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4.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等到那阵奇怪的感觉过去之后, 回过神来的苏断困惑地问系统:“他为什么不上来?”不是来找他的吗, 为什么坐在车里抽烟?

    系统说:“系统也不知道呢。”

    虽然秦知的行为似乎有些怪怪的, 但人都到了门口了, 苏断也不能当做没看见,所以桌子上的这些文件当然没办法继续看了。

    理由充分地把面前长的宛如多胞胎兄弟、一晃神就分不清谁是谁的文件推到一旁, 苏断偷偷松了一口气, 让系统把屏幕亮度调高了一点,看着自己的治愈对象发起呆来。

    因为忙着公司的事, 没有多少闲暇时间, 所以苏断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秦知了,大多数时候都是匆匆看两眼,知道对方正在既定的命运线上拔足狂奔, 知道他又变得优秀了一点儿,就放下心来去做别的事情了。

    现在忽然有机会这么安静地观察对方,苏断才恍然发现了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秦知确实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苏断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时候的秦知神态中带着明显的仓皇和茫然,被四面八方的压力逼迫的小心翼翼, 直到和他相处熟了之后才好转了一些, 而现在的秦知, 眉眼间再看不出一丝惶恐之意,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经过打磨之后的沉稳和漠然。

    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隐晦的刻在秦知漆黑一片的眼底,但苏断看不太懂,也就没有去思考。

    苏断对着唯一的旁观者发出感慨:“他变化好大啊。”

    系统乖巧地附和道:“是的呢,宿主。”

    屏幕上,秦知不知道在想什么,吐出一口烟雾后就微微皱起了眉,右手夹着烟,垂在车窗外,没有再吸。

    眉间竖起的痕迹,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深刻。

    苏断看着他皱眉抽烟的样子,奇怪地问:“他是不是不开心?”

    据说人常常在压力大的时候才会抽烟,而且秦知还把眉头皱得那么紧,一看就让人觉得他有心事。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来看他这件事让秦知觉得不开心吗?

    想到这种可能,苏断有些不解的同时,心里又有一点说不出的闷。

    系统说:“宿主请稍等,滴滴——检测结果显示治愈目标的情绪起伏较大,但并不属于负面,所以应该不是不开心。”

    苏断眨了眨眼,虽然知道秦知不是抱着不开心的心情来看他之后,心情好了一点,却也彻底迷糊了。

    人类的情感可真是让人费解,小茯苓第不知道多少次感叹着。

    明明表现出忧愁的样子,却又可能是高兴的,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屏幕中,在吐出那一口烟雾后,秦知没有再去动指间夹着的烟,任凭那根还剩下大半根的烟在空气中燃烧着,丝丝缕缕的烟雾还没来得及聚集着环绕上升,就被路过的夜风扯得七零八散。

    亮橙色的火光一直烧到了烟根部拼接的缝隙处,快要吻上弯曲指节的时候,秦知才伸手将它在车载烟灰缸里按灭。

    然后伸手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在秦知不知道为什么事而陷入沉思的时候,苏断也跟着发了长度为一根烟的呆,在秦知开始动之后,他才惊醒似的回过神,问:“秦知要进来了吗?”

    系统说:“治愈目标的前进方向和大门的方向重合,看来是这样的。”

    在苏断的目视下,那个高大的身影走到了苏家高大的铁栅栏雕花门前,神色从容地和走近的保安低声说了什么,保安又拿起对讲机通告了到了内院。

    于是两分钟后,书房的房门就被管家敲响了。

    苏断让系统关了屏幕,说:“进来。”

    管家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眉间因为长久的皱着而形成了一道深深的纹路,只是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和所剩无多的黑发掺在一起梳在脑后,比起从前来能明显看出老态来。

    自从苏父苏母出事后,苏家接连遭受打击,管家要操心的事又更多了些,不过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像是老了四五岁似的。

    管家说:“少爷,有人来访。”

    他顿了一下,才低声说:“是一位叫秦知的,曾经在两年半前给少爷当过一段时间的仆人,后来因为母亲要做手术所以辞职了,您还记得吗?”

    作为当初帮苏断把人招进来的人,管家当然知道那一场招聘下的真相是一件怎样无法宣之于口的隐秘,也知道辞职只是一块表面上你好我好的遮羞布。

    苏断点点头,说:“记得。”

    管家用浑浊的眼珠看着苏断,轻声说:“少爷,他现在是秦氏的主人。”

    苏断说:“嗯,我知道的。”

    好几年前秦氏在商业圈的地位就不比苏氏低,尤其是在苏氏这半年来经过了两次挫折、资产缩水了一些之后,秦氏更是稳稳地压了苏氏一头,成了a市中毫无异议的领头企业。

    秦氏易主这么大的事,是根本瞒不住的,现在整个业界都差不多知道了秦风栽在了秦家一个私生子手里,将整个秦氏都赔出去了。

    管家垂了垂眼,说:“秦先生现在在门外,他想见您。”

    苏断说:“让他进来吧。”

    管家却没有动,他似乎有什么顾虑,低声道:“少爷,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让秦先生明天再来。”

    苏铮不在家,家里的仆人们也都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万一秦知进来后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怎么跟大少爷交待?

    “没关系。”苏断摇摇头,根本没有往什么奇怪的方向想。

    管家忧心忡忡地重复道:“少爷……”

    苏断打断他的话:“让秦——嗯,秦先生进来吧,我去客厅等他。”

    他想,大概是因为管家不知道秦知是个好人,才会这么防备他。

    见小主人已经下了决定,管家也不好再劝,说了一声是后,就离开了书房去让保安开门。

    不过管家长了个心眼,在通知保安放人进来的时候,也让保安群分出两个人、带着电击棒一起跟着进来。

    苏断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把桌子上的文件稍微收拾了一下堆放在一起,然后下楼去见秦知。

    结果秦知那边的速度异常的快,他才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踏进了客厅中。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断看过来的目光,秦知抬起头,漆黑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苏断。

    苏断正打算往下伸的脚下意识地顿了一下,扶着楼梯把手的尽头,呆在原地和秦知对视着。

    投影和真人到底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刚刚已经在屏幕前看了好久,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苏断还是感觉有些陌生。

    系统说秦知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长高了四厘米,但也许是因为身上的肌肉和气势变得明显了的原因,整个人显得很有压迫感,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可远不止高了四厘米。

    像是从一根没什么威胁性的小青竹,进化成了一只有着极强杀伤力的猎食者一般,让人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即使是像这样偏于弱势地站在阶梯下仰头看着他,也让苏断凭空生出了一种想要用小叶子捂着脑袋,逃去地底的冲动。

    在某种趋利避害本能的操控下,苏断忍不住动了动脚,往后退了一小步。

    然而站在下面的秦知忽然开了口,他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明显的哑意,却是很温柔的语调,甚至是有些小心翼翼地唤了他一声:“……少爷。”

    于是他将被子一拉,眼一闭,就躺在床上不动了。

    出于生活习性,他对于这种一动不动的状态反而比较习惯,于是那么呼吸平稳地躺着,看上去像是真的睡着了。

    于是苏铮推开半掩的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整个人被柔软的被褥埋住、睡得又乖又标准的弟弟。

    他动作顿了一下,将门轻轻带上。

    “睡了多久了?”走远了一些后,苏铮问身旁的管家。

    管家恭敬道:“二十分钟前刚喝了药,应该是刚睡着。”

    苏铮点了点头,又问了苏断今天的活动情况,声音虽然淡漠,但询问的非常详细。

    两人一路说着,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虽然是为了看弟弟才特意赶回来一趟,但既然都回家了,正好也能拿几份文件。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苏铮的目光往下瞥了一眼,看到了一个面生的身影,脚步停了一下。

    他问管家:“这是新来的下人?”

    管家看了一眼正在客厅忙活的秦知,垂了垂眼,回到:“是,上次那个乱动少爷的药被辞退了,就又招了一个,昨天刚来的,手脚挺勤快,少爷看他也顺眼。”

    其实秦知走的并不是苏家一般招聘的程序,而是少爷特意让他招来的,看着那张和秦家大少隐约有着几分相似的脸,原因他大概也能猜到一些。

    不过这些无伤大雅的细节,能瞒着还是先瞒着吧,免得到时候大少不肯顺着少爷的意思来,将人辞退了,少爷又要伤心一次。

    公司的事忙,苏铮也没时间关心家里杂七杂八的事务,前几年苏母在的时候还会关心一下,在苏父苏母出国之后,这些事就全部由管家忙活了。

    只是新招了一个下人他一开始并没有对管家的话产生怀疑,只是看到突然抬起头的秦知后,眉头却微微皱了一下。

    这人长得,似乎跟他弟弟之前要死要活喜欢过一段时间的那个秦家继承人有些像?

    前几年苏断因为这件事生了挺大一场病,所以他对秦风那张脸,还是残存着一些印象的。

    ——当然,那绝对称不上什么好印象。

    秦知的感知力一贯很敏锐,在苏铮的目光投射到他身上后,就像一只警惕的幼兽一般抬起了头,对上了苏铮的视线。

    苏铮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穿着深黑色妥帖冷硬的西装,俊美的五官自带冷硬的气息,神情淡漠,浑身上下充满上位者的气息,像是一柄已经被打磨出锋芒的利刃,冷冷地刺着人的眼。

    ……这应该就是苏家的那位大少爷,记得是叫苏铮?

    意识到对方的身份后后,怕惹主人家不高兴,秦知连忙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苏铮多看了他几眼,又瞄了一眼满脸严肃的管家,最终也没说什么,继续带着管家往书房的方向走。

    到了书房后,苏铮在书桌前坐下,从文件架中抽出了两份夹着黄色标签纸的文件。

    将文件上的标签纸取下,他忽然开口问道:“刚刚那个下人叫什么名字?”

    管家沉默了几秒,才缓缓道:“秦知。”

    秦知。

    ——姓秦。

    苏铮的指尖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

    ……

    让系统帮自己监视着苏铮那边的情况,等到人一离开苏宅,苏断眼睫颤了颤,睁开了眼。

    不过睁眼后他没有急着从床上爬起来,而是仍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除了将眼睁开了之外,看起来跟刚才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就这么静静地躺了有半小时,苏断才缓慢地从床上爬起来,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这一次进来的不是跟在他屁股后面伺候了大半天的秦知,而是一脸严肃、脸上带着显眼的法令纹的管家。,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