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0.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订阅比例不足, 请补足订阅,支持晋江文学城正版  看着秦知自觉地开始整理文件,坐在小沙发上的苏断还是感觉有点儿过意不去, 第三次提议道:“我召开一次董事会, 把总经理的职位给你吧。”

    秦知自己的公司还忙着, 就来帮他的忙, 他却连一个正经的职位都不能给秦知, 简直太过分了。

    秦知挨个翻了翻堆积在一起的文件, 并且将它们分门别类地放好,微微直起腰身,第三次坚定摇头, 不厌其烦地和苏断解释:“不用了,这些虚名都不重要,况且我身上有秦氏的股份,还去当苏氏的总经理,那些董事们肯定会因此闹起来的,苏氏不能再折腾了。”

    其实他身为另一家公司的掌权人, 来给苏断当助理,苏氏的董事们肯定也是不乐意的, 只是助理在表面上没有什么权利, 而且他又是以私人助理的名义跟在苏断身边的, 根本不经过苏氏内部的人事流程, 苏氏的董事们就算不同意, 也没地方下手把他赶出去。

    听起来十分合情合理, 并且处处为苏断着想。

    苏断感觉很不好意思,但秦知都已经跟着来了公司,甚至都开始帮他干活了,总不能再让人离开,而且秦知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只能满怀愧疚的小声说:“好吧。”

    他会——记得给秦知加工资的。

    虽然现在有了秦氏的秦知应该并不看重那点儿工资,但是除了这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秦知了。

    秦知将文件收拾好后,给苏断沏了一杯奶茶,将连着公司内部的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确保不会被人看见办公室中的秘密后,就开始专心处理文件。

    这几天苏氏积攒下来的文件实在是有点多,而且说实话他对苏氏的情况也并不是完全熟悉,每遇到一个项目,基本上都要去补查一顿资料,所以还是很费功夫的。

    苏断一开始还会溜达到秦知面前去看他工作,只是那些白底黑字的文件仿佛有催眠功能一般,苏断盯着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困意上涌,本来只是想坐着发会儿呆,结果也许是因为底下的沙发太软,没过多久就窝在上面睡着了。

    沙发挨着落地窗放,苏断是抱着枕头蜷缩起来睡的,太阳这时候已经高高的升了起来,夏末温和的阳光透过无色的玻璃吻在苏断半边发丝和脸颊上,将他衬得整个人都暖融融的。

    怕将人吵醒,秦知翻阅文件的动作不禁慢了下来,在看文件的间隙视线不停地往沙发上睡着的人身上扫去,空气中流动着静谧的气息。

    “咚咚。”没过多久,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安静被打破,秦知将手中的文件放下,起身走到沙发旁,向苏断伸出手。

    虽然不忍心将睡得都快打起小呼噜的苏断叫起来,但为了不让秘密暴露,秦知只能忍痛在苏断柔软的脸颊上轻轻拍了拍,轻轻唤着:“断断,起床了。”

    苏断睡得很香,意识到不用再处理那些基本上都看不懂的文件之后,他整个人都放松的有点过了头,难得在有人在旁边的时候睡的失去了意识。

    被秦知叫醒的时候,还睁着眼懵了几十秒。

    对上苏断明显带着呆滞的眼神,秦知不动声色地把刚刚摸了苏断脸颊的手放开,低声道:“有人来了,断断先去办公桌前坐着。”

    做戏做全套,为了避免被股东们抓住马甲,有人来的时候苏断就得假装办公。

    意识到是正事,苏断连忙应了一声好,跑到还带着秦知留下的一丝温热体温的椅子上坐下,拿起桌子上摊开的文件装模做样地看了起来,对着门口提高声音说了一声:“进来。”

    一名穿着黑白色套装、黑色卷发垂肩的女性员工应声走了进来,是苏氏一位部门经理,职业素养很好,脸上丝毫不见因为在外面等了几分钟而生出的异样,她保持着甜美而又不至于谄媚的笑容,弯腰将手中抱着的文件放在苏断面前,“老板,这是和east合作项目的拟定的企划案,请您过目。”

    然而在苏断低头看文件的时候,眼角又不经意般朝着房间一侧扫去。

    秦知已经坐到了身为一个助理应该做到的小办公桌上,正看着面前发着冷光的电脑屏幕,专注地操作着什么,五官棱角分明,漆黑眼瞳中一片冷淡的意味。

    他的感知力敏锐的不可思议,几乎是在部门经理将视线投过来的一瞬间,就侧了侧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部门经理忍不住一惊:“……”

    虽然老板这位新上任的私人助理并没有对她露出什么威胁性的表情,但仅仅是和对方冷淡的视线相对,也算是在职场上磋磨过不少的部门经理就忍不住心底发寒。

    原本只是因为在群中流传的八卦而对这位私助感到好奇的部门经理,心中陡然生出了一抹狐疑。

    只是一个普通私助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气势?

    好在这时候苏断抬起头,说了一句:“先放在这里,下午三点过来拿。”

    部门经理不敢再乱看,将眼睛老老实实地收了起来,很快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工作位置后,面对着凑上来想要从她口中探听出八卦的同事们,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明智地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出来。

    只是回到家之后,还是忍不住跟自己最好的闺蜜八卦了起来。

    “我跟你说,我们公司的小老板招了一个特别帅的特助!身材也好,总之就像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发散机!”部门经理啪啪啪地打着字,“因为某种不可言说的天机,我们一致觉得小老板和他有着更深层次的关系!”

    闺蜜不解:“什么关系?”

    “哎呀,就是那种可以在办公室互相脱衣服的关系嘛!”

    闺蜜:“……你这样被老板看到是要被炒鱿鱼的我跟你讲。”

    部门经理继续啪啪啪:“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今天我去找小老板交策划案的时候,跟那位总裁の暧昧私助不小心四目相对了!”

    闺蜜:“然后你看上人家了?”

    “瞎说什么!呸呸呸!敢跟老板抢男人我是不想在公司混了啊!”部门经理正经起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不瞒你说,那一瞬间我被这位特助吓的差点没敢动!”

    “明明他的眼神也不凶,但是就感觉特别吓人,感觉是自带让人不敢直视的气场那种!”

    闺蜜:“你这形容的太夸张了吧oo?”

    部门经理发出冤枉的声音:“没有啊!我指天发誓我只是适当用了一点点修辞,唉,总之,凭借着我混迹职场多年的经验,这个私助肯定不是什么善茬!我觉得我们小老板危险了!”

    闺蜜:“有什么危险的,他是老板吧,感觉不对劲把人炒了不就行了?”

    部门经理深沉地说:“你不懂。”

    说着在心中痛心的想,他们小老板不仅瘦瘦弱弱的,还看起来就没什么心机,和那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私助待在一个办公室里,怎么看都是会吃亏的那个好吗!

    下意识将人接住以后,想到这位小少爷的洁癖和传闻中的性格,秦知握在苏断胳膊上的手瞬间僵硬了。

    他几乎是反射性地想到,会不会因此惹恼了这位小少爷,要是被事后追究起来……

    因为兄长的针对,他现在在外面已经找不到工作了,现在的这一份工作虽然要放下脸面伺候人,但同时薪酬也非常丰厚,他很需要这一笔钱,去付母亲的医药费。

    医院那边已经拖不了太久了……况且还要尽快筹备手术费。

    秦知抱着满身药香的小少爷,有些走神地想。

    不过他也只走神了那么一瞬间,很快,怀中人苍白的面色和痛苦的表情就将他的全部注意力夺走,再也想不起别的顾虑。

    一瞬间强烈的的痛感过后,苏断找回了一些对身体的控制权,不过他没有示意秦知将自己放开,而是抬起头,动了动嘴唇,艰难地组织语言道:“扶、扶我……坐起来。”

    秦知听到他的话,立即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胳膊上用了点力气,将他扶到椅子上坐下。

    他看着蜷缩地靠在椅子上,秀气的眉头皱在一起、闭着眼面色苍白如纸的少年,忍不住抿了抿唇。

    虽然传言中这位小少爷脾气又坏又无常,可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着天生的优势,像这样可怜的缩在那里的模样,无论如何也让人警惕不起来,反倒是让人有些控制不住的心疼。

    秦知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快速地对着小少爷说了见面以来最长的一句话:“我带您到沙发去坐着,然后去叫医生。”

    他昨天刚来,今天第一天上班,管家有很多事都没跟他交待清楚,所以不知道苏断的药放哪了,而知道的管家又在外面处理事务,他必须要出去找人才行。

    而椅子又硬又滑,还没有可以攀扶的地方,小少爷现在浑身软绵绵的提不上力气,他怕他走了之后,小少爷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很快又会滑到地板上。

    痛得连话都说不清的小少爷睁开眼,用那双因为疼痛而漫出水雾的漆黑眸子看了他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

    秦知又将人扶到沙发上,给他调整了一个不容易掉不下去的姿势,转身就出去找人。

    秦知走了之后,系统突然出声:“宿主宿主。”

    苏断:“什么事?”

    系统说:“其实我们有一个根据短阶段研究成果构建成的系统商城,宿主能够在里面用经验点换取各种物品帮助完成任务,其中就包括止痛剂。 ”

    系统说着,拉出一个面板,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物品图标,只是这些图标都显示灰色,显然是无法购买。

    苏断昨天没听他提起系统商城,第一次知道还能在用功德——不过系统叫它经验点——在上面买东西。

    这个系统可是个历练系统,突然出现一个商店什么的,总让他有一种修真和科技结合的错乱感。

    虽然身体还痛着,但听完之后,苏断很快就抓住了重点:“可我没有经验点。”

    第一个任务还没完成,他现在经验点余额为零,可以称得上一穷二白。

    系统说:“是的,一管止痛剂只需要十经验点。这十点经验点其实并不算多,宿主做完任务后系统会自动对宿主的表现和成果进行评定,由低到高的的成绩是dcba到s级,如果一个任务的评级能达到a级别以上,宿主就能得到至少五千的经验点,当然,对于现在的宿主而言,这十个经验点暂时还付不起。”

    系统顿了一下,电子音似乎低了一度:“我刚刚尝试了一下,系统没有赊账功能,所以止痛剂兑换失败。”

    苏断沉默了一下:“没事,其实不是很疼。”

    他说的是实话,身为一株不能移动的灵草,在他神智初生灵力还很低微,不足以保全自己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被人或动物伤害过,那时候感受到的疼痛,跟这个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会反应这么大,主要还是跟还不适应人类的身体有关。

    系统:“宿主不用安慰我qaq”

    已经沉睡了几千年、完全跟现代世界脱轨的老古董苏断看着系统最后哭泣的颜文字,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未来星际的人,难道很流行靠这种能表达情绪的字母交流?

    总之不管怎么说,他感觉这个系统……似乎还挺人性化的?

    系统又说:“宿主加油,这个世界完成任务就可以买好多止痛剂啦。”

    苏断说:“好。”

    秦知离开后没过五分钟,就带着管家回来了,管家给苏断喂了药,又打电话叫了医生。

    等到医生带着医药箱离开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

    苏断精神不好,又吃了带有催眠成分的止疼药,身上的疼痛感过去了之后,被管家强行塞了半碗粥进去,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傍晚才清醒。

    秦知全程跟在管家旁边忙前忙后,苏断这次胃疼还是老毛病,医生说可能是因为夜里受了凉,目前情况不严重,注意休息就好了,要想保险起见的话可以喝几顿药养养。

    不敢大意的管家让医生留了药。

    留的是中药,六副,早晚两顿喝三天。

    苏断几乎是常年离不开中药。

    因为免疫力差,所以苏断从小就开始不停地吃药。

    西药见效快但副作用大,苏断从小身体就娇,西药的副作在他身上显示的尤为明显,久而久之,苏断的药单上渐渐就都换成了中药。

    但是中药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苦,即使是忍耐力强的成年人喝了也要五官皱成一团,绵延的苦味留在舌尖久久不绝,仿佛连所有的味蕾只能感受到那一种。

    秦知小时候喝过几次,至今仍然记得那种苦到心尖的味道。

    但苏断喝起来,除了眉头微微拧着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反应,捧着碗,虽然慢但一滴不剩地将里面的深褐色汤汁都喝完了。

    ……他不嫌苦吗?

    秦知在一旁思考了几秒,才意识到苏断大概是因为从小喝习惯了,所以才会这么面不改色。

    但一开始喝的时候,一定也是很不习惯的。

    苏断将药碗递给他后,又行动迟缓地拿对方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并且还了回去,等了几秒后,见秦知没有任何动作,提醒道:“果子。”

    秦知这才忽然反应过来似的,连忙把一旁准备好的蜜饯果子递给他。

    苏断的视线在那一盘蜜饯果子中转了一圈,从其中选了一个中不溜秋不大不小的,捏起来放进嘴里。

    果子被腌制加工之后呈现出如琥珀般甜蜜的枫糖色,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品种。

    按理说身为植物,苏断应该对自己的同类有所了解才对,可遗憾的是,在地球倾覆后,苏断实在跟着沉睡了太久,过往的记忆都像是蒙上了一层纱,变得模糊,遗失了很多细节。

    不过那些记忆也没什么值得铭记的,身为一株不能化形却生出了灵智的中药,生活其实是很无聊的。

    他在漫长的时间里做的最多的事,无非也就是观察身边的动物或者植物,偶尔在人类接近的时候用一点儿灵力让自己从对方的视线中“消失”,好不让自己被带走晒干入药。

    将蜜饯果子放到口中含了几秒之后,一股甜而不腻的味道苏断舌尖从蔓延开,很快就将先前那碗中药带来的苦涩味道驱散干净。

    秦知将东西收拾好,对着正垂着头、腮帮子鼓起来了一块的苏断说:“少爷,我先下去了。”

    苏断还沉浸在第一次吃这种甜到人整个脑子都跟灌了糖水似的食物的感觉中,用舌尖轻轻顶着,将果子在口中翻了个身,没有功夫说话——并且说话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有点不习惯——闻言就随便地点了点头。

    秦知端着还残留着褐色药汁的碗和剩下的蜜饯盘子,走出了卧室,给小少爷带上了门,让他好好休息。

    关上房门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从头到尾,这位小少爷都乖顺的不像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儿没有传言中凶恶乖戾的模样,甚至连话都不怎么说。

    难道传言有误?

    如果是一个人这么传,或许是因为偏见,可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并且言之凿凿地告诫他,偏见或者误解的解释就有些说不通了。

    秦知想不出结果。

    苏断又生了病,虽然对于每隔三五天就要病上一次的苏断而言,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在管家通知了这个家的主人之后,苏断很快就接到了这具身体父母的跨洋电话。

    苏父苏母对这个体弱多病的小儿子很关心,虽然人在国外,但只要苏断这边一有点儿风吹草动,就会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电话一接通,苏母就拉着苏断说了一大堆,问他还疼不疼,怎么又不小心着凉了之类的……

    苏断一只手僵硬地举着电话,听着对面柔婉的女声马不停蹄地说着关心的话语,面上露出了一点儿茫然之色。

    他是苏断,但不是“苏断”,即使有着原主的记忆,但对面这两个人,实际上也并不能说是他的父母。

    他是个感情很淡的人,面对这两个现在可以说是完全陌生的“母亲”的关心,根本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苏母说了一长串之后,不见他回应,疑惑地问了一句:“断断,你怎么了,怎么一直不和妈妈说话?”

    苏断翻找着原身的记忆,慢吞吞地找出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累。”

    他一说累,苏母可心疼坏了,让他赶快休息,也不再拉着他说话,将话筒给苏父,苏父简短地关心了他两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