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26.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只要有了第一次, 那么之后的二三四五六次都显得十分顺理成章了。

    秦知就这么跟着苏断养成了睡午觉的习惯。

    虽然前几次都是只躺不睡,盯着怀里的人看上几十分钟, 但几天之后, 也许是习惯了, 身体冷静了下来,秦知开始真的产生困意,不知不觉地就抱着人睡着了。

    午睡的感觉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一些, 不仅下午办公的时候神智变得更清明了一些, 而且搂着苏断睡觉这件事本身, 就足够他以一种良好的心情度过剩下的大半天。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 虽然没有特别大的紧张, 但好歹苏断已经能完全没有障碍地和他挨在一起睡了, 秦知对这个进度尚且还算满意。

    毕竟像这种迟钝的猎物, 还是温水煮青蛙最好用。

    这天,秦知照常等到怀里人的气息变得平稳, 估摸着人已经睡熟了之后,就轻轻地在苏断发丝上亲了几口,日常吸了一波, 就闭上眼跟着睡着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 在他睡着后没几分钟,怀里的人就睁开了漆黑的双眸。

    头挨着秦知的胸膛, 苏断眨眨眼, 怕把人吵醒, 一动也不敢动。

    昨天晚上他在苏宅睡得有点早, 所以今天午睡时的困意就没有那么浓重了,秦知亲他的时候,他模模糊糊感觉到了一点儿,就彻底醒了。

    苏断抿了抿唇,感觉全身都不自在,他刚刚懵了一下后,立刻就想从对自己做了奇怪事情的秦助理怀里爬走,但直觉告诉他如果被秦知发现他是醒着的之后,事情可能会往更奇怪的方向发展,也就克制着没有动弹。

    等到秦知睡着之后,就更不能动了。

    自顾自地发了一会儿呆之后,苏断勉强把茫然的思绪拽了回来,在心里问系统:“系统,刚刚秦知是不是……在亲我?”

    系统回答道:“检测到三分钟前治愈目标的唇部和宿主的头顶接触了五次,分别持续了5秒、7秒、12秒、8秒和6秒,没错,治愈目标刚刚亲了宿主五次!”

    五次……居然有这么多!

    苏断窝在秦知怀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差一点没能克制住自己乱动的冲动。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控制不住地跳的快了起来,像是在打鼓一样,一下下的震得他头晕。

    晕了半分钟后,苏断小声在心里问系统:“他亲我,是想和我……当伴侣吗?”

    他就算在一些方面上感觉再迟钝,但也知道在人类的行为准则中,亲吻的含义是很独特的,只有产生了想和另外一个人发展伴侣关系——无论是短期或者长期的——才会这么亲来亲去。

    身为一株生出了灵智却不能化形的茯苓,苏断在地球上都没见过和自己同样情况的植物,连交朋友都很艰难,更不要说比朋友还要亲密的伴侣了。

    所以,他是一株单身了好几千年的灵草。

    系统说:“系统帮宿主全面解析了治愈目标的行为模式,恭喜宿主,您的猜测是正确哒!”

    苏断:“……”这有什么好恭喜的。

    苏断定了定神,继续问系统:“你能分析出秦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的吗?”

    系统说:“好的好的,宿主稍等,因为要分析的数据太多,请耐心等到一到两分钟-3-”

    苏断说:“好的。”

    两分钟后,系统和苏断汇报了自己的分析结果:“报告宿主,系统结合多起人类社会的实际案例,对任务开始以来治愈目标的行为进行了五次分析,最终得出结论,治愈目标有83%的可能性在两年半前任务开始十天内就对宿主产生了名为‘暗恋’的感情。”

    苏断:“……?”

    “当然,因为人类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通过数据分析出的结论并不能保证绝对准确,所以还请宿主有所取舍,可以适当参考宿主自己的直觉哦。”系统补充道。

    很不巧从没有过什么直觉的苏断:“……??”

    也许是感受到了苏断内心的一片问号,系统体贴地问:“宿主还有什么疑问吗?”

    苏断回了点神,说:“嗯……没有了,你去休息吧,谢谢。”反正问系统也问不出什么……

    系统:“不客气哒,宿主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召唤系统哟~”

    苏断:“好。”

    结束和系统的聊天之后,苏断开始在心里艰难地顺着时间。

    任务开始十天内就是秦知还在苏宅当下人的时候,苏断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遍那时候的记忆,发现——他还是一点儿都没看出来秦知想和他当伴侣。

    苏断想的脑子都快转不动了,也没能想明白秦知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才会喜欢上一个原本应该非常讨厌的人?

    难道是因为他没有像原剧情中那样伤害秦知,帮了他一点点的忙?可要说起来的话,他哥哥似乎帮了秦知更多的忙,为什么秦知不去喜欢他哥哥呢?

    苏断:“……”不行了,脑子晕了,甚至感觉晕的快要昏睡过去了。

    就在这时候,秦知的身体忽然动了一下,搂在苏断背上的手也挪了个位置,放到了腰上。

    苏断还以为他不小心搞出什么动静把秦知吵醒了,吓得连忙闭上眼装死,但秦知动了那一下之后,就再没有一丝动静,看起来像是在睡梦中无意识的挪动。

    小心翼翼地和系统确认了一遍之后秦知还熟睡着之后,苏断才敢重新睁开眼。

    因为刚刚的动作,秦知的一缕黑发蹭到了他脸上,蹭的他脸颊发痒。

    恰好苏断的手就蜷缩在胸前放着,觉得实在痒的受不了,就提心吊胆地把手往上挪了挪,把那一缕发丝拨开,顺便挠了挠脸颊。

    他的脸颊似乎有点发热,苏断想,不过他现在全身都很热,秦知身上的温度太高了,像一个移动的大火炉,和经常手脚发寒的自己完全不一样,这半个月来和秦知一起午睡,他每次醒来身上都是热乎乎的。

    苏断想把手缩回来,但刚吸了口气,动作却困惑地顿住了。

    因为想不惊动秦知把手抬起来,他把上半身稍微往后缩了一点点,下半部分就因为作用力往前拱了拱,和秦知贴的更紧了点儿。

    结果现在,他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顶着自己。

    ——那是什么?

    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苏断再次求助了系统。

    系统说:“宿主,那是治愈目标的,正处于兴奋状态,初步推测是因为受到了外界刺激。”

    原来是那个啊——

    比起作为植物时生活过的漫长的几千年岁月,他成为人类的这两年半实在是太短了,所以刚刚没有反应过来人类的**是长在那里的。

    苏断呆滞了足足有半分钟,才艰难地问:“他、他是想和我授粉吗?”

    系统:“……”

    “宿主也可以这么认为,不过人类之间的那种行为一般不叫授粉呢。”系统诡异地沉默了两秒后,给了苏断肯定的回答。

    苏断顿时很慌。

    秦知想和他授粉,可他长到这么大——还没开过花呢!,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