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8.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这绝对不可以!

    苏断原本就站的没什么力度,被他拽了一下后身体晃了晃,控制不住地往前倒去。

    树叶传来沙沙响声,秦知往前跨了一步,似乎想要冲出来。

    苏铮发现手上的力道不对,连忙伸手去接,虽然耽误了几秒,还是在苏断跌倒前把人扶住了。

    苏铮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将弟弟小心地扶稳后,愧疚道:“抱歉, 弄疼你了吗?”

    苏断摇摇头,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 还在伸着头往小树林那里看。

    苏铮装作自己忽然瞎了, 看不见小树林里藏着的某个下人, 摸了摸弟弟软软的黑发, 试着将他的头扳过来,柔声道:“我们往前面走走, 你不是喜欢喂鱼吗?听管家说前几天引进了一批新的鱼苗, 已经适应环境了。”

    苏断仰头看着他, 眨了眨眼,过了十几秒, 才缓慢地点点头。

    苏铮将插在他黑发中的手放下, 面不改色地牵着他的手走过转角。

    苏断最后侧头看了一眼, 秦知的眼睛被一大片树叶挡住了,苏断只能看到他紧紧抿着的唇角和绷紧的下颌。

    苏铮催他:“断断,看路。”

    苏断嗯了一声,慢慢将头转了过来。

    *

    从花园中回来后,苏断回了房里玩,苏铮去书房处理事务。

    只是苏总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上面,效率低的吓人,处理文件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完全陷入了静止中。

    今天早上在花园的时候,其实苏总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棒打鸳鸯的封建大家长,强行在一对小鸳鸯中间划下了一道渺渺银河,小鸳鸯们隔着银河眼泪汪汪遥遥相望,想想还有点让人心酸。

    ——呸,这都是什么破比喻。

    他一定是被那头试图偷偷向他们家小白菜伸手的野猪气得昏了头,连思维都发生了错乱。

    苏总敲敲自己的脑壳,起身泡了杯咖啡冷静一下。

    先不说门第和人品的问题,就冲着秦知那张和秦风那么像的脸,这件事的本质就是不正常的,说句不好听的,他弟弟这是拿人家当替身呢,哪里又谈得上什么真爱?

    其实对于苏断的性向问题,苏家人早在一年前秦风那件事的时候就想开了,他们家可以接受苏断找个男朋友,但前提是要是一段健康的感情,像是这种从根子上就透着不对劲的,还是尽早铲起来扔了好。

    而且……苏总忧郁地喝了一口咖啡,他总觉得事情有点奇怪。

    只是一个替身而已,他弟弟至于这么真情实感吗?

    想到自己弟弟那副依依不舍伸着脖子总想多看秦知两眼的画面,苏总就觉得眼前一黑。

    难道是移情作用?

    头脑冷静、于某知名商学院毕业的商界精英苏总,在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常的上午,猝不及防地陷入了心理学的谜团中。

    但他注定是想不出什么结果的,在思考了十分钟后就决定将这些都抛到脑后,先把人弄出去才是正经。

    于是晚上的时候,秦知的详细资料,就躺在了苏总的书桌前。

    当然,秦知的资料早在苏总知道对方是秦家私生子的时候就查过一遍,不过当时主要是为了确认对方的无害性,今天的这一份显然要更详细得多。

    苏家的情报能力不是说着玩的,不然苏总当时也不会查到秦风掩藏的极好的混乱私生活,这一份资料里不仅有秦知从小到大的经历,甚至连一些秦知自己都很可能不清楚的细节,都被尽数呈现在了上面。

    将资料看完,苏铮也不得不承认,秦知的身世和运气确实有点太差了,虽然是个豪门私生子,可秦家主是个管留种不管养的,最多就是给对方一笔足够生活的钱。

    秦知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把秦家主给的钱都花了个七七八八,秦母好不容易攒下了一点儿积蓄,秦母又在秦知毕业后没多久突发心梗,做了紧急溶栓后住进了u,一天好几千的花,没多久就把那点积蓄耗得干干净净,连后面转到普通病房的住院钱差点都掏不出来。

    偏偏秦知因为那张秦家基因十分鲜明的脸又被秦风那个伪君子记上仇了,明明是名牌大学的热门专业出来的高材生,在职场上兜兜转转半年多也只勉强供得起秦母的医药费,最后为了给秦母凑手手术费,还选择去当一个伺候人的下人。

    这其中的主要功劳,都应该归到秦风头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基于这个理论,苏总对秦知的观感总算稍微好了一些。

    ——不过总体而言还是要坚决抵制的。

    不过,苏总想,如果秦知拎得清的话,他可以在遣散费上多给秦知一些,顺便给他提供一些工作机会,提拔一下。

    苏总不是爱心泛滥的慈善家,只是一切能给秦风添堵的手段,他都不吝啬去尝试一番。

    他看秦知的履历,觉得他天赋还是有的,就是差了一些运气和心性,要是秦知能有野心一点,去跟秦风抢秦家,把秦风从秦家家继承人的位置上拽下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苏总不过就是随便想了一下,秦风身为正经的继承人,秦家主虽然风流但不怎么偏心私生子,更别说秦风还有母家那边的势力支持,在秦家的地位还是很稳固的,想要从他嘴里把秦家抢出来 ,就连苏铮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也觉得实在是太困难了一些。

    这时候苏总只是抱着“随手播下一粒种子,万一就会有奇迹呢”的佛系心态,虽然看出来了秦知是个潜力股,但其实也没怎么把干翻秦风的希望压在秦知身上。

    所以当几年后,当得知秦知真的凭借着他随手扔下的那一点点扶持,把秦风干翻了的时候,苏铮整个人都觉得荒诞极了。

    尤其是秦知这人前后不一,干翻了秦风后还不要脸地继续朝着他弟弟伸蹄子,苏总在往后的岁月里,曾经无数次叩问内心,自己为什么要手贱去帮秦知那一下。

    但是现在的苏铮没办法得知以后的事,他顺畅地计划好了一切,然后将秦知的资料随手扔到了书桌抽屉里。

    万事俱备,只差一个秦知了。

    *

    秦知被管家通知苏家大少爷要和他谈谈的时候,甚至有了一种一块一直悬在他心头摇摇欲坠的大石,终于砸下来了的感觉。

    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秦知想,其实也是他自己的错,他从来没有对人产生过这种恨不得每分每秒都要将对方看在眼中的感情,感情像是刹不住闸的洪水,明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开守护者的监视,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要靠近。

    因为是在家里,苏铮没有穿着那身严肃的西装,但毕竟是在商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人了,想要给谈话对象压迫感的时候,还是轻而易举的。

    尤其是对着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

    苏铮嘴角虽然挂着一抹笑,但落在人眼中却没有半分和善之意,至少秦知在对上苏铮眼神的一瞬间,身体都控制不住地紧绷了起来。

    苏铮喝了一口咖啡,选了一个秦知没有想到的开端,他淡淡地说:“听说你母亲有冠心病?”

    听到这句出乎意料的话,秦知的瞳孔微微紧缩。

    他母亲的冠心病其实一直没查出来过,直到两个月前突发心梗,被急救捡回了一条命之后,才被医生宣布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阶段,需要尽快准备心脏支架手术。

    其实心脏支架手术并不贵,普通的支架也就三四万一个,他母亲的情况严重一些,医生建议放三个支架,但估计下来十万左右也差不离了。

    可问题就出在秦知连这十万块都拿不出来,他们家所有的积蓄都已经随着秦母第一次进u病房而花的一干二净,别说十万了,连一万都困难。

    其实银行贷款也是一个方法,十万并不是一个非常高的数额,但秦知试了几家银行,无一例外地倒在了银行资产评估的环节上,明明咨询律师的时候律师告诉他希望还是不小的,但事实却是每次都被打回来,几次下来,秦知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了,背后很可能有人在动手脚。

    至于这个人是谁,除了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兄长,大概也没有人会这么无聊。

    最后实在没办法,他还尝试过卖房子,但最后也是毫不意外的结果。

    所以走投无路之下,苏家的招聘对他来说简直像是一颗救命稻草。

    苏家开给他的工资是一个月两万,而且管家还答应了他如果通过第一个月的试用期,签了正式的劳务合同后还能提前预支一部分,他那边再厚着脸皮和关系好的老同学借借,如果情况好的话,两个月内就能把钱凑齐,先把手术做了。

    他母亲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拖的越久,再次发病抢救不过来的可能性就越大。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这么重视这份工作。

    秦知咬了咬牙,下颌角处的肌肉因为关节用力而紧绷着。

    他没有出声催促,只是平静地等待着秦知的应对。

    在苏铮平静的注视中,秦知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忽视的威胁。

    那种威胁不是对方刻意用力表现出来用来恫吓他的,因为苏铮的面部表情中丝毫没有愠怒或者轻蔑的表现。

    ——在双方身份如此天差地别的前提下,他的态度甚至能称得上和善。

    那是一种经过不知道多少次磨炼、已经浸润倒骨子里的威仪,只要稍微松一松筋骨,就会悄无声息地渗透出来。

    像是在无声地、并且居高临下地对他展示着:看,我们不一样。

    虽然感知到了对方的威胁性,但秦知就像一只羽翼未丰的幼兽,因为自身还太过稚嫩,在面对威胁的时候,除了警惕之外,也无法做出别的应对。

    半晌,秦知动了动嘴唇,听到自己带着一丝干涩的回答:“……是。”

    苏铮用指节将咖啡杯往一旁推了推,没有在意他紧绷的姿态,泰然自若地睁眼说瞎话:“别担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关心一下自己员工的家庭情况。”

    “有困难,都是可以通融的。”苏铮不急不缓地说。

    秦知抿紧了唇角,说不出话来。

    苏铮大概是戏瘾过够了,下一句就直接抛出了自己的诱饵:“看在你对断断尽心尽力的份上,你母亲的手术费,我们家帮你出了。”

    “你也可以把工作放下,腾出时间去照顾令堂,毕竟术后恢复期还是很重要的。”

    言下之意,就是好好照顾你妈,你也不用再来苏家上班了。

    虽然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读到了这一层深意的一瞬间,秦知脑中还是轰鸣了一声,几乎是反射性地张口想要拒绝,苏家这种门第绝不是普通人能随便进来的,要是失去了这一层仆人的身份,他去再哪找机会接近苏断?

    门第、家世……有无数条巨大的鸿沟横搁在他和苏断之间,如果失去了这一次机会,秦知不知道自己还能通过哪种方式走到他的小少爷身边。

    对于刚刚明白了自己心意的秦知而言,这种结果无异于抽筋拔骨的酷刑。

    但拒绝的话到了舌根,脑海中划过一丝清明,拒绝的话语又被秦知囫囵地吞了下去。

    他没资格——

    母亲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术日期每往后拖延一天,危险度就会增加一分,他没有资格在这种时候拒绝一份唾手可得的援助。

    哪怕这种援助,要付出的代价,无异于生生将他的心脏刨的鲜血淋漓。

    秦知脖颈间的青筋因为用力而突兀鼓起,在雪白的衬衫衣领下显出狰狞的痕迹来。

    苏铮还是那副极有耐心的样子,说完后就静静等待着秦知回答,抬起旁边微热的咖啡轻轻呷了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知的喉结滚动了两下,艰涩地回答道:“谢谢少爷。”

    说完这句话后,秦知喉间像是被灌注了一汪鲜血,涌动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陈年铁锈味,冲的他头脑发晕。

    苏铮的指节还扣在咖啡杯圆润的把手上,像是听不出他是话语中的勉强一般——或者是听出了也不太在乎——他将手一收,忽然想起来了似的,出声感慨了一句:“可惜了,你这种学历,不应该就这么将青春耗在深宅大院里,原本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听起来倒是像真的在为秦知感到惋惜一般。

    在重重缭绕纷乱的迷雾中,忽然有一道光亮划过,秦知奇异地冷静了下来。

    像是苏铮这种上位者,他其实没有很近地接触过,但从逻辑上至少也可以推知,以对方时间的宝贵程度,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应当都是带有目的性的。

    数秒后,他听到苏铮说:“落到这一步,秦知……你真的不恨他吗?”

    秦知猛地抬起头,对上了苏铮平静的视线。

    苏铮没有说这个“他”是谁,但在和苏铮对视的那一眼中,秦知肯定了自己没有猜错答案。

    “恨。”秦知将视线收回来,低声吐出一个字来。

    苏铮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来。

    他想,他的眼光还是靠谱的,秦知这人虽然稚嫩了点,但是头脑很清醒,看得出是个拎得清的。

    苏总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他从一旁的置物架上抽出了一张名片,用指尖将它按在书桌上,往秦知的方向推了推:“这是我助理的联系方式,他明天早上就会联系你,安排手术的事,时间不等人,你还是尽快收拾东西去医院准备一下吧。”

    秦知弯了弯腰,将那张名片拿到手中,说:“谢谢少爷。”

    这一次,他的声音平静了很多。

    …………

    卧室中,苏断穿着柔软的浅色居家服,正垂着头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柔软的黑发贴在额头上,遮住了眉梢的一点弧度。

    他腿上放着一个银色的笔记本,只是因为太久没有人操作,屏幕已经暗了下去,模糊地倒映出苏断的脸和肩膀。

    看到系统的投影屏中,秦知拿着名片走出房门,苏断的眼珠很久都没有转动一下。

    虽然到了谈话的最后,秦知已经变得非常冷静,所有的愤怒和不情愿都已经平息下来,但看着那双过于冷凝的眼,苏断总觉得,秦知内心可能远远没有他表现出的这么平静。

    甚至他模糊地感觉到,似乎还更糟糕了一些——

    系统在一旁感慨道:“苏铮是个好人,这下宿主可以不用费尽心思想怎么将治愈目标的命运线掰到正确的轨迹上去了。”

    主要是他们现在一穷二白,经验值余额为零,商城中的所有道具都买不了,做起任务的困难度简直让人想想都觉得发愁。

    苏断回过神来,将视线从投影屏中移开,点点头说:“嗯。”

    …………

    苏断没能在房中待多久,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他早上被苏铮哄着吃了不少,吃完后走了一圈之后又缩在房间中基本上没怎么动弹,所以午饭只吃了很少一点。

    苏铮劝了他几次,见苏断实在没胃口,最后也只能吩咐道:“如果下午饿了,记得让厨房给你做小点心。”

    毕竟他弟弟这个小身板,吃得太撑了,也容易犯胃病。

    吃完饭后,苏铮没有再让苏断回房间窝着,而是陪了他整整一个下午。

    先是一起看了一部轻松向的电影,然后苏铮就辅导起苏断的功课来。

    ——因为身体原因,苏断一直都是在家里上课的,连大学也不例外,苏父活动了关系让他不用上课,只在期末的时候参加考试就行,平时的功课则是请了一个教授,定时定点地来辅导他。

    前段时间苏断摔裂了尾脊骨,还没好全,家教的课程就一直停到现在。

    苏断和苏铮学的是同专业,但成绩可谓是天差地别。

    苏断在专业教授的细心辅导下,也才勉强保持住了不挂科的成绩,但苏铮从上学开始就是高材生,到了全国顶尖的大学后,也是每年期末都能考学院前几的那种,即使已经进入了社会好几年,但还没把大学的课程忘掉,辅导还在上大一的苏断绰绰有余。

    说实话苏断对专业书上的东西一个字也看不懂,苏铮嘴里冒出的那些名词也非常茫然,好在还有一个资料库广泛的系统,能帮他蒙混过关。

    苏断虽然觉得很无聊,但是因为系统一直在他脑子里念叨苏铮对他任务做了多么大的帮助,倒也算是有问必答——虽然答的速度慢了那么一点儿,两人就这么还算和谐地度过了一个下午。

    等到日头将将落下的时候,苏铮看着面上带上了一丝疲惫的弟弟,将书合上,闲聊般地开口道:“之前在你身边的那个下人,他母亲要做手术,就辞了工作回去照顾母亲了,他们家只有他一个孩子。”,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