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24.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第24章

    被扣住手腕的苏断愣愣地看着秦知隐忍的表情, 以为是自己把人弄疼了,顿时更慌了, 一动也不敢动。

    “对不起, 我、我帮你叫医生……”苏断磕磕巴巴地说着, 紧张得头上冒冷汗,眼底也因为担心而泛起了水光。

    他着急地问系统:“系统系统,烫伤之后要怎么处理?”

    系统回答道:“立刻用冷水冲洗或者浸泡, 严重的话要尽快送医。”

    “冷水, 没有冷水……冰块可以吗?”苏断思考了一下, 接着问道。

    办公室只有角落里有一个用来煮咖啡的小水龙头, 位置很高而且水流非常细小, 秦知烫伤的地方在腹部, 那个小小的水龙头肯定是冲不到的。

    系统说:“冰块也可以的宿主。”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 苏断稍微安心了一些,但是秦知也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什么原因, 锢着他手腕的力度异常的大,像是牢固的铁钳一样,他想将手缩回来, 但根本撼动不了。

    怕再次伤到秦知, 苏断没敢再用力挣扎,而是小声地劝着:“你放开我, 我去给你拿冰块敷一下, 然后我们叫医生。”

    秦知闭上眼缓了缓气, 压下了眼底浮现出的晦暗之色, 哑声道:“断断别担心,我真的没事,咖啡加了冰已经不烫了,就是被吓了一跳,不用管,一会儿去换身衣服就行。”

    苏断不怎么信他的话,忧心忡忡地道:“不行,烫伤不及时处理会很严重的!”

    作为一株灵草活了几千年,苏断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意外,他曾经见过从地壳从自己眼前裂开,喷出滚烫的岩浆,有野兽猝不及防被裂缝吞噬,转眼间就被融成了一滩血肉。

    虽然当时他用了所有的灵力拔根就跑,但还是被岩浆溅到了叶片上,疼得他所有叶片都蜷缩在了一起,在上面融出了一个小孔,这道伤口留了很久,直到他积攒了上百年的灵力才愈合。

    苏断对这段经历印象深刻,联想到自己曾经的疼之后,忍不住更担心秦知了。

    秦知对着他安抚地笑笑:“别担心,这种事我逞什么强?我还要帮断断干活呢,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苏断却异常坚持:“让我看一眼。”

    秦知:“……”

    虽然很欣慰苏断能这么关心自己,但时机实在有些尴尬,秦知感觉自己随时可能在苏断面前出丑,恨不得赶快找个东西遮掩一下才行,当然不愿意主动露出来让苏断看。

    他的小少爷在感情方面很迟钝,估计在这种事上也没有什么经验,要是这么早就把人吓跑,可就得不偿失了。

    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慢慢来,没有必要这么着急——

    这样想着的下一秒,秦知就感觉身上传来了异样的触感。

    他握住了苏断的一只手,苏断就用另一只手去解他的扣子。

    但很显然苏断单手解扣子的技巧很不熟练,细瘦的手指在那里揪了半天也没能解开一颗,倒是把他折磨的够呛。

    “……”秦知妥协了,他慢慢松开扣着苏断手腕的手,温柔却坚定地将另一只小心地想解开自己衬衫扣子、却迟迟找不到窍门的手挪开,哑声道:“我自己来。”

    不能再让苏断自己动下去了,不然真的会出事。

    苏断哦了一声,乖乖地将手收回来,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秦知,一点儿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

    在那双漆黑眸子的注视下,秦知挨在自己湿透衬衫上的手指痉挛性地颤抖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才解开了扣子。

    他闭了闭眼,尽量不让自己眼底的贪欲太过外露,对苏断说:“你看,真的没什么事。”

    于是苏断就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被深褐色咖啡泼到的地方微微发红,但除此之外,倒是看不见什么水泡和溃烂的地方,好像……真的不是很严重?

    出于谨慎,在询问过系统之后,苏断还小心地检查了一遍。

    秦知没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听见头顶的吸气声,苏断顿时像是闻到了小鱼干味道的猫一样,机警地抬起头问秦知:“你是觉得疼吗?”

    秦知咬咬牙根,柔声说:“不疼,只是有点儿痒。”

    “哦。”苏断眨眨眼,跟他保证:“那我轻轻的。”

    秦知:“……好。”

    不放心地将秦知泛红的一片部位检查了好几遍,确认秦知连轻微烫伤都不算后,苏断才将心放回了肚子里。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秦知不知道倒吸了多少口冷气。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昏了头,明知道现在应该跟苏断保持距离,但被喜欢的人靠近的感觉仿佛上瘾一般,让他实在不舍得将人赶走。

    但他显然是放纵的太过了,不知不觉中连对身体的控制都松懈了,如果苏断的观察力能再敏锐一些,视线往下偏一点,恐怕他现在就要面临被炒鱿鱼的风险了。

    ——当然,前提是苏断明白他的反应代表着什么。

    看着小少爷这么一副没有戒心的样子,在这方面简直就像一张白纸一样,他露出的马脚已经够多了,苏断却还是这幅一无所觉的迟钝模样,简直让人忧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窍。

    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滚动数次,秦知将思绪收了收,用最后一丝毅力不让体内的冲动继续膨胀,艰难地开口问道:“断断,检查完了吗?”嗓音中带着一股无法忽视的浓重沙哑。

    苏断这才反应过来似的把手缩了回去,点点头说:“嗯嗯,检查完了。”

    秦知动了动手指,想把手中已经被用力攥的不成样子的衣角放下来,苏断却又叫住了他:“等一下,你先不要放下来。”

    秦知僵了一下,在心底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情复杂地问道:“怎么了?”这个迟钝的小少爷,又打算怎么折腾他?

    苏断认真地提议道:“虽然烫得不严重,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用冰块敷一下吧。”万一过会儿突然变得严重了呢?

    秦知和一脸乖巧的苏断对视了十几秒后,点头答应了这个提议:“好,听断断的。”只是眼底似乎带着一丝凝重,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般。

    苏断当然是看不出来的,转身非常勤劳地将小冰箱中剩下的冰块连着盒子一起拿了出来,然后抱着跑回秦知身边,从其中捏出几块,小心地放到了秦知被烫到的地方。

    结了冰霜的冰块落到微红肌肤上没过几秒,就因为足足三十多度的温度差而开始融化,透明的冰水顺着肌理的弧度流淌,最终滴落到地面上。

    秦知闭了闭眼。

    只过了两分钟,为了避免二次冻伤,苏断就在系统的指挥下将那些融化了一小半的冰块都重新捡了盒子里,然后满怀关心地问秦知:“你感觉怎么样?疼吗?”

    秦知沉默两秒,对苏断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来,说:“挺好的,不疼,谢谢断断。”

    苏断安心地说:“你没事就好。”

    ——确实挺好。

    上一秒还火热躁动的身体,在短短数秒内就在冰块的帮助下被强制冷静了下来,所以现在他已经一点儿不担心自己会在苏断面前出丑了。

    秦知吐出一口气,冷静地想。

    ……

    因为上午这一场小小的意外,苏断一整个白天都在从各个角度观察秦知,只要他一皱眉,就会凑上去问他是不是被烫到的地方开始疼了,简直是一位非常关爱下属的好老板了!

    然而被老板关爱了一整天的小助理本人却心情复杂,以至于回到家中开始处理自己企业的事务时,面上都泄露出了一丝端倪。

    正和他视频的好友敏锐地察觉到了他今天的不对劲,在对面挤眉弄眼地调侃他:“我们秦总这是怎么了?愁眉不展的,不是为了倒追人家苏氏的小公子把公司的事都扔给我这个可怜人了吗?这是栽了什么跟头了,快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秦知头也不抬的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冷淡道:“既然你这么有自觉,从明天开始,我可以真的把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你处理。”

    好友神色一整:“……我开个玩笑,别当真别当真。”

    “不过你这是怎么了,浑身低气压,连绷的活像几百年没有性生活欲|求不满一样。”好友接着嘟囔道。

    秦知抬起头,眯着眼扫了他一眼:“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好友惊了:“……看来是真的欲|求不满,你那边进展不行啊兄弟,唉,努力吧。”

    秦知:“……闭嘴。”

    ……

    审批完秦氏那边的最后一个项目后,已经是接近深夜十一点了,秦知疲惫地揉了会儿鼻梁,又活动了一下因为低头太久而有些发僵的脖颈,最后将书房里的文件整理了一下,回卧室拿了睡衣和浴巾去洗澡。

    淋浴头被打开,从其中喷出的热水打在秦知身上后,变成一串串蜿蜒细腻的水流,顺着紧实的肌肉弧度往下攀爬,最后落到光滑的瓷砖地板上,向着旋涡状的出水口汇集而去。

    热腾腾的雾气很快升了起来,秦知的面部线条被雾气柔化,脸上的表情在满室雾气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平时梳的一丝不苟的黑发刚刚被洗过,发梢淅淅沥沥地滴着水,散乱地搭在额前和颊边,映衬着他同样漆黑深沉的双眸,竟是让人无端生出一种心惊之感。

    他伸手将**的黑发都顺到脑后,又顺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发出一声轻微的噗嗤声。

    水流的线路随着他的动作稍微发生了一些改变,沿着起伏的上臂肌肉分成几股,最终又在手肘处聚集流下。

    今天注定是不能好了,一个澡洗着洗着就洗出了火气来,秦知闭了闭眼,满脑子都是苏断今天帮他检查烫伤的画面,一点一点蚕食掉他的理智。

    “啪嗒”一声,金属淋浴头磕到瓷砖地板上,水流歪斜地喷在磨砂玻璃上,将上面的雾气冲刷掉,显露出隐约的高大人影。

    ……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知才弯腰捡起了被扔到地上的淋浴头,将自己又洗了一遍。

    *

    第二天一大早,秦知照常接了苏断去苏氏上班。

    苏断不知道为什么,对他被咖啡泼了一下这件事尤其上心,一进办公室就又按着他检查了一遍,直到看见连昨天的一点儿微红都消失了才心满意足。

    秦知简直哭笑不得。

    好在他昨晚自给自足了几次,今天火气就没那么燥了,倒也扛得住苏断的检查,好歹是没直接出丑。

    整理好稍微有些乱的衣服,秦知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对苏断说了一句:“我下去送一份文件,这一份文件比较急,我需要要亲自和策划部那边确认一下,大概十分钟后回来,有文件上来先留着。”

    苏断听话地坐在办公椅上,“嗯嗯。”

    “发生了什么意外立刻给我打电话,其他助理也都在外面。”秦知不放心地补充了一句。

    苏断点头:“嗯嗯。”

    秦知带着文件走出办公室,他一出去,立刻遭到了外面助理们的目光洗礼。

    这些助理中有几个是苏铮的心腹,大概是得到了苏铮的什么指示,盯办公室盯得很紧,往里面送文件的频率也异常的高,每次进去都恨不得用眼神把他上上下下都检查一遍,简直称得上是虎视眈眈。

    所以秦知对他们的目光还算适应,毕竟是苏铮的人,他也不好动,只能当做没看见了。

    不过……事情似乎有些奇怪。

    苏铮的人也就算了,为什么另外一些应该不知道他身份的助理,看向他的眼神

    感受到两位女助理似乎有些过于热烈的注视,秦知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加快了向电梯迈进的步伐。

    他是秦氏股东的事,应该还没有在苏氏传开才对。

    当初他是通过一些不太光明正大的手段才从秦风手中把秦氏啃下来的,为了降低秦风的警惕,他并没有在明面上出现过,都是让好友出面处理的,明面上秦氏的管理权也在那位好友手上。

    现在就连秦氏中也没有几个人见过他,只知道他是秦家的一个私生子而已。

    他为了能将秦风扳倒计划了很久,也很精密,在有了能力后就立刻把自己之前的信息都进行了掩盖,所以他的资料查起来是很困难的,只要苏铮的人不泄露出去,一时半会儿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他在苏氏打工。

    走过营业部门口,又收获了无数女员工注视的秦知:“……”

    所以这些人究竟在看什么?

    倒也不像是因为他的外貌而产生的兴奋,准确说的话,应该是一种充满窥探欲的、不太礼貌的窥视。

    ——通俗的说,就是八卦的目光。

    其实前几天他就隐约在去办公室送文件的一些员工眼中发现过一些端倪,只不过他几乎不怎么出办公室,还是第一次这么直观地面对这么热情高涨的……集体注视。

    可他身上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八卦的地方,在公司的形象充其量就是一个来历神秘的助理而已,按理说不应该引起这种程度的围观。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事的时候,秦知无视那些目光,找到策划部经理后,和对方确认了文件上标注的比较模糊的一点儿细节、嘱咐她赶快把修改后的新文件送上去之后,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发现和苏断承诺的十分钟已经快到了,就快速地折返了回去。

    为了节约时间,他走的是各部门之间的内部通道。

    还是在路过营业部的时候,走过一个普通的办公桌,忽然听到有人伸着头和对桌的同事小声八卦:“听助理室的人说,昨天老板的那个私助出来换了一身衣服,据说身上全湿了,也不知道是和老板发生了点什么,嘿嘿嘿……”

    正巧路过两颗脑袋旁边、听的一清二楚的秦知:“……”

    原来是在八卦他和苏断吗?

    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秦知没有耽误时间,继续往前走。

    那两个正在八卦的员工一开始根本没有意识到被她们八卦的正主路过了,一直到了秦知离开后,旁边的人满怀同情地告诉了她们事情的经过,才满脸呆滞地目目相觑。

    两位女员工:“……”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写满了凉。

    电梯门合上,秦知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沉郁。

    他其实想不通公司里怎么会在传他和苏断之间有什么。

    虽然他的确对苏断心思不纯,想把人带回家,藏起来啃了,但也只是想想,根本没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事。

    而且他一贯很注意,从来没有在有第三个人在场的情况下对苏断说过什么超出工作关系的话、做出过什么亲密举动,就是担心传出什么不好对苏断不好的流言。

    结果……这些人脑洞怎么这么大?

    秦知很不愉快地想,有机会还是要好好肃清一下苏氏的风气,因为苏氏这半年来一直在缓慢地走下坡路,导致人心浮动,所以现在苏氏的员工氛围跟苏铮还在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能比了。

    不想让这些烦心事困扰苏断,秦知回到办公室之后就一如往常地专心工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昨天受了那点儿“伤”,苏断今天对他尤其关怀备至,完全把自己当成他的小助理了,连觉都不怎么睡了,跑前跑后的帮他冲咖啡——当然再端咖啡的时苏断学乖了,先放到离他比较远的桌面上,再一点点地推倒他面前——还有整理文件之类琐碎的活计,乖巧的简直想让秦知把人搂紧怀里亲两口。

    当然,暂时也只能想想。

    不过福利还是能偷偷讨一点的。

    午饭是管家送来的,由苏家的厨子做的,口味完全迎合苏断,每一道菜都很清淡,营养搭配均衡。

    秦知吃饭不怎么挑,重口的能吃,清淡的也没有什么接受障碍,更何况有苏断坐在他对面下饭,就算是干米饭,他也能一口气吃三碗。

    秦知夹起一块被炒得脆生生的西葫芦,小心地递到他嘴边,“断断乖,再吃一口。”

    苏断看了看秦知,又看了看被筷子夹着的植物同类,最终选择一口把它吃掉,并且对着秦知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秦知笑了笑,说:“不客气。”

    然后把筷子收回来,在相同的盘子里给自己也夹了一片西葫芦,在送入口中的时候舌尖划过筷尖,还微微含了一口,动作十分自然。,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