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这个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1.豪门小少爷×替身仆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非

    1

    清晨,阳光从厚重窗帘的缝隙中溜进来,在地上画出淡金色的光影,将路过的微小灰尘照的无所遁形。

    “咚咚——”

    一道敲门声打破了房中的寂静,陷在柔软被褥中的少年微翘的鸦羽颤了颤,露出一双漆黑通透的眸子来。

    那双安放在少年人脸上的清澈黑眸中,带着一丝不明显的茫然之色。

    苏断撑着手臂动作僵硬地从床上坐起来,行动间仿佛无法很好地掌控身体一般。

    被子顺着腰线滑落,他静静地靠在床头上,歪着头打量着从窗户缝隙中泄露下来的光线。

    门外的人久久听不到回答,想到管家说一直没有回应就推门进去的吩咐,半分钟后房门还是被轻轻推开了。

    苏断慢吞吞地将视线从那道浅浅的光线上移开。

    那道身影走到他面前,是一个身形清瘦的青年,黑色短发干脆利落,穿着黑色的马甲长裤,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健壮,却架不住身材比例好,肩宽腿长的,整个人如同一个行走的衣架子一般。

    只是这个衣架子,此时却似乎有些紧张,整个人的身体都是紧绷的。

    青年将托盘放到床旁边的桌子上,端起放在上面的玻璃杯,弯腰递到坐在床上的少年身边,恭敬地说:“……少爷,水。”

    苏断扫了他一眼,绷着脸没有说话,动作缓慢地接过水杯,安静地喝了起来。

    温热的水划过喉间,驱散了早起产生的一丝不适。

    这具身体的胃口很小,苏断估摸着喝了小半杯就将杯子挪开,僵着胳膊抬手示意一旁的青年将水杯拿走。

    中间两人的指尖触碰到了一瞬,苏断迟钝地没能做出什么反应,倒是青年的手先顿了一下,差点没接稳杯子。

    青年将水杯放回托盘上,沉默了几秒,说:“少爷,请让我为您穿衣。”

    苏断依旧没有说话,不过倒也配合地慢吞吞地从被子中爬了出来,坐在床边仿佛被按了静止键一般一动不动,任凭青年将他身上宽松的柔棉睡衣脱下,白皙瘦弱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

    今天苏断要穿的衣物是一件驼色的小马甲套衫,内衬是一件简洁的白色衬衫,是昨天晚上就选好的,被熨烫好了放在床边,等待着仆从将其抖开。

    清瘦的身体逐渐被包裹在了素色衬衫中,秦知单膝跪在地上,神色认真,小心翼翼地从下往上将一颗颗圆溜溜的纽扣扣上。

    这一件衬衫的扣子小且细密,扣起来十分费工夫,更不要提系扣子的人还有些紧张,进程就更加缓慢了。

    少年不发脾气的时候,整个人显得干净而柔软,清晨明媚的阳光肆无忌惮地从被拉开了窗帘的落地窗中照进来,亲吻在他一头柔软蓬松、还有几缕发丝乱翘的黑发上,似乎连发梢都泛着暖融融的阳光气息。

    少年忽然叫了一声:“……秦知?”

    少年似乎是没睡醒,咬字发音有些飘忽,尾音微微打着颤,像是被猫在心底轻轻地挠了一道。

    秦知的手抖了一下,没能成功将手上的这一颗纽扣送进扣眼里。

    看着青年这幅手忙脚乱的模样,苏断垂了垂眼,在心中叫了一声:“系统。”

    系统秒回:“亲爱哒宿主,有什么事吗?”

    苏断:“确定他就是我在这个世界需要治疗的对象?”

    叮的一声,系统将秦知的资料拉了出来,“秦知,男,a市秦家家主流落在外的众多私生子之一,因为长得和秦家的正统继承人有三四分相似而一直被其故意针对,走投无路之下,现在到苏宅做了下人。没错宿主,就是面前这位!”

    苏断:“嗯,知道了。”

    系统:“有事情请随时召唤我哟么么哒w”

    苏断原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身份也不是一位被娇养在豪门中的小少爷,甚至都不是人类。

    他其实是一块茯苓,属于中草药的一种,算起来已经活了好几千年了,从地球上天地间灵气充盈的修真时期,历经灵气逐渐没落而科技飞速发展的阶段,一直活到了广袤的星际时代。

    只不过他比较倒霉,生出灵智后几千年都没能化形,最终随着地球的一场灾难倾覆,和母星一起陷入了沉眠。

    苏断原本以为自己会这么一直沉睡下去,所以昨晚当睁眼后发现自己正四肢健全地躺在一张柔软大床上时,他整棵草都难以置信了许久。

    随即脑海中就突兀地响起了一道自称系统的电子音,跟他介绍了一下情况。

    系统是这么介绍的:“星历2333年,在星际中重建家园的人类重返地球母星寻找遗失的文明,在古遗迹勘探的时候发现沉睡的宿主。”

    苏断:“我?”

    系统拉出来一张照片,满地泥土中,埋着一块被挖出了一半的黑黝黝的东西。

    系统:“原本研究人员认为宿主可能是古地球时期的一种名叫土豆的食材,由于这种食材早已随着母星沉眠而灭绝,所以勘探结束后,研究人员将宿主带回了首都星研究,但在研究开始的时候,却检测到了宿主体内存在着一股剧烈的能量波动。”

    苏断沉默了一下,说:“……哦。”

    他的本体茯苓通体漆黑、形状扁圆,由于外表比较低调,有时候会被人认成泥巴地里的黑土豆。

    系统:“研究人员又研究了的大量的古地球时期的资料,发现宿主并不是土豆,而是中药中一种学名叫做‘茯苓’的植物,又结合了古地球时期的修真典籍和现代异能模式,做了大量的测试研究,最终得出结论——宿主是一颗即将化形的特殊植物!”

    苏断不明觉厉,很安静地听着。

    星际世界的科技力量,听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居然能把修真这么不科学的事研究出了个首尾。

    系统接着道:“总之,研究结果出来后,本着同胞友爱互助的原则,研究院为了帮助宿主化形,就把我研发出来啦!”

    苏断礼貌性地顺着系统的话问:“你是?”

    系统:“我的全称是中央异能研究所古地球项目黑土豆历练系统10,宿主可以叫我的代号111,也可以直接叫我系统。”

    听到某个名词,苏断呆了一下:“……等等,我真不是土豆。”而且他也并不黑!

    系统:“是的,我们都知道这点,但研究项目已经入库,名字录进去后二次修改的申请流程太麻烦,就将就着用了。”

    “……”苏断很想表示自己并不想这么将就着,但鉴于他只是一个研究材料,好像并没有什么发言权,于是只好保持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接受了现实的苏断道:“那先叫你系统?请问你的工作原理是什么?”

    系统:“我的工作原理是通过收集虚拟世界剧情能量波动模拟天劫,宿主只要在每个世界完成任务,就可以积累经验值——当然用宿主时代的说法也可以叫做功德,只要经验值积累足够,宿主就能够顺利化形啦!”

    他们竟然连天劫都知道,苏断想了想,问:“什么任务?”

    系统:“这个就跟宿主的属性有关啦。”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拉出了一段短短的资料,解释道:“茯苓,味甘甜,性温平,常见于各种药方中,所以宿主的任务就是——给人治病!”

    苏断迷茫了一下,实话实说道:“……可是我不会治病。”

    他实在想不通,“他是一颗中药”和“他会治病”这两件事之间应该有着什么必然联系吗?

    系统:“宿主不要慌!宿主要相信自己!”

    苏断:“……”他怎么忽然觉得这个系统有点不靠谱?

    系统继续介绍道:“每个世界都会有一位患病的目标人物,只要宿主将其患有的特定病症治好,治愈值达到满值100,就能获得一定的经验值——也就是功德。”

    总之,事情就这么勉强达成了一致,虽然这个系统看起来好像有点不靠谱,但除了跟着系统的方向走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无论如何,事情总不会比他原来连命都不一定能保住的情况更糟了……

    根据系统介绍,这是他的第一个任务世界,目标对象叫做秦知,是一个经历和身世一样坎坷的豪门私生子,患有的病症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又被称为人质情结,是指犯罪事件中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扭曲心理。

    患有斯德哥尔摩的人往往在一段关系中处于被害者的地位,在这种病症的影响下,他们会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反过来成为加害人的帮凶,并且拒绝别人将自己解救出去。

    在这个世界中,导致秦知患上斯德哥尔摩的那个“加害者”,是一个豪门世家苏家的小少爷。

    这位小少爷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身体又弱,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在家中上的,大学直接办了休学请了家教,可以说被全家人宠的性格娇纵无比,只要是他看上眼的东西,基本上没有得不到的。

    但苏家虽然家大势大,也无法只手遮天,当这位小少爷喜欢上了秦家的正统继承人秦风、哭着闹着要和对方在一起时,苏家人能做的也只有尽量安抚他不让他胡闹。

    至于和秦风在一起这件事,则根本没有可能。

    秦家家大业大,实力上并不比苏家逊色,身为秦家正经的婚生子,秦风从小就是被按照继承人的方式培养的,往后没有意外是要继承秦家的,自然也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因为秦风的身份求而不得苏少爷在伤心崩溃过后,就转而找了一个替代品,秦风同父异母的弟弟,秦知。

    秦家的现任家主是个极其花心的人,除了和正经妻子生育的一子一女外,在外面搞出来的私生子和私生女没有二十也有十几个,而在这些私生子中,秦知是长得最像他的一个。

    恰恰秦风长得也和自己的父亲非常像,所以就导致了,秦知和秦风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那张脸的相似度达到了三四成之高,任凭谁看了都会下意识地认为他们是亲兄弟。

    因为豪门子弟的自傲,秦风对这个长得和自己很像的私生子弟弟十分厌恶,用了许多手段不着痕迹地为难他,导致秦知从全国前几的大学毕业后,每次工作实习期还没过就会被无缘无故的辞退,最后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而在一次偶然见到了在外面打工的秦知后,得不到正主的苏少爷眼前一亮,就想办法把这个替代品弄到了身边。

    然而他虽然是存着将人当替代品的心思,但同时又嫌弃秦知和秦风差的太远,十分看不上秦知,对人的态度很不友好、时不时就要将人折腾一下,将心中对秦风求而不得的怨气全都发泄在了秦知身上。

    秦知毕竟是个刚出校园稚嫩青年,本来就因为兄长的磋磨而产生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被这小少爷这么折腾,再加上中途母亲去世的打击,心理防线崩溃,竟然对苏少爷产生了人质情结,也就是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而这位姓苏少爷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中使用的角色,并且好巧不巧,还和他同名,也叫苏断。

    据系统解释,这是为了让苏断更有带入感,他在不同世界中穿越的每个身份,都会和他同名同姓。

    苏断一言难尽道:“……谢谢了。”虽然他完全不想把自己代入这么一个看起来精神似乎不太正常的人类中。

    系统:“不用客气,我的任务就是帮助宿主完成任务,宿主要加油哦!”

    苏断:“……”

    由于是第一个世界,为了让他适应任务节奏,这个世界的难度设置很低,苏断来到这里的时候秦知才刚到苏宅,和原身连一面都没见过,剧情中的那些事也都还没来得及发生。

    因为还没患病,所以一开始秦知身上的初始治愈值就高达50,只要苏断将他所有的患病可能性都掐断,就能完成这次任务。

    …………

    在试探着叫了秦知一声后,苏断发现面前的目标对象僵硬了一瞬。

    不过他并不关心秦知僵硬不僵硬,跟系统说完话后就沉浸在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新奇中。

    少年的声音清脆又好听,其实是很讨人喜欢的,但秦知却仿佛听到了什么具有威胁性的话语般,喉结不受控制地滚动了两下,声音发紧:“……是,少爷有什么吩咐?”

    在接受这份工作之前,他就听说过要伺候的人脾气并不好,时常莫名其妙地发火,一个不顺心就会把人开走。

    顶级豪门家的小儿子,相貌精致身体不好,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可想而知被养的多么娇纵任性。

    他昨天才来的苏宅,就已经听下人透露过好几件这位小少爷的“光辉事迹”了,而刚刚在他来之前,管家也严肃地让他谨小慎微一些,千万不要惹少爷生气。

    然而小少爷并没有动怒的迹象,垂着眼用漆黑水润的眼眸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又很快撇开,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询问,似乎刚刚只是心血来潮般地叫一下他的名字罢了。

    秦知的手僵了一下,见没有后续,又慢慢给小少爷系起扣子来。

    伺候着苏断穿好衣服后,秦知就自觉地退了出去。

    秦知一走,苏断绷着的身体就放松了下来,他没有形状地靠着床头缓了一会儿,然后指挥着自己的身体去卫生间洗漱。

    等到终于能下楼吃饭,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

    苏父苏母两年这都在国外的分公司忙活,连国都很少回,更不要说待在家中了,而苏断上面唯一的一个大哥也在国内的公司坐镇,忙得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人用,一星期中能有两天回苏宅住都是难得。

    于是偌大的苏宅中,常常就只有苏断一个体弱多病的小少爷,和一堆只敢低着头做事的仆人,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

    苏断扶着楼梯把手,以老年人一般的速度缓慢地走下楼梯,同样缓慢地在餐桌旁坐下。

    管家见他这幅迟缓的模样,关心地问了一句他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被苏断用没睡醒三个字敷衍过去了。

    管家不再问,安静地给他摆好餐具,秦知则把早饭从厨房中端了出来,小心地放在苏断面前,然后就默默地站在了一旁。

    整个餐厅中三个人,只有苏断一个人坐着。

    因为系统慷慨地赠送了一半的治愈值,所以这个任务看起来好像并不难,但事实上,苏断还没开始做任务,就遇到了一个难题:他控制不好自己的身体。

    当然,也不会用筷子。

    当了几千年不会说话不会动的灵草,突然有手有脚能随处移动,实在不是短短一晚上就能适应的。

    盯着自己面前的一套碗筷,苏断不禁陷入了沉思。

    犹豫了十几秒后,他最终谨慎地选择了看起来使用难度最低的勺子。

    就在他刚拿起勺子准备吃饭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下人,附在管家耳边小声说了点什么,管家跟苏断说了一声,很快就离开了。

    管家跟着下人出去之后,餐厅中就剩下了苏断和他的治疗对象秦知两个人。

    管家离开以后,秦知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下颌微崩,苏断没去管这个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好的治疗对象,小心地捏着勺柄,专注地尝试自己身为人类的第一顿饭。

    这还是他第一次吃到人类的食物,舌尖味蕾感受到的味道层次丰富,和只能尝出甜味的灵泉水差别很大。

    ……有些不习惯,但是感觉不算糟糕,苏断舔了舔勺子,想。

    这具身体的胃似乎很不好,管家对他的饮食管的很严格,早饭十分清淡。

    但饶是这样,也许是由于昨天穿越过来之后心绪有些难以平静,晚上没注意保暖着了凉,刚吃了几口,苏断忽然感觉胃部一阵抽痛,仿佛被一只大手攥住了揉搓一般。

    他手上脱力,原本就拿的不太熟练的勺子磕在碗沿,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动,碗中的汤汁溅出来洒在餐桌上,身体也因为疼痛而蜷缩了起来。

    不是苏断娇气,而是这具身体本身就不耐痛,况且他还没有习惯使用人类的身体,一时间控制不住这种本能反应。

    管家不在,秦知犹豫了几秒,眼看着苏断的身体正在往旁边倒去,已经快要从椅子上滑下来,瞳孔微微缩紧,下意识地伸手去扶。,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