢慢地回答道:“上药。”

    看着放在一旁的药罐,还有自己弟弟身上和那个下人手上沾着的膏状物体,苏铮的心情又稍稍平静了一些。

    不过还是很不爽。

    苏铮拿起还剩小半**的白色药膏罐闻了闻,闻到了一股苦涩的中药味,他将药膏放下,对着苏断温声细语地嘱咐:“上药这种事,以后还是请专业的医生来做吧,别图省事随便找个下人,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

    苏断眨了眨眼。

    只是往身上抹个药膏而已,应该并不需要什么专业的技巧吧?如果不是他自己肢体还不够协调总是抹歪,他觉得就算是自己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况且秦知为了这件事,好像还特意去问了医生专业的按摩手法?

    苏断对这些杂事的感知不太敏锐,只隐约记得秦知跟他提过一次,他在心里找系统确认了一遍,系统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虽然想和苏铮解释,不过组织语言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苏断不习惯和不熟悉的人说太多话,张了张口,最终也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

    反正……苏铮工作很忙,也不会整天看着他,先敷衍过去再说吧。

    苏铮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药都已经上了一半了,苏铮也不可能现在让人滚出去,他再给洗洗手给苏断重新上一次?那是折腾他弟弟呢。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还僵在那里、手放在自己弟弟……上一动不动的秦知,忍着不悦催促道:“快点上完,动作小心点。”

    秦知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低声应了一声是,垂眼看着床上的小少爷,继续将药膏均匀地在他受伤的部位抹开。

    苏铮拖了一张椅子过来,在床边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秦知给苏断上药,仿佛只要对方有一丝一毫逾越的动作,就能立刻冲上去将人打一顿似的。

    没有人再开口说话,房间中的气氛一时间有些难言的古怪。

    当然,这种微妙的气氛,对人类情感还不太了解的苏断是完全察觉不到的,要不是系统提醒他,他能就这么趴在枕头上睡过去。

    系统说:“经检测,苏铮对治愈目标抱有较大的负面情绪,宿主也许可以从这方面着手,完成治愈目标的命运线。”

    听到某个词语,苏断身上的困意褪去了一些,他将系统的话又在心中回忆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疑惑道:“负面情绪?”

    系统说:“是的。”

    苏断问:“他们是起过冲突吗?”

    系统回答道:“没有。”

    苏断还是搞不懂:“那苏铮为什么会对秦知有负面情绪?”

    系统:“苏铮对自己弟弟,也就是您的感情很深,并且将自己放在了‘保护者’的位置上,所以他会对一些对宿主可能造成伤害的人天然地产生敌意。”

    苏断感觉自己越来越迷茫了:“他觉得秦知想伤害我?”

    系统:“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这样的。”

    苏断:“……”他觉得苏铮的脑回路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系统接着解释道:“在宿主接手这具身体之前,‘苏断’曾经喜欢过治愈目标同父异母的大哥秦风,并因此受挫生了很大一场病,系统经过分析后得出的推测是,苏铮也许是担心这种事再发生一次。”

    所以还是因为秦知那张长得和兄长有些相似的脸……

    苏断觉得秦知是真的很倒霉,明明连他一株植物都知道长相这种东西是不能被人类的力量控制的,可还是有人前赴后继地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将自己的心情发泄到秦知身上。

    先是秦风的无死角针对,再是原身的强迫,现在又是苏铮的偏见。

    苏断问:“人都是这么坏吗?”

    系统说:“不是的,资料上说,人性是相对的,好与坏并非绝对。”

    苏断说:“哦。”

    他觉得去问由程序编成的系统这个问题的自己,似乎有点不太明智,他们两个都不懂情感的非人类,能交流出什么结果呢?

    ……

    将药膏完全抹开后,秦知微微俯身,伸长胳膊想要去够放在床头的抽纸。

    下一秒,抽纸就被苏铮扔到了他面前。

    秦知的动作顿了顿,抽出几张纸巾将手上的滑腻的药膏擦干净,然后指尖勾住那一下小块被褪到下面的布料边缘,轻轻往上提。

    然后把外面宽松的裤子也提了上去。

    全程动作轻的不像话,让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然而一旁的苏铮看他的指尖在自己弟弟身上滑来滑去,吃了不知道多少豆腐,硬生生看出了一肚子火,在心中再三告诫自己不能在弟弟面前表现出暴力的一面,才能勉强将自己固定在椅子上。

    其实心中已经骂开了:

    这才来了几天,就敢摸他弟弟的屁股,要是再过上一段时间,是不是都敢随便将人抱进怀里了?

    不对,这个叫秦知的现在好像是在贴身伺候他弟弟,而他弟弟这几天行动不太方便,甚至生活自理也成问题,所以搂搂抱抱什么的,应该都已经发生过不知道多少遍了。

    想到这一点,苏铮感觉自己简直能喷出火来:“……”

    于是上完药后,秦知就被毫不留情地赶了出去,并且还被命令下午都不用过来了。

    秦知离开后,苏断在床上翻了个身,将枕头的位置调整了一下,似乎并不打算起来。

    苏铮轻咳一声,想要和自己弟弟谈谈关于感情方面的问题,“断断……”

    但话题刚开了个头,苏断就出声慢吞吞地打断了他的话:“哥哥,我困了,想睡觉。”

    苏铮顿住,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按照他弟弟一贯的作息规律,现在应该是午睡刚醒,怎么又要睡了?

    他皱眉问道:“你今天中午没睡午觉?”

    苏断说:“睡了。”

    “怎么这么嗜睡,身体不舒服吗?”苏铮伸手,想摸摸他的额头感觉一下温度。

    但是出于本能的警惕心,苏断下意识地将头往旁边侧了一下,避开了他的手。

    苏铮的动作顿住,慢慢将手收了回来。

    苏断将身体往蓬松的被子中缩了缩,解释道:“没有不舒服,只是还想睡。”

    看苏断一副有些疲惫的样子,苏铮也不好勉强,将想说的话咽下,安抚他道:“那就再睡一会儿。”

    苏断点点头,跟他说:“再见。”

    走出房门后,苏铮在站在走廊上想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弟弟讨厌了。

    难道是因为他赶走了那个叫秦知的下人?

    苏铮的脸色隐隐泛青。

    *

    另一边,被赶出去的秦知,走在路上也有些心神不属。

    在走过花园的时候,他趔趄了一下,踩到了一滩泥水,裤腿上就蹭上了脏污,仔细看了一遍,甚至连上半身也被溅上了一些黑褐色的泥点。

    今天才过了半天多一点,而他肯定是不能穿着一身带着污迹的衣服继续在苏宅中活动的,所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

    他住的的地方在下人中还算是不错的,一个独立的小单间,虽然不大,但胜在只有他一个人,环境也干净。

    将穿在外面的马甲脱掉,秦知垂下头,去解紧紧束在腰胯上的皮带。

    咔哒一声,搭扣被解开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但腰带抽到一半,秦知动作却慢了下来,最终完全顿住。

    他抬起眼,看着穿衣镜里面的自己,在他手下方一点的地方,有着一块明显的鼓起。

    秦知微微抿了抿唇,不知道想到什么,眼底浮现出了一抹晦暗的颜色。

    第23章

    不管某些下属是怎么想的,苏断感觉和秦知配合的非常愉快,有下属来的时候他就假装认真的坐在办公桌前,只有他和秦知两个人的时候就随便找点什么事干——总之是不用再看文件了。

    一开始来办公室的人比较多,两个人换来换去的也有点麻烦,不过当秦知帮他重新划分了一下各部门的责任之后,只有最终决策的文件才会定时定点地送到他这里,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很多。

    虽然要一整天都在待在办公室里待着有点儿无聊,但秦知会和他聊天。

    和秦知聊天是一件舒服的事,苏断的话不多,一般都是安静地听着,偶尔慢慢地应和两声,有时候不知不觉中就是这样一个上午过去了,再睡个觉吃点东西,一天倒也过去的很快。

    没几天就到了月初,按照惯例,苏断这天不上班,而是去探望还在监狱里蹲着的苏铮。

    想到最快还有二十几天哥哥就能出狱,苏断第一次在探望室等待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因为苏家活动了关系,监狱那边虽然卡了苏铮的取保就医,但到底还是给了苏家几分面子,苏铮在监狱里的待遇不错,并没有吃什么苦头。

    但没有自由、处处受限的生活总是让人心情舒畅不起来的,更何况是苏铮这种原本心底就带着一些傲气的豪门子弟,半年的时间过去,还是能看出来明显瘦了,眉眼也阴沉了一些。

    这次的工作人员比前几次都要松,将苏铮带过来后就直接出去了,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俩。,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