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9.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完)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尤其是弟弟疑似还被那个手脚不老实的人迷惑了心智, 在他将人赶走后扭过头去不理他, 苏总很心痛。

    痛到无法呼吸的苏总很想动用私权干脆地将秦知从苏宅中辞退,或者将人调远一点, 好保护自家小白菜的安全。

    ——但是不行。

    他是一个接受平等式家庭教育长大的人, 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变成一个□□者。

    要是他真的那么做了,按照苏断的脾气, 说不定会更加生气。

    在不涉及做人基本底线的事情上,在外面强权惯了的苏总在自己弟弟面前,一贯都是强势不起来的。

    其实弟弟平时在他面前还是表现得很乖很听话的, 苏总想, 只是一牵扯到感情方面的事,就会变得让人招架不住。

    一年前苏断为了一个秦风将家里闹得天翻地覆, 好不容易事情过去了, 现在却又出来了一个秦知。

    不仅跟秦风长得那么像, 甚至于还和秦风身体中流着一半的相同血脉。

    他弟弟这是有多时髦,竟然找了一个替身。

    ——苏铮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楼下看到秦知那张脸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的是这么一个想法。

    苏铮一直以为这么久过去, 秦风的分量在他苏断心中应该已经没那么重了,搞进来一个秦知也许只是忽然兴起, 他顺着苏断惯了, 在嘱咐了管家看着点别让苏断吃亏后, 也就暂时没插手。

    但今天的这件事却无比清晰地告诉他, 苏断也许从来没有放下过那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想起自家弟弟和秦风的那点破事,苏总就来了满肚子的怨气。

    当年的事,虽然在不明情况的外人眼里,大多都觉得是他弟弟不择手段地缠着秦风,差点还把秦风和另一家大企业董事长独女的婚约搅黄了,老老实实的秦家大公子简直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倒霉透顶。

    可实际上呢?

    秦风这个人看着谦逊温润,极有教养,但实际上男女通吃,私生活乱的连一般的富二代都只能甘拜下风。不过秦风出入的都是一些保密性极好的会所,平时又很注意自己的风评,要不是苏铮花了大力气去查秦风的底细,差点就信了他的邪。

    他弟弟当时才十七岁,都还没有成年,在之前也没有过什么感情经历,在一次宴会上被秦风暧昧地暗示了几次,就莽莽撞撞地一头栽了进去,再也拉不回头似的。

    可秦风身上还挂着一个关系到家族利益的婚约,当然不可能真跟一个男人闹出什么事来,只是一时兴起地聊撩了撩他弟弟,根本没有打算负责!

    想到不久前刚从秦氏嘴里撕下来的那一份企划案,以及秦风仿佛吞了翔一般难看的表情,苏总的心气才勉强顺了一点儿。

    不管怎么说,这一道很可能没有痊愈过的旧伤,绝不能任凭它继续在苏断心中继续溃烂。

    苏铮在书房处理完最后一点儿文件、又连喝了两杯咖啡静心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去找自家小白菜谈谈。

    连着睡了两场,也该睡够了,这一次总不能再说要睡觉,把自己赶走了吧?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温暖的金色阳光斜斜地从走廊窗户中射入,洒落在被擦得泛起锃亮油光的木质地板上,因为小主人在睡觉,所以下人们走过这里的时候脚步都会谨慎地放轻,整个二楼都显得很安静。

    怕将人吵醒,苏铮推开房门的动作很轻。

    苏断睡觉一般都睡得很沉,小时候睡相不好,有时候整个人从床上滚到了地上也醒不过来。

    即使是这样,苏铮的还是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什么动静。

    不过他走到床边的时候,却发现苏断是睁着眼的,他低下头,正对上苏断黑漆漆的眸子。

    苏铮怔了一下,问他:“什么时候醒的?”

    苏断眼中没有一丝朦胧之意,应该不是被他进门动静吵醒的。

    苏断在枕头上动了动脑袋,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没睡着。”

    苏铮走了之后,他和系统聊了会儿任务,又趴在窗户前看了会儿花发了会儿呆,最后跑回床上缩着,就这么度过了几个小时。

    苏铮在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他在床上蹭得有点乱的黑发。

    这一次苏断没有躲开。

    因为系统已经苦口婆心地嘱咐了他好几遍,原身和苏铮的关系很好,躲开一次还能解释为生气了耍小性子,要是苏断一直都是这种表现,就会判定为和原身性格偏离较大,最终影响任务评级。

    所以为了任务评级,苏断只好躺着一动不动地贡献出自己的脑袋。

    苏铮试探性地提起话题道:“哥哥想和你谈谈。”

    苏断说:“好。”

    苏铮没想到他这次答应的如此干脆,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直接开口:“断断,你告诉哥哥,你是不是还想着……秦风?”

    苏断在心里回答秦风是谁我不熟,但嘴巴还没来得及动,十分担心宿主会崩人设的系统就及时地在他脑海中出声指挥道:“宿主不要说话不要动,快把这个锅认下来!”

    苏断:“……好。”

    “现在,闭眼五秒后再慢慢睁开,眼神记得失落一点!”系统一边翻着自己数据库中的“你究竟爱我还是他”、“不可言说の三角之恋”之类的素材,一边精确到秒地指挥着宿主。

    事业心简直非常强了!

    苏断:“……好。”

    于是苏断十分配合地闭紧了自己的嘴,将眼睛一闭,在心中数了标准的五秒后又睁开,回忆着自己前几天刚勉强学会用筷子的时候,因为一直握不稳而夹不到菜的心情,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

    苏铮见他这幅失魂落魄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顿时心疼只想把罪魁祸首秦风拖出来用最恶毒的手段鞭尸一通,连中午因为弟弟扭头不给摸产生的一点儿不悦,也不知不觉地消散了。

    苏铮摸着弟弟软软的黑发,放缓了声音说:“断断。”

    苏断说:“嗯。”

    苏铮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吗?”

    苏断垂着眼,不说话,长而微卷的睫毛在面颊上落下一小片阴影,让人看不清眼中的情绪。

    苏铮没有出声催促,不知道等了多久,才看到苏断非常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虽然谈话比自己想象中进行的要顺利的多,但看弟弟这幅样子,苏铮却并没有感觉轻松,伸手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哥哥这几天在家,想陪着你,就先让秦知去别的地方工作,好吗?”

    言下之意,就是要把秦知从他身边调开了。

    而这还只是第一步,按照系统的推测,以苏铮对自己弟弟的紧张程度,发现了不对劲的苗头一定会想尽办法铲除。

    所以只要苏断选择退步,这一天用不了多久就会到来。

    苏断被系统催着,点了点头。

    谈完之后,苏铮说在先去下面餐厅中等着他起床吃饭,苏断又在床上躺了几分钟,就起床自己穿了宽松的常服,去卫生间洗漱。

    苏断给自己挤了牙膏,准备刷个牙。

    系统告诉他,这是一个送上门的机会,能够让秦知离开秦家去走自己的命运线。

    他想了想,自己不能因为那点儿不知道从哪里的来的情绪就影响到秦知原本的命运,所以也就释然了。

    而且现在的他虽然肢体还称不上灵活,但生活也能勉强自理,没有秦知的照顾,也能生活下去。

    看着镜子里含着一口漱口水的自己,苏断举起已经挤上了牙膏的牙刷,塞到嘴里,慢吞吞地动了起来。

    *

    苏铮毕竟是在商场上杀戮果决惯了的人,刚从苏断卧室中出来,就立刻通知管家把秦知调去别的地方工作。

    苏铮问:“现在哪个地方还缺人?”

    管家想了想,回答道:“花园那里少了一个打扫卫生的人,昨天辞退的,招人的消息还没放出去。”

    苏铮下了决定:“花园那里先别招了,把秦知调过去,工资还是照旧。”

    贴身照顾主子的下人工资可比打扫花园的高多了,况且花园的打扫是轮班制,工作也并不累,严格来说其实秦知还占了便宜。

    反正也在他们家待不了多久了,就当送给他的遣散费,苏总大方地想。

    “对了,再招一个贴身伺候断断的下人,这一次的人员要谨慎,别再搞出什么幺蛾子。”苏铮的语气淡了下来,带上了一丝警告的意味。

    管家恭敬地说了一声是。

    于是当天晚上,刚准备去伺候小少爷吃饭的秦知,就接到了工作调动的通知。

    在听完管家的话后,秦知感觉有一瞬间脑子都是轰鸣的,他攥紧了拳头,控制不住地问了出口:“为什么?”

    虽然秦知的行为似乎有些怪怪的,但人都到了门口了,苏断也不能当做没看见,所以桌子上的这些文件当然没办法继续看了。

    理由充分地把面前长的宛如多胞胎兄弟、一晃神就分不清谁是谁的文件推到一旁,苏断偷偷松了一口气,让系统把屏幕亮度调高了一点,看着自己的治愈对象发起呆来。

    因为忙着公司的事,没有多少闲暇时间,所以苏断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秦知了,大多数时候都是匆匆看两眼,知道对方正在既定的命运线上拔足狂奔,知道他又变得优秀了一点儿,就放下心来去做别的事情了。

    现在忽然有机会这么安静地观察对方,苏断才恍然发现了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秦知确实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苏断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秦知神态中带着明显的仓皇和茫然,被四面八方的压力逼迫的小心翼翼,直到和他相处熟了之后才好转了一些,而现在的秦知,眉眼间再看不出一丝惶恐之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经过打磨之后的沉稳和漠然。

    还有一些别的东西,隐晦的刻在秦知漆黑一片的眼底,但苏断看不太懂,也就没有去思考。

    苏断对着唯一的旁观者发出感慨:“他变化好大啊。”

    系统乖巧地附和道:“是的呢,宿主。”

    屏幕上,秦知不知道在想什么,吐出一口烟雾后就微微皱起了眉,右手夹着烟,垂在车窗外,没有再吸。

    眉间竖起的痕迹,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深刻。

    苏断看着他皱眉抽烟的样子,奇怪地问:“他是不是不开心?”

    据说人常常在压力大的时候才会抽烟,而且秦知还把眉头皱得那么紧,一看就让人觉得他有心事。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来看他这件事让秦知觉得不开心吗?

    想到这种可能,苏断有些不解的同时,心里又有一点说不出的闷。

    系统说:“宿主请稍等,滴滴——检测结果显示治愈目标的情绪起伏较大,但并不属于负面,所以应该不是不开心。”

    苏断眨了眨眼,虽然知道秦知不是抱着不开心的心情来看他之后,心情好了一点,却也彻底迷糊了。

    人类的情感可真是让人费解,小茯苓第不知道多少次感叹着。

    明明表现出忧愁的样子,却又可能是高兴的,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屏幕中,在吐出那一口烟雾后,秦知没有再去动指间夹着的烟,任凭那根还剩下大半根的烟在空气中燃烧着,丝丝缕缕的烟雾还没来得及聚集着环绕上升,就被路过的夜风扯得七零八散。

    亮橙色的火光一直烧到了烟根部拼接的缝隙处,快要吻上弯曲指节的时候,秦知才伸手将它在车载烟灰缸里按灭。

    然后伸手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在秦知不知道为什么事而陷入沉思的时候,苏断也跟着发了长度为一根烟的呆,在秦知开始动之后,他才惊醒似的回过神,问:“秦知要进来了吗?”

    系统说:“治愈目标的前进方向和大门的方向重合,看来是这样的。”

    在苏断的目视下,那个高大的身影走到了苏家高大的铁栅栏雕花门前,神色从容地和走近的保安低声说了什么,保安又拿起对讲机通告了到了内院。

    于是两分钟后,书房的房门就被管家敲响了。

    苏断让系统关了屏幕,说:“进来。”

    管家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眉间因为长久的皱着而形成了一道深深的纹路,只是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和所剩无多的黑发掺在一起梳在脑后,比起从前来能明显看出老态来。

    自从苏父苏母出事后,苏家接连遭受打击,管家要操心的事又更多了些,不过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像是老了四五岁似的。

    管家说:“少爷,有人来访。”

    他顿了一下,才低声说:“是一位叫秦知的,曾经在两年半前给少爷当过一段时间的仆人,后来因为母亲要做手术所以辞职了,您还记得吗?”

    作为当初帮苏断把人招进来的人,管家当然知道那一场招聘下的真相是一件怎样无法宣之于口的隐秘,也知道辞职只是一块表面上你好我好的遮羞布。

    苏断点点头,说:“记得。”

    管家用浑浊的眼珠看着苏断,轻声说:“少爷,他现在是秦氏的主人。”

    苏断说:“嗯,我知道的。”

    好几年前秦氏在商业圈的地位就不比苏氏低,尤其是在苏氏这半年来经过了两次挫折、资产缩水了一些之后,秦氏更是稳稳地压了苏氏一头,成了a市中毫无异议的领头企业。

    秦氏易主这么大的事,是根本瞒不住的,现在整个业界都差不多知道了秦风栽在了秦家一个私生子手里,将整个秦氏都赔出去了。

    管家垂了垂眼,说:“秦先生现在在门外,他想见您。”

    苏断说:“让他进来吧。”

    管家却没有动,他似乎有什么顾虑,低声道:“少爷,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让秦先生明天再来。”

    苏铮不在家,家里的仆人们也都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万一秦知进来后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怎么跟大少爷交待?

    “没关系。”苏断摇摇头,根本没有往什么奇怪的方向想。

    管家忧心忡忡地重复道:“少爷……”

    苏断打断他的话:“让秦——嗯,秦先生进来吧,我去客厅等他。”

    他想,大概是因为管家不知道秦知是个好人,才会这么防备他。

    见小主人已经下了决定,管家也不好再劝,说了一声是后,就离开了书房去让保安开门。

    不过管家长了个心眼,在通知保安放人进来的时候,也让保安群分出两个人、带着电击棒一起跟着进来。

    苏断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把桌子上的文件稍微收拾了一下堆放在一起,然后下楼去见秦知。

    结果秦知那边的速度异常的快,他才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踏进了客厅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断看过来的目光,秦知抬起头,漆黑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苏断。

    苏断正打算往下伸的脚下意识地顿了一下,扶着楼梯把手的尽头,呆在原地和秦知对视着。

    投影和真人到底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刚刚已经在屏幕前看了好久,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苏断还是感觉有些陌生。

    系统说秦知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长高了四厘米,但也许是因为身上的肌肉和气势变得明显了的原因,整个人显得很有压迫感,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可远不止高了四厘米。

    像是从一根没什么威胁性的小青竹,进化成了一只有着极强杀伤力的猎食者一般,让人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即使是像这样偏于弱势地站在阶梯下仰头看着他,也让苏断凭空生出了一种想要用小叶子捂着脑袋,逃去地底的冲动。

    在某种趋利避害本能的操控下,苏断忍不住动了动脚,往后退了一小步。

    然而站在下面的秦知忽然开了口,他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明显的哑意,却是很温柔的语调,甚至是有些小心翼翼地唤了他一声:“……少爷。”

    学习真是一件可怕的事,仰头最后看了一眼书架上露出的宽大书脊,苏断缓缓吐出一口气,意识到自己不用再继续学习后,感觉整个人都获得了重生。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苏断想起了记忆里一段很久远之前的日子,那还是修真界初生不久的时候,地球上的灵气还很充足,灵气过于浓郁的时候就会凝结成雨水从天上降下,蕴含着灵气的甘露落在万物身上,如果有悟性好的,很快就能自动吸收雨水中的灵气,悟性差的,灵雨就会顺着它们的身体流入大地中,去润泽生长在地上的其他生物。

    苏断就是在那样一场丰沛的灵雨中醒来的,他那时候还只是一颗非常小的的茯苓,黑黝黝的根茎只有一元硬币那么大,头上也只生着两片小小的细长叶片。

    虽然他的根茎喝饱了雨水,变得圆溜溜的,重量上应当是增加了一些,但当时苏断只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仿佛随时可以飘起来一般。

    ——当然,是不可能飘起来的。

    事实上,刚生出灵智的他连稍微移动一下身体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顶着自己的两片小叶子张望着周围的环境。

    树木、石块、路过的野兽……这个世界的全部对苏断而言都是陌生的,他一开始还会很新奇地观察周围每一个细微的细节,但一个月、一年、十年这样地过去了,还是这么一成不变的环境,苏断也就失去了对那些事物的好奇心,每天沉迷发呆起来。,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