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41.帝国元帅的小奴隶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 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看秦知那副狼狈的样子, 好像是被人欺负了?

    秦知仰头往上看的举动自然也引起了旁边那个仆人的注意, 他狐疑地顺着秦知的视线仰起头, 在看到苏断正趴在窗户边往这里看的时候, 脸上的表情迅速僵住。

    秦知却没心思管他,见小少爷的那颗脑袋在窗户上动来动去, 心都揪到嗓子眼了。

    虽然窗户外面带着防护栏,下面还有一个小平台,可他还是觉得苏断做这种动作太过危险。

    毕竟小少爷总是笨手笨脚的,要是再磕着碰着了……

    真是想想就让人发愁。

    他仰着头, 提高了一些声音, 对着还在往下探头的苏断喊到:“少爷,把窗户关上!”

    旁边的仆人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 眼中带上了一丝鄙夷,似乎对他这么抓紧一切机会讨好主子的行为很不齿。

    苏断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听话地将脑袋缩了回去, 将纱窗一拉坐回了床上, 除了刚把脑袋探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有多看旁边那个仆人一眼。

    他知道秦知很快就会上来找他, 就在心里戳了一下系统:“系统, 能看一下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吗?”

    全天不下班的系统立刻道:“收到, 请宿主稍等!”

    下一秒, 一道只有苏断能看见的屏幕亮起,将两分钟前下面刚发生过的情景又在苏断面前复刻了一遍——

    秦知正在剪花,他弯着腰,从无数花枝中选出开的最惹人怜爱的那几朵,准备带去苏断的卧室,将已经放置了一整天的插花换下。

    他没有学习过专业的插花技巧,也不懂得色彩搭配、高低错落这些讲究,只是凭借着感觉,仔细地选出自己认为搭配起来最合适的几朵。

    他挑选的实在太专心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向他接近的人影。

    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背后忽然被人撞了一下,因为姿势的原因,而且手上还拿着花和花剪,他不好维持身体稳定,无法控制地往前栽倒,被迫单膝跪地,手上握着的花枝也都落到了地上。

    有的花被砸歪了,有的在落下时被蹭掉了花瓣,有的则沾上了地上的泥土,变得脏兮兮的。

    总之,这一束被精心挑选出来的花枝,已经变得乱七八糟,彻底不能用了。

    垂眼看着落在地上的花枝,秦知没有去捡,将一旁尖细的花剪捡在手里,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转过身看去看撞自己的人。

    那是苏宅专门打理花园的下人之一,因为一般都跟在小少爷身边忙活,没有多少交集的机会,所以秦知跟对方并不熟。

    但是对方显然是认识秦知的,不仅认识,还对他充满恶意。

    因为在秦知转过身来的时候,对方就已经露出了那种嘲弄的表情,并且若有所指地解释道:“原来是你啊,在忙着给少爷送花讨欢心?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偷,爬进苏家的院子里,得意忘形了呢。”

    这是在讽刺他?

    ——虽然不是已经在人情世故里打滚过的老油条,但这种几乎是明示的嘲讽,秦知还是能听出来的。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回应,苏断就推开了窗户。

    屏幕中的画面就停在了这里。

    看完后,苏断仔细想了想,才在原身的记忆角落里找到了那个仆人的影子,是个在苏家干了挺久了的仆人,之前负责前面别墅打扫,不久前被调去了花园忙活。

    他在穿过来的第一天就把尾脊骨摔裂了,连自己的房间都没怎么出去过,当然也没去过花园。

    有时候苏断会在从窗户边往下看几眼开的正盛的花,不过也不会去特意记在花园里工作的下人,所以对这个人印象不深。

    系统说:“根据我刚刚分析的超过一千起人类社会实例,像是苏家这种大家族,因为下人太多,所以经常会产生一些复杂的人际关系。”

    又是人际关系,苏断想,人类的感情真是复杂。

    系统:“一般来说,新来的下人是没有资格立刻去主人身边伺候的。虽然原来的苏断喜怒无常、十分不好相处,但若是能讨得了他欢心,能获得的好处也是巨大的,所以在很多下人眼中,去伺候‘苏断’是一件肥差事。而秦知一来就贴身伺候,很快就引起了苏宅一些资格老的仆人的不满,进而遭受到了排挤。”

    苏断听完这些,问:“秦知生病,和这些下人的排挤也有关系吗?”

    系统说:“在这个世界的资料里,虽然没有明确给出这方面的解释,但根据正常逻辑推测,应该也是有一些联系的。”

    苏断想了想,问:“这种事是第一次发生吗?”

    系统停顿了一会儿,也许是在搜资料,过了十几秒后才答道:“不是,在之前也有过几次。”

    苏断没有再和系统说话,他从床上爬起来,穿着睡衣去卫生间洗漱。

    刚握着牙刷小心地动了两下,卧室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苏断含着满嘴泡沫,说不出话来。

    不过因为苏断很少开口说话,秦知显然是经适应了这种经常得不到回应的画风,停顿了十几秒后就用苏断能够听到音量在外面道:“少爷,我进来了。”

    虽然对方看不到,但苏断还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

    随即就是门被打开的声音,秦知听到动静,顺着摸到了卫生间。

    苏断在镜子里看到他的脸,青年眉眼都是温和的弧度,已经看不见刚刚的阴沉。

    身上的污迹也已经消失不见,连一点儿痕迹都找不到,苏断猜测他在上来之前去换了一件新衣服。

    秦知站在他身后,安静地等他刷完牙,将口中的泡沫吐掉后,就拿起毛巾帮他把脸上的水迹擦干净。

    苏断微微扬起头,任凭他在自己脸上动作。

    等到秦知给他穿衣服的时候,苏断垂眼问他:“刚刚是怎么回事?”

    虽然已经在系统那里看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还是要表示性问一下的。

    秦知正在帮他整理袖口,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简单地解释道:“我去花园剪花的时候和人撞了,发生了一点儿小争执,已经解决了。”

    他神色平静,丝毫不提自己是被人故意撞倒、又被难听的讽刺了一通的事,像是在叙述生活中一件普通的小事。

    苏断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在什么情绪都能没看出来之后,只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嗯。”

    他抿了抿唇,看着秦知的脸发了一个短暂的呆。

    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对秦知太不上心了,对方每天都这么尽职尽责地伺候他,他却忽略了这么多事,要不是今天起的早了碰巧看见,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知道秦知一直在被苏家的一些仆人排挤。

    对此系统急忙抢过了锅:“是我失职,对治愈目标观察不够,要不是宿主发现的早,很可能会对任务造成重大影响。”

    苏断想说不仅仅是因为任务的原因,他刚刚其实压根没想起来这回事……但面对着一心想着任务的系统似乎又有些不好张口,所以最终什么也没说。

    秦知将他的袖口像叠豆腐块一样规整地折起,露出纤瘦的手腕,他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放了一天后已经有些萎靡形状的粉紫色花枝,轻声道:“等吃完饭,我再为您去剪一束新的。”

    苏断难得反应快了一次,顺着道:“我和你一起去。”

    但是秦知似乎不大赞同他的想法,只是道:“您需要好好休息。”

    苏断将手腕从他手中抽出来,说:“嗯……我不疼了,想出去走走。”

    其实还是有一点疼的,不过现在还是秦知的事,不,是任务的事比较重要。

    身为一个下人,秦知并没有决断权,所以吃完饭后,在苏断的坚持下,他还是带着人去了花园里剪花。

    秦知将花剪用远离苏断的那只手拎着,带着他走入花丛中。

    花园应该是早上刚浇了水,花园小路的石砖又硬又滑,上面落着的花瓣被踩出汁水后又加大了滑的程度,所以没走几步,苏断就毫不意外地身体一晃,打了一个趔趄。

    ——然后被一直等着的秦知抱进了怀里。

    在将人接到怀中的时候,秦知甚至松了一口气。

    他就知道,会有这种意外发生。

    将小少爷扶起来后,他不敢再放任对方一个人走,用一只手在小少爷背后轻轻扶着,防止他再次摔倒。

    见小少爷没有反感的迹象,秦知手上稍微加了一些力气,靠的更近了些。

    只是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苏断忽然顿住,微微垂着头,看向路边。

    于是猝不及防之下,秦知的掌心就贴在了苏断背上,他胳膊僵了一下,没有将手往后移开,而是顺着苏断的视线看去,看到了一束散乱地落在小路边的花束。

    苏断的视线在花束上停留了一会儿。

    是今天早上被撞掉的那束花,秦知当时应该是急着上去找他,就没有管它,而原本负责维持花园整洁的那个仆人也许是被他的突然探头吓到了,也忘记了将它处理掉。

    所以这束花就这么一直躺在了这里。

    过了已经有一个多小时,那束花上沾了更多的泥土,很可怜的散乱在那里,和旁边扎根在肥沃泥土中,开的生机勃勃的花朵形成鲜明的对比。

    看着地上已经彻底焉了的那束花,苏断平静道:“那个人碰掉了我的花,我生气了,你现在去跟管家说,把他辞退。”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前一秒苏断还在和苏母通着电话,苏母念念叨叨地说着“宝贝儿明天妈妈带你去滑雪场滑雪玩”,下一秒电话中细腻的女声就猛然拔高起来!

    代表着不详的剧烈碰撞声在苏断耳边炸开。

    苏断举着手机,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苏铮原本在一旁低着头看文件,在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奇怪动静后,抬起头来,叫了一声:“断断?”

    苏断动了动眼珠,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苏铮在他苍白的面色中看出了一丝异样,他将手中的文件往茶几上一扔,长臂伸过来将苏断手中的电话拿走,放到耳边。

    “喂?妈!发生了什么——”

    苏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拿着苏断的手机,匆忙地对他说了一句“断断,你先在家里待着,等哥哥回来”,就转身走出了客厅,连挂在一旁的外套都没来得及拿。

    苏断没有起身追上去,他保持着坐在沙发上的姿势,整个人都愣愣的。

    看着苏铮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他在心里叫了一声:“系统!”声音中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急切。

    系统:“宿主有什么吩咐!”

    苏断的嗓子发紧,问:“我……爸妈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系统:“好的宿主请稍等!系统这就去检测!”

    系统:“检测到宿主这具身体的父母在路上遭遇车祸,生命体征——

    系统说:“已于13秒前消失。”

    苏断沉默一会儿,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弯了弯,问:“为什么?这是……违规惩罚吗?”

    系统:“抱歉,这里检测不出任何异样!系统并没有收到违规警告!”

    苏断沉默了更久,才说:“好的,我知道了。”

    他咽了一口口水,结果极度紧张下,身体不听使唤,牙齿和舌尖磕碰,一股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管家似乎是接到了苏铮的通知,很快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比平时更加严肃,嘴角的法令纹显出深刻的沟壑来,看见苏断,声音沙哑地叫了一声少爷。

    苏断含着满口血腥,睁大着眼看他,不知道因为疼痛还是什么,从眼角落下一串眼泪来。

    *

    事情很快就尘埃落定。

    调查结果显示,这一场车祸是非常纯粹的意外,没有什么刹车失灵之类的巧合,撞了苏父苏母的人也不是什么酒驾的货车司机,而是一位普通朝九晚五上班的白领,当时正在下班的路上,就因为一段路的视线死角和苏父苏母的车撞上了。

    对方也受了不轻的伤,不过比起在车祸现场当场死亡的苏父苏母和司机,还算是幸运地在手术台上捡回了一条命。

    警方根据录像得出的结果是,这一场车祸应该由车祸双方各担一半责任,不过因为苏父苏母已经当场死亡,所以对方的赔偿额度要更大一些。

    对方在病床上醒来、了解到自己撞死的人的身份后,又被吓得差点厥了过去,看着满身冷凝的苏铮,颤颤巍巍地保证一定会尽快凑够赔偿。

    不过苏铮最终没要这笔钱,他们家并不缺这几百万,人已经回不来了,再纠缠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况且严格来说,其实责任还是他们这边大一点,是他们的司机因为视线死角主动撞上了对方的车,警方是看在他们家的面子上,才会判一个均等责任。

    苏父苏母的葬礼定在半个月后举行。

    半个月的忙碌下来,苏断和苏铮都瘦了一大圈。

    不仅仅是在忙车祸案和苏父苏母葬礼的事,更多的是公司那边在闹腾,苏父苏母去世的消息一确认,公司的那些看似老实的股东们可就纷纷坐不住了,尤其是和他们家带着点血缘关系的那几个,跳的比谁都欢。

    苏铮废寝忘食了整整半个月,才终于将公司的骚动勉强压了下去。

    要不是苏父苏母早就立好了遗嘱把主公司和分公司的股份都留给他和苏断,恐怕事情还没那么容易解决。

    葬礼当天是个冬日里难得的晴天,温和的阳光落在来宾们黑色西服和礼裙上,却染不上一丝温暖的气息。

    葬礼结束后,人都走了个干净,连那些不死心地想要继续留在苏宅的亲戚也被苏铮一并“送”了出去,整个苏宅都显得异常安静。

    灵堂里,苏铮去了门口抽烟,苏断站在牌位前,看着苏父苏母的黑白色相片,眼中是看不出情绪的一片漆黑。

    苏父苏母可以称得上是郎才女貌,男的严肃俊美女的温婉大方,照片里苏母的眉眼很温柔的弯着,柔柔的看向苏断。

    对不起,苏断在心里说,到底还是没能改变什么。

    苏断对系统说:“看来这个世界有它自己的规则。”

    治愈目标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但除了治愈目标之外,这个世界中其他人的命运似乎都有着既定的轨迹

    一旦发生什么错漏,世界就会自动修正脱离了轨道的意外。

    系统说:“抱歉。”

    苏断摇摇头,说:“不是你的错。”

    系统:qaq

    看着相片上的苏父苏母,苏断想到了命数这种无理取闹的东西。

    在他生存的年代,万物都是有着自己定好的命数的,从出生到结束,每一件看似无意的小转折都可能是牵引着命运一头的锁链微微抖动的结果。

    有的人生来富贵顺遂,一生平平安安;有人命里带衰,注定年少早亡。

    不仅仅是人类,世间所有生灵都是如此。

    就拿他自己来说——

    其实修真年代是像他这种灵物最辉煌的一个时期,只要稍微有些天分的,基本上都能化形成功,然而他虽然早早地就产生了独立的意识,却不知为何,始终没有化形的迹象。

    直到他终于感到自己触摸到了化形的边缘的时候,地球却因为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倾覆,大量人类离开母星另谋生路,在灾难中受了伤的他最终还是没能化形,最后跟着母星一起陷入了沉眠。

    就这样磋磨了几千年,才等来了一个不知道到底靠不靠谱的机会。

    也许无法化形,就是天道给他定下的命数,苏断想。

    怕苏断看的太久神伤,苏铮抽了几口就将嘴里的烟掐了,回来对着牌位深深鞠了一躬,起身牵起苏断的手说:“走吧。”

    *

    接下来就是一段很忙碌的时期,为了应对公司那一群虎视眈眈的股东,苏铮忙得脚不沾地,比起从前在家里待的时间还要少得多,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一面是常有的事。

    不过苏断倒不急,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他在忙着学习怎么管理公司。

    但是显然,连大学课本都读不懂的苏断对这种专业性极强的工作,适应的非常不良好。

    坚持了一个月后,发现自己连入门都摸不到,他无奈地宣布了放弃。

    苏断说:“系统,我不行了。”

    系统安慰他说:“宿主不要慌,我们还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解决问题,系统可以帮宿主筛选合适的经理人。”

    苏断点了点头:“好吧,只能这样了”,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