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25.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吃完饭就是午觉时间, 当然,一般情况下是特指苏断一个人的午觉时间, 因为精力足够, 秦知中午一般不会把时间花费在睡觉上。

    不过今天不一样。

    当苏断打着哈欠、眼冒泪光地来问他要不要一起睡个午觉的时候, 秦知忽然觉得手中的文件变得异常无趣起来。

    苏断体内的生物钟被养的很准时,到了固定的时间不吃饭很快就会胃疼,到了睡觉的时间就会很自觉地犯困, 如果不睡就会精神萎靡一整天。

    苏断这个上午过得很充实, 忙前忙后地帮他拿点小东西什么的, 反正是没闲着, 也许是有些累了, 今天一到午睡时间, 困得比前段时间看上去都厉害些, 打了个哈欠之后,眼角都闪出了泪花。

    秦知心中一动, 用指尖帮他把眼角的一点湿意轻轻抹掉。

    苏断睁着茫然的黑眸看他,脸颊挨着秦知的掌心,被人摸了脸也不知道躲, 只感觉秦知的手比自己的脸要热好多, 还大。

    秦知把手移开后,苏断也跟着摸了摸自己的眼角, 小声解释道:“太困了。”

    他觉得人类的眼泪很奇怪, 伤心的时候会流, 高兴的时候也可能冒出来, 就连困的时候也会挤出几滴。

    秦知回味着刚刚掌心摸到的柔嫩触感,感觉昨天的火是白泄了。

    昨天苏断用细瘦指尖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那一场检查就像打开了他心底那扇本来就不甚牢固的闸门,野兽挣脱了锁链,开始跃跃欲试地想把早早就看上的猎物带回窝、洗干净,从上到下都仔细地尝一遍。

    秦知:“……”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什么。

    总之不管怎么说,今天中午的工作肯定是进行不下去了,满脑子废料的秦私助将文件往旁边一推,答应了自己老板的共睡邀请。

    “好。”秦知伸手扣住领带的结,将系的整整齐齐的领带松开,“我去把沙发放下来。”

    苏断:“嗯嗯。”

    这间董事长办公室原来是苏铮在用,很显然苏总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不仅在办公室一角弄了个小小的咖啡台,就连沙发也是放下来能当床睡的那种,能够方便办公室的人在上面来一场短暂而舒适的休息。

    秦知将领带扯掉,随手搭在了椅背上,然后走到落地窗旁的沙发那里,弯腰伸长胳膊去摸藏在沙发底座和靠背缝隙间的搭扣,咔哒一声,沙发靠背被顺畅地放了下来,和底座完美的拼合在一起,眨眼睛就变成了一张可以轻松容纳两个成年男人的大床。

    将可以当做枕头用的靠枕摆好,又将放在一角的小薄被伸展开,秦知回头叫苏断:“断断,过来睡觉。”

    结果看见苏断正提着他那根灰色的领带,在他身后乖乖地看着他。

    苏断将手中的领带举起来往他面前送,解释说:“它掉到地上了。”

    “谢谢断断。”秦知顿了一下,伸手将领结接过来,顺手放到了沙发扶手上,说:“快来睡吧。”

    苏断听话地自己把鞋脱了,躺到了沙发里边的位置,整个儿缩在小薄被中,只露出了一颗圆溜溜的脑袋。

    确认房门和窗户都锁的严严实实的,又在房门上挂了个勿扰的牌子,秦知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很快也爬上了沙发。

    不过才刚躺上去,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虽然放下靠背后的沙发足够宽大,他和苏断躺上去完全没什么问题,但苏断的被子是单人的,根本盖不住两个人。

    苏断抱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盯着秦知的黑眸微微凝滞,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他有些紧张。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还从来没有和别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过。

    虽然刚刚邀请秦知一起睡觉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当秦知真正在他身边躺下的时候,苏断才意识到,他还是有点儿不习惯这样。

    所以就控制不住地往里面缩了缩,中间和秦知隔了一道缝。

    秦知看他这副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秦助理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的小少爷真是太会折腾人了,明明是主动邀请的他,现在却又自顾自地突然开始紧张,一点儿自觉都没有。

    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把虽然没自觉但胆子却不大的猎物吓跑了,秦知将身上只搭了一半的被子全部推到苏断身上,“乖,自己盖好。”

    苏断这才反应过来被子不够用,他和秦知离得那么远,如果一个人要盖全,另一个人最多只能把身体盖住一半。

    不过挤一挤的话,大概还是勉强可以的。

    苏断犹豫了几十秒,最终下定决心道:“你过来一点,我们挤一挤。”

    如果不盖被子就睡觉,很容易就会感冒的——反正他每次都会这样。

    明明是他让秦知来睡觉的,现在却连被子都不让他盖,未免也太坏了点儿。

    这样不行。

    苏断坚定了决心,见秦知还不动弹,忍不住催他:“你快过来。”

    秦知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从喉间逸出一声叹息似的:“……好。”

    猎物总是仰着小脑袋往他面前拱,可偏偏他又不能简单粗暴地把猎物叼走。

    再这样下去,他忍不住担心自己有一天会不会憋出毛病来。

    经过有序锻炼的躯体远远要比苏断的强壮和宽阔,覆上来的时候带着无法忽视的温热和强势,让苏断感觉自己整株草都被秦知身上那种说不出的气息包裹住了。

    苏断脖子一梗,反射性地还想用小叶子捂着脑袋往后面缩,结果忘了自己已经退到了最里面,脊背挨着冰冷的落地玻璃窗,一点儿也动不了了。

    秦知伸出一只手扳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说:“别动。”

    虽然苏氏大楼的玻璃窗肯定不会因为这一点儿小小的拱动而发生破裂,但秦知还是觉得心惊肉跳。

    苏断发现自己没地方跑了,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秦知拦住他的脊背,往自己这边拖,嘴里轻声哄着:“后面是玻璃,冷,往这边来一点。”

    苏断反射性地用手抵了一下秦知的肩膀,不过他没什么力气,依旧轻而易举地被人搂进了怀里。

    秦知没有再松手,在苏断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快睡吧,睡得晚了你又难受。”

    苏断脑袋抵在秦知肩上,不知道是被他在背上轻拍的力道还是被低沉的嗓音安抚了,虽然被另一个人身上气息包裹的感觉还是感觉有点慌,但没几分钟就慢慢地放松了下来,意识也在生物钟的作用下逐渐昏沉。

    感觉到怀里的人呼吸逐渐平稳,秦知给人拍背的动作也渐渐停了下来,只是手还搭在瘦的可以轻易摸到骨头的背上,不舍得收回来。

    虽然抱着软软的小少爷、头顶落着暖融融的阳光,是非常舒适安逸的氛围,但因为体内无法平息的躁动,所以秦知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甚至控制不住地想抽根烟。

    他烟瘾不重,只有在压力特别大和想他的小少爷的时候才会抽上一两根。

    但也许是因为最近开始戒烟,到了烟瘾复发这一段最难挨的时期,所以想要抽烟的**一生出来,很快就犹如滚雪球一般,膨胀的让他几乎陷入了焦虑中。

    秦知喘了一口气,低下头将脸埋在苏断干净柔软的黑色发丝中,如同一个饮鸩止渴的瘾君子一般,嗅着鼻尖浅淡中带着一丝苦涩的药草气息,近乎贪婪的深吸了一口。,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