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6.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怀中的少年身形清瘦,又带着一点儿尚未脱去稚气的柔软, 大概是由于经常喝中药调养身体,所以有一股很淡的药草味。

    下意识将人接住以后, 想到这位小少爷的洁癖和传闻中的性格,秦知握在苏断胳膊上的手瞬间僵硬了。

    他几乎是反射性地想到, 会不会因此惹恼了这位小少爷,要是被事后追究起来……

    因为兄长的针对,他现在在外面已经找不到工作了, 现在的这一份工作虽然要放下脸面伺候人,但同时薪酬也非常丰厚, 他很需要这一笔钱, 去付母亲的医药费。

    医院那边已经拖不了太久了……况且还要尽快筹备手术费。

    秦知抱着满身药香的小少爷, 有些走神地想。

    不过他也只走神了那么一瞬间,很快,怀中人苍白的面色和痛苦的表情就将他的全部注意力夺走,再也想不起别的顾虑。

    一瞬间强烈的的痛感过后, 苏断找回了一些对身体的控制权,不过他没有示意秦知将自己放开, 而是抬起头,动了动嘴唇, 艰难地组织语言道:“扶、扶我……坐起来。”

    秦知听到他的话, 立即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胳膊上用了点力气,将他扶到椅子上坐下。

    他看着蜷缩地靠在椅子上,秀气的眉头皱在一起、闭着眼面色苍白如纸的少年,忍不住抿了抿唇。

    虽然传言中这位小少爷脾气又坏又无常,可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着天生的优势,像这样可怜的缩在那里的模样,无论如何也让人警惕不起来,反倒是让人有些控制不住的心疼。

    秦知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快速地对着小少爷说了见面以来最长的一句话:“我带您到沙发去坐着,然后去叫医生。”

    他昨天刚来,今天第一天上班,管家有很多事都没跟他交待清楚,所以不知道苏断的药放哪了,而知道的管家又在外面处理事务,他必须要出去找人才行。

    而椅子又硬又滑,还没有可以攀扶的地方,小少爷现在浑身软绵绵的提不上力气,他怕他走了之后,小少爷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很快又会滑到地板上。

    痛得连话都说不清的小少爷睁开眼,用那双因为疼痛而漫出水雾的漆黑眸子看了他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

    秦知又将人扶到沙发上,给他调整了一个不容易掉不下去的姿势,转身就出去找人。

    秦知走了之后,系统突然出声:“宿主宿主。”

    苏断:“什么事?”

    系统说:“其实我们有一个根据短阶段研究成果构建成的系统商城,宿主能够在里面用经验点换取各种物品帮助完成任务,其中就包括止痛剂。 ”

    系统说着,拉出一个面板,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物品图标,只是这些图标都显示灰色,显然是无法购买。

    苏断昨天没听他提起系统商城,第一次知道还能在用功德——不过系统叫它经验点——在上面买东西。

    这个系统可是个历练系统,突然出现一个商店什么的,总让他有一种修真和科技结合的错乱感。

    虽然身体还痛着,但听完之后,苏断很快就抓住了重点:“可我没有经验点。”

    第一个任务还没完成,他现在经验点余额为零,可以称得上一穷二白。

    系统说:“是的,一管止痛剂只需要十经验点。这十点经验点其实并不算多,宿主做完任务后系统会自动对宿主的表现和成果进行评定,由低到高的的成绩是dcba到s级,如果一个任务的评级能达到a级别以上,宿主就能得到至少五千的经验点,当然,对于现在的宿主而言,这十个经验点暂时还付不起。”

    系统顿了一下,电子音似乎低了一度:“我刚刚尝试了一下,系统没有赊账功能,所以止痛剂兑换失败。”

    苏断沉默了一下:“没事,其实不是很疼。”

    他说的是实话,身为一株不能移动的灵草,在他神智初生灵力还很低微,不足以保全自己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被人或动物伤害过,那时候感受到的疼痛,跟这个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会反应这么大,主要还是跟还不适应人类的身体有关。

    系统:“宿主不用安慰我qaq”

    已经沉睡了几千年、完全跟现代世界脱轨的老古董苏断看着系统最后哭泣的颜文字,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未来星际的人,难道很流行靠这种能表达情绪的字母交流?

    总之不管怎么说,他感觉这个系统……似乎还挺人性化的?

    系统又说:“宿主加油,这个世界完成任务就可以买好多止痛剂啦。”

    苏断说:“好。”

    秦知离开后没过五分钟,就带着管家回来了,管家给苏断喂了药,又打电话叫了医生。

    等到医生带着医药箱离开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

    苏断精神不好,又吃了带有催眠成分的止疼药,身上的疼痛感过去了之后,被管家强行塞了半碗粥进去,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傍晚才清醒。

    秦知全程跟在管家旁边忙前忙后,苏断这次胃疼还是老毛病,医生说可能是因为夜里受了凉,目前情况不严重,注意休息就好了,要想保险起见的话可以喝几顿药养养。

    不敢大意的管家让医生留了药。

    留的是中药,六副,早晚两顿喝三天。

    苏断几乎是常年离不开中药。

    因为免疫力差,所以苏断从小就开始不停地吃药。

    西药见效快但副作用大,苏断从小身体就娇,西药的副作在他身上显示的尤为明显,久而久之,苏断的药单上渐渐就都换成了中药。

    但是中药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苦,即使是忍耐力强的成年人喝了也要五官皱成一团,绵延的苦味留在舌尖久久不绝,仿佛连所有的味蕾只能感受到那一种。

    秦知小时候喝过几次,至今仍然记得那种苦到心尖的味道。

    但苏断喝起来,除了眉头微微拧着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反应,捧着碗,虽然慢但一滴不剩地将里面的深褐色汤汁都喝完了。

    ……他不嫌苦吗?

    秦知在一旁思考了几秒,才意识到苏断大概是因为从小喝习惯了,所以才会这么面不改色。

    但一开始喝的时候,一定也是很不习惯的。

    苏断将药碗递给他后,又行动迟缓地拿对方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并且还了回去,等了几秒后,见秦知没有任何动作,提醒道:“果子。”

    秦知这才忽然反应过来似的,连忙把一旁准备好的蜜饯果子递给他。

    苏断的视线在那一盘蜜饯果子中转了一圈,从其中选了一个中不溜秋不大不小的,捏起来放进嘴里。

    果子被腌制加工之后呈现出如琥珀般甜蜜的枫糖色,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品种。

    按理说身为植物,苏断应该对自己的同类有所了解才对,可遗憾的是,在地球倾覆后,苏断实在跟着沉睡了太久,过往的记忆都像是蒙上了一层纱,变得模糊,遗失了很多细节。

    不过那些记忆也没什么值得铭记的,身为一株不能化形却生出了灵智的中药,生活其实是很无聊的。

    他在漫长的时间里做的最多的事,无非也就是观察身边的动物或者植物,偶尔在人类接近的时候用一点儿灵力让自己从对方的视线中“消失”,好不让自己被带走晒干入药。

    将蜜饯果子放到口中含了几秒之后,一股甜而不腻的味道苏断舌尖从蔓延开,很快就将先前那碗中药带来的苦涩味道驱散干净。

    秦知将东西收拾好,对着正垂着头、腮帮子鼓起来了一块的苏断说:“少爷,我先下去了。”

    苏断还沉浸在第一次吃这种甜到人整个脑子都跟灌了糖水似的食物的感觉中,用舌尖轻轻顶着,将果子在口中翻了个身,没有功夫说话——并且说话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有点不习惯——闻言就随便地点了点头。

    秦知端着还残留着褐色药汁的碗和剩下的蜜饯盘子,走出了卧室,给小少爷带上了门,让他好好休息。

    关上房门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从头到尾,这位小少爷都乖顺的不像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儿没有传言中凶恶乖戾的模样,甚至连话都不怎么说。

    难道传言有误?

    如果是一个人这么传,或许是因为偏见,可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并且言之凿凿地告诫他,偏见或者误解的解释就有些说不通了。

    秦知想不出结果。

    苏断又生了病,虽然对于每隔三五天就要病上一次的苏断而言,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在管家通知了这个家的主人之后,苏断很快就接到了这具身体父母的跨洋电话。

    苏父苏母对这个体弱多病的小儿子很关心,虽然人在国外,但只要苏断这边一有点儿风吹草动,就会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电话一接通,苏母就拉着苏断说了一大堆,问他还疼不疼,怎么又不小心着凉了之类的……

    苏断一只手僵硬地举着电话,听着对面柔婉的女声马不停蹄地说着关心的话语,面上露出了一点儿茫然之色。

    他是苏断,但不是“苏断”,即使有着原主的记忆,但对面这两个人,实际上也并不能说是他的父母。

    他是个感情很淡的人,面对这两个现在可以说是完全陌生的“母亲”的关心,根本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苏母说了一长串之后,不见他回应,疑惑地问了一句:“断断,你怎么了,怎么一直不和妈妈说话?”

    苏断翻找着原身的记忆,慢吞吞地找出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累。”

    他一说累,苏母可心疼坏了,让他赶快休息,也不再拉着他说话,将话筒给苏父,苏父简短地关心了他两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边苏父苏母的电话刚挂断,苏断还没来得及休息,他的大哥,现在苏氏国内主公司的掌权人苏铮,就回到了苏宅。

    和身体不好、相貌精致的弟弟不同,苏铮不仅身体健壮身材高大,面部线条也十分冷硬,虽然才二十多岁,但已经极有威势,从外表上看跟苏断完全是两类人。

    不过大概是和良好的家庭氛围有关,看起来硬邦邦不近人情的苏铮其实非常重视亲情,尤其是对自己这个体弱多病的弟弟十分关心,一听到他生病,开完会就立刻赶回来了,连西装都没来得及换。

    听到管家说苏大少回来了,窝在床上刚准备睡觉的苏断不禁有些发愁。

    好不容易隔着电话线将远在大洋彼端的苏父苏母糊弄过去了,现在原身经常见面的大哥回来了,他要怎么才能不露出马脚?

    第16章

    确认了自己没办法在一年内学会管理公司,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后,苏断也就没那么着急了。

    他将厚厚的专业书合上,一只手扶着书柜边缘,踮着脚用另一只手把它放到比较高的的书架隔层里,感觉身上有无形的担子被卸下,身体瞬间轻盈了许多。

    学习真是一件可怕的事,仰头最后看了一眼书架上露出的宽大书脊,苏断缓缓吐出一口气,意识到自己不用再继续学习后,感觉整个人都获得了重生。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苏断想起了记忆里一段很久远之前的日子,那还是修真界初生不久的时候,地球上的灵气还很充足,灵气过于浓郁的时候就会凝结成雨水从天上降下,蕴含着灵气的甘露落在万物身上,如果有悟性好的,很快就能自动吸收雨水中的灵气,悟性差的,灵雨就会顺着它们的身体流入大地中,去润泽生长在地上的其他生物。

    苏断就是在那样一场丰沛的灵雨中醒来的,他那时候还只是一颗非常小的的茯苓,黑黝黝的根茎只有一元硬币那么大,头上也只生着两片小小的细长叶片。

    虽然他的根茎喝饱了雨水,变得圆溜溜的,重量上应当是增加了一些,但当时苏断只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仿佛随时可以飘起来一般。

    ——当然,是不可能飘起来的。

    事实上,刚生出灵智的他连稍微移动一下身体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顶着自己的两片小叶子张望着周围的环境。

    树木、石块、路过的野兽……这个世界的全部对苏断而言都是陌生的,他一开始还会很新奇地观察周围每一个细微的细节,但一个月、一年、十年这样地过去了,还是这么一成不变的环境,苏断也就失去了对那些事物的好奇心,每天沉迷发呆起来。

    不过生活也不总是这么无聊的,偶尔苏断也会遇到一些妖怪同类,虽然并不一定都带着善意,但总也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一些波动。

    苏断记得自己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妖怪,修真时期地球上存在着许多种后人连听都不曾听说过的奇妙物种,譬如他见过的一只黑色巨兽——

    嗯……长什么样来着?

    想到这里,苏断的思维忽然顿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回想起具体的细节来。

    难道是在他跟着地球一起沉眠的那段时间,把脑子睡出了问题?

    忽然间,“啾啾”两声,将苏断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了一只身子圆滚滚、小腿儿细长的鸟儿,落在书房的窗户边沿,正歪着头打量他。

    见苏断没有反应,小鸟儿又啾啾叫了两声,黑豆般的小眼睛专注地盯着苏断,动了动小细腿儿,挺着充了气一般圆润蓬松的胸脯,往他的方向迈了两步。

    这小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总之长得十分圆润可爱,移动起来如同一只滚动的雪球,看着就让人新生喜爱之情,如果是对可爱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的女孩子,恐怕已经捧着脸尖叫了起来。

    但苏断却是悄悄地往后挪了一步。

    ——同时在心中警惕地拉响了防备的警报!

    他曾经被一只鸟妖啄伤过,那一次让他失去了大部分的叶片和一小块儿根茎组织,要不是他用上了自己攒了好几百年才攒出的一点点灵力,躲到了很深的地下,恐怕整株茯苓都得交代在鸟嘴里!

    从那以后,苏断只要看到有鸟类靠近,就会立刻用灵气将自己隐藏起来,并且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等到对方走得看不见了,才敢把灵气放下。

    面对着这样一只长着尖利喙部、还带着翅膀的生物,苏断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又疼了起来。

    不对——为什么被鸟啄伤的这一段记忆他又记得很清楚?

    苏断怔了一下,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那只白色的小鸟又清脆地叫了起来,而且翅膀一抖,竟然从窗沿直接跳到了书桌上。

    苏断心中立刻被求生欲塞满了,没空去思考自己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的记忆。

    他往后退了两步,扶在书柜上的手随时准备松开,用眼角努力瞄着书房把手的位置,模拟着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打开、冲出去,再在这只鸟追上来之前将门关上!

    就在这时,系统忽然出声道:“宿主不要慌,现在宿主的体重是这只鸟的一千零三十倍,一只手完全可以捏死两只!”

    苏断后退的脚步顿住了:“……”

    对哦,他现在是人类了。

    有手有脚能随便动、并且重量是那只鸟的,嗯,一千多倍。

    苏断的心情忽然平静了下来,他将视线从门把手上移开,转到自己手边。

    手上扶着的书柜隔层里放着一排书,一本比一本厚和硬实,看起来也一个比一个有威慑力。

    刚刚还对这些厚重书本感到有些避之不及的苏断,忽然觉得它们在这一刻变得亲切了起来。

    正当苏断的手微微从书柜上离开,打算抄书赶鸟的时候,身后的门被咔哒一声打开了。

    那只鸟见有人进来了,似乎受到了惊吓,撅着腿儿往后退了几步,恋恋不舍地看了苏断一眼,就扑棱着翅膀从敞开的窗户中飞了出去。

    苏断默默收回了自己想往书上伸的手,回头看向来人。

    ——是苏铮。

    苏断叫:“哥哥。”

    苏铮走过来牵着他在书桌旁边坐下,柔声道:“断断还在学习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哥哥。”

    也许是受到了父母去世的刺激,这一个月来苏断忽然就对公司的事感起了兴趣来。

    不管怎么说,弟弟不仅没有用因为父母的意外而一蹶不振,而是选择了尝试着去努力,总归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