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5.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第5章

    秦知下意识地看向苏断,想要在他脸上寻找答案。

    可小少爷的那双黑眸还是和以往一样通透纯净,甚至还带上了一丝认真,黑发因为躺着的原因微微有些乱,细细软软的搭在额头上,更显得主人柔软而无害。

    无路如何,他都没办法从那张脸上看出刁难的神色来。

    秦知有些搞不清状况,一时间没有动作,气氛就陷入了短暂的凝滞中。

    在这一片寂静中,系统正在悄悄地和苏断科普:“根据人体力学原理计算,如果治愈目标按照宿主的要求做,要付出的体力和感受到的疲惫度都会比现在增加两倍。”

    苏断:“……”

    哦,他当人业务不熟练,怎么会知道哪个姿势比较累呢?这个错误也不能全怪到他头上。

    苏断说:“帮我看看他现在的治愈值是多少。”

    看秦知这个样子,应该是误解了他想为难他,不知道会不会造成治愈值降低。

    系统说:“叮——治愈目标秦知,初始治愈值50,目前治愈值50。”

    苏断稍微松了一口气,秦知的治愈值没降就好。

    看来这种小小的错误不会对任务造成影响,他对治愈目标现在的心志坚定程度很满意,并且真诚地希望他能一直保持下去,最好能够不治自愈。

    系统说:“宿主放心,治愈目标身上的治愈值上升或者下降,系统都是会自动提示的,宿主不用担心会错过任务进程。”

    苏断说:“好。”

    和系统确认完毕后,苏断把注意力放到了现实情况上。

    秦知已经从短暂的呆愣中回过了神,单膝跪在挨在地上的那条腿微微用力,准备听从吩咐站起身。

    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小少爷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管家已经再三吩咐过他,身为下人,最重要的就是听话。

    苏断见状,连忙叫住他:“别动。”

    现在纠正错误,应该还来得及。

    秦知刚起来了一半,听到他的话动作顿住,低声问道:“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他现在半蹲着,姿势非常别捏,全身的力气几乎全压在脚腕上,时间短了还能勉强撑着,长了脚腕那里就会非常酸疼。

    苏断张口道:“你跪下。”

    秦知:“……”

    苏断:“……”

    气氛好像变得更奇怪了。

    苏断感觉自己好像又说错了话,而且比上次要严重的多,忍不住动了动脚踝。

    感觉到手中握着的脚踝想要缩回去,秦知连忙加大点力气,不让苏断把脚踝抽走,在床上乱动拉到尾脊骨,到时候又疼得眉头都皱在一起。

    毕竟从他昨天整整一天的观察来看,小少爷传闻中的坏脾气还没能看出什么,只看出来了实在笨手笨脚的让人不放心。

    掌心紧紧地握着似乎一折就会断的纤细脚踝,秦知垂了垂眼,对上脸上似乎带上了一丝紧张的苏断,低声应了一声好,就又重新恢复了单膝跪地的姿势。

    如果这就是在为难他的话,为难的未免也太没有力度了,虽然做着任性的事,却让人完全**来气。

    秦知一边给小少爷套上另一边裤腿,一边奇异地想,反倒是……有种被撒娇的感觉?

    ——还是那种笨手笨脚的撒娇。

    等了几秒后,依旧没有听见治愈目标治愈值下降的提示音,苏断将提起的心稍稍放下,瞄了一眼秦知,见他正垂着眼安静地给他穿裤子,脸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情绪。

    为了避免自己再说出什么可怕的话,苏断干脆装死地躺在床上,全程一句话都不再说。

    一身衣服,还是非常宽松易于穿脱和活动的那种,但因为苏断伤到的地方实在太尴尬,主仆两个人还是折腾了近十分钟才全部穿好。

    洗漱完毕后就是吃饭,因为伤在尾脊不便活动,下楼都成了一件很艰难的事,所以这一顿早饭,苏断是在自己的卧室里吃的。

    秦知拿了一个可以移动的小桌子,将清淡的饭菜放在上面,苏断小心翼翼坐在被加了两层软垫的床沿,谨慎地吃着饭。

    中途管家上来看了一眼,见秦知伺候的很周到,也不打扰苏断吃饭,很快又走了。

    身为现在管理整个苏宅大事小事的人,管家最主要的任务是将整个苏宅打理好,其实并没有多少时间跟在苏断身边跑前跑后。

    虽然垫子很软,但坐着的姿势本来就压迫尾脊,这是垫子再软也无法完全抵消的,所以那里还是泛着一阵阵的酸疼,让苏断觉得很不舒服。

    苏断依旧只用勺子喝粥,他倒是想学用筷子,可秦知还在一旁看着,他要是拿起筷子,不就在这人面前暴露了自己根本不会用筷子这件事吗?

    秦知在一旁看护着伤残患者苏断吃饭,防止他吃着吃着又发生什么意外——经过浴室事件之后,他就不太敢让苏断一个人待着,总觉得他又会搞出什么意外——心头渐渐浮现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其实从昨天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这几天苏断都是只喝粥或汤,别的东西连碰都不会碰一下。

    虽然厨房的粥里加了很多作料,炖的鲜香软烂、让人闻着就胃口大开,但一直喝粥,不肯吃别的食物,似乎会导致营养不太均衡?

    大概是这两天小少爷和传闻中完全被不符的表现让他放下了一些警惕,秦知微微弯腰,把一道被炒的青青翠翠的青笋往苏断那边推了推,“您不吃口菜吗?”

    苏断看了看那一盘看起来十分诱人可爱的青笋,视线停顿数秒后,坚定地摇了摇头。

    虽然这一盘植物同类的尸体被制作的非常诱人,但为了不露出马脚,他只能被迫假装自己是一个富有同类爱的好灵草。

    秦知也只好放弃,他只是一个下人,擅自说上一句已经是逾越了,既然苏断已经明确地表示了不愿意,他就不应该再抓着不放。

    不然跟管家提一提?毕竟是关系到小少爷身体的事。

    可——

    要是苏断知道他去找管家告状,会不会生气把他赶出去?

    秦知决定再观察观察。

    ……

    中午的时候,苏断的大哥再次回到了苏宅。

    苏铮走进房间的时候,苏断刚刚在秦知的伺候下吃完午饭。

    ——当然,不出意外这一次苏断也只动了汤碗,其余的都纹丝不动。

    苏铮进来的时候,秦知刚把残羹剩饭收拾好,跟苏断说了一声,推着餐桌准备出去。

    两人擦肩而过。

    苏铮用眼角扫了一眼秦知,很快又将视线转到自己弟弟身上。

    苏断叫了他一声哥哥,神色乖顺。

    他五分钟前就在系统的提醒下得知苏铮回来了,不过这一次已经提前做了准备,就没有用假装睡觉来逃避问题,而是气定神闲地在秦知的注视下喝完了整整一碗汤。

    昨晚苏铮的突然回来让他有了危机感之后,就仔细地翻了一遍原身的记忆,又在系统的帮助下模拟了可能会发生的对话场景,终于有了点底气。

    事实证明昨天的准备还是很有用处的,苏铮并没有发现他已经换了个芯子,只是在关心了一番他身上的伤势之后,状似无意般问了一句:“这几天心情不错?”

    对于苏断在在下人面前脾气不好这件事,苏铮其实也知道一些,只是人心都是偏的,一般只要苏断不做什么太过分的事,他也不会干涉。

    何况整个苏宅的下人,本来就是他们花钱雇来为苏断服务的。

    苏断想了想,说:“嗯……还可以吧。”

    原身在家人面前表现的一直都是安静乖巧的模样,这极大地降低了苏断在他面前蒙混过关的难度。

    苏铮又问了他点别的小事,因为苏断身上有伤,所以两人也没有说多久,苏铮就又离开了。

    苏铮走了之后,苏断在心里叫了一声系统。

    系统:“宿主有什么问题吗?”

    苏断问:“如果这一次没有苏铮的插手,秦知的命运会怎么样?”

    苏铮虽然对原身十分宠爱,心是偏向原身的,但他好歹是个有底线的正常人,在原来的剧情中,在知道原身将秦知折磨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后,就让秦知离开了。

    为了弥补苏断的胡闹,他找了心理医生帮秦知治病,最后还给了秦知一笔钱。

    正是靠着这笔钱,经历过巨大打击又爬起来的秦知用一笔投资在商界站稳了脚跟,最终将一直欺压自己、间接造成了秦母去世的同父异母的兄长踩在了脚下,入主秦氏。

    他是来个秦知治病的,所以肯定不能按照原主那样将秦知折腾的犯病了,而按照苏铮对弟弟的纵容程度,只要不触碰基本的底线,他是不会插手干涉的。

    也就是说,这一次苏铮很可能不会让秦知离开苏家。

    虽然苏断觉得秦知把母亲的病治好后,能够安安稳稳地生活,也是一件很舒适的事,做人干嘛要这么折腾呢?

    涅槃后重生,但首先也要经过一场刻骨的痛才行。

    但秦知那边还有一个一直对他虎视眈眈的兄长。

    秦知明明是名牌大学热门专业毕业,毕业后却却一直都找不到工作,即使找到了也会很快被辞退,自然也攒不下来钱给秦母做手术,这背后就是他那个兄长秦风的手笔。

    所以最后秦母因为手术不及时去世,秦知最恨的一个人就是秦风。

    秦风就如同一柄时刻选在秦知头上的利刃,秦知必须自己强大起来,才能摆脱秦风的掌控。

    系统回答道:“治愈目标的命运线不可更改,如果最终与原剧情相差太远,会影响最终的任务评级。”

    听到“任务评级”四个字,苏断忍不住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不是说最终的治愈值占了百分之九十的因素吗?”苏断问。

    “是的。”系统说,“但是剩下的百分之十里面,治愈目标的命运线占了绝大部分,而且如果这一条线完成度高,还会有奖励经验点。”

    系统:“所以,如果苏铮不顶用的话,就得宿主自己想办法了哦。”

    苏断:“……”

    苏铮不赶人的话,难道要让他自己把人弄出去吗?,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