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11.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第11章

    面对秦知压抑不住的质问,管家冷淡道:“没有为什么,你只是一个雇来的下人,还没有质询主人的权利。”

    “记得去后勤那里领新制服和打扫花园的工具,我已经和那边打过招呼了。”管家简单地叙述完就转身离开了,根本没有接着理会他的意思。

    秦知在原地站了半晌,拳头攥紧了又松开,牙根紧紧地咬着。

    他在那里站了很久,直到一旁路过的几个下人对他频频投来奇怪的目光,才缓缓挪动脚步,离开了这里。

    秦知从苏断身边被调到花园工作的事很快就在苏宅中传开了。

    有许多下人都因为这一场突然的调动议论纷纷,昨天他们还以为这人得了少爷青眼要升天了呢,谁知道今天就从贴身伺候的位置被调去了打扫花园!

    这其中的巨大落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少爷的心思可真是难以揣测。

    下人们再次不约而同地想。

    不过有了上一个被开除的前车之鉴的教训,再加上苏铮也回来了,苏家的气氛有些严肃,下人们暂时不敢再搞什么排挤的小动作,最多也就是在心里嘲笑几句,所以秦知调了职位后的日子过得暂且还算平静。

    花园的打扫是轮班制,之前被苏断赶走的那个下人是早上的那一班,秦知顶替了他的位置后,自然也是去上早上的那一班。

    其实这份工作很轻松,只要清理一下落下的枯枝和一些微小的脏东西,就是全部的工作内容了,至于那些花草的具体照料,自然会有另外的专业人士来负责。

    秦知拿着专门的打扫工具,在花园的小路上走着,看到有枯枝和落叶就夹起来。

    他做的很认真,表情平静,只是偶尔从眉眼间泄露出一丝阴郁来。

    苏断趴在窗户旁边,对着系统得出结论:“他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因为治愈目标的新工作地点就在自己窗户下面,所以苏断今天特意让系统提前几分钟叫醒他,就是为了观察一下换了新工作的秦知。

    系统说:“情绪检测结果和宿主的观察结果相符。”

    苏断说:“其实我也不太开心。”

    作为一株植物,苏断虽然生出了灵智,但在漫长的几千年生命中,他几乎都没有过什么感情波动,这从他那些稀薄到甚至有些模糊的记忆中就可以看出。

    也许有些体会,是要亲身去经历才能明白的。

    系统说:“因为宿主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相处过最多的就是治愈目标,所以当治愈目标离开宿主身边后,宿主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不舍的情绪,这符合人类的正常心理规律。”

    系统:“不过希望宿主能保持理性,不要因为个人情感影响任务进程。”

    苏断点点头,从窗户旁边起身离开。

    数秒后,一阵轻微的风吹过,秦知捡起一片半边枯黄的叶子,直起身来。

    他仰起头,朝着那扇熟悉的窗户看去,只看到了微微摆动的窗帘,仿佛不久前,刚有人从那里离开。

    *

    苏铮说这几天陪着他,就真的一直没去公司,在家陪了苏断好几天。

    苏家的餐桌上终于不再只有苏断孤零零的一个人,不过苏铮是正常成年男人的食量,苏断能吃进去的那点儿东西和他相比显得可怜巴巴的。

    “啪嗒”一声,苏断手中的筷子没有握稳,从手中滑落到餐桌,又滚落到了瓷砖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虽然已经学会了用筷子,但到底还不算熟练,所以几乎每次吃饭,苏断都要摔上一两回的筷子。

    苏铮停下手中的动作,对着站在一旁的下人吩咐:“再去拿一双筷子。”

    下人应了一声是,蹲下身将掉落在地的脏筷子捡走,然后快步走出了餐厅。

    苏断偷偷看了苏铮一眼,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不知道苏铮会不会怀疑什么,面对这个看起来就很凶很严肃的大哥,他总是担心自己会被抓住马脚。

    苏铮的脑洞倒是没有这么大,但是看着弟弟偷偷打量自己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不安和茫然,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应该不是他的错觉,苏断整整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从表情上能看得出显而易见的走神,现在就连吃个饭也能把筷子摔了,说心里没有藏着心事,谁信?

    至于这件心事的具体内容,苏铮大概也能猜的出来。

    在他全方位的严防死守下,弟弟已经一整天没有和那个叫秦知的仆人见过面了,整个人的状态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起来。

    就这么喜欢吗?

    哪怕只是对着一个替身,也能伤神成这样。

    苏铮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想着找机会一定要再狠狠报复秦风几次。

    就算是这样——就算是这样,也没办法解他心头之恨!

    虽然心里门清,但苏铮也不能把话挑明了,他将手中的刀叉放下,对着对面连头发丝都透着没精打采的弟弟低声问道:“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苏断摇了摇头,轻声答道:“没有。”

    下人拿了新筷子过来,苏断却没有再去动筷子,拿着自己的小勺子安静地喝起粥来。

    苏铮看这他面前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忽然伸手将弟弟面前乘着一只还冒着热气的煎蛋盘子扯到了自己面前,用崭新的刀叉干脆利落地将它切成了大小合适的几块,然后将刀叉搭在盘子边缘,又推回了苏断面前。

    被煎的外焦里嫩的荷包蛋被切开后,露出鲜黄诱人的芯子来,丝丝鲜香随着热气一起飘到人的鼻端。

    苏断看了这一盘煎蛋几秒,然后飞快地抬头,对着苏铮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拿起刀叉,将这一盘送上门的煎蛋慢慢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饭,苏铮带着苏断去花园里散步消食。

    苏家的后花园很大,一进来就是这一片开的秾丽柔软的漫漫花田,再往前走还有溪流和方正精致的八角凉亭,旁边种着高大的古树,挺拔青翠的枝叶穿插在西式与古意相间的建筑中,将两者串联的异常和谐。

    今天的阳光很好,温和却不失明媚,照在人身上会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懒洋洋的触感。

    花园里青石小路上散落的花瓣也被打扫的一干二净,透着一股干净利落的气息,未干的水滴缀在层层叠叠的花瓣上,将花枝衬得更加娇嫩,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

    苏断看着脚下干干净净的小路想,他的治愈目标把这里打扫的真干净,比那个被赶走的下人打扫的干净多了。

    因为有上次差点滑倒的阴影,在苏铮的注视下,苏铮不敢大意,很慢地将脚踩在了青石路上。

    不过这一次脚下的触感干燥,一点儿都不滑,苏断试探着走了几步,发现小路上真的没有一丝水滴。

    明明旁边的花丛上还缀着许多新鲜的水滴,可见秦知早上应该是给花浇了水的……

    苏铮站在前面的小路中央,他没有穿外套,只穿着简单的居家常服,显得温和了一些,倒是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让苏断感觉松了一口气。

    看着弟弟在走了两步后就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铮出声叫了一句:“断断,怎么了?胃又疼了吗?”

    苏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没有,哥哥。”

    然后稍稍迈大了一些步子,走到了苏铮身边。

    苏铮伸手牵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在小路上慢慢走着。

    苏断垂着眼,视线落在旁边的花丛上,从苏铮的角度,只能看见自己弟弟的脑袋顶,时不时慢慢地转动一下。

    苏铮以为他在看花,但实际上苏断满脑子都是边上湿漉漉的花朵,和脚下干燥的青石小路。

    苏断问系统:“秦知今天早上浇了花吗?”

    系统回道:“浇了。”

    苏断:“可是路上很干。”

    系统道:“因为治愈目标一直很注意,没有让水撒到小路上,宿主要看视频回放吗?”

    苏断想了想,还是拒绝了系统的提议,他说:“谢谢,不用了。”

    系统忽然道:“请宿主注意,检测到治愈目标在距离宿主二十米处。”

    此时苏铮正带着他走过一个转角,前面就是有着小溪和凉亭中苏断闻言抬起头来,转了一圈,在树木遮掩着的一个十分隐秘的角落发现了秦知的身影。

    秦知站在一大丛错落枝叶间,正在直直地看着他,眼中带着一些苏断看不懂的情绪,似乎没想到苏断会忽然发现自己在偷看,瞳孔微微缩了缩。

    凭借着良好的视力,连秦知脸上落下的斑驳光痕,苏断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秦知身上穿着的不再是那套端正的马甲制服,虽然还是黑白色,但款式变得粗糙了一点,身上还沾着一些水迹和斑斑泥土,似乎有些狼狈。,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