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28.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治愈值涨了?

    自从上次秦知把秦氏拿下, 治愈值又涨了五点到了九十后,苏断就没有再见它动弹过。

    虽然系统安慰他说九十的治愈值也不低了, 而且秦知的命运线也走的很完整, 就算最后那十点实在涨不动, 他也可以拿到一个不错的评级。

    提起最后评级的时候,苏断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系统,任务什么时候截止?”

    既然治愈值达不到满值也可以进行任务评级, 那么任务结束究竟是以什么为标准的呢?

    意识到系统从来没有说过这个问题, 苏断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一点儿疑虑。

    系统说:“系统的本质是辅助宿主通过天道的考研, 为宿主提供辅助资料和辅助工具——如果宿主有足够的经验值的话, 并没有权利决定任务结束的节点和最后的评级, 系统给出的评级其实是天道评定之后通过技术转码所得出的数值, 所以抱歉呢宿主, 系统也不确定qaq”

    苏断:“……”听到系统把天道和技术转码这两个完全不搭边的词放在一起,他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苏断抿了抿唇说:“没关系。我还有一个问题。”

    系统的电子音提高了一些:“宿主请请请请说!”

    苏断:“那完成任务后, 我会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系统:“……”

    系统沉默了几秒,电子音又低了下去:“……等到天道觉得宿主该离开的时候,宿主就会脱离世界, 所以这个问题, 系统也不能确定呢,对对对对不起。”

    苏断也跟着沉默了几秒, 然后跟系统说了一句没关系, “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谢谢你。”

    系统:“宿主呜呜呜呜呜——”

    苏断:“……”其实说实话, 系统用机械的电子音哭起来给人感觉十分违和,还刺耳,但是看它一副伤心的样子,苏断也不好打断,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他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在跟系统客气,自古以来天道的考验都是很苛刻的,尤其是他已经化形失败过一次,再次尝试化形的难度就会成倍的增加,别的灵物化形都只能孤军奋战,系统能给他提供世界资料,已经是非常巨大的帮助了。

    就像系统说的,它只是一个辅助系统,真正的路还要苏断自己去走。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什么时候化形失败过?

    在心中自然而然地冒出了那个念头之后,苏断整棵草都懵掉了。

    他知道自己醒来后似乎丢失了一些记忆,但是总体好像并没有问题,在加上又忙着任务的事,所以只以为自己是在和地球一起沉眠的过程中受了伤,并没有想太多。

    可现在看来,他的记忆好像出了挺大的问题——

    化形失败这种重要的事,他居然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他试图在脑海中搜寻到相关的记忆,可储存记忆的区域有的清晰有的斑驳模糊,翻了好几遍,也没能找蛛丝马迹。

    就好像“化形失败”这件事,只是他凭空臆想出的一个错觉一般。

    可苏断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直觉,那并不是他的错觉,不然不会那么自然而然地融入他的思路中。

    ……

    苏断想起前不久他和系统的对话和自己身上的不对劲,稍微走了一点儿神。

    ——然后就感觉唇瓣被人用牙齿含住轻轻磨了一下。

    被说不清究竟是不是疼痛的异样感刺激着,苏断眨眨眼,呆滞的黑眸中亮起一点儿光芒,恢复了神采。

    他转了转眼珠,对上了秦知半阖着的双眸。

    离得近了看,他发现秦知的睫毛其实又细又长,微微垂着眼看人的时候眼睫落下,将过于深沉的黑眸遮掩了一下,显得比平时温柔了很多。

    苏断不会夸人,只觉得秦知现在比平时还要好看一点儿,他和秦知对视了一眼,似乎被他眼里的光芒闪了一下,脸颊热的更厉害,就慌忙将眼别开了。

    他开花了啊……

    虽然刚刚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儿,但苏断还是感觉很新奇,这种事对他来说太过于陌生了,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他从开始都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植物结出花苞,还从来没有自己经历过。

    原本他都已经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就像古诗中说的那样,柳暗花明又一村,惊喜总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虽然不能确定他的本体以后也能开花,但能够体验一次,已经是很让人难忘的经历了。

    系统小声地提醒他:“‘柳暗花明又一村’不是这么用的宿主。”

    苏断说:“没关系,我只是很高兴。”

    他很想伸手去摸一摸自己的花,但是秦知把他搂得很紧,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缝隙,他的胳膊只能小幅度挥动一下,根本伸不下去。

    苏断想,希望他的花可以多开一会儿,等一会儿秦知放开他之后,他可以去摸一摸。

    秦知似乎是感觉到了他又在走神,又咬了他一口,这一次比上次要重一点儿,苏断有点儿害怕这样下去秦知把他咬坏了,再加上他确实热的有点儿头晕,就忍不住往后仰了仰头。

    秦知感觉到他挣扎的力道,手臂放松了一些,又追上来啃了一口,才恋恋不舍地把他放开。

    被放开后,苏断小口的喘着气,虽秦知只是堵住了他的嘴,没有堵住他用来呼吸的鼻子,但刚刚他的心跳太快了,只用鼻子呼吸有点儿跟不上。

    秦知看着面颊上飘着薄红、黑眸像是被水浸湿过一样湿润,露出淡粉舌尖在小口喘气的苏断,抑制不住心底想要亲近的**,又微微低头用额头抵着苏断光洁的额头蹭了两下,鼻尖也顶了顶他的,炙热的呼吸交缠。

    秦知贪婪地汲取着苏断呼吸的味道,感觉小少爷身上的气息比烟草里的尼古丁还要让他上瘾。

    ——然后就被苏断终于获得自由的手按住脸颊,往后推了推。

    苏断为难地说:“你离远一点,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秦知低笑了一声,听话地将脑袋退开。

    他在打量着他的小少爷。

    苏断被他亲了一通之后,虽然态度有点躲闪,但眼中并没有浮现出什么厌恶的意味,反而带着一点儿害羞和说不出的兴奋,而且——身体的反应是最诚实的,刚刚苏断身上可是变得更热了。

    将人虚虚地拢在怀里,等到人呼吸平稳了一些后,秦知才认真的直视着他,缓缓开口道:“我喜欢断断。”

    被秦知用那种仿佛马上就要继续啃他的眼神盯着,苏断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脑子一下子像被塞了一团毛线团一样乱了起来,还晕乎乎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在秦知并不需要他回答,很快就接着问出了一个问题。

    但这个问题又困住了苏断。

    秦知将脸往他面前凑,停在了和他里的,哑声说:“断断不讨厌我亲你,是也喜欢我吗?”

    苏断的脑子卡了一下,然后艰难地运转了起来。

    他喜欢……秦知?

    是哦,他刚刚还在想呢,差点儿又忘了。

    人类和植物不一样,只要环境适宜,植物到了花期就会开花,接下来才会开始考虑寻找伴侣的事,而人类是有了想要追求的对象的时候,才会“开花”。

    他虽然灵魂是一棵植物,但身体却是人类的,所以……他是因为秦知才开花的?

    苏断:“……”

    意识到这一点儿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又不够用了,他明明没有像系统查到的资料上那样,平时看着秦知就心跳加速想和他授粉,怎么就喜欢了?

    系统忽然开口,小声地提醒他:“宿主,这是任务世界,宿主只是来做任务的。”

    苏断呆了一下,才对系统说:“……我知道了。”

    做完任务,他可能就会离开,虽然这个时间并不确定,但如果他和秦知建立了伴侣关系,分离就会变成一件很难过的事。

    苏断在漫长的生命见过太多生离死别,有的人为了伴侣的离去而生出心魔,余生都如行尸走肉般度过,当时他并不能理解这种激烈的情感,但在此刻,他好像忽然体会到了一点点。

    苏断想和秦知说我不喜欢你,但看着秦知仿佛盛了星光一样的黑眸,他却忽然有些张不开口。

    秦知见他呆呆的样子,又将额头抵住他的:“断断,答应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苏断想了很久,才艰涩地眨了眨眼,小声地回答道:“……我不能答应你。”

    秦知似乎没想到是这个答案,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样,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僵住了,眉眼间覆上了阴郁。

    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苏断说的是“不能”答应他,而不是“不喜欢”这种理由。

    不能在一起可能是因为不喜欢,也可能是因为一些外力因素。

    他虽然迫不及待的想把人叼回窝里变成自己的,但并不会盲目乐观,基本的判断力还是有的,苏断对他的亲近很明显没有排斥之意,所以他可以确定苏断内心多少是对他有点感觉的。

    那就是外力因素了——

    难道是苏铮不同意?

    他记得很深,苏铮在两年半之前就开始对他严防死守,这次接受他的帮助也是因为迫不得已,但苏铮内心肯定是想让他离苏断越远越好的。

    而苏断非常听苏铮的话的,也许正是因为苏铮跟苏断嘱咐了什么,他才会拒绝自己。

    想到这个可能,秦知眉眼间的阴郁散去了一些,低声道:“没关系,我会等你的。”

    苏断想说不要等他,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规定他不能崩人设,最终只是抿了抿唇,不去看秦知的眼睛。

    知道不能把人逼得太紧,秦知凑过来亲亲他的额头,起身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我去工作,断断再睡一会儿。”

    感觉现在的秦知有点儿危险,苏断忍不住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偷偷盯着秦知的背影看,见秦知已经低着头开始处理文件了,就把视线收了回来。

    发了一会儿呆,苏断忽然意识到自己因为秦知的事太专注了,差点忘了摸摸自己的花。

    还好他的花还开着——虽然没有刚刚明显,但勉强也有一些。

    于是苏断就在被子下面动了动胳膊。

    然而夏天用的被子太过于轻薄,他在被子下面的一举一动其实都能被看得一清二楚。

    抬眼看到他的动作,秦知呼吸一滞:“……断断,你在干什么?”

    苏断动作停住,眨眨眼。

    在植物界中,大家的花都是在外面露着的,只要不接触花蕊,在风吹起的时候,花被别的植物叶片蹭到是很常见的事,所以苏断对此其实并没有什么羞耻感……

    被秦知这么看着,苏断才想起来人类的生活习惯和植物不一样,他不应该当着别人的面摸自己的花,忽然就有些结巴了:“我、我就摸摸……”

    “……我不摸了。”苏断的声音越来越小,很不好意思地把手缩了回去。

    秦知:“……”

    *

    虽然苏断没有答应他,但秦知深谙温水煮青蛙的道理,时不时就偷偷亲人几口,苏断也很乖,虽然嘴上说着拒绝,但从不发出什么动静,最多就是被亲的久了会小声说让他别亲了。

    所以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苏铮留在苏氏的心腹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已经按着人啃了不知道多少口了。

    秦知感觉到苏断对自己下意识的亲近,对心中的那个猜测更有把握了一些。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秦知成功地和苏断又亲密了一些,而他在的活动下,苏铮很快也要出狱了。,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