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1.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 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没几天就到了月初,按照惯例, 苏断这天不上班, 而是去探望还在监狱里蹲着的苏铮。

    想到最快还有二十几天哥哥就能出狱,苏断第一次在探望室等待的时候, 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因为苏家活动了关系,监狱那边虽然卡了苏铮的取保就医, 但到底还是给了苏家几分面子, 苏铮在监狱里的待遇不错, 并没有吃什么苦头。

    但没有自由、处处受限的生活总是让人心情舒畅不起来的, 更何况是苏铮这种原本心底就带着一些傲气的豪门子弟, 半年的时间过去,还是能看出来明显瘦了,眉眼也阴沉了一些。

    这次的工作人员比前几次都要松,将苏铮带过来后就直接出去了, 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俩。

    苏断小声地跟苏铮讲述着这几天发生的变故, 包括秦知准备怎么把苏铮从监狱里救出来、还有公司那边一开始乱七八糟、不过在秦知的帮忙下已经开始变得有条理的事务。

    苏铮配合地前倾身体, 认真地听他讲述。

    苏铮虽然人在监狱里蹲着, 但心腹还在外面,消息也还算灵通, 秦知着手准备捞他、还有跟着苏断去苏氏上班的事, 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知道了。

    当然, 这些事从苏断口中说出来, 无疑要详细和精确的多。

    这段时间发生的变故太多,苏断足足说了十分钟,才和苏铮汇报完毕。

    最后用“秦知是个好人”,总结了这次汇报的中心思想。

    苏铮没有接话,只是面不改色地把接好的茶水推到他面前,温声道:“嘴巴干不干?来喝点水润润嗓子。”

    苏断展开眉眼,说了一声谢谢哥哥,就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

    看着弟弟脸上抑制不住的笑意,苏铮也跟着笑了笑,但这股笑意却不达心底。

    他没想到,当初随手播下、随意浇灌了一些养分的那颗种子,居然能真的长成参天大树。

    更没想到,他居然沦落到了要靠这颗树才能摆脱困局的地步。

    和曾经随手就能碾死的人地位倒转,总归是一件让人心情复杂的事,苏断心大没有什么自觉,但苏铮却无法忽视内心浓浓的挫折感。

    而且依靠直觉,他总觉得秦知的举动有些蹊跷。

    到处活动关系捞他出来还算合情合理,毕竟当初他给秦母安排手术也算是解了秦知的燃眉之急,秦知知恩图报也很正常。

    然而后面秦知的做法,就让他忍不住警惕起来了。

    秦知放着刚到手的秦氏不管,转身就一头扎进苏氏帮他们家干活。

    苏铮倒不是觉得秦知觊觎苏氏——

    苏氏现在产业缩水,早已经和秦氏不能同日而语了,管理上也问题不断,全靠前些年攒下来的底子撑着才能继续待在a市前十的企业行列里,秦知没道理放着更肥的秦氏不管,而是挖空心思地想渗入苏氏中。

    要知道秦氏那边都还没收拾干净呢,在这个节骨眼上,秦知一心两用兼顾两头的做法其实很不明智,很可能会因为精力不够导致秦氏那边出问题。

    既然秦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走到这个高度,就肯定不会因为贪图眼前利益而干这种因小失大的事。

    况且秦知是以苏断私人助理的名义跟在苏断身边偷偷处理事务的,连个正经职位都没有,身为一个私助,就算真想把苏氏搞到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初的事算到底也只是十几万的恩情,更不要说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他和秦知的一场交易,秦知至于这么卖力吗?

    就算秦知本性不错,但他也是真的不相信,在利益至上的商业圈摸爬滚打了几年之后,秦知还能保持原本的赤子之心。

    ——圈子里能爬的这么快的,可没一个善人。

    虽然秦知摆出了一副做慈善的架势,但能相信秦知是真的在做慈善的估计也就他弟弟一个了,苏铮几乎想都不用想,秦知此举肯定是有着什么更重要的目的,而这个目的——

    看着面前水灵灵的弟弟,前苏总感觉自己脑海中的警报响的一声比一声尖利!

    他可没忘了当初秦知藏在花园里偷看他弟弟的事!

    呵,那眼神可真是又痴情又哀怨,他那傻弟弟也不懂事,还对秦知恋恋不舍的,搞得他好像一个棒打鸳鸯的王母一样。

    ——对这件心塞的往事,前苏总可以说是十分耿耿于怀了。

    沉浸在回忆和脑补中的苏铮越想越觉得危机感浓重,恨不得立刻冲出监狱门口,像当年一样把秦知开除了才能安心。

    可他身上还背着四年半的刑期,别说冲出监狱了,只要他敢有一点儿异动,就会有狱警带着警棍冲上来。

    不仅不能把人从自己弟弟身边赶走,暂时还得靠着他想赶走的这个人,才有希望快点从这鬼地方出去。

    苏铮:“……”

    但是很显然苏断并不能和自己哥哥感同身受,看着苏铮拧的仿佛能夹死一窝苍蝇的眉头,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变淡了,转而露出困惑而小心的表情,问:“哥哥,我……处理的不对吗?”

    他在心里问系统:“哥哥是不相信秦知吗?”

    系统回答:“抱歉,系统分析不出来这么具体的心理活动,只能通过宿主自己的努力了。”

    苏断说:“好吧。”

    他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秦知还在苏家当下人的时候,苏铮就不喜欢他,现在肯定也不会把他往好的方面想。

    苏断的心情忍不住往下滑了一些,秦知是真的很好,如果没有秦知帮忙,他也不知道苏铮和公司的事该怎么办。

    可他又没有立场去因此责怪苏铮,他自己是因为知道了剧情,又和秦知相处过,才会相信他,而苏铮不知道这些,所以会怀疑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在弟弟面前泄露了内心的负面情绪,苏铮连忙将自己脸上的烦闷收起来,用安抚的口气道:“没有,断断处理的很好,只是以私人助理的名义聘请秦知,既不会引起董事会的反弹,也杜绝了一些……隐患。”

    苏断垂下眼睛不敢和苏铮对视,心虚地喝了一口水 :“……”还好他没告诉苏铮这件事是秦知主动提的。

    苏铮又夸了他两句,才不经意般问道:“不用处理文件了,那断断每天都在办公室干什么呢?”

    苏断已经习惯了每次探监的时候苏铮都要像老妈子一样巨细无靡地问他平时的生活,没多想就老老实实地回答道:“秦知看文件,我在办公室,呃,睡觉……有时候也会和秦知聊天。”说到睡觉的时候,苏断的声音心虚地降低了许多。

    苏铮眼神微动,轻声问道:“你和秦知就只聊天吗?他有没有拉着你‘玩’?”

    苏断眨眨眼,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没有啊,工作很多,他没有时间陪我玩。”

    他想了想,补充道:“秦知也要处理秦氏的事,很辛苦的。”

    苏铮放心地笑了笑,辛苦就好,最好辛苦到什么都没力气做,他才最放心。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在苏断的注视下,苏铮还是假惺惺地感慨了两句秦知简直太辛苦了,真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等他出去了之后一定会好好谢谢秦知的。

    苏断:(⊙v⊙)

    苏断偷偷在心里问系统:“哥哥说的是真心话吗?”他总觉得苏铮脸上的笑容有些说不出的,嗯,古怪。

    “这个,”系统卡顿了一下,似乎对于宿主总问自己这种解析不出来的问题有些苦恼:“系统也不知道呢。”

    仔细地询问完,确认秦知暂时还没有对自己弟弟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之后,苏铮心头的郁气才稍微散了一点儿,不过还是好好嘱咐了一遍不要和除了哥哥和管家以外的人牵手或者拥抱,得到了苏断的保证后,才勉强放心地让他离开。,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