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52章 求自在

时间:2018-10-26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搬到陪嫁的庄子。

    将房舍修整了一番,床铺换了,其实也还好,住人肯定没问题。只是比不上王府那般舒服。

    除了环境不太好外,每日游山玩水,倒也惬意。

    京城顾府,顾大人长吁短叹,忧心不已。

    吵架吵到搬出王府,这怎么得了。

    这日子还能过吗?

    顾大人生怕顾玖被刘诏休了,心头无比担心。

    有心叫谢氏去看望顾玖,又担心顾玖不卖谢氏的账。

    想了想,他干脆吩咐胡氏去看望顾玖。

    “你是她嫂嫂,你替本官走一趟,看看她现在什么情况,好好劝劝她。叫她赶紧搬回王府。吵个架,就要搬出王府,成何体统。”

    胡氏躬身领命。

    谢氏得知胡氏要去看望顾玖,将她叫到跟前,问道:“你去见顾玖,有想好怎么说吗?”

    “儿媳打算先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谢氏讥讽一笑,“顾玖的脾气,没人比我更清楚。她就是头倔驴,而且死不悔改。你劝她也没用。”

    胡氏说道:“有没有用,身为娘家人总该劝一劝。而且谁都不知道二妹妹为何同公子诏吵架,不劝哪行。”

    谢氏挑眉一笑,“你去吧。带点东西过去,别空着手,免得人家笑话我们不懂礼数。要是她说话不中听,你也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就是一张嘴厉害,得理不饶人的主,活人都能被她气死。”

    胡氏嘴角抽抽,心头猜测谢氏到底在顾玖手里吃了多少亏,以至于这么大的怨气。

    而且顾玖都已经出嫁两年了,这怨气还没散。

    可见怨念有多深刻。

    胡氏备好礼物,准备第二天出城看望顾玖。

    ……

    宁王将刘诏堵在城中别院。

    刘诏一身酒气,不知喝了多少。

    宁王十分嫌弃地看着他。

    “瞧瞧你现在这副样子,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出息!”

    刘诏翻了个白眼,没作声,继续喝酒。

    宁王哼了一声,“将酒水撤下,泡两壶茶过来。本王今儿要和大公子好好喝喝茶。”

    下人们七手八脚,将桌上的酒菜全部撤走。

    很快送上两壶茶。

    宁王亲自给刘诏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他面前,“本王听说,你已经好几天没去兵部当差。”

    刘诏自嘲一笑,“儿子告假,尚书大人批了。估摸着,尚书大人巴不得我一辈子别跨进兵部大门。”

    “怂!”

    宁王犀利抨击。

    刘诏低头说道:“皇祖父有意打压,父王以为我能同皇祖父斗?你都做不到的事情,就别为难儿子。”

    宁王龇牙,“臭小子,一天到晚揭本王的短。说吧,你和顾玖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刘诏眉头紧皱,神情痛苦纠结,“我和她的事情,父王就别管了。”

    宁王冷哼一声,“本王也不想管你们,但是不得不管。今儿在宫里面,老头子问起你和顾玖的事情。估计老头子是着急银子,顾玖那边拖拖拉拉的,过了这么多天还没消息。你赶紧的,将人哄回来。”

    刘诏沉默以对,显然不乐意。

    宁王这火气腾了一下冒上来,臭小子,也不知随谁的脾气,怎么就这么倔强。

    宁王骂道:“当初人是你选的,把人娶进门,吵个架,你就搬出王府,成何体统。

    本王同你母妃这几十年,不知道吵过多少回。要是次次都和你一样,一吵架就搬出王府,那还得了。

    两口子有什么矛盾不能好好说清楚,非要闹到这个地步。连宫里都给惊动了。

    本王可是丑话说在前头,你再这样下去,娘娘就要亲自插手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刘诏端起茶杯,一口饮尽。

    “我还需要点时间。”

    “你一个大男人,你要什么时间?本王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竟然比女人还矫情。”

    刘诏眉眼抽动,扭过头,不说话。

    话不投机半句多。

    摆明了他不想和宁王聊下去。

    宁王气狠了,臭小子,还给他摆臭脸色。

    宁王指着他,“你自己的媳妇,你自己哄。哄不回来,你们就别过了。”

    话音一落,宁王甩袖离去。

    ……

    胡氏带着礼物,坐上马车,晃晃悠悠出了城。

    顾玖的陪嫁庄子,位于渭水支流边上,土地肥沃,每年产出不少。

    庄子不大,只有两进。经过修整,外观看起来似模似样。

    胡氏下了马车,被方嬷嬷迎了进去。

    “你家夫人最近怎么样?”

    “累六少奶奶关心,我家夫人挺好的。”

    胡氏一听,心头有些古怪。

    两口子吵架吵到搬离王府的地步,顾玖就一点不难过吗?她就不着急,不担心公子诏变心?

    方嬷嬷将胡氏领到后院,落座,“六少奶奶稍等,已经派人去通知我家夫人,很快就能回来。”

    “怎么,你家夫人不在家?”

    “我家夫人在外面钓鱼。”

    “既然这样,我亲自过去找她。正好也想见识一下二姑奶奶在庄子上怎么过日子。”

    不由分说,胡氏就朝门外走去。

    方嬷嬷只好在前面领路,带着她出了庄子,穿过田间地头,来到一处荷塘。

    荷花已经败落。

    有老农驾驶小舟,清理败落的荷叶。

    顾玖坐在水草丰茂的岸边,支着一根钓竿,手里捧着一本书,专心看着。

    她身边还坐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胡氏一看,心头咯噔一声。

    猜测顾玖不会是在外面有人了吧?和公子诏吵架,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真要是因为这个,那,那可怎么办。

    走近了一看,好个斯文俊秀的青年男子。

    顾玖看见了胡氏,扬眉一笑,“嫂嫂来了,快过来坐。忙着钓鱼,有失礼之处,请嫂嫂见谅。”

    “无妨!”

    胡氏好奇地打量坐在一旁的青年男子,她太好奇对方的身份。

    顾玖笑道:“我替嫂嫂介绍,这位是苏家表哥苏政,嫂嫂和苏表哥应该是第一次见吧。”

    胡氏恍然大悟,埋怨自己胡思乱想,同时心头也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苏政,并不是什么野男人。

    胡氏笑起来,“原来是苏家表少爷,久闻大名。”

    苏政含笑同胡氏打招呼,并不参与二人的谈话。

    胡氏在小马扎上面坐下,“老爷和太太都很担心二姑奶奶,特意让我过来看看。庄子上清苦,二姑奶奶住得可好?”

    顾玖笑道:“住得挺好,让父亲和太太担心,真是过意不去。”

    胡氏叹了一声,“听说你和公子诏吵架,怎么会搬出来住?二姑奶奶不担心公子诏吗?”

    顾玖轻声一笑,“嫂嫂别担心我。我想出来散散心,于是就到庄子上住几天。”

    “这么说你会回王府?”

    顾玖点头,“是啊!我和公子诏毕竟是夫妻,迟早是要回去的。”

    “这就好,这就好。”

    胡氏总算放心了。

    得到了顾玖肯定的答复,等于是完成了任务。

    胡氏陪着顾玖钓鱼,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二姑奶奶别嫌我多嘴,夫妻吵架是难免的。脾气软和一点,服个软,男人都吃这一套。”

    顾玖摇头笑笑,“多谢嫂嫂一心替我着想。我和刘诏之间的事情,我心头有数,嫂嫂不用替我担心。”

    胡氏忙说道:“怎么能不担心。老爷在家里都快担心死了,整日长吁短叹。要是可能,他都想亲自过来问问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顾玖笑道:“你叫老爷不要担心,我好得很。我只是出门散散心,没必要大惊小怪。”

    “也不能怪老爷大惊小怪。外面都传遍了,说你和公子诏吵架,吵得可厉害了,还动了手。两个人置气,公子诏搬出王府,你也搬出王府。大家都在担心,你和公子诏,公子诏会不会写休书。”

    说到后面,胡氏的声音越来越小。

    顾玖却一脸坦然,而且毫不在意地说道:“他要是真写休书,我接着就是。”

    “话可不能这么说。只是吵个架,何至于如此。二姑奶奶,你听我一声劝,消消气,找机会服个软,道个歉,这个坎就过去了。”

    “多谢嫂嫂提醒,我会考虑。咦,有动静!”

    是有鱼上钩吗?顾玖很兴奋。

    苏政丢下手中书本,疾步上前,“我来!”

    他从顾玖手中抢过鱼竿,往上拉扯。

    哈哈……

    果然有收获,一条两斤重的草鱼。

    “嫂嫂别走了,留下来吃鱼。”

    顾玖兴高采烈地说道。

    胡氏说道:“中午我留下来吃你一顿,吃过饭我就要赶着回京城。”

    “行啊!我现在就命人准备午饭。”

    下人上前,提着鱼篓离开,回庄子准备午餐。

    顾玖继续坐在岸边钓鱼。

    胡氏问道:“已经有鱼,还要钓吗?”

    顾玖点头,“大好时光,钓鱼多自在啊。回庄子没意思,嫂嫂就陪我在这里钓鱼,可好?”

    胡氏点头应下。

    晒着秋日的阳光,很自在,很暖和。

    顾玖头上戴着一顶草帽,神情恬淡,她很自在。

    她喜欢京城繁花似锦的生活,也喜欢现在这种田园牧歌地生活。

    住到庄子上这些天,她的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也让她可以更冷静,更理智地审视自己的内心。

    胡氏同她闲聊顾玥。

    胡氏感慨顾玥真能折腾,不动声色间,就将自己折腾到王府良娣地位置上。

    顾玖笑了笑,说道:“三妹妹是求仁得仁。她要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还要身份地位,即便是给王爷做妾,她也甘之如饴。”

    胡氏摇摇头,“老爷气坏了,扬言不认三姑奶奶。还是太太心软,替她张罗了嫁妆。大件家具,瓷瓶摆件,全都折算成银两,让三姑奶奶带到王府。

    三姑奶奶进王府已经有半个多月,愣是一点消息没透出来。过得好不好,也不知道派个人回来说一声。”

    顾玖笑了起来,“大嫂别怪三妹妹,她也是身不由己。别忘了,楚王上面还有一位太妃。三妹妹进了王府,想要像过去一样随心所欲,是不可能的。”

    胡氏一听,心头咯噔一声,“太妃很厉害吗?”

    顾玖轻声说道:“太妃过去是太子妃,纵横后宫几十年,你说她厉害吗?”

    胡氏心有戚戚,“不知道三姑奶奶会不会被太妃磋磨。”

    顾玖轻描淡写地说道:“她如果安分守己,太妃自然不会故意找她的麻烦。她若是调三窝四,就不能怪太妃亲自动手收拾她。”

    “听二姑奶奶这么一说,那楚王府莫非是龙潭虎穴?”

    “差不多吧。”

    楚王府有省油的灯吗?

    当然没有。

    太妃孙氏,方少监,一个个都是难缠的主。

    就凭顾玥那点小聪明,再历练历练吧。

    临近中午,又收获两条半斤重的鲫鱼,可以烧个鲫鱼汤。

    收拾了鱼竿,回去吃饭。

    中午有鱼有鸡有鸭。

    都死庄子上养的,很新鲜。

    青竹下厨,手艺没得说。

    胡氏吃得很满足,比往常多吃了半碗饭。

    吃过之后,她和顾玖坐在树荫下喝茶消食。

    她还是忍不住劝顾玖,早点回王府,同公子诏和好。别让大家太担心。

    顾玖含笑听着,放下茶杯,接着说道:“嫂嫂看我在庄子上生活得怎么样?”

    “自在!”

    顾玖点头,“我住到这里,求的就是自在二字。嫂嫂不用再劝我,该回去的时候我自会回去。”

    “可是人不能一直自在,总得承担起责任。所以才有‘求自在’的说法。”

    “嫂嫂说的有理。此刻,现在,我求的就是自在。至于什么时候该承担自己的责任,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也就意味着我就要告别自在。反正现在,此刻,就让我多自在一会。嫂嫂你说呢?”

    胡氏无奈一笑,“好吧,我不再劝你。也希望你能尽快想明白。”

    顾玖笑道:“多谢嫂嫂一番好意,我铭记在心。”

    “我该回去了。等你回京城,有机会我们再聚。”

    “好的。”

    顾玖亲自将胡氏送上马车,目送她离去。

    她站在大门口,迟迟没有回头。

    苏政上前,轻声问道:“小玖表妹,你想回去吗?”

    顾玖微微摇头,“不想!”

    苏政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又统统松了口气。

    “既然不回去,要上山吗?”

    顾玖回头看着他,“这两日辛苦表哥。明年就是大比之年,怎好耽误你读书的时间。表哥不如先回京城吧。”

    “那些书籍,我早已熟记于心,三五天不读书,也不会影响到明年的大比。小玖妹妹不用担心我。”

    顾玖低头,说道:“我怎好耽误表哥的时间。”

    苏政郑重地说道:“区区一点时间,无妨。小玖表妹有难,我岂能袖手旁观。顾珽没在京城,他若是在京城,也一定会陪在你身边。”

    顾玖点点头,“好吧。表哥愿意,就继续住下去吧。只是此处简陋,表哥别嫌弃。”

    “表妹客气。”

    顾玖抽空,将王府交给她打理的两个田庄给料理了一番。

    该查的都已经查清楚。

    之后,该罚的罚,该撵的撵,该打的打。

    偌大的两个田庄,从庄头到管事,全都被撸掉。

    被撸掉的这些人,可不是一个人,他们背后是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他们直接告状告到王妃裴氏跟前。

    裴氏没想到顾玖离开时曾说过,要抽空料理庄子,竟然是真的。

    看着跪了满地的庄头管事,裴氏嫌烦,留下一个人,其他人全都赶出去。

    “你们的账本有问题,大夫人抓住你们的把柄,趁机处置你们,并无不妥。怎么着,你们还想本王妃替你们出头?”

    “老奴不敢!老奴是有另外要紧事情禀报。”

    “说吧。”裴氏不太在意。

    这些个下人,一旦被动了利益,一个个全都跟疯狗似的,逮谁咬谁。

    “启禀娘娘,大夫人在庄子上养了个野男人,此事千真万确,有人亲眼看见。”

    “休得胡说八道。”

    裴氏抄起茶杯,就朝庄头地身上砸去,“找死吗?连这种话都敢说,真当王府的脸面可以随便你们践踏。”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庄头频频磕头,“可是老奴说的句句属实,庄子上真的多了个男人,每日和大夫人同进同出。听庄子里的下人称呼,都叫那个男人为表少爷。

    娘娘,这事情不对劲啊。大夫人说好搬出庄子散散心,无缘无故的,身边怎么就多了一个男人?”

    裴氏脸色铁青,“果真有个男人在庄子上,和大夫人同进同出?”

    “老奴不敢欺瞒娘娘,此事千真万确,有人亲眼看见。娘娘若是不相信,现在就可以派人去庄子查看,一定会有所发现。”

    裴氏脸色变幻不定。

    “你说庄子上的下人都称呼那人为表少爷?”

    “正是!”

    裴氏冷哼一声,“本王妃要是没记错的话,顾家的表亲,除了谢家,就是陈家,还有苏家。不知是哪家表少爷,竟然能同王府大夫人同进同出。”

    庄头小心翼翼地说道:“不管是哪个表亲,大夫人此举也太不检点,实在是……”

    砰!

    茶壶盖子,直接砸在庄头的头上。

    庄头懵了。

    裴氏指着他怒骂,“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本王妃面前胡说八道。王府的名声,就是被你这样的人给败坏的。来人,将他拖出去,把嘴巴堵上,不准他乱说一个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