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3.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第3章

    苏断思考了半分钟,最终默默地决定装睡。

    按照苏铮对于这个弟弟的关爱程度,应该不会在他睡觉的时候强行把人叫醒。

    于是他将被子一拉,眼一闭,就躺在床上不动了。

    出于生活习性,他对于这种一动不动的状态反而比较习惯,于是那么呼吸平稳地躺着,看上去像是真的睡着了。

    于是苏铮推开半掩的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整个人被柔软的被褥埋住、睡得又乖又标准的弟弟。

    他动作顿了一下,将门轻轻带上。

    “睡了多久了?”走远了一些后,苏铮问身旁的管家。

    管家恭敬道:“二十分钟前刚喝了药,应该是刚睡着。”

    苏铮点了点头,又问了苏断今天的活动情况,声音虽然淡漠,但询问的非常详细。

    两人一路说着,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虽然是为了看弟弟才特意赶回来一趟,但既然都回家了,正好也能拿几份文件。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苏铮的目光往下瞥了一眼,看到了一个面生的身影,脚步停了一下。

    他问管家:“这是新来的下人?”

    管家看了一眼正在客厅忙活的秦知,垂了垂眼,回到:“是,上次那个乱动少爷的药被辞退了,就又招了一个,昨天刚来的,手脚挺勤快,少爷看他也顺眼。”

    其实秦知走的并不是苏家一般招聘的程序,而是少爷特意让他招来的,看着那张和秦家大少隐约有着几分相似的脸,原因他大概也能猜到一些。

    不过这些无伤大雅的细节,能瞒着还是先瞒着吧,免得到时候大少不肯顺着少爷的意思来,将人辞退了,少爷又要伤心一次。

    公司的事忙,苏铮也没时间关心家里杂七杂八的事务,前几年苏母在的时候还会关心一下,在苏父苏母出国之后,这些事就全部由管家忙活了。

    只是新招了一个下人他一开始并没有对管家的话产生怀疑,只是看到突然抬起头的秦知后,眉头却微微皱了一下。

    这人长得,似乎跟他弟弟之前要死要活喜欢过一段时间的那个秦家继承人有些像?

    前几年苏断因为这件事生了挺大一场病,所以他对秦风那张脸,还是残存着一些印象的。

    ——当然,那绝对称不上什么好印象。

    秦知的感知力一贯很敏锐,在苏铮的目光投射到他身上后,就像一只警惕的幼兽一般抬起了头,对上了苏铮的视线。

    苏铮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穿着深黑色妥帖冷硬的西装,俊美的五官自带冷硬的气息,神情淡漠,浑身上下充满上位者的气息,像是一柄已经被打磨出锋芒的利刃,冷冷地刺着人的眼。

    ……这应该就是苏家的那位大少爷,记得是叫苏铮?

    意识到对方的身份后后,怕惹主人家不高兴,秦知连忙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苏铮多看了他几眼,又瞄了一眼满脸严肃的管家,最终也没说什么,继续带着管家往书房的方向走。

    到了书房后,苏铮在书桌前坐下,从文件架中抽出了两份夹着黄色标签纸的文件。

    将文件上的标签纸取下,他忽然开口问道:“刚刚那个下人叫什么名字?”

    管家沉默了几秒,才缓缓道:“秦知。”

    秦知。

    ——姓秦。

    苏铮的指尖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

    ……

    让系统帮自己监视着苏铮那边的情况,等到人一离开苏宅,苏断眼睫颤了颤,睁开了眼。

    不过睁眼后他没有急着从床上爬起来,而是仍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除了将眼睁开了之外,看起来跟刚才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就这么静静地躺了有半小时,苏断才缓慢地从床上爬起来,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这一次进来的不是跟在他屁股后面伺候了大半天的秦知,而是一脸严肃、脸上带着显眼的法令纹的管家。

    管家问了问他的身体情况,在得到一个摇头表示已经不疼了的回应后,就弯下腰帮他穿上小马甲。

    管家边帮他穿衣服,边说:“五点了,少爷下去吃点晚饭?”

    苏断看了看他似乎比平时更严肃一些的表情,轻轻点了点头,说:“喝粥。”

    虽然他曾经见过人用筷子吃饭,原身的记忆里也有相关的片段,但对如何用好那两根细细的木棍,他还是很没有把握。

    毕竟光看起来,难度就非常高。

    管家比平时更加严肃地点点头,说:“只喝粥吗?”

    苏断又点点头,比刚刚多用了点力气,以示自己坚决不自送露马脚机会的决心。

    将马甲给苏断穿好后,管家就站直了身体,“厨房炖的有粥,请您稍微等十分钟,先洗漱一下,下楼应该就好了。”

    苏断坐在床沿上,继续点头,然后目送管家走出去。

    他看出了管家是在紧张。

    也知道他为什么紧张。

    系统有可以监视任务世界剧情人物的功能,刚刚在系统的帮助下,他听到了苏铮和管家在书房的谈话。

    自然也知道了,秦知是秦风同父异母的兄弟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这件事。

    不过和管家不一样,身为背后真正的主谋,他却并不怎么紧张。

    因为在原来的剧情中,苏铮也发现了苏断指挥管家偷偷将秦知招进来这件事,不过他最终也没插手,只是当做不知道一般,将秦知当做普通的下人看待。

    苏断下楼用操作简单的勺子喝了点粥,又在管家的带领下看了会儿电视,身体内部很快就涌起了一丝困乏之意。

    虽然已经睡了整整一个上午,但这具身体在病中,比平时还要虚一些,随便动一动就会感觉累。

    反正身为一个专业啃老啃大哥的豪门小少爷,也没有什么事需要他忙活,苏断将电视关了,回到自己的卧室准备睡觉。

    但按照人类的习惯,在睡觉前,是需要洗澡的。

    并且在洗澡前,还需要脱衣服。

    对于到现在还控制不好身体的苏断而言,脱衣服实在称不上是一件轻松的事,外面的小马甲还好,手上用力一拽,磕磕绊绊地倒也下来了,但里面的衬衫可能就不好办了。

    衬衫上那一列扣子又细又密,即使是正常人也要花上一番功夫才能将它们挨个解开,更不要说

    苏断努力了十分钟,发现自己只解开了两颗,就彻底放弃了自力更生,再次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这一次来的是秦知。

    他刚刚又被管家拉过去说了一堆苏断的忌讳,又被警告了一番,导致他今天刚因为少年生病放下的警惕又咻的一下竖了起来。

    但——

    这是什么情况?

    少爷坐在床沿,衬衫被扯得皱巴巴的,扣子也解开了两颗,两道秀气的眉皱在一起,用一种绝对算不上愉快的眼神看着他。

    刚被管家耳提命面了一番的秦知,心脏忽然就紧缩了一下。

    被吓的。

    苏断见他来了,也顾不得会不会丢人什么的,直接理直气壮地张口要求道:“帮我脱衣服。”

    虽然秦知是他这个世界需要治疗的对象,但同时也是他的下人,他指挥对方做一些职责之内的事,也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他的治疗对象兼下人,在听到这条要求后,却一动不动地僵在了原地。

    管家告诫他,就算少爷故意为难他提出一些要求,他也不能拒绝,除非他想放弃这份工作。

    ——竟然这么快就来了吗。

    苏断用眼神催促了他一下,秦知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待会儿被故意挑刺的心理准备,半跪在他面前,尽量谨慎地解开剩下的扣子。

    结果让他疑惑的是,直到最后一颗扣子被解开,苏断一句话也没有说。

    倒是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全部扣子都被解开后,他手一松,衬衫就自然而然地往两边分开,露出了一小块白皙的肌肤。

    那是一种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

    怕冒犯了对方,秦知楞了一下后将视线错开,低声问道:“少爷,还有别的吩咐吗?”

    苏断说:“有。”他似乎是想了一下,才慢慢道:“把我的洗浴用品拿出来。”

    秦知愣愣地去把浴巾浴帽都从衣柜中拿了过来,然后在对方的示意下递了过去。

    苏断接过软蓬蓬的浴巾抱在怀里,说:“你走吧。”

    说完也不管他的反应,抱着浴巾从床边起身进了浴室。

    现在他要去尝试作为人类的第一次洗澡,没有空做任务,治疗对象可以自行离开。

    秦知已经完全不知道这位小少爷想干嘛了,说是为难他,可看这态度也不像,说不是,可特地叫他过来只是解扣子拿浴巾,也太不合常理了。

    怎么也想不明白,秦知只好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说服自己听天由命。

    见苏断已经进了浴室,他就听从吩咐走出了这间卧室。

    只是刚准备关门的时候,却听见浴室中却传来哐的一声,似乎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秦知:“……”,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