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5.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 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面对秦知压抑不住的质问, 管家冷淡道:“没有为什么, 你只是一个雇来的下人, 还没有质询主人的权利。”

    “记得去后勤那里领新制服和打扫花园的工具, 我已经和那边打过招呼了。”管家简单地叙述完就转身离开了,根本没有接着理会他的意思。

    秦知在原地站了半晌,拳头攥紧了又松开, 牙根紧紧地咬着。

    他在那里站了很久, 直到一旁路过的几个下人对他频频投来奇怪的目光,才缓缓挪动脚步, 离开了这里。

    秦知从苏断身边被调到花园工作的事很快就在苏宅中传开了。

    有许多下人都因为这一场突然的调动议论纷纷,昨天他们还以为这人得了少爷青眼要升天了呢,谁知道今天就从贴身伺候的位置被调去了打扫花园!

    这其中的巨大落差, 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少爷的心思可真是难以揣测。

    下人们再次不约而同地想。

    不过有了上一个被开除的前车之鉴的教训,再加上苏铮也回来了, 苏家的气氛有些严肃, 下人们暂时不敢再搞什么排挤的小动作, 最多也就是在心里嘲笑几句, 所以秦知调了职位后的日子过得暂且还算平静。

    花园的打扫是轮班制, 之前被苏断赶走的那个下人是早上的那一班,秦知顶替了他的位置后, 自然也是去上早上的那一班。

    其实这份工作很轻松, 只要清理一下落下的枯枝和一些微小的脏东西, 就是全部的工作内容了,至于那些花草的具体照料,自然会有另外的专业人士来负责。

    秦知拿着专门的打扫工具,在花园的小路上走着,看到有枯枝和落叶就夹起来。

    他做的很认真,表情平静,只是偶尔从眉眼间泄露出一丝阴郁来。

    苏断趴在窗户旁边,对着系统得出结论:“他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因为治愈目标的新工作地点就在自己窗户下面,所以苏断今天特意让系统提前几分钟叫醒他,就是为了观察一下换了新工作的秦知。

    系统说:“情绪检测结果和宿主的观察结果相符。”

    苏断说:“其实我也不太开心。”

    作为一株植物,苏断虽然生出了灵智,但在漫长的几千年生命中,他几乎都没有过什么感情波动,这从他那些稀薄到甚至有些模糊的记忆中就可以看出。

    也许有些体会,是要亲身去经历才能明白的。

    系统说:“因为宿主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相处过最多的就是治愈目标,所以当治愈目标离开宿主身边后,宿主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不舍的情绪,这符合人类的正常心理规律。”

    系统:“不过希望宿主能保持理性,不要因为个人情感影响任务进程。”

    苏断点点头,从窗户旁边起身离开。

    数秒后,一阵轻微的风吹过,秦知捡起一片半边枯黄的叶子,直起身来。

    他仰起头,朝着那扇熟悉的窗户看去,只看到了微微摆动的窗帘,仿佛不久前,刚有人从那里离开。

    *

    苏铮说这几天陪着他,就真的一直没去公司,在家陪了苏断好几天。

    苏家的餐桌上终于不再只有苏断孤零零的一个人,不过苏铮是正常成年男人的食量,苏断能吃进去的那点儿东西和他相比显得可怜巴巴的。

    “啪嗒”一声,苏断手中的筷子没有握稳,从手中滑落到餐桌,又滚落到了瓷砖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虽然已经学会了用筷子,但到底还不算熟练,所以几乎每次吃饭,苏断都要摔上一两回的筷子。

    苏铮停下手中的动作,对着站在一旁的下人吩咐:“再去拿一双筷子。”

    下人应了一声是,蹲下身将掉落在地的脏筷子捡走,然后快步走出了餐厅。

    苏断偷偷看了苏铮一眼,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不知道苏铮会不会怀疑什么,面对这个看起来就很凶很严肃的大哥,他总是担心自己会被抓住马脚。

    苏铮的脑洞倒是没有这么大,但是看着弟弟偷偷打量自己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不安和茫然,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应该不是他的错觉,苏断整整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从表情上能看得出显而易见的走神,现在就连吃个饭也能把筷子摔了,说心里没有藏着心事,谁信?

    至于这件心事的具体内容,苏铮大概也能猜的出来。

    在他全方位的严防死守下,弟弟已经一整天没有和那个叫秦知的仆人见过面了,整个人的状态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起来。

    就这么喜欢吗?

    哪怕只是对着一个替身,也能伤神成这样。

    苏铮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想着找机会一定要再狠狠报复秦风几次。

    就算是这样——就算是这样,也没办法解他心头之恨!

    虽然心里门清,但苏铮也不能把话挑明了,他将手中的刀叉放下,对着对面连头发丝都透着没精打采的弟弟低声问道:“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苏断摇了摇头,轻声答道:“没有。”

    下人拿了新筷子过来,苏断却没有再去动筷子,拿着自己的小勺子安静地喝起粥来。

    苏铮看这他面前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忽然伸手将弟弟面前乘着一只还冒着热气的煎蛋盘子扯到了自己面前,用崭新的刀叉干脆利落地将它切成了大小合适的几块,然后将刀叉搭在盘子边缘,又推回了苏断面前。

    被煎的外焦里嫩的荷包蛋被切开后,露出鲜黄诱人的芯子来,丝丝鲜香随着热气一起飘到人的鼻端。

    苏断看了这一盘煎蛋几秒,然后飞快地抬头,对着苏铮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拿起刀叉,将这一盘送上门的煎蛋慢慢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饭,苏铮带着苏断去花园里散步消食。

    苏家的后花园很大,一进来就是这一片开的秾丽柔软的漫漫花田,再往前走还有溪流和方正精致的八角凉亭,旁边种着高大的古树,挺拔青翠的枝叶穿插在西式与古意相间的建筑中,将两者串联的异常和谐。

    今天的阳光很好,温和却不失明媚,照在人身上会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懒洋洋的触感。

    花园里青石小路上散落的花瓣也被打扫的一干二净,透着一股干净利落的气息,未干的水滴缀在层层叠叠的花瓣上,将花枝衬得更加娇嫩,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

    苏断看着脚下干干净净的小路想,他的治愈目标把这里打扫的真干净,比那个被赶走的下人打扫的干净多了。

    因为有上次差点滑倒的阴影,在苏铮的注视下,苏铮不敢大意,很慢地将脚踩在了青石路上。

    不过这一次脚下的触感干燥,一点儿都不滑,苏断试探着走了几步,发现小路上真的没有一丝水滴。

    明明旁边的花丛上还缀着许多新鲜的水滴,可见秦知早上应该是给花浇了水的……

    苏铮站在前面的小路中央,他没有穿外套,只穿着简单的居家常服,显得温和了一些,倒是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让苏断感觉松了一口气。

    看着弟弟在走了两步后就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铮出声叫了一句:“断断,怎么了?胃又疼了吗?”

    苏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没有,哥哥。”

    然后稍稍迈大了一些步子,走到了苏铮身边。

    苏铮伸手牵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在小路上慢慢走着。

    苏断垂着眼,视线落在旁边的花丛上,从苏铮的角度,只能看见自己弟弟的脑袋顶,时不时慢慢地转动一下。

    苏铮以为他在看花,但实际上苏断满脑子都是边上湿漉漉的花朵,和脚下干燥的青石小路。

    苏断问系统:“秦知今天早上浇了花吗?”

    系统回道:“浇了。”

    苏断:“可是路上很干。”

    系统道:“因为治愈目标一直很注意,没有让水撒到小路上,宿主要看视频回放吗?”

    苏断想了想,还是拒绝了系统的提议,他说:“谢谢,不用了。”

    系统忽然道:“请宿主注意,检测到治愈目标在距离宿主二十米处。”

    此时苏铮正带着他走过一个转角,前面就是有着小溪和凉亭中苏断闻言抬起头来,转了一圈,在树木遮掩着的一个十分隐秘的角落发现了秦知的身影。

    秦知站在一大丛错落枝叶间,正在直直地看着他,眼中带着一些苏断看不懂的情绪,似乎没想到苏断会忽然发现自己在偷看,瞳孔微微缩了缩。

    凭借着良好的视力,连秦知脸上落下的斑驳光痕,苏断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秦知身上穿着的不再是那套端正的马甲制服,虽然还是黑白色,但款式变得粗糙了一点,身上还沾着一些水迹和斑斑泥土,似乎有些狼狈。

    他没有出声催促,只是平静地等待着秦知的应对。

    在苏铮平静的注视中,秦知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忽视的威胁。

    那种威胁不是对方刻意用力表现出来用来恫吓他的,因为苏铮的面部表情中丝毫没有愠怒或者轻蔑的表现。

    ——在双方身份如此天差地别的前提下,他的态度甚至能称得上和善。

    那是一种经过不知道多少次磨炼、已经浸润倒骨子里的威仪,只要稍微松一松筋骨,就会悄无声息地渗透出来。

    像是在无声地、并且居高临下地对他展示着:看,我们不一样。

    虽然感知到了对方的威胁性,但秦知就像一只羽翼未丰的幼兽,因为自身还太过稚嫩,在面对威胁的时候,除了警惕之外,也无法做出别的应对。

    半晌,秦知动了动嘴唇,听到自己带着一丝干涩的回答:“……是。”

    苏铮用指节将咖啡杯往一旁推了推,没有在意他紧绷的姿态,泰然自若地睁眼说瞎话:“别担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关心一下自己员工的家庭情况。”

    “有困难,都是可以通融的。”苏铮不急不缓地说。

    秦知抿紧了唇角,说不出话来。

    苏铮大概是戏瘾过够了,下一句就直接抛出了自己的诱饵:“看在你对断断尽心尽力的份上,你母亲的手术费,我们家帮你出了。”

    “你也可以把工作放下,腾出时间去照顾令堂,毕竟术后恢复期还是很重要的。”

    言下之意,就是好好照顾你妈,你也不用再来苏家上班了。

    虽然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读到了这一层深意的一瞬间,秦知脑中还是轰鸣了一声,几乎是反射性地张口想要拒绝,苏家这种门第绝不是普通人能随便进来的,要是失去了这一层仆人的身份,他去再哪找机会接近苏断?

    门第、家世……有无数条巨大的鸿沟横搁在他和苏断之间,如果失去了这一次机会,秦知不知道自己还能通过哪种方式走到他的小少爷身边。

    对于刚刚明白了自己心意的秦知而言,这种结果无异于抽筋拔骨的酷刑。

    但拒绝的话到了舌根,脑海中划过一丝清明,拒绝的话语又被秦知囫囵地吞了下去。

    他没资格——

    母亲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术日期每往后拖延一天,危险度就会增加一分,他没有资格在这种时候拒绝一份唾手可得的援助。

    哪怕这种援助,要付出的代价,无异于生生将他的心脏刨的鲜血淋漓。

    秦知脖颈间的青筋因为用力而突兀鼓起,在雪白的衬衫衣领下显出狰狞的痕迹来。

    苏铮还是那副极有耐心的样子,说完后就静静等待着秦知回答,抬起旁边微热的咖啡轻轻呷了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知的喉结滚动了两下,艰涩地回答道:“谢谢少爷。”

    说完这句话后,秦知喉间像是被灌注了一汪鲜血,涌动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陈年铁锈味,冲的他头脑发晕。

    苏铮的指节还扣在咖啡杯圆润的把手上,像是听不出他是话语中的勉强一般——或者是听出了也不太在乎——他将手一收,忽然想起来了似的,出声感慨了一句:“可惜了,你这种学历,不应该就这么将青春耗在深宅大院里,原本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听起来倒是像真的在为秦知感到惋惜一般。

    在重重缭绕纷乱的迷雾中,忽然有一道光亮划过,秦知奇异地冷静了下来。

    像是苏铮这种上位者,他其实没有很近地接触过,但从逻辑上至少也可以推知,以对方时间的宝贵程度,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应当都是带有目的性的。

    数秒后,他听到苏铮说:“落到这一步,秦知……你真的不恨他吗?”

    秦知猛地抬起头,对上了苏铮平静的视线。

    苏铮没有说这个“他”是谁,但在和苏铮对视的那一眼中,秦知肯定了自己没有猜错答案。

    “恨。”秦知将视线收回来,低声吐出一个字来。

    苏铮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来。

    他想,他的眼光还是靠谱的,秦知这人虽然稚嫩了点,但是头脑很清醒,看得出是个拎得清的。

    苏总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他从一旁的置物架上抽出了一张名片,用指尖将它按在书桌上,往秦知的方向推了推:“这是我助理的联系方式,他明天早上就会联系你,安排手术的事,时间不等人,你还是尽快收拾东西去医院准备一下吧。”

    秦知弯了弯腰,将那张名片拿到手中,说:“谢谢少爷。”

    这一次,他的声音平静了很多。

    …………

    卧室中,苏断穿着柔软的浅色居家服,正垂着头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柔软的黑发贴在额头上,遮住了眉梢的一点弧度。

    他腿上放着一个银色的笔记本,只是因为太久没有人操作,屏幕已经暗了下去,模糊地倒映出苏断的脸和肩膀。

    看到系统的投影屏中,秦知拿着名片走出房门,苏断的眼珠很久都没有转动一下。

    虽然到了谈话的最后,秦知已经变得非常冷静,所有的愤怒和不情愿都已经平息下来,但看着那双过于冷凝的眼,苏断总觉得,秦知内心可能远远没有他表现出的这么平静。

    甚至他模糊地感觉到,似乎还更糟糕了一些——

    系统在一旁感慨道:“苏铮是个好人,这下宿主可以不用费尽心思想怎么将治愈目标的命运线掰到正确的轨迹上去了。”

    主要是他们现在一穷二白,经验值余额为零,商城中的所有道具都买不了,做起任务的困难度简直让人想想都觉得发愁。

    苏断回过神来,将视线从投影屏中移开,点点头说:“嗯。”

    …………

    苏断没能在房中待多久,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他早上被苏铮哄着吃了不少,吃完后走了一圈之后又缩在房间中基本上没怎么动弹,所以午饭只吃了很少一点。

    苏铮劝了他几次,见苏断实在没胃口,最后也只能吩咐道:“如果下午饿了,记得让厨房给你做小点心。”

    毕竟他弟弟这个小身板,吃得太撑了,也容易犯胃病。

    吃完饭后,苏铮没有再让苏断回房间窝着,而是陪了他整整一个下午。

    先是一起看了一部轻松向的电影,然后苏铮就辅导起苏断的功课来。

    ——因为身体原因,苏断一直都是在家里上课的,连大学也不例外,苏父活动了关系让他不用上课,只在期末的时候参加考试就行,平时的功课则是请了一个教授,定时定点地来辅导他。

    前段时间苏断摔裂了尾脊骨,还没好全,家教的课程就一直停到现在。

    苏断和苏铮学的是同专业,但成绩可谓是天差地别。

    苏断在专业教授的细心辅导下,也才勉强保持住了不挂科的成绩,但苏铮从上学开始就是高材生,到了全国顶尖的大学后,也是每年期末都能考学院前几的那种,即使已经进入了社会好几年,但还没把大学的课程忘掉,辅导还在上大一的苏断绰绰有余。

    说实话苏断对专业书上的东西一个字也看不懂,苏铮嘴里冒出的那些名词也非常茫然,好在还有一个资料库广泛的系统,能帮他蒙混过关。

    苏断虽然觉得很无聊,但是因为系统一直在他脑子里念叨苏铮对他任务做了多么大的帮助,倒也算是有问必答——虽然答的速度慢了那么一点儿,两人就这么还算和谐地度过了一个下午。,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