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2.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 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想起小少爷那看起来就经不起折腾的小身板,虽然知道对方的人品可能很有问题, 秦知还是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他没敢犹豫, 伸手把只剩一条缝的门重新推开, 快步走了进去。

    浴室门没锁, 他握住把手一按, 门就顺畅地被打开了。

    不出所料,浴室中正一片狼狈。

    东西倒到了一片, 淋浴头也是开着的,正在滋滋地往外喷着水,好巧不巧正对着浴室门口的方向, 秦知一进来就先被喷了一脸热气腾腾的水, 他往旁边一躲, 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迹。

    将水迹抹掉、视线清晰之后,秦知看到了摔倒在地上的苏断。

    苏断身上的衬衫已经脱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白色的纯棉布料, 浴巾有一半遮在身上,另一半落在地上被水浸湿, 两条又细又白的腿上也沾了一些水迹。

    他的姿势很奇怪,正常人仰面摔到之后都会用手在地上撑一下, 试图站起来, 但苏断不是, 他似乎完全放弃了挣扎, 整个人就那么如同一条脱水的鱼一般躺在地上。

    听见他进来的动静,苏断把视线移到他身上,也许是因为疼痛的原因,黑眸显得比平时更加湿润。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站起来的苏断动了动嘴唇,向着自己的治疗对象发出求救声:“抱……扶我起来……”

    他这一下摔得又准又严实,尾脊那块疼得几乎已经麻木,在剧烈的疼痛刺激下,原本就用的不怎么熟练的四肢完全不知道怎么指挥了,甚至连说话都有些颠倒。

    秦知被他看的心忽然有些发颤,也没注意到他的用词错误,上前一步半跪下来,将苏断身上的浴巾拿开扔到一旁,扶着他的肩膀,微微用了点力气,想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地上覆着一层淅淅沥沥的水迹,秦知膝盖上的布料很快被地板上的水浸湿,不过刚刚他身上已经被打湿了大半,倒也不差这一点了。

    现在情况比较棘手的,是面前这个还可怜巴巴倒在地上的小少爷。

    苏断身上沾了水,本来就滑,整个人又僵硬的要命,丝毫不知道配合他的动作,刚起来一点很快又往下滑,导致秦知无论如何也不能只靠着扶肩膀就将人从地上扶起来。

    没办法,秦知只好一只手扣着苏断的肩膀,另一只手穿过少年的腿弯,小心地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他虽然看着清瘦,但该有的力气还是有的,抱着骨架偏小的少年,感觉轻飘飘的。

    ——他真的已经成年了吗?

    秦知想到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可比苏断重了不止一点儿。

    直到已经将人抱进了怀里,秦知才有功夫想到这个小主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逾越的动作生气。

    他低下头,想看看苏断脸上的表情,却只看见了带着一个小小发旋的漆黑发顶,小少爷乖乖地窝在他怀里,连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因为伤应该在尾脊那里,秦知将人放在床上的时候,调整成了趴着的姿势,然后快速通知了管家。

    ……

    因为苏断的突然摔倒,苏宅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等到医生给苏断上好药离开后,时间已经接近凌晨。

    诊断结果是尾脊骨有轻微骨裂,达不到要动手术的程度,只是至少也要好好休息半个月,不能做剧烈运动。

    虽然这伤说起来并不算严重,但任何小伤病放到苏断身上,都是需要被严肃对待的。

    管家给苏断的大哥打了电话,但是公司那边事务太忙,今晚是回不来了。

    通知完苏铮那边后,他又不放心地给医生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番注意事项。

    虽然从小到大小病大病不断,但那都是因为身体免疫力低下而受的伤,骨折这种严重的外伤,还是第一次发生。

    ——虽然医生已经解释了无数遍轻微骨裂和骨折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可管家还是止不住地被这个词惊到。

    作为这间别墅中唯一一个需要被伺候的主子,苏断受伤了,连带着整个苏宅的气氛都有些难以言喻的紧张。

    然而就在众人都愁容满面的时候,刚抹了药屁股凉飕飕的苏断却趴在床上悄悄松了一口气。

    系统也跟着高兴:“太好了,这样宿主就可以合理的半身不遂了。”

    苏断:“……”

    他只是动作有点迟钝,哪里算得上半身不遂了?

    这个系统的用词准确度竟然还不如他。

    不过苏断懒得和系统争辩用词问题:“嗯。”

    虽然系统的形容似乎有些奇怪,但不管怎么说,能够不用再费劲地让自己表现得和正常人一样,确实是一件好事。

    原本苏断对于当人这件事充满了兴趣,原身本身的生活状况也很安逸,很适合他慢慢摸索,但今天苏铮的出现,却给了他一些压力。

    他是来做任务的,但在做任务之前,他得保证自己不被人发现不对劲。他和系统都没钱,买不起商城里的道具,一旦被苏家赶出去或是监视起来,这任务还怎么做的下去?

    虽然系统说只要性格转变的合理,表现得和原主不一样也不影响任务评级,可性格转变得再厉害,也不会突然半身不遂。

    不对……什么半身不遂,他这是被系统传染了吗。

    苏断再次在心里默念他只是行动比常人迟钝了一些,而已。

    系统说:“宿主可以趁着这半个月偷偷学学人类的生活方式,然后想一想该怎么治愈任务目标,虽然任务没有时间限制,但一般而言,任务完成的越快,评级就会越高。”

    “当然,这些标准都是次要的,评级标准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和治愈对象最终的治愈值有关,所以宿主还是要专注于任务本身哦。”系统接着补充道。

    想到秦知头上系统慷慨赠送并且目前依旧纹丝不动的初始五十治愈值,苏断说:“好。”

    被系统提醒自己还有任务要做后,苏断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该怎么完成这个任务。

    系统虽然很穷,但是任务资料给的还是很详细的。

    根据资料中介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并不是一种刻在基因里的疾病,而是在被“囚禁”的过程中产生的,虽然确实有易感人群的存在,但只要没有诱发因素,一般是不会自行发病的。

    一般来说容易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群以心志娇弱的女性居多,因为比起男性而言,女性的心理防线会更容易崩溃。

    当然,这也不代表男人就不会得这种病了,像是秦知就是一个例子。

    根据资料里介绍,秦知是在长期遭受兄长打压、母亲去世的双重打击下,心理防线降到了最低,才会在原身的刺激下患上斯德哥摩尔综合征。

    这其中有三个关键因素,一个是原身的喜欢对象、秦知同父异母的大哥,可这人是秦家继承人,苏断虽然在苏家很受宠爱,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根本没能力影响秦家继承人的行为,所以这个暂时不用考虑。

    第二个是秦知母亲的去世,秦知的母亲的去世其实很让人可惜,她患有冠心病,由于冠动脉硬化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属于非常严重的阶段,在秦知终于发了第一个月工资筹备手术的时候,就突发心梗去世了。

    不过秦母发病距离现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也不用非常着急,过段时间他找个机会借钱给秦知,让他提前给苏母做手术就好。

    第三个就是他自己了,也是现在最好控制的一个因素。

    他只要对秦知好一点……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苏断撸清了思路,趴在枕头上放心地睡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秦知来进行例行叫醒穿衣服务的时候,就收到了传闻中喜怒无常的小主人突然的关心。

    他正在给苏断穿裤子,因为尾脊骨受伤了,坐着会很疼,所以苏断正躺在床上,他则半跪着一点一点地将卷好的裤腿往苏断小腿上套,等会儿让人站起来,往上一提就行了。

    苏断想了想,说:“你可以站起来给我穿。”

    在这个世界的礼节中,对陌生人下跪似乎是一件很有辱颜面的事,既然想通了要对治愈对象好一点,就不能让秦知总这么跪着伺候他。

    刚给他套了一条裤腿、正准备把另一条也套上的秦知:“……”

    床只到他的膝盖,小少爷现在是个必须要轻拿轻放的易碎品,他要是站着,势必要深深弯下腰,才能在不弄疼对方的情况下帮他把裤子穿上,可比现在累多了。

    秦知捏着苏断的脚踝陷入了沉思,这难道就是迟来的为难?

    ——但是不行。

    他是一个接受平等式家庭教育长大的人,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变成一个□□者。

    要是他真的那么做了,按照苏断的脾气,说不定会更加生气。

    在不涉及做人基本底线的事情上,在外面强权惯了的苏总在自己弟弟面前,一贯都是强势不起来的。

    其实弟弟平时在他面前还是表现得很乖很听话的,苏总想,只是一牵扯到感情方面的事,就会变得让人招架不住。,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